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痛的教訓中修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與我一牆之隔的鄰居老倆口(A和B)都是同修,他倆是後結合在一起的夫妻。男同修A去年七十八歲了,修煉前曾經做過手術,胃切除三分之一。二零一七年三月初,A的小妹回國了,張羅去安徽A的二弟家給他二弟過生日。回來的第二天,A去浴池洗澡摔倒了,而後高燒不退,次日晚上吐得全是綠水,子女將其送進醫院,醫生說膽破了,得緊急搶救,每天近三萬元的花銷,七天後離世。

這件突如其來的事情大家都很難過!看到昔日的A同修多年來在承擔項目中認真負責、兢兢業業,從不炫耀,從不叫苦,只要大法救人需要,起多大早,貪多大黑從不耽誤,幹啥像啥,特別對被迫害的家屬,關心備至。這一年來卻懈怠了,沉痛的教訓!

B同修在和A與前妻的子女分割財產時,起了怨恨心和放不下利益的心,我提出我的想法與她交流,一向比較尊重我的她竟兩眼怒視,大聲呵斥我:你別說,我不願意聽你的,你說話是有能量的。我當時聽了很生氣,我想同修在魔難中,不能和她一樣,但從那以後,我對B同修有了想法,原來覺的這位B同修修得很好,怎麼就放不下那三萬兩萬的利益心呢?

我沒有向內找自己,對B同修產生了怨,盯著同修的不是,不能用慈悲寬容對待同修,我的心裏產生了瞧不起B同修的心,我與B同修有些擰勁了,不像往常那樣敞開心扉交流了,看她也不那麼高大了。我在聽交流文章時同修說瞧不起人的心那是妒嫉心,我嚇了一跳。妒嫉心師父都拿出來單講了,這顆心我可不要。挖挖根我為甚麼還有這麼強烈的妒嫉心呢?原來有同修說我說話黨文化很重,我還不服氣,誰沒有黨文化呢,生下來就受邪黨的灌輸洗腦,誰也跑不了,深思自己多年來在黨文化中泡大的我中毒是很深的。最近我接連聽了兩遍《九評》和《解體黨文化》,我要向內找自己,之所以修煉了二十二年的我,法也沒少學,大法的事也沒少做,至今學法時思緒萬千,到頭來身體素質下降,走路吃力,連雙盤腿都盤不上了,自己也很慚愧,對不起師父和大法。

師父多次在講法中都說要學好法,修好自己,特別是在最近《致法國法會》的講法和《致日本法會》的講法中,要求我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1],「大法弟子是未來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負著救眾生的歷史責任。為了完成好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學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做好、完成好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聖的稱號。在救眾生,證實大法中圓滿自己吧!」[2]

我這些年來影響我精進的根子是不向內找,只做事沒修心,表現最強烈的就是爭鬥心,說話語氣生硬,聲音高,不祥和,遇事不能忍耐,執著自我,瞧不起別人,不能與人為善,在矛盾中不能退讓。爭鬥心不去,不但自己修不成,還會給大法救度眾生帶來損失,給大法抹黑,影響救人。爭鬥心背後的根子是為私為我的名利情心。師尊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爭鬥心不去能達到嗎?

爭鬥心一定要修去。可我沒做到啊!我一定下決心多學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人心出正念。在同修的整體幫助下,四十五本大法書基本快學完了,以前光做事,大法書需要改的字落下不少,我邊學邊改字,去掉黨文化的糊弄事,華而不實的人心。

有位同修來看望我,說:阿姨你的身體這樣,一定是有放不下的東西,好好找找。我說:是啊!我有怕心,承認迫害,孩子多次被抓被迫害,我沒有正念,整天提心吊膽,狀態越來越不好,就無可奈何了。她說那也不對呀!你把邪惡看大了,這場大戲咱是主角,師父說了算,我們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過程中修自己啊!不是提高昇華的好機會麼?咱不有師父麼?幾天後她告訴我,我天天早上發完六點正念後,專門給你發十分鐘正念,你配合一下清自己的空間場。

同修的關心堅定了我的正念,我和同修一起配合發正念,效果很好。後來同修告訴我剛開始給我發正念時她的手很疼,現在我的空間場清亮多了,同修的手也不疼了,每次發正念都明顯的感到師父在加持我,同修說好好修吧。我感動的哭了,讓師父和同修操心了。我一定好好精進。

我現在的狀態好多了,走路也輕鬆了,頭腦清晰了,我一定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精進的同修們都修煉到最後,快到終點了,我才剛剛起步,落的太遠了。當我向內找修自己時,我與B同修的間隔打開了,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會主動配合同修共同走好走正最後的正法路,比學比修多救人。

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加持!感謝那些幫助過我的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