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得到淨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從二十歲開始修煉大法至今已二十年了,在懵懵懂懂、摔摔打打中,最近這幾年才漸漸懂得了修煉的內涵,師父把我從一個滿身業力在地獄中的生命撈起洗淨,從中師父對弟子的艱辛付出難以想像。

由於媽媽在村裏擔任了多年的村婦女主任和村書記,受黨文化薰染非常嚴重,直接影響到家庭,給家庭帶來了很大傷害。因此我對中共邪黨深有了解,深惡痛絕。我也是深受其害,長期生活在父母火藥味的打鬧中,沒有幾天消停的日子,導致我心裏霉暗、扭曲、病魔纏身,就在我將要毀滅時,我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我小的時候伶牙俐齒,但是後來受家庭環境影響,使我變得頭腦木訥、遲鈍、表達能力不好。剛開始的兩年內我是用手機直接勸退,第一次拿起電話時,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咚咚跳個不停,強作鎮定,居然勸退了這個人,這給了我很大的鼓勵。雖然表達的不怎麼好,但勸退率還可以。

有一次剛把電話打到一個男士那裏,說的對方也很認可,但是他說我怎麼說話還結巴。我說對不起,以後我一定注意。那天一兩個小時勸退了三十人,不知怎麼的從那以後再打電話也不結巴了,打電話的思路也是源源不斷。後來的這幾年就面對面上街勸三退,因為有了打電話勸三退的基礎,面對面講真相我也沒有障礙,不斷的總結經驗,逐漸走向成熟,修掉了許多執著心,如怕心、爭鬥心等等。

學好法、發好正念是講真相勸三退的前提,效果也會好,講真相勸三退時我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就是不要和對方發生爭辯,一般有理性但不明白真相的人,你跟他講道理他會聽,會思考你說的,然後認同你;有些人是沒有理性的,完全站在邪黨那頭與你大聲爭辯,不讓你說話,帶動周圍的人打擊你,像這樣的人說上兩句話就知道是甚麼樣的人了,如果是這種人最好是不要講了,說聲:對不起,打擾了!就離開,不給其市場,以免影響其他人。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1]。這些年的講真相中深有體會,這些年我沒有放鬆講真相救人這件事情,救人急呀!

色慾心和妒嫉心是要修去的很不好的人心,然而我的這兩顆心都很重。所以修煉過程中去這兩顆心真是很難,但是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擋不住生命修煉回歸的路,每當妒嫉心反映出來時,我就想起一些法理克服它,同時加深了我對部份法理的認識,比如有一次妒嫉心出來時,我就想起了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2]同時也想起了師父那洪大的慈悲,自己還抱著這顆狹隘骯髒的心不放,真是與法的要求差得太遠了。這不是我,不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我都不要,都是屬於邪惡舊勢力一夥,都不承認它。每當這顆心反映出來難受時,我就想,這不是我難受,是妒嫉心難受呢,我分清它,我也就不難受了,它也就慢慢地不起作用了。

我對媽媽的怨恨心根深蒂固,這麼多年也是在矛盾中不斷的去這顆心。女兒考上大學請客,婆婆和丈夫商量了請客時間。我問了丈夫日期並告訴了媽媽,是某日晚上請客,媽媽就分別傳達給了娘家親戚,誰知道請客那天早晨,婆婆打來電話說是中午請客,我就問丈夫怎麼回事,他說因為每次家裏請客都是在晚上,所以他認為這次也是晚上,我說這麼大的事怎麼不問一聲,怎麼能憑想像呢?只好打電話告訴媽媽改中午請客了。媽媽一聽就炸了,並衝我發火,來吃飯的時候見到我也是耍脾氣。在飯桌上又跟婆婆氣呼呼的說起了此事,婆婆敬了酒,道了歉,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有一個同修和媽媽是同一小區的,她們一起來到飯店,同修一見我就說:「我跟你媽媽說你肯定不生氣。」這不是在點醒我嗎?心想哪有偶然的事情。晚上睡覺夢裏有人說我修得浮皮潦草,今天早晨煉完功後「清淨心」三個字打到我腦子裏,我想是該甚麼都放下了,就這麼一種感覺。然後就發生了這件事情,哎!是弟子不悟,修的差勁,師父才這樣點化我。這是師父為弟子提高設的考驗,媽媽也是在為我承受,這是去我的生氣的心、面子心。師父說:「人在生氣的時候,我告訴你,千真萬確是魔性。」[3]那麼魔性不就應該去嗎?心想我就不生氣,今後遇到甚麼生氣的事我也不生氣,這個關就過去了。過了幾天媽媽到我家來還提這事,我就勸她別生氣,又不是故意的,發火也解決不了問題,想著怎麼把事辦圓滿了才對,又說了些多為別人著想的幾個例子,媽媽聽了也認可,此時我的心態是平和慈善的。

正法已接近尾聲,在今後不多的時間裏,凡事用法來衡量,要求自己,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大願,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