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的老弟子,這十多年來,遭受過多次無辜的迫害,先後七次被關進洗腦班、三次拘留、八次非法抄家、三次(共計三年)監視居住。由於自己學法修煉不紮實,一路摔摔打打,走的跟頭把式的很不容易,每當被迫害過難關時,都是慈悲偉大的恩師保護、點化著我,使我修煉到今天。

矛盾中提高心性

二零一一年四月,原中共政法委頭子周永康竄到我市,策劃實施了一場大規模的迫害行動,綁架了九名大法弟子,惡人將這九人視為所謂的「骨幹人物」,立為「大案要案」,我也是其中一員。

在洗腦班裏,惡人偷偷將藥物拌入飯菜中,我吃後感覺頭暈、走路搖晃、神智不清,又被偽善所迷,在這種正念不足的情況下,我配合了惡人。第二天,有一個所謂的公安處長突然污衊我亂翻資料,並責怪看守我的人,突然間,我想起師父講的法:「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1]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立即就向他們要紙和筆,他們不給,我就大聲喊出了我的嚴正聲明,聲明在他們迫害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堅修大法。惡人又氣又怕,當天將我轉移到另一個洗腦班,在那裏,我一直沒有配合邪惡的要求,出洗腦班回家前,惡人叫我簽字並交五千元的保證金,被我拒絕,惡人說你不想回家了,我說我根本不應該來的。

回家後,我立刻正式寫了嚴正聲明,同時在明慧網上曝光了惡人對我的迫害。

回來之後我卻面臨著一場更大的魔難和考驗。市國保處通知我參加非法開庭,被我正念拒絕,不承認對我的迫害,沒有參加開庭,同時我給辦案人員講真相,後來他們將我從九人的所謂大案要案中除名了。結果這事引起了一些同修的猜疑,一時傳言四起。那段時間不斷有同修背後議論我的話傳到我耳朵裏,讓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有一位老年同修因聽信了傳言,當面大聲指責我,說我專門往資料點跑,叫我以後不要再到她那兒去了。聽了同修這些話,我真是覺的好委屈好難受,本來這次受迫害沒有做好,心裏就很不好受,一些同修的誤解和傳言更增添了我的痛苦和壓力,我強忍著對老年同修說:誰對我有疑問,可以當面跟我交流,我不會氣恨在心的,師父知道我怎麼樣就行了。

我與同修交流是否需要把我的聲明認識再重寫一遍,同修們說沒有必要,我也悟到我這是在向外求,想走捷徑,應該向內找,在矛盾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作為學員來講,如果別的學員對你不信任的時候呢,別頂著幹,迴避一下也沒甚麼不好,這樣兩方面各自心理壓力都小了。」[3]我的心豁然開朗,不再想著怎麼給自己辯白了,決定順其自然,多學法,加強正念,清除間隔我與同修整體配合的邪惡因素,同時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怕人說的心、依賴心、對同修尚存不善的心等等各種各樣的執著心,堅持出去講真相,跟同修默契配合,修煉中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就這樣同修間的間隔也在慢慢消除。

這幾年,先後有幾位同修向我道歉,說不該那樣懷疑我,給我造成了傷害,我對同修的坦蕩感到由衷欽佩,更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幫我化解了與同修之間的間隔,千言萬語一句話:聽師父的話,「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4]。

我還要謝謝曾經被我傷害過的一對同修夫妻,一直對我很關心,不計較、不怨恨、大度寬容、總是默默的幫助我消除與同修間的矛盾和誤解。

處處都是親人

師父說:「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5];「大法弟子肩負著救眾生的歷史責任」[6]。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真的感覺到許多眾生都是等待我們救度的親人。一天早晨在公園裏,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他老伴用手一直掐他的人中,說他小便失禁,快不行了,周圍很多人在遠處圍觀,不敢靠近,我見狀馬上過去,趴在地上,貼近老人的耳朵,告訴他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立刻連打了三個響嗝,不一會兒,臉色由烏黑變的紅潤,慢慢有了知覺,周圍的人見狀嘖嘖稱奇。

第二天,我還是在同一個公園裏講真相,一位老年婦女非常驚喜的對我說:「唉呀!昨天被你救的(救人的是師父)那位老人他們家人都在到處找你呢。」我說,我去找他好啦。

我打聽到老人在某醫院住院,我買了幾斤水果來到病房,正好老人一家的親朋好友都在場,他們見我帶著禮物來看老人,都感激不已,老人更是拉著我的手,感動的流下眼淚,像見了久別的親人一樣。我自然的跟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真相,並告訴他們,他們當中如果有當官的,一定要善待、保護法輪功,會得福報。老人的兒媳驚訝地說:「您怎麼看的這麼準,我先生就是某醫院院長啊。」當我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之後,兒媳婦主動從我手中拿去紙和筆,大聲對親友說:「退!退!大家都退!」

還有一次,在人行道上,有一位瘦小的老年婦女,腳撞在石頭上,摔在了地上起不來,我正好走在她後面,趕緊上前告訴她別緊張,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時,她吐字不清,念了一會後,我拉著她的胳膊扶她站了起來。這時馬路對面過來了兩位婦女,驚訝而又擔心的對我說:你膽子太大了,你也是老人呀!這好事做不得的,以前報紙上登過這樣的事,被救的人的家人污衊救人的好人,要求經濟賠償。我說:我只想著救人的事,別的甚麼都不想。我馬上給她們講了法輪功的真相,並送了真相資料給她們,她們都做了三退。我問老人到哪去,她說前幾天也摔了一跤,胳膊痛,準備去醫院看病的。我說送她去醫院,她立刻說:不用去醫院了,兩次摔跤的地方都好了,不痛了,真的都不痛了,謝謝大法和你們的師父,大法真神奇!我一定告訴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我和同修給幾個農民工講真相,他們幾個做了三退,又告訴我們說,他們在工地幹活不安全,很喜歡聽我們講法輪功的真相,中午吃飯或者下雨天,他們都在工棚裏,歡迎我們去。後來我如約去了,他們非常高興。有一次我們又去了工棚講真相,三位民工指著一位民工說,我們都三退了,都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很舒服,工作都很順利,就他不念,也不三退,結果他腿軋傷了。當時那位傷者很不好意思的說,我現在就念法輪大法好,做三退。後來我與同修給傷者送去了肉元湯、雞湯、鴨湯,他本人和知道此事的民工都很感動,他的傷好的很快,他回家的時候,帶上了大法的真相資料和光碟。

有一天,我在給理髮店的老闆講真相,有個年輕的姑娘在背後不停的大聲對我喊:「奶奶!奶奶!」當我回頭看她時,那姑娘不好意思的笑著對我說:「嘿嘿!看錯了,」我也笑著說:「沒看錯,我們之間很有緣份。」然後跟她講了真相,姑娘欣然接受了。

在這些年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真的感覺到人世間到處都是我們的親人,等著我們去救度。

放下情,修去怨恨心

說來很慚愧,我在外面講真相遇到過各種各樣的人,我都把他們視作親人,可是對我自己的親生兒子,卻一直有些怨恨。

兒子從出生身體就不好,九個月時患腸套疊病,動大手術真是死裏逃生,我當時在五七幹校上班,遠離家人,對獨立生活和帶孩子毫無經驗,還要工作,實在照顧不過來,就將他送到他奶奶家,由奶奶、姑姑幫忙照顧撫養,她們對孩子很嬌慣,處處順著他,逐漸養成了他任性、不負責任的性格。

兒子成家後,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他有工作時大手大腳,下崗後就靠我的養老金生活,找工作也不順利,如今四十多歲了也沒工作,又貪玩、脾氣又犟,還不能說,一說就跟我吵,開始時我忍著,但內心將他視為一塊心病,時間長了逐漸對他產生了怨恨心理,有時對他說話態度就不好,總想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他。

兒子反過來責怪我:你說××黨不好,其實我也不喜歡它,但我覺的你有時候說話怎麼跟××黨一樣啊。我聽後冷靜下來,發現自己思想中的確存有黨文化的東西,總覺的自己是他母親,說他是應該的,遇到矛盾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發自內心的善待他關心他,導致家庭矛盾長期存在,自己也覺的很苦很累。

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7]當我改變自己的觀念,不再執著於親情,把他當作一位普通的需要救度的生命,發自內心的善待他時,他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他出門時煤氣爐忘記關火,我回家發現及時處理,然後給他打電話,平靜告訴他,希望他注意安全,他說:我接了幾個電話,忘了,對不起。回家來,他又說:媽,對不起,以後一定注意。

兒子的改變,我知道是因為我實修了,場正了,善解了冤怨。放下了對親情的執著,才能修出慈悲眾生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