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黨文化的毒素 找回真正的自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大法的,今年六十五歲。二零零九年,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九年來,自己除了在固定時間學法,還要做資料,面對面講真相。看上去很忙,自己也感覺狀態挺好的,人與人心性上的矛盾不是很多,也沒出現大的病業狀態。因一家人都修煉大法,也沒有甚麼家庭中的魔難。

可是,這一年多來,感覺自己提高的很慢,學法不入心,講真相效果也時好時壞。自己也知道只有學好法,才能多救人。沒有大法的力量,怎麼能有救人的威力呢?特別是前段時間,身體出現嚴重的感冒、咳嗽症狀,甚至影響外出講真相。我知道這是修煉上出現了漏洞,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

一天在學法小組和大家講起了自己的困擾,同修說是黨文化吧。我當時承認了,我知道自己身上黨文化很重,可是我一直沒有重視修去它。這次同修給指出來,我一定要找到自己身上黨文化的表現,徹底清除它。回家後,我認認真真的從頭到尾聽了一遍《解體黨文化》的錄音,又找到了上、下兩冊《解體黨文化》的書,挑重點又看了一遍,對照自己平時的言行,我發現邪黨文化在自己身上表現的如此淋漓盡致。

一、爭鬥心 自以為是

回想從學生時代到工作崗位,自己一直出類拔萃,經常得到同學、同事、領導的表揚。在我頭腦裏,自己各方面都是不差的,誰要說我一點不好,簡直難受的不行,願意聽好聽的,明知自己是錯的,也要爭辯三分。修煉到今天,這種陋習也沒怎麼改掉,尤其在丈夫(同修)面前,我幾乎沒承認過自己有錯誤。女兒(同修)也經常說:「媽,我怎麼沒看見你說自己不對的時候呢?」正像《解體黨文化》一書中說的:沒有從善如流的聽德,更沒有知錯就改的雅量。

這種典型的自以為是的黨文化作風,使我看不到別人、甚至同修身上的優點,遇事不能向內找。不能帶著一顆謙卑的心去學法,才會造成思想溜號,心性當然提高不上來。由於帶有爭鬥的自以為是的心,平時表現的言行中也沒有善念,對同修、對世人,言語不善,不顧及別人的感受,甚至有時強加於人。這離修煉人的標準相差太遠了。師父在講法中說過:「誰不願聽意見他就不是修煉人,誰講話不善同樣不是修煉人的行為。」[1]對照師父講的話,真的令我汗顏。

二、顯示心 「修理」別人

這個顯示心,其中也充斥著黨文化的浮誇作風。一直以來我很注意修去顯示心理,可總是不徹底,這和自以為是的心也有關係。因為總感覺自我狀態良好,看到別人狀態不好,就以自己的見解去「修理」別人,甚至學法時認為這段法是講給某某同修的。如果看見誰不在法上,不是先檢查自己,而是告訴人家:「要是我才不會這樣做的。」不是從法理上說明,而是顯示自己怎麼樣。難怪有同修說我:「聽你說話怎麼這麼飄呢?感覺心裏不舒服。」

對這句話,我想了很久。是啊,自己修煉二十年了,法也背了七、八十遍了,可我真的去實修了嗎?達到了法在不同層次的標準了嗎?今天真的修煉結束了,我能對得起師父,對得起眾生嗎?想到這,那種剜心透骨的痛,久久揮之不去。這促使我痛下決心,徹底轉變觀念,用大法清洗掉自身黨文化的各種陋習,向先天的自我靠近。

三、不修口 教訓深刻

經常聽同修講,由於自己不修口,學法犯睏,外出講真相效果不好,我聽了常常不以為然,心想沒那麼嚴重吧!所以我在修口上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直到有一天,學完法後和同修交流,我記不清自己到底說了多少話,說完後,莫名其妙的感覺心裏很難受,好像別人都在輕視我,不願理我,有一種從高空往下跌落的感覺。那種無助、失落,使我感到自卑,跟誰也不想再說話了。持續了幾天,心裏很苦。

一天學法讀到:「說你就想吃那個東西,真正修煉到應該去那個心的時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說不定啥味了。」[2]頓時恍然大悟:這是去我不修口的執著心。師父用這種方式「棒喝」我,說明自己這方面已經太嚴重了。試想一個爭鬥心、顯示心很嚴重的人,他能注意修口嗎?師父說:「佛家講的修口,就是說,人說話都是由人的思想意識所支配的,那麼這個思想意識就是有為的。」[2]這麼多年,由於自己不注意修口,給別人、給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干擾啊。這是先天的真我嗎?這是被黨文化扭曲了的後天觀念形成的。它像橫在修煉路上的一個魔障,使我難以精進、難以提高。不徹底清除黨文化的殘留毒素,就無法達到誠懇、和善、寬容的那種為他的境界。

結語:

如今從新看《解體黨文化》,使我找出了不少自身存在的黨文化毒素。黨文化真的是害人不淺,幾十年在潛移默化的灌輸中,甚至使中國人性格都扭曲了。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不能不重視清除自身的黨文化,用法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找回真正的自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