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犟」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一日,關於項目協調問題和同修發生了爭執。同修對我說:你太犟了,怎麼不靈活一點呢?話出自同修之口,我想必然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因素在裏面,不能辜負同修的提醒,於是自己開始向內找。

以前自己在常人中脾氣就比較暴躁倔強,骨子裏認準的事都是一條道走到底,撞了南牆也不回頭,也頗為此吃了不少苦頭。走入修煉後,覺的自己心性變化了,有些事和話不太計較了,與同修相處還算比較溶洽,所以個人感覺不到那個犟。恰恰由於忽略了這種認識,也較少有人在這方面提醒,所以有了這顆心也不自知了。

單從字面上講:「犟」由兩部份組成,上面是強字,下面是牛字。先說說這個強字,本人表現在說話強勢上。為甚麼強勢,別人認為能說、會說。因此修口就修的不好,話說的多,難免有漏。有意無意的話隨便一說,都會造成對別人的傷害,別人可能心裏很難受並沒表現出來;表現出來的就會形成爭執產生隔閡,舊勢力的離間之計就起了作用。

有句話叫「人貴有自知之明」,恰恰我這種人是不自知的。為甚麼不自知?一方面自我感覺良好,另一方面認為法理較清。深挖一下,這個強勢還是邪黨文化的表現,一般來講,強勢的人是不會退讓的,經常爭三論四。《九評》裏邪黨有「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個因素,起碼自己佔了三個,都和強勢有關。

第一個就是「鬥」。強勢的人一般都有爭鬥心和妒嫉心,好陷在事中爭論一番,當對方講不過自己時就會很得意,伴隨著顯示心和歡喜心都會冒出來。看看你還是說不過我吧,還是我說的對吧,等等。而當更強勢的人強過自己時,妒嫉心又出來了,摻雜著不服氣的心和埋怨心也會接踵而來。他講的不在理別聽他的,你講那些我都不願意聽。強勢的人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喜歡用師父的法來壓別人,一旦對方說不上來,沒了應對,就更加得理不饒人了。說別人時是一套一套,別人說自己時是左聽右冒,甚至轉移話題,不顧不聽。自己強人所難卻認為人家強詞奪理。

第二個就是「搶」。強勢的人另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愛搶話。別人沒說完就搶,覺的別人說的不在理也搶,或者覺的別人說的不如自己說的好、說的明白的時候還搶,搶過話題或話語權就自己開始侃侃而談。這個搶還會表現在其它方面,如:聽到看到新鮮的新奇的搶先說,生怕別人說到自己前頭;自己做了甚麼好的事搶先講,生怕別人不知道;而且走哪講哪,一件事可以講很多遍,不厭其煩。

我還曾親眼目睹了同修闖紅燈造成正常行駛的汽車剎車讓路的一幕,這位同修過後把闖紅燈美其名曰搶時間。還有的上車搶座位。有的以曾經當過常人的甚麼這長那長的而為名所累,做了好事好搶功。集體學法時搶所謂的主座正座,擺身份、顯地位,卻不知道把起坐方便、便於出入、光線好的地方讓給老同修。以後會不會為了一毛錢而搶物質、搶利益呢?多可怕的一個「搶」字啊!

第三個就是「控」。先爭「鬥」一番,強勢把別人壓下去,再「搶」過話語權,繼而控制話語,以自我為中心。話一經搶過來,就不想讓別人再說了,或者自己說夠了才讓別人說,這就是明顯的「控」,要是碰到別人插話就極不舒服,然後再強勢的把話搶回來,如此再三。邪黨文化裏的「官本位,一言堂」等糟粕暴露無遺。

下面這個「牛」字,在我身上體現出來的就是有時會鑽牛角尖。別人一提意見的時候,個性的東西往往佔了上風,成了主導。表現上就是自我保護、堅持自我、強調自我,固執己見。其實深挖還是一顆為私為我的心在作怪,不讓人說啊!一般這樣的行為,主要因為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腦子裏都是:我怎麼會錯呢?我怎麼可能錯呢?就是錯了,也不承認,嘴硬。或者嘴上承認了,心裏還堅持著呢,動機不純。

師父講:「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1]

師父講:「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

仔細想想,這個犟還真不能要,很可怕的一個執著心,借明慧網感謝同修的提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