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點化我 真正在法上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自二零一七年下半年開始,我在明慧上看到了好多同修寫的有關徹底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文章,感覺自己在同修的啟發下,也似乎明白了在這方面的法理,也在逐漸走出舊勢力迫害的陰影,一有所謂的風吹草動,也能馬上想到:「我歸師父管,我有師父,有大法,不歸你舊勢力管。」

前幾天,我搭丈夫的車去上班,在車上,丈夫提起了我曾經被綁架的事,說花了很多錢,我聽著聽著,爭鬥心就出來了,我以很嚴肅的口氣跟丈夫說到:「你再別和我說這事,你應該把賬記在邪黨身上。」之後,丈夫態度也變的有點不耐煩,說:「我說的意思就是你以後再別出這事了,再出這事,家就毀了。」我為了讓丈夫相信我不可能再有這事,隨口大聲說到:「不可能,我今天告訴你我上次為甚麼出事,就是顯示心、學人不學法招來的。我現在知道啥叫修了。」

車到了單位,我還沒等進辦公室呢,我就開始淌鼻涕,像清水一樣的鼻涕淌的沒完沒了,有點過敏的感覺,非常難受,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心性出問題了,我坐在椅子上,一點點梳理一早上以來的事,猛然悟到,我說給丈夫的話不還是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嘛,「我有顯示心,我學人不學法」,我有啥心就是舊勢力迫害的理由嗎?我有啥心,我需要在法中歸正,跟你舊勢力有啥關係啊?我這是錯誤的一念又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了。我關上辦公室的門,開始發正念,發了很長時間,鼻涕還是在流,一直到吃完中午飯。

當我再一次結印發正念的時候,忽然一個念頭打到腦袋裏,「為啥流鼻涕,是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這想法不又和舊勢力聯繫上了嗎?」哎呀,對呀,我咋又把事兒和舊勢力聯繫上了?我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我得在法上提高呀,這是師父在利用我流鼻涕的方式點化我在法上有漏啊。

我今天流鼻涕,挺難受,但是,如果不是我修大法了,我今天指不定還會遇到多大的事呢,我這是需要在法上提高了。我剛這麼一想,鼻涕立馬不流了。

通過這件事啊,我明白了,啥叫在法上修,啥叫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們真不能哪兒一不對勁了,就找舊勢力去了,每一關每一難都是我們提高的過程,心性一提高,啥事兒都不是事兒,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寫的清清楚楚:「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

自從我悟到這個理後,再遇啥事,我都這樣想:「師父讓我提高呢,我得提高上來。」觀念一變,心情輕鬆了,關難過的也快。

前天突然牙疼,這擱以前,我就開始發正念了,這次我沒急著發正念,我就認真梳理了一下自己這一天都幹啥了,結果發現是自己不修口,還有嫉妒心,就是單位有個女同事,已經退休了,可就為了在單位食堂吃飯,工作就是不交。中午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在議論她,我沒吱聲,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嚼舌頭,可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就開始和丈夫一五一十的學了單位發生的事兒,感覺自己還挺高尚的。實際上,我這做法和同事在一起議論人也沒啥區別,人心一點沒少。

等我把心找到了,一會兒工夫,牙就不疼了。

我也看到有同修,哪一不對勁了就發正念。當然,任何時候發正念都沒問題。不過,如何把擰著的勁兒理順了,那真是得在法上提高上來,光是悟到了,不去修那肯定也是不行。

一點感悟,與同修交流,請同修以法為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