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名利心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九歲了,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得法前,身患高血壓、心律過速、肝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煉功後不長時間這些疾病不翼而飛了。我由衷的感謝師父為我們這些滿身業力的弟子的付出和承受。千言萬語難表對師尊的感恩之心,唯有精進再精進。

下面就去求名之心和去利益之心的一點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切磋,如有不妥,請指正。

去利益心

近些年我負責真相幣的兌換,每年總有三、五百元對不上賬。在兌換中,誰要說少了十元或二十元,我二話不說,立馬給補上。當然換給對方的多了,退還的也有。開始我就對照師父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總是樂呵呵的不在乎,時間長了,我在同修們的心目中我就是那種「馬大哈」式的人,就是不斤斤計較;我個人也感覺對利益之心去的還不錯。

這些年曾有三次收到百元假鈔。前兩次我毫不猶豫的將那假幣撕了;當收到第三張假幣時,我沒有馬上燒掉,而是放那擱了幾天,雖然沒想將那錢花出去,但內心恨自己笨,也怨恨那倒假幣之人。就這怨恨之心和利益之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我在一門店(做生意的常人)換真相幣時收到一張百元假鈔,回家後沒用驗鈔機照(因為以前在這家店兌換過幾次,根本沒想到會有假幣)。第三天我又去那家店換零錢時,老闆發現有張假錢,立馬大聲吆喝:「你是幹甚麼的?是不是專門倒假錢的?」還要去舉報我,弄得我非常尷尬。其實我當時心裏很清楚,那假幣就是出自這個老闆之手,事發時我也可以當眾說出真相,但我沒有那麼做,我是修煉人不能同常人計較,只能給人家道歉。雖表面上認為花百元買個平安,但心裏覺的很委屈。說是放下了利益之心,但心裏還是沒放乾淨。

一關沒過去,下一關又上來了。第二天,我與一同修換真相幣時,當面數給她,隔兩天在一同修家遇見,她開口就說:「我前兩天換的錢,也沒用多少,怎麼就剩那麼點呢?」言外之意就是我少給了她,我立馬說:「當時數給你二十元的多少張、十塊的多少張,哪一種少了?少多少呢?」當時她面紅耳赤、啞口無言。不一會,她說想換點小票,因為我被她剛才無理的質問動心了,心不在焉的多數給她一百元。到家後便給她打電話:「剛才給你的錢多沒多?」她回答:「沒多,正好呀!」我一聽,利益之心又出來了,心想明明多給她一百元,怎麼轉眼就不承認了呢?還翻出了對同修很不好的想法。

過後,我把前後幾件事連貫起來,一下子想起師父的一段話:「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1]這不是去我利益之心,讓我提高層次嗎?怎麼心裏還放不下呢?平時總覺的自己對利益之心去的不錯,不執著錢財,關鍵時不還是動了這個心嗎?「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當然修煉人應該是「無所求而自得」[2]。想到這裏,我心情豁然開朗,感謝師尊的點悟,感謝同修幫我去利益之心,讓我在修煉路上又上一個台階。

修去求名的心

丈夫的姐姐是個腿腳不靈便的殘疾人,現已六十多歲了,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在她兒子八歲時,被姐夫拋棄,她娘兒倆靠娘家人照顧。

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先後遭迫害冤獄五年多。二零一一年我從黑窩回來時,公婆都去世了,我閨女離異外出打工,家中只剩下丈夫一人孤苦伶仃,人也蒼老了很多。為了感謝親友們對我家的照顧,我帶著禮物到他們各家拜訪(其實丈夫也沒給他們添甚麼麻煩,我只是去聯絡感情,消除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找機會救度他們)。當我到婆姐家時,見外甥已娶妻生子,姐姐老多了,也更傻了。外甥見我去非常高興,他正愁老人無處放,媳婦從不搭理婆婆,也不為她洗衣做飯。外甥很親切的對我說:「舅娘,我媽和你最合得來,把她交給你我最放心了。」修煉人與人為善,何況是自己的親人,能推辭嗎?可我家住房很窄,逢年過節,女兒帶個外孫回來,一家四口擠在不足四十平米的兩小間平台裏,的確無法安置婆姐。於是就幫她租下了離我家很近的一間車庫,裏面的桌椅、鍋碗瓢盆基本都是我的,我家有多餘的就給她,沒多餘的就給她買新的。她兒子每月送來十來斤米,幾斤麵,十天半月送一包蘿蔔、青菜就啥也不管了,有時很長時間也不登門。我三兩天去給婆姐洗頭洗澡、洗衣清掃。可我還要掙錢生活,白天沒時間就夜晚去,有時遇婆姐生病,我就全天守候。時間久了,我丈夫煩了,有時不讓我去,並說:「她又不是沒兒子!?」此時,我覺的很委屈,自己受罪辛苦不說,還要受丈夫的氣,可對照「欠債要還」的法理,我就心安理得了。

開始倆嫂子和弟媳見我對傻姐那麼關照,還以為她的養老金卡在我手裏,他們不僅不去看望,還背地裏說:「人無利益,不圖早起」等一些難聽的話,傳到我耳朵裏,開始我一笑了之。外甥好賭,外甥媳婦工資從不拿出來家用,還靠老母親的養老金補貼家用呢。我不僅從未見她分文,每月反倒貼她百兒八十的(每月最少給她燉兩次湯或包餃子送去,平時她想吃甚麼我都買給她)。對此外甥從不提起,傻姐更是不知道說,有時心中也不平。開始鄰居以為她是我親姐姐,後知道是婆姐,都豎起大拇指稱讚說:「好人啊,真是好人啦!」

聽到眾人的誇讚,我心裏美滋滋的。這不是求名的心嗎?修煉人應該不求名不求利,修成「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可我咋那麼在乎別人說好聽的,對世人的讚揚聲咋那麼順耳呢?看來我離修煉人的標準相差太遠了。

前幾天,丈夫接到外甥電話,說把其母搬走,問洗衣機冰箱要不要。這是從他家拿來的兩件破舊家電,洗衣機根本不能用,衣服都是我拿回家洗的。就聽他大聲說:「不要,我甚麼都不要!」年底,外甥接他媽去家中過年,年後聽說她摔跤了,我讓女兒和姪女姐妹倆帶著禮物去給姑媽拜年,每人還給她一百塊錢。在這名利心的驅使下,勾出人的氣恨心,憤憤不平。第二天,我電話問問,外甥說:「搬了,還剩幾件家具沒地方擱。」還讓我請人拉走把房子打掃一下。我到那一看,哪有冰箱洗衣機,連我拿過來的鍋碗瓢盆一件不剩,我只好請一個三輪車把破箱子、破櫃子拉出去扔了。當時我真的想不明白:我無償的伺候他老娘七、八年了,一句感謝的話沒有,我感到心裏很不平衡,幾天未去看望老姐姐。

經過一番剜心剔骨的去名利心後,禁不住,我還是去看看婆姐咋樣,一去我才明白外甥為了還賭債把自己的房子賣了,租住了一套五十多平米的小房子,為節省婆姐每年四千多元錢的房租把其母接去住。

通過認真學習師父的《轉法輪》,我悟到:人的名利之心雖是後天形成的,尤其經黨文化的渲染,在世人心中根深蒂固。我們修煉人要拒污垢而不染,放淡名利心,徹底修掉名、利之心,最後才能脫掉人的這層殼,修得正果,功成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