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我修煉已經十八年了,對丈夫的怨恨心一直沒修掉,加上丈夫由於受邪黨的毒害很深,根本聽不進去真相,從中又增加一些恨。

我今天與大家交流一下我自二零一七年下半年以來在背法中修煉狀態的變化。

學法由通讀改為背

我們學法小組每天晨煉後背法,已堅持七、八年的時間了,可《轉法輪》只不過才背了幾遍,說起來與其它地區的同修相比有些汗顏。二零一七年以來,我們在網上看到同修們交流有關背法的心得體會越來越多。大家在欽佩的同時,也流露出了一些畏難情緒。師父早就講過,長春大法弟子早在得法初期就已經開始背法了,而且還能倒著背,相比之下,大家都覺的自己悟性太差了。交流後,大家克服了種種畏難情緒,下決心背法。

從二零一七年三月份開始,我們學法小組決定由原來的每天下午通讀《轉法輪》改為背《轉法輪》,每天下午發完三點的正念開始背《轉法輪》,背到五點,發完正念學各地講法或者背《洪吟》等經文。

通過一段時間的背法,大家很快嘗到了背法的甜頭,感到以前學法經常走神溜號,浪費了很多寶貴時間。自從開始背法,誰也不遲到了,生怕自己落下,每天都有新的感受與心性昇華後的喜悅。我們有幾個同修還經常到農村,把我們背法後的提高與感悟與那裏的同修分享,建議他們也趕快背法。現在村裏的同修大多也開始背法了。

背法後的改變

在修煉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我煉靜功和發正念迷糊的狀態一直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過來,困惑了好幾年都沒甚麼大的突破。背法以來的這段時間,我自身修煉狀態變化非常明顯:發正念不那麼迷糊了,也很少倒掌了,煉功打坐腿也不那麼疼了,感覺狀態非常好;我的腳踝摔傷(按醫院醫生的說法就是「粉碎性骨折」)已經三、四年了,腫痛始終存在。前幾天一次發正念時,突然感覺從腳心處發出一股涼氣,發完正念下地走路,一下輕鬆多了,不怎麼疼了,腫也非常明顯消下去。之後幾天一天一個樣,感覺完全好了。

同時我也學會了關心別人,如:洗碗、收拾廚房,這些事以前多半由我丈夫主動承擔著。我就在想:他一定也有煩的時候。我就經常主動去做。二零一七年的夏天特別熱,我就說:「我來洗吧!你休息休息,看看電視或出去涼快涼快。」他很高興,以至於有時還與我搶著洗。

原來我對丈夫有很大的怨恨心。一天上午,丈夫要出門,因突然天氣變涼,要穿厚一點的衣服,我給他找了幾件,卻都是被壓的皺皺巴巴的沒法穿出去,最後只好拿了一件薄羊毛衫,也不行,湊合著穿上後,我就順著他後背拍打著,看上去好多了。這些在正常夫妻之間來看是最普通不過的事了,可是在我倆之間卻是超常的了,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叫過他的名字,只有在激烈爭辯喝斥時才叫過。丈夫看到我的舉動,我看得出他非常感動。

我對丈夫的怨恨一直解不開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怕耽誤自己學法、怕影響做大法的事,怕修煉掉層次,怎麼能想辦法給自己多爭取點時間,總之就是以「我」為中心。因此很少去考慮他的感受,如:在家都是各做各的,相互很少說話溝通,好像隔著一堵牆似的。只為自己如何多做、做好證實法的事考慮,忽略了家庭的平衡。

背法中,我能靜下心來,用法對照自己,查找自己,發現不足馬上歸正,特別是對丈夫的怨恨心,發現了就清除、解體它,現在不但能真正的放下怨恨心,而且能慈悲的對待他,能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為他好了。對待丈夫的親戚朋友能完全像對待自己娘家人一樣,有困難無條件的幫助,修去了分別心。

師父說:「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1] 背法後我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更深的體悟。

我變了,丈夫也變了

過去由於我和丈夫的積怨太深,造成我總是看不上他,他除了酗酒,再沒一文,脾氣還很大,一說就炸。對我的家人很不好,把我母親都氣病了。我怨老天對我太不公平了,要不是學了大法我早得癌症死了,我曾到法院去辦過幾次離婚,也是因學了大法才打消了離婚的念頭。

一九九九年學法後,我也努力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善待別人的人,做甚麼事先考慮別人的人,可是對丈夫的怨恨心總是修不去,即便好一點也是強為的,有交換條件的,是怕他說大法不好,怕他影響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所以感覺很苦很累。因此舊的怨恨沒去新的又來。

特別是他對大法、對師父不敬,毀書,講真相不聽,就更恨他了。

日常生活上還有一些令人非常厭惡的毛病,簡直攪的你剜心透骨,每天都在魔你。我嘴上不說,心裏憋著一肚子火,斜眼瞅著他,以此來發洩。

可是最近我發現他變了。

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情,我忽然悟到:丈夫一直不聽真相,是因為我的怨恨心沒去,是自己有看不上人家的心、嫌棄人家的心,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

那天上午,外邊下著雨,他跟我說:我到活動室看書去呀!我問他:看甚麼書呢?家裏也能看嗎!他隨手拿起手裏的書讓我看說:就這個《江澤民其人》。當時我就奇怪,平時想盡一切辦法讓他聽、看,他都一味的排斥,說多了還適得其反,怪話連篇,甚至說一些對師對法不敬的話,每次都是一陣激烈的爭辯後,尷尬收場。這本《江澤民其人》我放在書架上,準備送人的。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引起了我的反思。我仔細的回憶著:最近一段時間,家庭氣氛確確實實改變了,真的和諧了,以往那種尷尬的氣氛完全被幽默與說笑代替了,幾個月的時間說了我們大半輩子都沒有說的那麼多話。這如此大的變化,主要來自我近幾個月的背法,最主要是在背法的過程中,能對照自己,有了寬容的心。餐桌上那種令人窒息的現象沒有了,好像從沒發生過一樣。真是我沒那個心了,也就沒那個事了。

有一天,我妹妹、妹夫要從北京回來,早上八點到。於是我對丈夫說:他們正好到家吃早飯,家裏沒饅頭啦,我發點面蒸饅頭吧!他笑著說:在外面吃點油條老豆腐也行吧?我說:咱是有家的嘛!(我家住縣城)吃好吃賴應該回咱家吃才對,假如你姐、你哥也從外地老遠回來,你也讓人家到外面去吃飯,不合適吧?他笑了笑沒吭聲。

這要在以往又是一場僵局,又會搞的一月半載不說話,這回卻很坦然的過去了。今年丈夫主動提出要把我父母接到我家的平房去住,並且願意照顧老人和全部負擔兩位老人的生活費用,以減輕弟妹們的負擔。這要在以前是絕對做不到的。

還有,前幾天派出所的人來我家照相、騷擾,我拒絕他們照相。那些人走後,我對丈夫說:「你知道嗎,他們這是私闖民宅,是違法行為。」丈夫緊接著說:「他們這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權。」丈夫有正義感了,這在以前,他不但不可能說這種話,還非得數落我一頓不可。

現在我和丈夫之間都能互相關心、體貼對方了,自然話題也多起來,不像以前「話不投機半句多」,現在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時我回家晚了,他一句埋怨話也沒有,我做證實大法的事,他也不說三道四了。

我體會到了師父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其實只要我們聽師父的話,心到位了,不用我們努力的付出甚麼,我們的家人也就會變了。

當然,這只是我現階段修煉的一點變化,對丈夫的怨,有時還會往出返。我做的離法的要求相比還差之千里。我要加緊繼續努力,背好法,按照法的標準修去各種人心,讓自己有個更大的飛躍。正法進程突飛猛進,師父讓我們多救人、搶人,可是修好我們自己也是至關重要的。我們只有學好法,達到法的要求,才能把人救了。

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我只做了微不足道的一點點,師父就給予了我許多許多。

現在發正念時的效果出奇的好,有一種被密度很大的能量包裹似的感覺。念力強大且集中,這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