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體學法中學會向內找、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大陸高校的退休教師,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來無論是個人修煉還是正法修煉時期都沐浴在師父的浩蕩洪恩中,師尊不斷利用各種形式開啟我的悟性,拉著我的手在大法中不斷成長,跟上正法的進程,完成好來世前的誓約。這一路上有太多的感悟和收穫。

一、師父安排我走進了一個特別的學法小組

從法理上我們知道,大法的修煉就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整個修煉過程就是直指人心,修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為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安排好了自己的修煉路,該去哪個心了,甚麼時候該提高了,都有安排的。我們是在常人的迷中悟著修的,所以在實際修煉中也不會是時時都清楚。但只要真正修煉,師父就會讓你明白的。

二零一六年我搬家了。經同修介紹,我參加了新家附近的學法小組學法。一個月後原協調同修也由於搬家離開了這個小組。她走時叮囑我要堅持下去,不能離開小組,否則她們學不了法。後來相對固定下來,這個小組加上我共有五個同修,即:A同修,八十四歲,沒上過學,高度近視,戴上度數最高的眼鏡,視力才能達到0.1,自己獨居,長期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學法以聽為主;B同修,七十七歲,上過初中,聽力、視力都不太好,手腳不利索,與兒子一家同住,全家都支持大法,他們家是我們小組的學法點;C同修,七十五歲,上過小學一年級,說話不利索,是開著修的,但對學法干擾大,家遠,要倒兩次公交車才能到小組來學法;D同修,五十歲,算是最年輕的了,上過小學三年級。

這是一個特別的學法小組,年齡大文化程度低,大都有老人症狀。她們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為了祛病健身走進大法。在中共十八年腥風血雨的迫害中,他們對修煉金剛不動的決心,她們內心的慈悲、平和、純淨、樸實等等優秀的品德感染著我。她們始終堅信大法,感恩師父的救度之恩,穩定的做著三件事。與她們在一起學法修煉,我覺的我能得到在其他小組得不到的東西,因為這是我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沒有遇到過的跟我所受教育程度、工作、經濟和身體狀況差別如此大的修煉群體。我從內心感到這是師父在正法的最後時期為儘快提高我、突破我目前修煉狀況而安排的一個修煉環境,我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珍惜與同修的機緣。

二零一六年六月份開始了與她們每天的學法,幾次下來,覺的問題很嚴重。我們都知道學好法是修煉的基礎,師父每次講法時,都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們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用心學法,學法要得法,而我們小組的學法狀況怎樣呢?我們不僅半天才能學一講,用的時間是以前學法小組的兩倍不說,而且讀法時加字、漏字、讀錯字,還不斷重複,整個學法都在糾錯,更嚴重的是,學法總是在指責、抱怨同修中結束。

顯然,這樣學法是難以得法的。

由於自己有思想準備,就是要在這個環境中修自己的心性,修去那顆急躁的心。我是個急性子,做甚麼都風風火火的,有同修多次指出,你這樣可不行,你看哪個佛是這樣的?我也想改,但一遇到事就沒定力了。看來去這顆不好的心的機會真是到了。要改變老年同修的學法狀態,肯定是急不來的,越急同修心會越慌,越容易出錯,結果會越糟糕。當時內心有堅定的一念:我們小組一定會學好法。因為我們是一群修煉的人,我們有偉大的師父,大法無所不能。那兩位同修原來不識字,學大法後能看大法書本身就是奇蹟。只是我們不能急,得慢慢來,得在法上好好悟才行。

首先樹立信心,堅信只要信師信法,就能讀好法。因為我們是修煉人,只要我們有這顆學好法的心,慈悲的師父一定會幫我們的,因為師父說了:「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1]然後要真正做到敬師敬法。

要改變學法時的一些不好的行為、習慣,規定了學法時的注意事項:如準時到學法小組,學法前不嘮常人嗑,不帶手機,不接電話,學法前洗手,學法時雙手捧書,盤腿,不喝水,不上廁所,凡是影響我們學法入靜的現象都不讓出現。後來在學師父的《轉法輪》第六講最後一段時,我們還悟到:讀法時要一個字一個字看清楚了再一個字一個字讀,讀的時候不要順口就出來,追求自己的通順流暢。我們就守住一念:一個字一個字讀,就請師父加持自己不帶自己的任何理解,就一個字一個字念。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大家讀錯的地方越來越少,讀的也順暢多了,同修看到有較明顯的進步,也有了信心。但不穩定,不能持久,總是時好時差,但這時大家知道在法上悟了。認識到在小組讀法時出現問題,可能不全是這兩位同修的問題,它就是在去我們的急躁心或其它甚麼心,肯定有我們要提高的地方。比如很多時候我們著急時,原來不認字的那兩位同修讀法時就碰上長的段落,著急的同修就遇到短的小段,這時我們會會心一笑:真是來提高我們的!

同修是我們的一面鏡子,大家在一起學法這麼長時間,同修在讀法上出現的問題,肯定與我們要去的心有關,一找還真有一大堆:急躁的心、埋怨的心、嫌棄的心,不少時候反覆糾正還讀錯時,訓斥的語氣、不善的話就出來了。但同修總是以笑面對,不計較,看她還笑,說的同修就更急了,語氣更不善,下來問同修:對你態度這麼不好你為甚麼還笑?她回答說,修煉人遇到甚麼都要樂呵呵的。那一瞬間我感到無地自容,心性多高的同修!還說人家呢,不知別人已修得多高了。

現在小組能正常的學法了,以前曾與她們一起學過法的同修又來小組學法時說:「大姨讀法進步太大了,以前真的無法忍受,有人被氣走了,有人急的打自己的嘴巴。」

現在我發自內心感謝老同修們,謝謝她們幫助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修去不少急躁的心與在這一過程中暴露出來的其它問題。我常想:為何讓我碰到老年同修這種學法的問題?這樣學法得不了法,至少打了折扣。而我學法就得了法嗎?這不也是困擾了我好長時間的問題嗎?同修這面鏡子,讓我看到了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原來我修煉的問題也出在學法上,只是表現的形式不同而已:學法心不靜、老走神、學法不入心,有時還完成任務式的學,表現出急躁的心、有求的心、重視結果的心,我學法時的問題比她們還更嚴重、危害更大。學法沒得法,這個困擾我很長時間的問題,終於找到了。而老同修學法時表現出來的平和、純淨、不爭、不辯,正是我所缺乏而又是我期望的修煉狀態。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慈悲點化,謝謝同修的大度和包容。

二、感悟到了向內找在法上提高的力量

師父一直苦口婆心的教誨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3]

遇到問題向內找,我也常常掛在嘴上,但實際感悟不深。以前向內找,更多是自己遇到問題了,經歷痛苦了、摔跟斗了、矛盾衝擊到心靈了、難受了,才想起來找自己,看是甚麼執著和人心造成;對同修出現的問題,習慣於去幫助同修,啟發同修向內找,而不是第一念首先想自己,找自己,效果自然不好。這已成了我修煉路上的一大障礙,但還為不知原因是甚麼而苦惱。既然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是真修者必須要掌握的,師父總會有辦法讓我們悟到這一法理,總會想辦法讓我們自己去掌握他來真正實修自己。修煉路上看似偶然的一件件事,其實是師父安排來考驗和提高我們的。這在小組集體學法經歷的事中給了我很好的啟發。

有一段時間我們到B同修家學法時,發現她出現了常人的病症:頭暈、心慌,大口喘氣,血壓高,整個人都是恍惚的。大家就為她發正念,她也說否定病業狀態,不承認它,但情況沒有多少改變。她修煉這麼多年了,為甚麼身體還是這樣?自己還經常性的為有病業的同修發正念,效果也不太好。

這讓我想起了我以前參加的一個學法小組。在相對固定的六個同修中,一個同修因病業離世,還有兩個同修的病業持續了兩年多時間,時好時壞。在法上知道師父已經給我們淨化了身體,修煉人是沒有病的,為甚麼有同修長期被病業困擾,還有以常人的病離世的呢?有病業的同修也說信師信法,不承認病業假相,也一直參加集體學法,三件事也在做,為何還這樣?這在常人中,特別是給家人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使他們對大法產生抵觸。當時有同修叫我們小組找找自己的原因,我還認為是病業同修自己的念不正,這個問題那個原因造成的。當然病業同修有自己要修去的人心和提高的方面,有要還的債和消的業,也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在裏面。但這個學法的場應是有能量的呀,師父的法身、法輪在為我們看場,但我們這個場為甚麼就抑制不了這些不好的東西,而總是出現不正確狀態,而且還持續的時間這麼長(包括我們現在的小組學法長時間讀法出現漏字、加字、讀錯字)?那就只能是這個場有問題,這個場中的修煉人沒有達到所在層次的標準,抑制不了這些不好的東西。師父講:「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1]

這下我明白了慈悲的師父把我安排到了現在這個學法小組,讓我遇到了這麼多修煉中的事的緣由。就是為了讓我這個悟性差的弟子明白甚麼是修煉,怎樣修自己,怎樣才能提高自己:那就是無條件的向內找。「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4]當我們真正向內找實修自己成為一個修煉人時,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就如同師父講的周天裏的上萬條脈中的一條,連成一片,成為一個整體,就形成了正法修煉的能量場。這個場就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那些個不好的東西進入我們這個場瞬間就被解體。因為大法修煉重在提高心性,「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師父管的是真正修煉的人,是無條件無代價的幫,甚麼都可以為真修弟子做的。關鍵是我們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我們的場才是一個真正修煉的場。如果我們遇到問題向外求,不向內找,那麼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就是一個常人狀態,而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儘管我們在一起學法,也做三件事,那也只是一群常人在讀書,常人在做事,就不能形成正法修煉的能量場。雖然我們也給病業中的同修發正念,那麼在這種狀態下給同修的就不可能是正的能量,自然解體不了造成病業的物質。

我們的功法是在迷中悟著修的,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師父多次講過:「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兩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甚麼叫你看到?」[5]同修出現不正確狀態可能是來點化我們的問題的,是為我們提高來的,由於我們沒向內找自己,就把這個提高的機會給錯過了。不僅我們沒有得到提高,同修的問題也沒得到解決,這在今天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個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由於我的悟性差給整體提高造成了多麼大損失。

當明白了向內找的意義後,現在小組無論出現甚麼問題時,大家改變了以前給對方指出是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叫別人好好悟的做法,而是對照法來找自己,看自己哪出現了問題。

看到同修的問題找自己。有一段時間小組讀法又不太好了,大家有點急, D同修在週刊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說同修中出現問題,要找自己。那天晚上她就向內找,找出了自己很多問題。第二天小組學法時,C同修讀法很流利。學完法後D很興奮的講出了這件事:真神了,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是這麼美妙的一件事。

以前看到B同修的身體狀況,我們交流的最多的是說同修的情很重,甚麼都放不下,我們要在法上跟她交流,要如何放下,如何幫助她提高心性等等。其實,這是承認了同修病業的假相,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修煉,而現在看到問題,除善意的指出,更多是交流我今天遇到甚麼問題了,我是如何找自己的,在法上如何悟的。現在B同修身體狀況平穩,她家人也說她現在比以前好多了,她也盡其所能講真相救人:出門不方便就在單元樓講,現在主動用真相服務器講真相,收集資料為大家學習提供方便。

遇到同修間有矛盾時找自己。有一段時間D同修不拘小節,學法坐不住,老上廁所,睏了還上床睡覺,學法還晚來等。本來老同修們讀法就怕受干擾,她這樣做,老同修就受不了了,學法也靜不下心,讀錯就更多了。剛好那段時間我不在學法小組,去參加同學聚會了,回來聽到這些後也覺的有點不可思議,不應該。就先與老同修交流:她是個修煉人,我們可以給她指出來,相信她會改,她這些不好的行為表現出來,是不是有我們要提高的地方,我們都找找自己吧。這些不敬師敬法的行為為甚麼讓我聽到?自己在向內找時發現,自己在家一人學法時也有放鬆的時候,沒有集體學法時要求嚴。D同修的行為提醒我在敬師敬法上也有問題,必須要歸正的,修煉沒有小事,學法這麼嚴肅的事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學要求都應該是一樣的。在與D同修在法上交流時也談到自己學法時存在的問題和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我們是修煉人就必須做到師父提出的「懷大志而拘小節」[6],同時還要處處考慮別人。你那些行為除了在敬師敬法上有問題還影響了老年同修學法。D同修很快就歸正自己,學法儘量盤腿,總是提前到學法點,對同修學法讀錯時也總是和顏悅色的指出來,經常與同修交流她向內找的體會,她的這些表現得到了老年同修認可。

現在小組同修遇到問題主動向內找已形成了機制。大家比學比修,更主動的去講真相救人。小組發真相資料由以前一週十幾份到現在可以面對面的發一百多份,各自發揮著自己的優勢和所長,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三、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觀念從人中走出來

隨著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大家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從內心認識到了修煉的理與人的理是反的。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7]我們對這一法理有了體會和認識,並用它來指導我們實修:那就是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觀念。而真正這樣做了真的就像師父說的「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8]。

1、從主要以聽法為主到以讀、看為主

老年同修以前學法主要以聽為主,參加集體學法了,她們也只在小組學法時才讀和看《轉法輪》,到家中後主要還是聽法。她們覺的看書慢、吃力,覺的效果不好,聽法就省事多了,所以一直就以聽法為主。得知她們這樣學法後,就覺的她們讀法出現的問題與她們學法的方式有關係。

我就與她們交流,告訴她們,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不是講了「我還告訴你:我這本書的內容是把幾個班講的法合在一起的。」[1] 這裏師父明確告訴我們《轉法輪》在大法中的地位,師父還強調:「我覺的用書是最好的。那書可是寶,別的比不了。」[9]老年同修認識到《轉法輪》的重要性後,就改成在小組學法後回家再看一講《轉法輪》,隔一段時間再聽師父的講法。當她們突破年齡大看不太清楚字這一觀念,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去學法時,她們說《轉法輪》上的字能看清楚了,但看常人的書就不行了。

2、夏天學法時不用空調、風扇能感到一絲絲涼風

D同修怕熱,以前小組學法時,夏天一個人對著風扇吹還嫌熱。一次大家說到師父在講法時勸聽法的學員不妨把扇子放下的法理。悟到我們夏天學法時開著空調吹著風扇是不是不符合這個法理呀?冷呀熱呀都是人的感受,修煉人吃點苦也是好事。我說我現在只要是學法、煉功就不用風扇,一點都不覺熱。大家就說今年夏天學法咱們也不用空調和風扇試試。

我們小組學法的房間靠南邊,平時比較熱,他們家裏都開著空調,我們去學法時就把空調關了,門也關了,D同修說開始有點熱,想到一定要突破人這個怕熱的觀念,一會就感到一絲絲涼風。一次有一位同修來我們小組學法,看著我們既沒開空調又沒有風扇,很是納悶。我們告訴她,一會就有涼風。學完法後,她說,真奇怪,開始有點熱,學著學著法就真感到有涼風了。真是師父給我們送風來了,她的悟性很好。

3、大家都不戴眼鏡讀法了

A剛參加集體學法時,總是強調自己年齡大、沒文化,眼睛還高度近視,所以讀法時很困難。為了學法看的清楚一些, 她想換一副眼鏡。由於她本來配的就是度數最高的眼鏡,就沒換成。又過了一段時間,她說自己眼睛看不清東西了,而且眼睛很不舒服,告訴我她想到醫院去檢查一下,看是怎麼回事。我就對她說,師父說了:「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0]你是修煉人,你叫常人給你檢查甚麼呢?您先好好悟一悟再說。第二天再問她去不去醫院,她說她悟到了,修煉人沒有病,眼睛出現不好的狀態是給她消業,是好事,我不去醫院檢查了,今天早上我就能看清書上的字了。

一次小組學法結束後,D同修對大家說:「我怎麼看著你們戴眼鏡學法那麼彆扭,你們看見哪個佛是戴眼鏡的?」她這麼一說,我想也是,佛怎麼會戴眼鏡呢。先前也有幾個同修這樣說過我,那時悟性差,沒引起重視,現在自己也覺的是個問題,應該改變了,於是摘掉戴了二十多年的老花鏡,竟然一點也不影響學法 。

C悟性好,聽D這麼一說,學法就不戴眼鏡了,她說能看得清楚。再後來A讀法時也不戴眼鏡了。

4、「我在貼真善忍好呀,你看看吧!」

C同修給我們說了她經歷的一件事讓我們都很感動。一次她出去貼真相資料被警察發現了。警察叫住她問:「老太太,你在幹甚麼?」C就如實回答:「我在貼『真善忍好』呀,你看看。」警察甚麼也沒說就走了。

一塊跟她出去發真相資料的同修說,C真沒人的怕心,就有救人的那顆純淨的心,效果特別好。一些接了真相資料的常人,還幫她發資料。

當大家在逐漸超越自己人的觀念中體會到修大法的超常時,更增強了信師信法的信念。我們悟到: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只要遇事向內找,真正實修自己,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就能在法中昇華自己,從人中走出來。我們一定牢記師尊的教誨:「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11],跟著師父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園。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9]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1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