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心性 消除間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一次,同修A對我說:「姐,我這做資料資金緊缺,你能不能幫我要點來?」她說她要不來。因我地資料點的資金都分散著,由做資料的同修自己掌握,我想大法的資源應該用在大法上,哪個資料點錢用不了,撥給另一資料點用,這很正常,就說:「我試試看吧。」

然後,我找到B同修,說明情況後,B同修給我拿500元錢,並要求A同修把買東西時的發票給她拿來。我沒多想,就把500元錢給了A同修,並告知同修要買東西的發票。A一聽就火了:「你這錢是不是從B那要的?」我說:「是。」A說:「她太過分了,你知道我買咱這東西,能開發票嗎?大法的資源我知道怎麼用,信不著誰呀?」然後,又指著我說:「我就說你,一點主見都沒有,東風東倒,西風西隨,誰說啥都行?」

看到同修發這麼大的火,我想到師父的法,師父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我想我退一步吧,就說:「我回去了,你別生氣了。」A一聽更來勁了:「趕明個兒(今後)你別上我家來了,我不想見到你,我家不歡迎你。」說著「啪」一聲把門關上了,聲音震耳。真是像師父說的那樣:「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一邊下樓,我眼淚在眼圈轉:「我這是何苦啊,是你讓我要錢,我給你要來了,還跟我發火,我哪兒對不住你啊?有本事自己要去?」委屈、怨等人心都出來了。

轉念一想,不對呀,出現甚麼事哪有偶然的呢?師父說:「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2]是我有委屈、怨這些敗物,師父才讓A與我之間來這麼一場,讓我看,讓我向內找,去掉委屈、怨這些敗物。

同時想想同修是一面鏡子,同修的魔性映襯出自己也有魔性,而且,同修發火,那哪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呀,是邪惡利用同修的魔性在製造間隔,干擾同修之間的配合,阻礙大法弟子救度眾生。這時我的正念出來了,我的同修是好同修,想給我們之間製造間隔嗎?我絕不上邪惡的噹!這時,我一下想起我經常唱的一首歌:「手挽著手,肩並著肩,千山萬水隔不斷,真理把我們凝聚在一起,我們的歌聲響徹雲天。」

向內找,正念起,此時,從同修A家出來不到一百米遠,忽然明顯感到身體「嘩」一下不好的物質全部去掉了,身體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愉悅。我知道是師父把我身體上委屈、怨、恨等人心敗物拿掉了。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在修煉的路上,又幫我向前邁了一步。

警惕利益誘惑 盡心救人

去年冬季的一天,我在一片玉米地裏(玉米稈未收割)撥打真相語音電話,大約打了一個小時,突然看見前面的玉米稈上有一棒玉米,心想這都讓人揀了好幾茬了,怎麼還有這麼大棒的玉米呢?隨手把玉米掰下來了,再抬頭一看,附近還有大大小小好幾棒玉米,心想,反正是剩在地裏的,沒人要了,撿回家,給家人崩苞米花,家人一定很高興,於是不打電話了,撿起苞米來,撿了半車筐回家了。

到家了,高興的對丈夫說:「我撿了不少玉米。」本以為他能高興,不料他一臉嚴肅地說:「撿它幹啥呀,你吃呀?」這時我一下驚醒了,我錯了,這點利益之心都放不下,難怪丈夫不高興,為了那幾棒玉米,浪費了救人的時間,也許在這個時間段,師父安排了有緣人能得救,我卻沒做,是不是犯罪?想一想真是汗顏。師父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3]

學著師父的講法,我真是無地自容。猛然想起一農村同修來我家時說的一件事:去年開春,他們當地的嫁接樹的活給錢多,當地的同修都去掙錢了,忙得夠嗆,鄰縣同修被綁架,找她們發正念,找不著人。當地同修悟到了,錢夠生活就行了,應該把精力都用在救人上,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可今年嫁接樹的錢比去年給得多,同修們禁不住利益的誘惑,又幹上了,想打算幹完這一批活,就不幹了,可明年再給更多的錢,幹不幹呢?

當時我還覺的他們很可笑,笑同修被利益牽著鼻子走,現在看來修煉哪有偶然的事啊,師父讓我看到這些,這裏是有我要修的,是我有利益心,沒暴露出來,感謝師父的慈悲點悟,今後在這些方面我一定警惕利益誘惑,修去利益心,盡心救人。

去情迷 改善修煉環境

兩年前,女兒懷孕了,因女婿在外地工作,女兒就住我家來了,家務事隨之多起來了,女兒臨產前一個月,我和丈夫用一週時間把女兒家裏裏外外打掃一遍,缺東少西的,我們又從家裏拿來備齊。而住在本地的親家母卻忙著掙錢,對此事不聞不問,女兒也常和我說婆婆的不是,這時,人心出來了,由於對女兒的情重,對親家母很不滿意。

孩子出生後,我更忙了,孩子哭鬧的特殊,雖然親家母和我輪流照顧,但還是搞的我精疲力盡,於是對親家母非常不滿意。

有一天,我抱著孩子往床上坐,一下坐空了,從床邊摔到陽台邊,女兒嚇壞了,忙問:「摔哪了,怎麼不小心點兒。」我說:「沒事。」師父保護,孩子沒摔著。隔兩天,我騎車出去講真相,平整的大馬路,突然仰著摔倒在地,而且自行車全壓在我身上,我猛的坐起來,心裏想著:「我是修煉人,沒事。」一股勁推開車子,站起來。哪也沒摔著,騎上車子回家了。一路上心想:「摔這麼大跟頭,哪是偶然的呢?」聯想這兩次大跟頭,知道是我修煉有漏了,沒有師父保護,後果不堪設想,問題到底出在哪兒?並沒找到。

師父看我還不悟,在晚上煉第二套功法時,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4]。當時,我知道這是師父《洪吟》中的詩句,但不知是出自哪首,查找後才知道是師父的《洪吟二》〈去執〉:「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4]。

學完這法,我明白,這是師父點悟我去執著心哪,直到這時,我才靜下心來,仔細查找這段時期的修煉狀態,這一找,著實嚇了自己一大跳,由於對女兒的情重,對親家母產生了怨,怨親家母對女兒不關心,付出的精力沒有我多,在帶孩子的時間上,特別計較,耽誤我做「三件事」,就使已明真相的親家母對我也很反感,認為我自私,一天就顧自己那點事。

這段時間,雖然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從不間斷,表面上好像挺精進,但是心性沒有提高上來,我被常人的行為、常人心、世上的情帶動了,也看不到人家的好處了。

想一想,其實親家母也不容易,親家公身體不好,她一個人忙裏忙外的很辛苦,更可貴的是,她對大法很有正念,也非常支持我修煉,只是自己沒修好,讓人不理解,導致她對法的不敬。從此以後,我從情中跳出來,真心地為別人著想,多想別人的好處,對親家母的怨煙消雲散,對家庭的其他成員也慈悲對待,走出情迷,修煉環境大大改善,有時親家母會提前接走孩子,說:「你幹正事(指救人)去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