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向內找 心性就在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在正法時期的最後階段,師父又告誡我們要「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1]。怎樣修好自己,我最近在出現矛盾向內找方面,體悟到別向外看,就是無條件向內找,心性就在提高。下面就以此為題,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兩件事:

一、在忍中還要向內找

我家公公已八十二歲,自婆母二零零八年去世後,他家哥仨個,兩個弟弟在本地,我們是老大,在外地。經研究,一家輪流照顧老人半年,在二弟家半年過後應去三弟家,可由於老人房子動遷,三弟家是兩代戶,弟弟說要租房子,照顧老人。我們考慮怎能讓弟弟租房呀?於是就把老人接來我家。現已是四年了。四年間老人住了四次院三次動手術。術後幾乎不能自理,尿失禁。我家先生每天都要洗尿墊子。他上班了,老人拉屎就得我清理。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顧,半夜跑醫院也是常有的事。我們真是很辛苦,可弟弟來卻說不能因為房子小,不盡孝,你們把爸領走是不對的,我說那你接走也行,他又不接了。

去年八月,我們有方便車帶老人回老家看看,在老弟家住了一宿,可在第二天,老人在下樓時拉的滿褲子都是屎。接著弟妹又說:「你們多餘把爸帶走,不帶走老二就接了。」我說接也應是你們接呀,我這一句話,把弟妹惹急了說:「你既然這麼說了就別帶走了,我又不是不能租房子……」。我聽了沒有生氣,心平氣和的勸了她不應該這樣說話。在她家住了一宿,在賓館住了一宿,我們就把老人帶回來了。

在我和同修交流說起這事,覺得自己做到了忍的,修出了寬容。可我一下又悟到,在忍中還要向內找,別向外看,不要看人家怎麼這樣說話,要想弟妹為甚麼要這樣說,啊!我找到了,是我有要人家說領情的好聽話的心,我向深了找,原來我從小到大沒人說過我,是在恭維中成長起來,用現在常人的話,是在賞識教育中成長的,難怪丈夫也厲聲厲色說:「你照顧爸我不領情,因哪來個老人你都能這樣!你是在積你的德。」說的我無言而對,一笑了之,沒有動氣。雖說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可還得要向內找,我找到了愛聽好聽話、恭維話的心,還有委屈和不平衡的心。同時說明我還是照顧老人不到位。悟到了人家說不好聽的,就是因為我有要去的心,是針對我的心來的,那我就得能聽不好聽的,把找出的心去掉它。心性得到了提高。

在這件事上,我體會到聽到不好聽的,不動心、不怨、不爭、不辨是把自己當作了煉功人。能坦然向內找到執著的心,心性就在提高,把找到的心去掉,心性又是一個層次的提高。所以我從心裏很感激弟妹給了我提高的機會。

二、矛盾中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

我身邊有一同修,心直口快,待人真誠善良,在修煉上也很精進,平時對我幫助很多。可有一天,我去她家,看到一本沒有師父法像的《轉法輪》,我就問這書是哪來的,怎麼能沒有師父法像呢?結果她從裏屋出來,很不高興的說:「管這些幹甚麼呀?把自己修好就行了,該幹啥幹啥去!」我當時也回了一句:你怎能這個心態說話,維護法人人有責,問問有甚麼不行?

回家後我就想,她怎麼了,為甚麼這樣對我?但我馬上悟到這是向外看,別看人家為甚麼,肯定是我有做錯的地方,因我知道我有不在法上的地方她就會以這種口氣和我說話。但我錯在哪?我找到自己做事不細心,應先查一查,查明白了不就不問了。這樣,我找同修在明慧網上查出是出自對師父的尊敬,有條件的要打出專業高清新的照片。由此我找到了這本《轉法輪》沒有法像的原因。也找到了自己一向做事粗心,發現問題不求甚解的不良習慣。

可我再去同修家,她沒從屋裏出來,我想到她當時正出現身體病業假相,我走時她已把屋裏燈關了,我怕打擾她也就走了。我也沒明白她為甚麼不高興。心裏在想為甚麼呢?你說出來呀。回家後我還向內找,一時沒找到,心裏也不太舒服。後來我發現自己心裏想的為甚麼,不還是向外求,看人家,沒看自己嗎?心裏的不舒服不還是不平衡嗎?於是我找到了還是有怨心。

我又去她家問了一下她,從她的話中好像是:她身上長了皰疹一樣的東西,她都給我看了,但我知道了還沒去幫她。我把書也拿走了,說我自私。啊,原來是這麼回事。是,在這期間同時還有一同修出現病業假相,她身邊沒有同修,我就去幫那位同修。我想到你身邊已有同修,而且我也和這個同修說了多幫她發正念。我還知道有一個同修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我也在這期間去了她家有四次吧。而且她的病業假相解體的很快,我也就放心了。再說我們離的近,在家發正念也就是近距離發正念了。我把書拿走了是悟到我有圖方便的心,所以就把書拿走了。嗨,原來這樣,我為無意中傷了同修,心裏感到很難過。真是對不起她。

我去她家,她還是不願理我,不理我,我沒說的,就得向內找。臨走時我告訴她爸,明天早上我包餃子給您送來。結果我早上送去,又讓她一頓說,「我家又不是吃不起餃子!」等不好聽的話。我當時回了她一句:你說話真好聽!就走了。回家後我就想我又哪錯了呢?致使人家這樣對待我。我沒有生她的氣。想到平時她對我的好處太多太多,在生活上,在修煉上,幫我解難,我有事,她幫我照顧老人,還有我們在法上的交流等等,我給人家帶來了很多麻煩,甚至有不安全方面的因素,我真是由衷的感到對不住她。怎麼能和她生氣呢?師父說:「常人中年歲大的人,文化層次高的人還要講個涵養」[2]。我沒有理由生她的氣,是我對不住人家。可後來我悟到,想到人家對你有好處,你才不生氣,不怨她,那人家對你要是沒有好處,難道你就應該生氣嗎?你就不忍了嗎?這不是有條件的向內找嗎?這還是人的這層次的忍,要無條件的向內找才對。於是我又接著找,找到了自己有愛面子心、討好的心。

我又去她家,看她還是不高興,好,那我就還得向內找,說明我還有沒找到的心,我就又找,找到我愛聽好聽話,愛恭維,寫到這,我又找到我也愛恭維別人,不說傷人的話,愛說好聽話。

我又去她家,她比以前好一些,但很冷言的對我說:「你跟我爸把邪黨(的真相)講明白,就算你沒白來。」我笑了笑沒說甚麼。回家後,我又向內找,一下子明白了是我有黨文化的東西,強調自我,證實自我,我比別人強,我沒有錯,爭鬥心,愛面子心,顯示心,妒嫉心,自私,這不是邪黨的偉、光、正嗎?這哪是讓我給她爸講啊,是我有邪黨文化的毒素。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她,讓我找到了還有這麼多還沒有去掉的心。

師父說:「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3]。這一個同修讓我遇到的事,就暴露出我這麼多的執著心。怎麼能隨師回家呀?我求師父,這些人心我不要,幫我拿掉吧!滅!

我又去她家,誠懇的和她道歉,請她原諒,可她說:「不接受原諒,你提高就好」。我說,你不接受我的道歉,那我還得向內找。別就事論事,不是人家說話尖刻,態度不好,不是人家心性有問題,而是我不遇到刺激我的心靈的事情都不當回事,她在難中為了我的提高還在幫我提高,我在心裏向她道歉,謝謝她。我回家接著向內找,把這些天找到的人心捋在一起,發正念,求師父幫,滅掉它!

在這期間,同修一直沒有來我家,一天的週六我和先生午間回家,看到我家門的手把上掛了半個西瓜,我笑了,週日下午,我們回家又看到門的手把上掛了一兜豆角、苞米,我的眼睛濕潤了,謝謝西瓜和豆角,你們來告訴我向內找,快提高,珍惜同修之間的聖緣,珍惜我們走過的路。

通過這兩件事,我更深刻的領悟了師父的向內找的法寶。悟到了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沒有小事,師父給了我們向內找的法寶,遇到甚麼事都別向外看,如何如何,就是無條件的找自己,不好的東西,人的觀念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將計就計利用來提高我們的心性,誰對你嚴厲也好,指責也好,臉色如何,那都是對著人心而言,還有甚麼過不去的呢?過不去就是包庇、掩蓋人心,就是和舊勢力是一夥的了,我們要全面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要全面無漏的修去舊勢力安排的人心,與其剝離,踏踏實實的修自己,心性就在提高,境界就在昇華。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跟隨師父走向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