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黨文化的鬥爭觀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人的觀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會產生思想業力,人又被業力控制著。」「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1]

師父的這段法,使我明白了師父一直都在幫助修煉人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我是一名老弟子,在大法中修煉快二十年了,還有很多頑固的私心和觀念沒有去,特別是黨文化的毒害至深,爭鬥心,妒嫉心很強。學法不是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而是經常拿法對照別人,修別人。以前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些後天形成的不好的觀念與私心,人為地滋養了自己的魔性。有時候明知道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卻不能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佛,修得很苦惱。

慈悲偉大的師尊看到弟子想修的這顆心,一次次利用與人發生矛盾的形式來幫助我提高,去掉那些執著與人心。剛開始,沒有意識到是給我提高的,僅僅把矛盾當作了工作的不順心,用人的理去對待了。後來在一次次剜心透骨的人心撞擊中,在一次次矛盾後的後悔懊惱中,在大量反覆的靜心學法中,才慢慢認識到:這些一切不符合法的觀念,思想,與不正的行為都是後天形成的,都是要歸正,同化大法的,不能帶到天國去的。

從黑窩出來後,我就與女兒(同修)一起生活,兩人形成了一個小整體,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等方面相互配合,互相督促,共同精進。有時還到大組學法,切磋,與同修一起出去發資料,救度眾生。但在黨文化幾十年的薰染中,我的觀念特別固執,行為很極端,經常爭人的理。所以在工作中,與人交往中,矛盾就顯得特別尖銳。

在第一份餐飲工作中,我與一位大姐一起在後廚洗碗。餐飲業一般都很忙,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2小時之久,有時忙得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連上廁所的時間都省下來洗碗了,工作強度很大。大姐在餐飲工作多年,手腳麻利,做事利索。而我是第一次接觸餐飲工作,洗碗沒有經驗,剛開始手腳不快。大姐就每天不停的嘮叨我,我很不愛聽。不論我怎麼努力洗碗,各方面還是不如她快。她看不到我的認真努力,還是不停的嘮叨。我心裏就特別煩她,不服輸與其爭辯,後來就辭工了。

雖然當時天天都在學法,但沒有想到這是提高的機會。

辭工後,又找到了一份餐飲業工作──收桌子。收桌子一共有三人,大家做事都不相上下,做事方面就沒有甚麼矛盾了。不過收桌子可以收到很多飲料瓶,店裏面也有油壺和紙箱等廢品。老闆讓我們自己拿去賣了,賣的錢我們三人平分。漸漸的無形之中滋養了我的利益之心,還認為這錢是理所當然的該我們拿的。一次,一同事家裏有事回去了幾天,我和另一同事就把這幾天收的廢品賣的錢分了,沒分給她,她心裏就不樂意了。後來她把我們三人收的廢品賣了,錢自己一人拿著,不分給我們,我們心裏就不平衡了。表面上我還勸這位同事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才那麼點錢,算不了甚麼。但我心裏還是不服氣:我倆收的廢品,你憑甚麼都拿走了?還在用人中形成的觀念看問題的對錯,沒有想到這是師父在去我的利益之心。通過學法,心裏明白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但是人的觀念還很強,還是不能坦然放下,覺的這同事太霸道了,就不願理她了。

後來店裏生意不景氣,老闆要裁員。以前就與老闆講過大法真相,老闆對大法很理解。我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不想讓老闆為難,也不願看到同事失業,就主動提出辭職。老闆深感我的為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更加欽佩。

這次辭工後,我內心很坦然,就在家靜心學法。後來女兒很快在網上找到了一家韓國料理,我一去就面試成功了。之前女兒也看到這家招聘,但是只要年輕人。而且這家韓國料理離我住的地方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工資待遇比之前的都高,工作強度也不大,這一切都是師父賜予的,感恩師父的安排。

在這裏上班的四個月時間裏,我與大姐一起洗碗,大姐很會做事,個性也很強。我們一個人洗碗,一個人洗烤盤。碗浸泡在池子裏洗,烤盤放在地上洗。大姐洗碗的時候,我就洗烤盤。每次她洗碗時,她就快速地將用洗潔精洗過的碗往清水池子裏面扔,水濺得到處都是。熱天還無所謂,冬天濺到人身上就特別冷。為此,我向她提了很多次,讓她洗碗注意一點。可是,她依然如故。我就很生氣,帶著很大的怨氣與指責的口氣提醒她做人不可以這樣自私,要考慮別人的處境。說完後,她就有點收斂;不過過不了多久,她又依然如故。後來沒有辦法,我只好在她背後洗烤盤,這樣水就濺不到我身上。

今年生意不好,公司要開源節流,平時兩個人洗碗,現在就大姐一人洗碗,而我在前廳收桌子。那麼輪到大姐休息的時候,老闆自然想到讓我去後廚頂一天班──洗碗。平時她自己洗碗,她就特別利索。一次輪到她第二天要休息的時候,這一天她洗碗就不慌不忙的,洗一會就到別處與別人嘮一下嗑。她明知道第二天是我洗碗,她就故意留好大一堆烤盤給我洗。而且幾乎每次我頂班洗碗,第二天上班都會被她罵一頓。我表面上忍了,沒有與她發生口角,但心裏不舒服,看不上她,把她當冤家。

因為自己有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一直沒有轉變觀念看問題,沒有達到法的要求,所以一直處於過關當中。公司的廢品很多,按理說,我在前廳收桌子,飲料瓶應該我收。有時候後廚很閒的時候,她就跑到前廳來收飲料瓶。感覺她把自己的東西搶走了,我心裏就有點不舒服,我知道這是利益之心在作怪。後來又有一次,她把廢品全部收走了,我心裏很坦然,很高興,沒有一絲不平衡。我很感謝師父幫我拿掉了身上的這些敗物,去了一層殼。

其實每次過關,沒過去時,是很懊惱的。在工作中遇到的三位大姐都很強勢,就是我有強烈的爭鬥心和妒嫉心,是師父利用她們去我這些骯髒的私心與執著心。而我卻不悟,還與她們發生矛盾,沒能救了她們,辜負了師父的苦度。

在去執著心的時候,一定要分清楚它們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與業力,並非是真正的自己,我先天的自己是善良的;分清後,再去它們就容易些,就容易戰勝它們、消掉它,才能同化真善忍大法,回歸先天的自己,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佛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