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九天學法班 小弟子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在課後看護班上班,同事也是大法弟子。在春令營和冬令營期間,我們針對小同修都辦了「九天班」,每次十人左右。因為小同修來自不同城市,路途遠,大部份孩子住在我家,這樣我們有了二十四小時在一起共同學法、提高的機會。

清理身體

每次「九天班」的前兩天,師父都在給小弟子清理身體。師父講過:「我們就要把他的身體給以淨化,使他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1]

孩子們的表現就是坐不住、亂動、渾身難受、注意力不集中,第一個「九天班」中這種現象最嚴重。開始時,我們坐在地上盤腿聽,小朋友有的下腰,有的趴著,有的躺著,有的到處亂爬,有的說話……甚麼樣的都有。我一會兒說說這個,一會兒抱抱那個,一會兒哄哄這個,真是「按下葫蘆起了瓢」,我都沒信心了,一想這九天怎麼熬呀?到第三天時,突然就安靜下來了。我這時才意識到,那兩天是師父在給他們清理身體,那些壞東西也不幹,就使勁干擾孩子們聽法。

其中一個小同修平時很容易衝動,經常與別的孩子有衝突,面相也兇。頭兩天,他反應更強烈,不時地從鼻子和嗓子裏發出怪動靜,耳朵也動,到第三天就好了。「九天班」結束時,他的面相很自然,很和善,家長都說孩子變的好看了。他與小朋友間的衝突也少了,最後幾乎沒有了。這個小同修自此變的很好教育,而且聽法、煉功很入靜,我們學校的其它春令營的課程任務,他也完成的很出色。

最小的孩子才四歲,來時有一些不好的習慣,和別的小朋友學了一些髒話,不好好吃飯,抱他時,他會連踢帶踹,手還打人、拽頭髮。頭兩天,我和校長都被他「毆打」了。他玩時,我就給他放大法音樂《普度》。聽法時,他雖然坐不住,但他只是自己動來動去,他也不去影響別的小朋友,也不出聲,只是有時問還有多久。大概聽了三、四講師父的講法,孩子真是大有變化,有禮貌了,跟老師友好親近,吃飯很好,抱他時,他變的很溫順,說的話也很討人喜歡。

參加「九天班」的小弟子都明顯有不同成度的變化。我看不到另外空間的變化,但我從孩子們的快速轉變,我能感受到師父為我們清理了很多,包括思想裏和身體上。孩子們對師父也越來越親,聽師父講「故事」(法)時,他們笑得很開心,聽到鼓掌時,他們也鼓掌,師父笑時,他們也會心的笑。

消業

這兩期班小朋友都有不同成度的消業,第一次人數更多更重。多數都是發燒咳嗽,少數有胃腸反應。我們睡覺前一起發正念,關燈後,給他們放大法音樂《普度》或《濟世》。孩子們很安靜,入睡也很快。幾次半夜,有孩子發燒醒來。我和他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背師父的《論語》,每次都很奏效,孩子很快退燒、入睡。第二天就又沒事了,晚上又消業,快的一兩天就好。

我女兒以前好幾天才大便一次,長的有時一週一次。這次聽法,每次都是剛聽幾分鐘,就忍不住上廁所,之後每天排便就正常了,也愛吃飯了。

「九天班」期間,也有幾個常人孩子好奇,進來一起聽。奇怪的是他們很安靜,沒有躁動的過程,他們煉功時盤腿時間很長,很入靜,比很多小弟子聽法和煉功都好,真是與法有緣,根基很好。他們也消業,很快在一兩天就好了。其中一個女孩剛來學校時,體質很弱,常感冒發燒、肚子痛、眼睛痛、過敏等。她出現這種消業症狀時,我們就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她體質好多了。再一次見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佛法威力。

開智開慧

在我們學校的小同修和常人孩子(因為都多少接觸了大法)都特別聰明,教甚麼都很快掌握。動手動腦和肢體運動,都很靈氣,掌握得很快。尤其書法,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拿毛筆,第一次寫中文字,筆順筆畫都不懂,第一次寫,就都很像樣,握筆已很穩。

我在大陸和同行教師曾一起練過一年多的書法。雖然我們有那麼多年的寫字基礎,我們卻花了好久才找到寫毛筆字的感覺,這些孩子們一上來就感覺很好,讓我驚嘆。

我先生在國內教常人小孩兒彈鋼琴,一週孩子上完一課,還很吃力。這些孩子一週可以留幾課作業,而且輕鬆完成,不需要花大量時間練琴。孩子們在一塊兒,把鋼琴當成玩具,玩著彈,就不知不覺會了。教一個孩子一首好聽的曲子,幾天以後,發現好幾個都會了。大法的開智開慧在這裏得到見證。

自閉症孩子在好轉

我們學校有一個六歲女孩兒,智力有時不如三、四歲的孩子,而且有語言障礙,每週都有語言矯正課,不能與人正常溝通,經常固執己見,不依著她,就發怒哭鬧。

來到這兒後,她看到別的孩子磕碰了,或是身體不舒服了,老師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幫著念。小同修聽法時,她自己跑去盤腿坐那兒聽,每次師父的一講法,她都堅持聽完。

奇怪的是,我們平時學校正常的課她都堅持不了,還打擾別人,老師們都很頭疼,只有聽法時,她很安靜,還盤腿,真是神奇!她的語言功能恢復的很快。

現在,她與老師和小朋友交流基本沒問題了。她還經常主動給老師送食物、送茶水,很可愛。別的小朋友也逐漸和她交朋友了,我們能明顯感到她在自閉症期間各種遲緩發展的功能在恢復。

師父就在身邊

我們的計劃是每天早點聽法,然後進行每天的學校課程。這是我們發的願。可是有兩次我們由於沒安排好,沒抓緊時間,聽法就晚了。結果每次都是設備出問題,聽不了法。第一次是由於忘記關鍵盤開關了,鍵盤電池沒電了,輸不進去密碼,電腦打不開。小弟子已經坐好了,等著了。

當時學校只有我一個教師,打了一圈電話,都沒找到能幫我們買電池的人。沒辦法了,我只能跟孩子們商量一起求師父,給一點兒電,我們輸一個六位的密碼就行。

這時沒注意,一個小弟子上去亂按鍵盤玩,突然屏幕上密碼區出現了幾個星號。我奪過鍵盤來,迅速輸入密碼,電腦打開了,鍵盤又沒電了。我激動的大喊:「快謝謝師父,是師父幫了我們。」

第二次依然如此,聽法又晚了,投影儀怎麼也不顯示,開機關機幾次沒有反應,老師和小弟子都開始發正念並求師父,我也向內找,我發的願又沒做到;我發的願是每天聽一講,到點就聽,今天又遲到這麼久。

這時有個小朋友到前面把投影儀的鏡頭蓋拉開,突然看到了,原來剛才是鏡頭蓋只拉開一半,擋住了。投影儀本身沒問題,只是鏡頭被遮擋了。

我悟到了,大法是慈悲和威嚴同在,發了願,做不到就不行。歸正了,師父就幫了。這事又一次給了我教訓。

人念和神念

每期「九天班」,我都是二十四小時看護小弟子,常常覺不夠睡,飯吃不上,超常的體力負荷,但精神狀態卻很好,沒有疲勞感,或是有時累了,睡一覺,體力就恢復了。

每天事情很多,但煉功學法卻堅持的很好,時時溶在法中。因為當時正念很足,知道自己帶小弟子責任之重,處處以身作則。遇到任何事情都向內找,發正念。

可是每次「九天班」一結束,我就會好幾天調整不過來,安逸心使煉功和學法達不到量。用人心想,累了,該休息休息,就真的很累。兩者的對比可見,遇到同樣的問題,我們發出的是人念還是神念,結果是不一樣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