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不撒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佛教中講:出家人不打誑語,因為這是心性問題;常人中說:君子不說誑語,因為這是道德問題。誑是欺騙,瞞哄,誑語,是騙人的話。可見無論修煉界還是世俗界,都不能講騙人的話,就是都不能騙人,都要求說真話,誠實、講信用。

西方人講誠信,一個人沒有誠信,難以在社會立足。中國傳統文化中講: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老百姓說:吐口唾沫是個釘。也都要求說話算數,守信,不騙人。交往中誰沒做到,誰就失信於人,人家就會說:這人說話沒譜兒;那人說話不著調;聽他說話,得上南天門去聽。人就很難與之共事。所以,在道德高尚的古代,有人寧可失去生命,也要為自己說過的話信守承諾。所謂一諾值千金,一諾重千金。

可是在現今的中國大陸,中共邪黨是靠謊言與暴政起家和統治的,從上到下奉行的是: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成為金科玉律。曾經是禮儀之邦的華夏子孫,在中共邪黨幾十年的強迫灌輸、洗腦、教育下,又在邪惡黨文化謊話連篇,除日期外無一句真話的現身說法的鼓譟示範作用下,上行下效的生生把大陸人打造成把滿嘴謊言看作是本事,騙你沒商量。而且能做到臉不變色,心不跳,心安理得。無論在家裏,還是在親朋故友、鄰居、單位交往、接觸中,撒謊無所不在,撒謊無時不在。為維護自己的名、利、情,處心積慮的說謊、騙人,不講道德。人人都撒謊,人人都已成習慣,都無從覺察了。因為謊言已成為整個社會的一種性格走向:撒謊成性,撒謊成風。

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是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但身處在這樣謊言瀰漫的社會環境的作用下,耳濡目染,或是在修煉前不自覺養成撒謊的習慣尚未徹底根除,如不加特殊注意,注重這方面的修為,就會帶入修煉中來,也會出現張嘴就來的謊話而不自知。

撒謊是為私為我的表現,是變異觀念和行為,是為爭奪和保護尚未得到和已經得到的名利情。我們不是這樣啊,師尊要求大法弟子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些東西恰恰在修煉中要去掉的。所以我們必須清除自身邪惡黨文化流毒影響,及時歸正自己,純正自己,使自己儘快達到真、善、忍的修煉標準。

師尊說:「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點落在善上去修。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1]大法弟子都在遵從師尊的教誨,按真、善、忍這個宇宙最高標準修煉、同化。就應該說真話,不說真話,撒謊,說假話,說不真實的話,既沒做到真,也沒做到善。為逃脫應承受的譴責而說謊,也就更無從做到忍了。

長期以來,我一直以為真、善、忍三字真言,真和善我能做到,能做好,只有「忍」做的不好,別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了,人家說幾句,都受不了。現在雖說不還嘴頂撞,還總免不了解釋幾句。後來通過幾件事,我才發現自己真和善也沒做到做好,因為我撒謊了。

我以前意識不到自己撒謊,認為自己不撒謊,但事實證明,我不但撒謊,而且張嘴就來。話一出口,自己就知道錯了,不該撒謊,可也收不回來了。於是一邊後悔一邊告誡自己,下次決不能再撒謊了,可是下次,一不留神又順嘴溜出,又撒謊了。如此多次,讓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撒謊已成習慣,自己都防不勝防。比如:我買菜時,經常誇其菜好,為的是讓攤主高興,好接受真相幣。往往臨走時,都要留下一句:下次還買你的菜。明明知道下次不會買他(她)的菜(為安全,也為多救人),還要這麼說。意識到不對後,買菜使用真相幣時,我就改為默默發正念,並在心裏一遍一遍念叨:修煉人不撒謊。好了些天,可是一不留神又說了,既然說了,我就留意記住攤主的相貌特徵,下次就強迫自己必須找到這個商販買他(她)的菜,以示自己沒撒謊。漸漸的就把自己扳過來,不說那話了。

還有我給外地打工人講真相後,有時看他(她)衣服髒破,就答應送給他們一些衣服、鞋等,他(她)都很高興,當時就穿上了。有時就忘了給,等過些天想起時,人已換地方不在那了,心裏就有種犯罪感,覺的自己騙了人家,欠了一筆債。以後就接受教訓,第二天趕緊送去。即使這樣有時也撲空,一次,我給一個被烈日曬的滿臉通紅,後背衣服都濕透的六十多歲老人送涼帽,就沒找到他。雖然我沒撒謊,如約而至,但心裏還是很難過。

再比如:講真相勸三退時,經常有常人問我:家住哪,姓甚麼,在哪個單位工作,甚至涉及到兒女等個人敏感信息。可是在中國大陸邪黨和江餘孽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延續的情況下,自己為了安全起見,不能如實回答。明知不對,也硬著頭皮撒謊,說假話。

師尊開示:「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1]我體悟到:師尊已經親自給弟子們做出表率。告訴弟子們不願說,不便說,不能說的話,可以不說。一旦說出來,就必須得是真話,不能撒謊。我卻忘了師尊的教導,犯了修煉者的大忌。明知撒謊不對還撒謊。我完全可以遵照師尊在《理性》經文中的開示,不正面回答,採取迴避,轉移話題方式來對待。

師尊還告訴弟子們,自身所帶的能量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1]是啊,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除了自身所帶能量場外,我們說出的話都是有能量的。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場合,大法弟子都要唱主角。我們不能跟著常人的思維走,而是要常人跟著我們的思維走。如何做好,還是取決於我們自身,根本取決於我們法學的如何,對法的理解和掌握成度、多少。

向內找自己,我發現,是我先問了人家,人家才轉過來問我,這就等於是我往這方面引導的結果。認識到這一點後,再講真相時,我不再問這些話了,果然常人也都不問我這些話了,省去許多麻煩。類似這樣的事例還很多。以前沒做好,現在基本上能做好了。一是法理上明白了,知道怎麼做了;二是思想上重視,時時提醒自己是修煉人:修煉人不撒謊。要說就說真話,不能說,就迴避不說或轉移話題。

由此想到:說話誇大其詞,誇張或縮水,都能改變事物本來面目,也都失真或不真。此外,我和同修交往接觸中,有時也用撒謊來開脫、掩飾自己過失。說好甚麼時間甚麼地點見面,有時卻因為某種原因失約,讓同修白白等了半個小時,浪費了同修寶貴時間。

當下次同修見面問及此事時,我回答說:「忙忘了。」和同修見面,幾乎每次都遲到,每次理由都是沒車,堵車,再不就是交通管制,就是不向內找:是自己出來晚造成的遲到。這些都沒做到「真」。認識到就改,改得見行動,再到見面日,我就早早從家裏出來,讓出等車、堵車時間,以前是同修等我,現在是我等同修。因為我修的是大法,就必須嚴格要求自己。

撒謊決不是小事,修煉沒有小事。它與真、善、忍背道而馳,這能是小事嗎?我們修煉是為了甚麼?不是要修圓滿得正果嗎?試想,哪個滿嘴謊言的人能修成佛、道、神正果呢?又有哪個滿嘴謊言的人能到神界和神在一起呢?決不會也決不允許有這種現象存在。所以,修煉人不撒謊,也不能撒謊,必須把撒謊的習慣改掉、修去。

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