看香、問香是涉及到不二法門的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這幾年我發現有的同修在燒香時,經常看香火,說這個香燒的好,如何如何,這樣的事情在同修中為數不少。還有的同修在有些事情上拿不準主意,想:給師父燒個香,問問師父,自己先琢磨出來一套想法,希望師父按照他想的東西來點化他。

具體事例如下:

有的同修做證實法的事總好向師父問意見,方式就是給師父上香,然後看香火。有同修給他指出不對,他不吱聲,過後該怎麼做還怎麼做。我個人覺的,同修指出他的做法不對時,這位同修嘴上不說甚麼,心裏卻認為自己沒有錯,所以幾年過去了,還堅持自己的做法。他對別的同修說:「我私下裏和師父約好了,有危險,不讓我出去,中間的香低;沒有危險,香是平的。」

另一位同修,在做一件事情上拿不準主意,給師尊上香,說:「師父啊,如果這件事情可以做,香火是平的,如果不能做,香火高出一塊。」上完香之後,同修身體發冷,凍的夠嗆,沒明白是怎麼回事。晚上煉功打坐時,眼前出現「不二法門」[1]四個字,同修明白了,師尊在點化自己做錯事了。

師尊說:「風吹草動人的心都要隨著動,這對修煉人才是嚴重的影響呢!」[2]有同修知道有的同修被綁架了,他心裏就不穩了,心想:我這安不安全哪,燒個香問問師父吧。一燒香,中間這根香怎麼這麼低,感覺不好,趕緊把大法的東西轉移了,或者出去躲幾天。一有風吹草動,就開始轉移大法書籍和其它的東西,很多時候都是虛驚一場。

還有的同修,在兒女的婚姻問題上,拿不準主意,開始燒香問師父,也是跟師父來個約定:「師父啊,你怎麼怎麼點化我。」

我認為這些做法都不對,原因如下:

第一,看香火是佛教的東西,大法弟子這樣做,等於往大法裏摻加佛教的東西,牽扯到不二法門的問題。

第二點,這種約定等於是你給師父來個規定:師父啊,我有個想法,按照我的想法點化我吧。這種想法有為私為我的因素,而且對師父也不敬,等於是在指揮師父。

第三,看香、問香的本身,違背師父講的「以法為師」[3]的內涵,不是信師信法。不但沒有修去執著心,反而增加了有求之心。真有危險時,師父會點化你。這樣做的結果還容易被鑽空子,萬一你體內有不正的生命、或者外部的魔想干擾你,都可能利用香火,給你製造麻煩。可能你想了,我這麼多年就這樣過來的,沒甚麼不好的。我覺的這樣做的同修已經養成一種依賴性,可能你走了彎路自己都不知道。有的同修不但自己這樣做,還告訴別的同修,藉口是:咱們不開天目,看不著啥,請師父點化一下,也沒有錯。

舊勢力對每個大法弟子都做過周密的安排,上一個地球為此做過實驗,如果我們動的任何一個念頭不在法上,就很可能進入了舊勢力安排的思維中。同修在看香火這個事情上,念頭和行為帶有佛教的東西,當有的同修指出看香火是不在法上,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時,這樣做的同修卻說:「否定舊勢力,不承認它。」或者反駁同修:「你怎麼能承認被鑽空子?沒事。」這種反駁的本身都很可能是在維護舊勢力給你的東西。

修煉是嚴肅的,現在同修在交流時經常提到要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很多時候你還以為一個思想念頭是你自己發出的,其實不一定是真正的你發出的。

前幾年在明慧網上就看到有同修在文章中說到大法弟子看香火的問題,認為這是佛教中的東西,涉及到不二法門的問題。到現在,這種現象還依然存在,這在大法修煉中是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希望同修以法為師、嚴肅對待修煉,珍惜大法,尊重師尊,走好修煉的路。在最後的關頭,要更精進,不要放鬆自己,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及時排除各種思想念頭,分清真我、假我,別被鑽空子,走好修煉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