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兒一起在大法中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女兒蓮心是二零零零年出生的,我們相伴著走過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風風雨雨的歲月。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蓮心健康成長,個子高高,容貌端莊,在重點高中讀書。

我和丈夫是同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為他多次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所以從我懷孕到生孩子他都不在家。丈夫先後被非法勞教過兩次,幾年前又被迫流離失所,所以這些年基本上就是我帶著女兒生活。

我懷孕時在婆婆家住著,那時候她對我很好。我每天抓緊時間看書學法早晨堅持煉五套功法,心中充滿了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預產期過了二十多天還沒有動靜,婆婆的一個好朋友是婦產科主任,讓我去醫院打催生針。一個同修聽說了,打來電話說:咱可不能去打催生針,這孩子來的也不一般。我認為同修說的對,我煉功身體好好的,難道還能不會生孩子嗎?後來瓜熟蒂落,順產生下了女兒,八斤多。一週後我們母女平安回到了婆婆家。

因為給孩子報戶口,婆婆去丈夫的單位開房產證明,被他單位告知已經將丈夫除名了。婆婆回來嚎啕大哭,從此家裏常常上演暴風驟雨,她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漸漸的我的奶水越來越少,渾身疼痛疲憊不堪。婆婆開始買來奶粉餵孩子。我想我生下孩子的時候奶水很好,沒有奶是不正確狀態,我是煉功人,不應該出現這種不正確狀態。這時娘家我哥哥打來電話問我回不回家。

我母親把我接回了娘家。我的爸爸媽媽都煉法輪功。回家後我媽指著我對爸爸說:孩子渾身疼。爸爸說:渾身疼怕甚麼,咱煉功。這樣每天媽媽幫我帶孩子,我早晨起來煉功。煉完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的時候,身上的疼痛就消失了。但是奶水還是很少。有一次哥哥回來,聽到女兒時不時哇哇哭著,對我說:小嬰兒這麼哭,要麼是不舒服,要麼是餓了。我心裏充滿了對婆婆的怨恨,這時老家的同修來了,我忍不住向她訴說在婆婆家發生的這些事情。同修只說了一句:你還是得向內找。

同修走後,我開始向內找。婆婆不修煉,兒子被關在監獄裏,又被單位開除,她遭受的打擊和痛苦已經很嚴重了。況且在這之前她對我很好,我應該多想她的好,不再怨恨她了。有了小孩看書學法時間少,我可以用錄音機放師父講法聽。於是我就打開錄音機聽師父講法。說來真是奇妙,孩子一上午安安靜靜,不哇哇哭了。後來我的奶水逐漸多起來,到女兒三個多月時,奶水很多已經足夠吃了。

女兒兩歲多時就能背師父的《洪吟》和《洪吟(二)》。女兒五歲時就能讀《轉法輪》,沒有學拼音就直接認《轉法輪》中的字。主要是我和她姥姥帶著她,基本沒怎麼上過幼兒園。六歲半上小學之前在農村姥姥那上過幾個月學前班,因為會流利的講故事,成了幼兒園的明星,一有上級來檢查就讓她上台講故事。

女兒上小學後我基本不過問她的成績,就是晚上帶她學法,吃飯時聽明慧廣播的《神傳文化》,因為我從內心非常喜愛內涵深遠、包羅萬象的傳統文化節目。主持人馨語清澈純淨的聲音像清泉一樣滋潤著孩子和我的心田。我們的心靈產生了強烈的共鳴,經常互動討論裏面的內容,在不知不覺中,傳統文化在豐富著蓮心的精神世界,她的文化修養已超越了同齡的孩子。三年級要求小學生寫作文,蓮心覺的非常輕鬆,老師曾經說:「她的語言像詩一樣。」

後來上了初中,蓮心的學業開始緊張起來,雖然自由時間少了,可我一直沒有對她放鬆學法的要求,並且每次放假都會組織當地的幾個小弟子集體學法。平日裏我們兩個也配合講真相,我給常人講真相時,蓮心就幫我發正念,或者我騎電動車帶著她,她在後面發彩信。

蓮心上初二的時候我把舊房子賣了,又買了一處新房子, 房子裝修的問題擺在面前,我從來沒經歷過這樣的事,對一個女人來說真的是一籌莫展。蓮心覺察到了我的壓力,說:媽媽你別害怕,我和你一塊,我幫你。後來她到新房子裏把做牆面刮下的廢料全用小推車推出去了。我是大法弟子,沒有甚麼事能難倒大法弟子,這時我心中充滿了力量,我要給這期間每一個我接觸到的人講真相。這樣來幹活的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幹活很仔細,裝修完後我順利搬進了新家。

給外教講真相

有一個大法小弟子要出國留學,爸媽給她請了一個外教學語言。一天在課上,外教問起這位大法小弟子有沒有信仰,一個外國人眼中平常的問題卻是中國人之間的敏感話題,這位大法小弟子當時並沒有正面回答,後來跟媽媽說起此事,她的媽媽認為她應該在出國之前給外教講明真相,告訴他「法輪大法好」,才算不留遺憾。這位大法小弟子與蓮心從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學法,長大後一同考入重點高中。在這時,這位大法小弟子來找蓮心請她和自己一起去給外教講真相,我很支持,並說會幫他們發正念。

到了那天,蓮心起初有一點緊張,因為她擔心自己的英語口語不好,無法給外教講明真相。可是見到這位外教時,她的擔心全打消了,因為這位外教會簡單的中文溝通。為了給外教講真相,小同修特意請他吃飯。在飯桌上,這位小同修談起當天沒有正面回答外教的那個問題,告訴他其實自己是有信仰的。外教很好奇地問:「那你信仰甚麼?」「法輪功。」這位大法小弟子堅定的說。「法輪功?!」看著這位善良的外國人臉上疑惑的表情,蓮心開始給他講真相。

蓮心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是一套教人做好人,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之前,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通過人傳人,心傳心,已經有一億人在修煉。蓮心說,「我的媽媽是在大學得法,她煉了之後覺的很好,就回到老家又告訴給了我的姥姥、姥爺和小姨,於是一家人都開始在大法中修煉,而且我的爸爸媽媽也是因為同修大法才走到了一起。」「那麼,為甚麼中共要打壓呢?」外教不解的問。「因為中共是一黨專政,本來就是竊取來的政權,所以害怕任何它以為會威脅自己政權的團體。因為煉法輪大法的人太多了,一個這麼龐大的群體,又有共同的精神信仰,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很可怕的事。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共產黨是西來幽靈,以無神論來給老百姓洗腦,從而控制他們,它害怕並且遏制打壓人們對神的信仰,其實西藏新疆的很多鎮壓都是這個原因。但任何一個正常的政權會害怕好人多嗎?正是因為中共的邪惡,它迫害好人。就像古羅馬的暴君尼祿屠殺基督徒,沒有理由,就是對正教信仰的迫害。」

這位外教一家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蓮心這樣說,他就明白了,並表示深切的同情。他告訴蓮心:「放心,上帝都會管的。你不要看一個好人被欺負了,上帝沒動,上帝在等,在警示他們,在給他們醒悟的機會,如果他們繼續迫害下去,就一定會被懲罰的。」「對,已經開始了。」蓮心笑著說「以前迫害法輪功的高管紛紛落馬,中國人叫這是報應。」

「那你們平常都是怎麼做的呢?怎麼來信的?」「平時我們會讀師父的著作,大法經書,還有五套功法,你願意看看嗎,我可以給你演示。」外教很高興的站起來看蓮心演示功法,蓮心一邊念著口令,一邊給他展示優美的五套功法。那時候,蓮心感覺渾身都有很強烈的能量流經過,非常舒服與美妙,甚至比自己在家煉功的一些時候狀態還好,整個思想非常靜,充滿了慈悲祥和的能量。

這幾個大法小弟子給外教講清了真相,並和他說回國以後去看神韻演出。然後他們愉快的道別。蓮心回來跟我說:媽媽,協調好了,我們青少年大法弟子也會發揮很大的作用。

帶好孩子一起修煉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在大陸迫害依然存在的險惡環境中。自身存在的黨文化因素有時對孩子造成傷害,如果能事事對照及時向內找自己,用慈悲祥和的心態和語氣與孩子溝通交流,才能引導孩子在法上實修自己。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中有非常豐富的文化資源,有許多很優秀的節目,我經常上網把這些音頻節目下載下來,給女兒充在mp3里面,她利用零碎時間可以聽。當然學法還是第一位的。

期待家有大法小弟子的同修寫出這方面的心得交流。個人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