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在本質上真正的改變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第一次讀《轉法輪》,師父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這一法理深深的紮在我的心裏,給以後的修煉奠定了一定的基礎,在日常的修煉中,形成了良好的向內找的習慣。

可是,近些年我發現,自己在修煉中存在的幾個問題長期突破不了,很是困擾我。從二零一六年九月到二零一七年九月,在幫助遇到「病業」魔難的同修中,我學會了真正的改變自己,向內找有個本質上的突破,長期困擾我的幾個問題也都迎刃而解了。

一、向內找,真正的改變自己,消除與同修十二年的間隔

在和遇到「病業」魔難的同修P學法時,我始終在悟:為甚麼會發生「病業」?怎麼才能夠真正的否定舊勢力?她的心結在哪裏?根源在哪裏?經常是一邊聽著同修P的心裏話,一邊用法來理順、衡量、剖析。儘量不留下心性上的死角、漏洞。因為我不在這個事裏,在圈外邊,所謂「旁觀者清」。

一天和同修P學法時,同修P發洩一股壓不住的對同修的怨,並且是在黨文化的高姿態的心理下怨,聽著聽著,在同修那張臉上,看到了那個我,與同修小J的間隔十二年的那個我。這時,我馬上想起了師父的法:「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2]

師父的法啟悟了我,在外邊看到了那個我,那個我心裏對同修小J就這樣啊,認為自己是被傷害的一方,還能夠善良、寬容、忍讓,能夠擔當。曾經發現自己已經形成觀念了,於是就努力的去除這個觀念,努力的向內找,為甚麼還存在呢?為甚麼不能徹底解決呢?

當時正好學《轉法輪》第九講,師父的法又展現給我:「從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卻看不到自己的功。」[1]句句都像重錘一樣打在我的心上,沒有一句向外找。我和同修P說:「看到你,我看到了那個我。」一面鏡子,看的非常清楚。

把這顆心扭轉過來了,師父的法理不斷的展現。第二天自己學法,師父又在步步引導,法理不斷的啟悟,引導我在與同修小J的矛盾中走出人!從心靈深處醒悟的我雙手合十哭道:「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小J!」這麼多年來我在這個問題上就是沒有放下心裏最本質的利益!無非是人心:名、利、情,根子上的東西就是私。悟到這裏的時候,心裏非常坦蕩,通透了,沒有放不下的東西了,都敞開了。

修煉的初期向內找,真是感覺到修煉是一種樂趣,身體發燒還樂呢!知道師父在給淨化身體。只要向內找,身體和精神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循環往復。只要向內找,在修煉的路上,真是擋不住,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是,七二零以後就不一樣了,師父對我們的要求高了,在否定舊勢力、反迫害救眾生、去除黨文化的同時修自己,必須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在和同修小J的間隔上,自己急於過關,用人的辦法賠禮道歉、用黨文化的方式,批評與自我批評,冠冕堂皇的卻掩蓋著實質的東西放不下,在黨文化中泡著還不自知。固守著這個實質的東西怕被觸及,又意識不到。回首一看,這種狀態持續這麼長的時間,真是可怕!這裏邊還包含著長期在黨文化中形成的「自我」,淺顯認為這就是向內找了,卻堅守著「固有」的觀念不放,還不知道是假修。摻進黨文化和後天形成的觀念,再加進舊勢力的安排,就繞了十二年,師父說:「大道至簡至易。」[3]放棄了心裏固守的根本利益,扒開了一層人殼,突破了後天形成的觀念,去掉了黨文化。

幾天後,見到同修小J,向她講了自己這段體會,真像師父說的那樣:「當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時候,你要敢正視它、承認它的時候,你發現馬上那個事情就變了,矛盾也沒了,對方不知道為甚麼突然間跟你像沒有發生事情一樣,像甚麼矛盾也沒發生一樣。因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沒有任何偶然的機會存在,也不允許你有任何偶然的東西來破壞你修煉的這條路。」[2]回過頭來由衷的謝謝同修,幫助我去掉花崗岩一樣的頑石。

二、向內找,真正的改變自己,去掉二十年的怨恨心

二零一七年九月,才給已去世二十年的丈夫下葬。這段時間我在悟,理順這個思路,看看心怎麼動的?為甚麼二十年才操辦這件事情呢?傳統文化講「入土為安」。前十年是因為經濟被迫害;還有無神論的影響,覺的孩子大了,有錢應該先給孩子準備婚事,不是傳統文化中講的死者為大,況且是孩子的父親;還有冷漠、怨恨;再查被忽視而又習慣性的思維及觀念在控制我的思想。那就是認為他不好好修煉(男女關係),不負責任。

他去世後,孩子會考、中考、高考、工作、孩子的狀態,孩子每當出現狀況時,刺激我心時,我在吃苦時,我多半時間第一思維都是怨恨他。平時還覺的,啊,已經放下了,原因是我能原諒他,忍辱負重,還贍養他的父母,提起此事,親朋好友無不稱讚。可是,我心裏有句話:你們知道我內心深處的痛嗎?你們知道我的承受嗎?覺的自己在承負、擔當,家裏的功臣,美其名曰:要救這一大家子眾生。而不知不覺中這個觀念已經很深了。因此,下葬的事情才被忽視。

根子上的東西是在情上,沒有跳出人,怨恨心,還是私。悟到後,在家人面前,我坦誠的發自內心的向他道歉,向大家說了自己的怨恨心。同時感謝他幫助我放下情、轉變人,去掉一層人的殼。

舉一反三,由此而悟到,把自己的思維、思路、思想,目前心理的障礙,好好理順理順,剖析剖析。現在心裏已經沒有向內找的障礙了。只要聽師父的話,師父時時都在身邊。本著在本質上改變自己的心態,向內找,找到根本、找到本質、找到根源,做到實修。甚麼都擋不住!甚麼舊勢力、甚麼干擾,師父都不允許了,符合大法的要求,符合宇宙的理,歸師父管。

三、向內找,真正的改變自己,突破「病業」問題的困擾

幾年來,在「病業」問題上一直很困擾我,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便秘情況,還有脖子後邊一塊皮膚破了幾年了。通過幫助遭受嚴重「病業」魔難的同修,自己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突破,身體也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真正認識到就在自己心上下功夫,向內找,從本質上真正的改變自己,沒有過不去的關。

首先在法理上一定要清楚如何對待「病業」問題:

①不是病,全盤否定舊勢力!

師父說:「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4]

「病業」就是假相,心裏不要被假相帶動,心不動!在心裏要徹底否定,在一思一念上徹底否定!全面否定透了。

法理上清楚到甚麼成度,信師信法到甚麼成度,實修到甚麼成度,就決定了這個關突破到甚麼成度,因為師父說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②向內找

通過學法越來越明白了,修煉就是修這顆心,發生「病業」現象,沒有說的,就是心性有問題了。不要推到舊勢力那裏去,舊勢力得逞了,也是自己有心性問題。也不要推到曾經歷史上的欠債,繞開了最關鍵的環節而走彎路。修心是修煉的核心問題,至關重要。師父說:「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1]我開始在學法上下功夫,大量的紮紮實實的入心的學法,把修煉人的這顆心扭轉過來,相信只要心性在法上,另外空間的事情、歷史的欠債等等,師父在做。師父就要這顆心!

當我找到上述兩個大問題的時候,身體從根本上有了變化。而想繞開的那個我,不是真我,是假我。我要自己主宰自己,在一思一念上用法來歸正自己。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坦坦蕩蕩的修。

③證實大法、維護大法

當年上北京是為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不允許邪惡利用宣傳工具給大法抹黑、毀滅眾生。而今天面對「病業」假相,修好自己同樣是否定舊勢力,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救度眾生。

最近,我就在悟,我們的一切都在證實大法,到時候了。天天在學習大法,佛光普照應該由大法徒來證實。我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我們的表情相由心生、家庭生活、孩子、工作,方方面面都在證實大法。人們看到我們的狀態,就是生命得救的基本條件。而不是把自己處於被動的、懦弱的、被迫害的位置上,那個狀態是舊勢力安排的,是自己在默認,自己在心裏沒有真正的把自己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位置上,是對法的不信的體現。很多時候這個表現已經司空見慣,自己在這方面都「順其自然」[1]了,必須歸正了,讓自己神起來,證實大法。

四、向內找放下情,真正的改變自己,從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

丈夫不在了,非常自然的把情轉移到孩子身上了。從二零零一年起,孩子就逐漸的不學法了,而且,狀態時好時壞。尤其近幾年,身體狀況也有不好的假相,檢查沒有器質性的病變,是甚麼亞健康。今年這個問題就尤為突出,孩子自己跑醫院吃中藥。我時不時的還有一種要失去孩子的恐怖感。

同修小J來我家,發現這個情況說:「姐,我看你把孩子捆的死死的。」我就在悟啊,甚麼東西讓我把孩子捆的死死的呢?無非就是情啊。可是,我覺的已經放的很開啊!我一直都在感覺是舊勢力的干擾,可是就是找不到甚麼東西讓它鑽的空子呢?我不斷的發正念否定它,跟師父說:「請師尊做主,不管歷史上舊勢力安排了甚麼我都不承認,簽的約、下的盤統統銷毀!」

在第二天早上六點快發完正念時,出現一幕,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孩子高考完了,我就流離失所了。為了不讓家人、老婆婆、老公公誤會,不被謊言矇蔽,我把家人都聚在大姑姐家吃飯,吃飯開始時,我的老公公說:「今天不談法輪功。」我接著說:「今天就談法輪功。」然後,我倆就爭吵起來了,無非就是勸我不要吃眼前虧。在爭吵沒有結果的情況下,我大姑姐夫說:「××,我問你,如果他們對孩子下手,你還煉不煉?」我不假思索的堅決的回答:「那也煉!」就是這一幕,這句話,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被它們鑽了空子。這麼多年,放不下孩子的情,它就經常的向孩子發難,間接的迫害我。

我馬上立掌發正念,立刻解體舊勢力的迫害,連舊勢力本身存在都不承認,更不在它安排的魔難中修!接下來孩子變了,眼神都變了,開始聽法、煉功。可是就在我寫體會時,孩子在單位突然來電話說:「身體現在很難受,這個工作真的不能幹了!」因為這週晚上值遠程夜班,睡的很少。這是我最怕聽到的話,但是我馬上平靜了,放下吧!就是這個情!心裏「唰」的下去一個東西。我說:「你自己決定吧,順其自然,怎麼都可以,辭職都沒有關係。」過了一個多小時,孩子來電話說:「我準備自己突破工作上的困難。」

看似疾風暴雨,都是對著這顆心來的,該放下了,突破這層人的殼。回頭一看,甚麼都不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