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大叔:「咱村裏出了個好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今年四十來歲,修煉法輪功二十年了。學大法前,我有多種病──腰椎、胸椎、頸椎病、慢性胃腸炎、神經性頭痛、闌尾炎、膽囊炎、不孕、病毒性腦膜炎、胰腺炎,下雨陰天膝蓋就痛,經常嚇著,相衝著,碰到辦喪事的,唯恐躲避不及,遇到這種事,回家就昏睡。一九九七年,法輪大法傳到了我村,我迎來了生命的春天。

一、修煉大法,身體健康

一開始的時候,好幾個人跟我講大法好,也有人給我煉功看,由於受無神論的影響,我沒有學。後來實在病的受不了了,在婆婆的一再勸說下,我才答應去煉功點看看。那天晚上,正趕上放師父教功錄像,我看的全神貫注,不自覺的跟著煉,師父打著手勢講的一段法,我聽到「真 善 忍」三個字,覺的師父講的太好了。當時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回家的路上,很快把別人落在後頭。我跟他們說,你們怎麼走的這麼慢?他們說是你走快了。我才發現我哪兒也不難受,渾身輕鬆。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過上一段時間,有感冒的症狀,或拉肚子的現象,有一次拉的是膿,都是不治自好。我知道那是師父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我只是承受了一點。

修煉二十年了,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康。沒用任何治療,我有了一個女兒,已經十七歲了。女兒剛出生時,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醫生給打了一針預防針,之後女兒就再沒打過預防針,糖丸也沒吃過,後來孩子從學校回來要防疫本,我都不知道是甚麼。在身體健康方面,我們沒有花過一分錢。

二、修煉大法,家庭和睦

婆家弟兄兩個,蓋了一座新房,打算是給兩個兒子娶媳婦用的。結婚時,我娘家人不同意,執意給我要下了新房。幾年後,小叔子又到了結婚的年齡,需要新房。學了大法了,我按照師父教導的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就主動找到我弟媳,提出讓他們住新房,我們搬到老房子去。她回去和家裏人一說,不同意他們住新房,還是讓他們住老房子。真是爭著不足,讓著有餘。在一般人看來很難解決的問題,在我們家就這樣風平浪靜的過去了。公公經常說我通情達理,是因為學了大法,我才學會為別人著想的。

還有一件事,使我公公逢人就誇我,很感動。十幾年前,他外出幹活,離家很遠,每天車接車送。冬天晚上黑的早。有一天回來時,天已經黑了,在離我家十幾里地的時候,司機就叫他下車了,忙著去送其他人了。可他一下車就掉向了,背著工具向反方向走,離家越走越遠。累的走不動了,碰上人一打聽,才知道走錯了,又往回返。

那個時候還沒有手機,沒法和家裏聯繫。七點多了,婆婆來跟我說,你爹幹活還沒回來。我一聽著急了,弟弟不在家,我丈夫整天喝酒找不著人。我說,我去接他吧。拿了手電,騎上電動車就出門了。

漆黑的夜晚,走在空曠的鄉間小路上,沒有燈光,看不見人,只有嗖嗖的寒風,我感到很緊張,很害怕,好在不長時間接到了他。公公正坐在路邊休息,看到有人騎電動車還打著手電,因為車子的大燈壞了,一猜就知道是自家的人來接他了,可沒想到是兒媳婦去的。公公見到我說,可把我累壞了,累的都走不動了,心裏很感激我。事後我想,平時晚上不敢出門,在那種情況下,我怎麼會毫不猶豫呢?是大法改變了我,師父教導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是真 善 忍大法使我變的善良。

三、修煉大法,婚姻穩定

我和丈夫曾是初中同學,不在一個班,我也不認識他,談對像時是經人介紹的。由於母親偏癱,想讓我找個離家近一點的,由於這個原因,也就促成了這門婚事。婚前,他說不抽煙,不喝酒,莊稼地裏的活他晚上一個人就能幹了。婚後才發現他愛抽煙、喝酒,愛玩,整日遊手好閒,經常喝醉,甚麼工作也幹不久,日子過的非常艱難。我好言相勸,他也不聽。說輕了不聽,說重了就打起來。我整天生氣,經常流淚,得了一身病。病痛的折磨加上不幸的婚姻,使我整天愁眉苦臉,怨天尤人。家裏終年負債累累,我們就去離婚。去了一次又一次,這婚離又離不了,過又過不下去。

學法了,也就放棄了離婚的念頭。我做點小買賣,維持最簡單的生活,給他買衣物,還得照顧到他家族中的人情往來。

師父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我努力去改變自己,我找到自己有看不起他的心,逆反心,對他仇恨與抱怨。對照大法,找到自己的不足,努力修去這些不好的東西,讓自己變的平和。

師父講:「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2]

師父還講:「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2]

我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把這一切魔難當成是幫我去執著心的好機會,修去自己的魔性,讓自己變的更善良。在歷史上,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也許哪一生哪一世我欠人家的,我就痛痛快快的還了吧,不該我遇到的事我也遇不到。

我是那種很傳統的女性,男女之間從不隨便說說笑笑,打打鬧鬧,對丈夫沒有太高的要求,能過日子就行,可是生活中還是時常有摩擦。他喜歡上一個女人,長的漂亮,能說會道,愛穿衣打扮,愛下飯店享受美食。丈夫整天在她家很少回家。回來看我不順眼,摔摔打打,罵罵咧咧,有時竟對我動手。我說你注意點兒,你們男女之間有些不檢點。他反倒理直氣壯的說,他們沒幹那種事。

丈夫還貸了兩次款,拉關係走後門,跟黨官們來來往往,求他們辦事,經常上飯店,下歌廳,結果甚麼事也沒給辦,錢也花光了,把貸款揮霍殆盡。沒有了錢的支撐,黨官們自然也就撇開了他。他又不工作,每月的利息都還不上,到處借錢還利息。我又要維持生活,又要供孩子上學,每個月的生活費都犯愁,過的非常的艱難。

貧賤夫妻百事哀。生活中,經常出現矛盾,有時忍一忍就過去了,有時就忍的很艱難,嘴裏沒說,沒表現出來,可心裏很委屈,覺的他做事太離譜了,沒有正統的人的觀念,對家庭不負責任。好像是個外星人;也有忍不住的時候,我們就吵起來。過後想起師父的法,明白這個理:大法弟子跟常人發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錯。我就想,我又錯了。按照常人的理,我沒錯,對照大法的理,我不夠標準,我又在哪兒有了執著不放的心了。在男女問題上,我是否有妒嫉心?有沒有那種想得寵,被人捧著的心?夫妻情看的太重?在經濟問題上,是不是對錢財利益看的很重,想在常人中過好日子?在與丈夫的摩擦中,不止一次想去離婚,娘家人也覺的不離婚這日子怎麼過?八十歲的父親也難過的說:唉,不受折磨不成佛啊。父親、哥哥、姐姐、公公、婆婆、小叔子都勸他好好過日子。他依然我行我素。

後來姐姐就到處找房子,讓我搬出去,離開這個家。婆婆聽到消息後,放聲大哭,非常傷心。

師父教我們為別人著想,我要離婚了,公公婆婆該多麼傷心;孩子也成了單親家庭的孩子,性格會扭曲,變異的更厲害。丈夫要面對人們的議論,處境會多麼艱難,何況他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我要是為自己打算,我一個人解脫了,很多人會痛苦啊。我打消了離婚的念頭。

我做小買賣,雖然掙錢不多,但是時間上比較寬鬆。能有更多的時間看我心愛的寶書《轉法輪》,能夠有時間煉功。做買賣的過程中,我也抓緊時間向人們講大法的美好,把大法的福音帶給更多的人。有的人因為相信大法好,避開了重大車禍;有的人病好了。有的人因為讀了大法書,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怎樣做一個好人,不去有意傷害別人。我覺的自己活的很充實。

有一天走在街上,鄰居大叔對我說,咱村裏出了個好人。我問誰啊?大叔說,我跟你嬸子常說起你啊,咱村裏出了個好人,都知道啊!

是法輪大法,使我找到了人生的航向,懂得了怎樣做一個好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