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好小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位美術愛好者,二零零四年非常幸運的成了一名大法修煉人。回顧十二年來的修煉路,真是感慨萬千。期間經歷魔難,甚至是生死大關,如果不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是無法走到今天的。這些就不多說了。今天我就說說一年多來帶好小同修的一點體會。

為小弟子成立書法國畫班

二零一六暑假過後,在同修建議和幫助下,我在自己家裏開辦了一個書畫班。參加這個班的主要是同修的孩子,常人的孩子不多。學習書法和國畫,是學習傳統文化吧,而更主要的目地是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中,使大法弟子的孩子、小同修們,有一個集體學法煉功環境。當然書畫班的方式是接近常人社會形式的。

一開始我覺的有壓力,怕做不好。自己是個喜歡安靜的人,而孩子們在一起就會吵鬧,怕自己受不了,再說自己也不怎麼會管理。但想到這些小同修們,確實需要這樣一個環境。在國外小同修有明慧學校,在大陸的小弟子更需要一個類似的環境啊,而我又具備繪畫這一技能,應該去除人的觀念,做好這件事。修煉哪有順風車啊,都是在複雜的環境中修煉的,只要基點擺正了,至於以後,師父會幫我的。

心態正了,就有一位做幼師工作的同修來輔助我做管理。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來的。

檢驗自己的慈悲心和忍耐力

來參加書畫班的這些小同修年齡在八至十二歲,每個週末來學一天,上午學書法和畫畫,下午學法煉功。

開始我並沒認清這也是自己在證實法、在救人,慢慢的在實踐中,與同修交流中才悟到了這就是在兌現誓約!哪有偶然的事情呀,在宇宙正法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一切都是有安排、有序的。地球都成了正法的中心,宇宙中的焦點,無數空間的佛道神都在看著這小小地球上的一切事情。看似平常,其實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很偉大。同時內心明白了這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中的一部份,在不耽誤做其它救度眾生的項目的同時,帶好這些小弟子。我一定要踏踏實實的走好才行。

第一次帶小同修學法時,就遇到了心性考驗。有位小同修,才上一年級,識字不多,讀書慢,讀錯字不說,而且磕磕巴巴的,標點符號也不知停頓,讀不成句。還有一位小同修總是愛動愛說話,讀書經常讀錯字。這需要有慈悲心和忍耐力,我的忍耐心不夠,但我想到無論怎樣都不能打擊孩子們的自信心,得循循善誘的去鼓勵他們,用祥和的語氣來指導他正確的讀,逐漸的孩子們的變化都很大。有時我還是會做不好,忍耐心不夠,對他們用指責的口氣說話。但是當時就知道錯了,下次就儘量做好。

去掉依賴心

很多小弟子不會煉功,家長們都很忙,在家也沒有好好的教他們煉功,動作都不準確。我就想讓家長回去教會他們,這樣我就輕鬆多了。

後來有同修和我交流說,孩子在家不一定都那麼聽話,應該在這裏集體教他們學煉,效果才會好。顯然我有依賴心,不只是依賴,還有安逸心,就是懶惰,圖清閒。這也正好是修煉中要除去的不好的東西。我欣然接受了同修的建議。就在這時,師父又幫了我──安排了一位煉功動作比較準確的同修來教功,糾正孩子們的動作。謝謝師父!

與小同修發生了矛盾修自己

帶好小同修,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自己的一言一行他們都在看著、學著,需要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才行。環境寬鬆些還能做到,但人多、複雜時,心性沒跟上,就會和小同修發生矛盾了,通過向內找修自己,心性才提高上來。

有這麼一段小插曲:去年暑假,來學書法、國畫的孩子比平時多,其中還有常人的孩子,可恰巧碰上那位幼師不放暑假,我就得自己負責教學兼管理,有些力不從心。有一次學畫時,一位小同修就和常人孩子爭執起來。我當時知道後就對著那個小同修說:「不用辯解,百分之百的就是你不對。」我當時就指責那個小同修,認為他學法了,還和常人孩子爭鬥,修煉人應該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應該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才行。我當時說話是帶著氣的,平時就看不慣他的頑皮和愛動,而我自己是喜歡靜的,這就是人的觀念,而帶著觀念說出的話就會傷人。

小同修當時低頭不說話,看得出他心裏很不服氣。以後的週末他的家長就沒送他來書畫班了。開始我沒在意,詢問他的家長,說是孩子身體不舒服。可連續幾次都不來,我才通過別人知道他是不願來了,不想來了,而且那天被我指責後一進家就大哭,非常委屈。說阿姨說他都學一年了還不如剛來的;說小朋友都欺負他。我從別人那突然聽到這些,心裏非常不好受,這才回想自己這幾天由於不修自己,用惡的方式去管理,去傷害孩子,才使人家不願來了。我覺的自己太不好了,怎麼可以傷害小同修呢!這是師父交給我的呀! 真是愧對師父!

我決定去小同修家登門道歉。可是我畢竟是這麼大的一個老師,要去給一個小孩道歉,心裏很不坦然。就這樣到了他家門口。我想不坦然的也不是真的我自己,那是人的面子心、虛榮心,不要它。心情稍微平靜了一會,調整好心態才敲門進屋。當我真誠的給小同修道歉之後,他又忍不住委屈的哭了起來。

接下來我和小同修、他的奶奶(也是同修)交流了一個多小時,小同修才似懂非懂的知道了遇到矛盾應該找自己,不應該去怨別人。我們三個修煉人都向內找,化解了這場矛盾。首先他的奶奶通過孩子看到了她自己一直有求名、不讓人說的心。對照師父的講法,孩子的狀態都是大人的修煉狀態的體現,同時清除這些不好的人心。而孩子從小就是聽著讚揚話長大的,難以接受別人的批評和指責,第一次遇到了這種事,心性需要提高了。小同修也懂事,表示放下面子心,不怕小朋友笑話他,明天就去書畫班。

師父講:「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1]通過這件事,我更加切實明白了這層法的含義。修煉人遇到的任何問題都是首先修自己的,遇到矛盾要用修煉人的心態去對待,而不能用法理去要求別人做到,何況他是個小同修呢!我要求小同修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我自己做到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了嗎?

通過這件事我還看到了自己求名的心,就是希望小同修們做的好的背後,更希望得到孩子家長同修對自己的稱讚。把不好的人心摻雜進去了,就一定會偏離最初那種神聖的責任心和使命感了。

「帶好小同修」不是一句口號,我想到了以前每次週末,面對孩子們,我有時真是很不好。有一個九歲男孩小弟子,我經常說他,鼓勵的少而責備的多。通過這件事情以後,認識了都是修善不夠啊。我問這個九歲小同修:「以前阿姨有沒有對你批評的很重,讓你都想哭的時候呢?」小同修說:「有。」我真誠的說:「對不起,阿姨以後不會再那樣對待你了。」看得出,這個小同修非常高興。

其實都在大法中熔煉著,都有師父看護,真的不需要自己太費心。本著最簡單的修好自己,善待他人的修煉人標準就可以了。

在這歷史的偉大時期,我很榮幸的承擔了這個責任,我會盡心盡力修好自己,帶好小同修。感恩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切智慧和能力,弟子一定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多學法,救度更多的眾生!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