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在家中修忍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

對在家中修忍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修煉法輪功將近十一年了,對於「忍」這個字理解的很膚淺,一直都是停留在表面及常人中的忍,直到最近這段時間才對「忍」有了更深的體悟。

師父說:「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學耕種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1]。修煉人在哪裏都是修這顆心。

我是一名家庭主婦,理所當然家裏的一切都是由我來處理,家裏的衛生、環境如果搞的不好,家人就怨這怨那的,百般挑剔,很多次我都不動聲色的「忍」過去,不和他們計較。

有一次,丈夫對我說:「你越來越不愛乾淨了,你看,家裏那麼不乾淨,你越來越不像話了。」我一聽,心裏就不平衡了,對他說:「你是知道的,我哪有時間啊,又要學法、煉功,又要去救人,哪像你想的那麼輕鬆啊。」

由於我第一次過的不好,心裏有點動氣,因此接下來的更多的關要過:不是這裏不乾淨,就是那也不是;而且語氣越來越大、越兇。我不吱聲還好,只要我一開口,他則更大聲的罵我,兒子有時也看不過,也說了他爸爸兩句。聽兒子一說,我更覺的自己委屈,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煉人。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法是學了、也背下來了,一旦矛盾來了的時候,有時也能忍住了,但很多時候還是沒做到忍。

由於我沒修好自己,使得丈夫的脾氣越來越大,特別是吃飯的時候,幾乎每日三餐,他都是嫌這個菜不好吃,那個菜不合口味,天天如此,我簡直人心都被他勾出來了。有一次我對他說:「你把你的口味放低一點吧,你不要拿酒家的標準來要求我。」這時,他大怒,舉起拳頭想打我,我趕緊低下頭,心裏想:我錯了,我又沒做到忍。

有一次,看到他的心情好一些,我就心平氣和的與他交談,我首先說是我的不對,我不應該跟他計較,因為他是迷中人,同時,我也指出他的不是,我說:「你也應該改一改你的脾氣,我們全家人都應該感恩最偉大的師父與大法,我們現在的幸福與美好都是師父給的,我修煉前,由於我全身都是病,給全家人帶來的是痛苦與貧困。修煉後,我全身的病都好了,我全心全意的把家治理的那麼好,你不應該有那麼多怨言了。」這時他不吱聲了。這幾天還好,他不罵人了。可是過一段時間,他又來勁了,又像以前那樣了。

我與女兒(同修)切磋、交流時說:你爸這個人很怪,他平時對我那麼兇,但是他很支持我做大法的正事,他還經常幫助我們做正事。看到他對大法的態度,我非常高興,為他而高興,因他對大法的態度,我知道他一定能得到福報、善報的,也一定能夠得救的。但是有時見他對我的態度如此惡劣,心裏還是放不下。女兒說:媽媽,你知道嗎?這是給你過關的,因為你在這一關上沒徹底過好,所以爸爸對你的態度還沒改變。

之後,我不斷的向內找自己:我是修煉人,應該對誰都好,應該高姿態,對其他眾生都好,對家人也一樣,當今世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師父都要救的,更何況與我有這麼大的緣,能成為一家人。雖然他沒有修煉,但是他知道大法的偉大、大法的好,就憑他這麼支持我做大法的正事這點上,我就更應該對他好,我就更應該寬容、包容他。

自從認識那以後,再遇到事情的時候,在丈夫發脾氣的時候,我會很坦然的對待,我心裏想:我會好好過這一關的,我一定要時刻注意到我自己的一言一行,守住我的心性,你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擾我。師父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4]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對大法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知道要時時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遇到問題要馬上向內找,一定要找自己,不能找別人,你只有不斷的向上修,才能不斷的修好自己,才能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才能使你身邊的一切發生變化。

自從我改變後,家裏也發生了變化。我與女兒一起配合,我們都是開摩托車到比較偏遠的地區做救人的事,一般情況下都要三個小時,女兒有個二歲多的小女兒(小同修)與我們一起去。由於路途遠,小孩子有時很頑皮,有時會鬧彆扭,多多少少會給我們帶來不便。我丈夫知道情況後,有時沒活幹的時候,他會自覺的、很樂意的幫帶小孩,還幫我去買菜,有時還幫我做菜呢,讓我們能更有時間做救人的正事。

個人體悟,作為修煉人,我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一定學好法,按法的要求去做,不斷地提高自己,不斷地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夠救度更多的眾生。

弟子能走到今天,離不開偉大的師父的慈悲保護,在大法的指導下,弟子會時時向內找,做到真正的修煉者之忍。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修煉形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