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好了 家庭也和睦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剛得法的那幾年,家裏經常發生矛盾,我的心裏很苦,不會修,總是向外找,埋怨丈夫不講理,用人的觀念對待所出現的矛盾。經過學法向內找,漸漸明白了修煉人要用法對照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修自己。

師父說:「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1]

這些年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隨時用法對照自己。家裏出現矛盾,我不認為是壞事,我覺的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所以在這裏我從心裏非常感謝給我製造矛盾的所有人。

一、寫修煉心得交流文章,漏水問題得以解決

二零一一年冬天,我家廚房和廁所突然都出現了漏水,一直難以解決。每天都要擦很多次。剛擦乾淨,不一會又有水漏出來,讓人很頭疼。

我丈夫就讓他的姪兒來修理。他姪兒是我們當地一個高檔住宅小區的專業水電工。過年前,他來修了三次,沒找到原因,我們把所有懷疑引起漏水原因的地方都更換了,接頭處、還有水龍頭之類的,可還是照樣漏水。眼看就要過年了,這兩個地方還在漏水,每次姪兒來修水管,我都會送些東西給他。一般就是家裏有甚麼就拿些甚麼,水果、雞蛋、牛奶、銀耳、冰糖等等。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白白讓別人跑一趟,耽擱他的時間。師父教我們大法弟子要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

年前沒修好,過完年,姪兒又過來修了三次,裏裏外外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後來,我向同修說起漏水的事情,同修說我沒有溶於法中。我當時一頭霧水,甚麼是溶於法中?不知道。我想我每天都在學法,三件事情也在做,怎麼沒有溶於法中呢?想不清楚。

剛好當時是第八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開始了,我到女兒那裏開始寫法會交流文章。寫好後,我請在讀大學的姪兒幫我把稿子打出來,發到明慧網

第二天,從女兒家回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兩處漏水的地方都不漏了。我開始還以為是我丈夫找人修好的,結果他說他沒有。我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我在寫交流文章的過程中,得到提高了。正如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是師父把我空間場不好的物質拿掉了,我的漏洞堵上了,一直沒有解決的漏水也解決了。同時,我還悟到,是我在寫心得交流文章過程中修了自己。

這麼多年過去了,家裏再也沒有出現過漏水,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真實的一件小事。真是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謝謝師父清理了我空間場不好的物質。

二、向內找 修自己 矛盾消

1.珍惜實修提高的機會

我從小就是一個性格比較軟弱的人,而且我母親經常教育我,家裏的事情不要拿到外面去說。那個時候,風氣也很差,共產邪黨一貫搞階級鬥爭,無限上綱。久而久之,我就變的比較內向,家裏發生了矛盾從不跟別人講,甚至是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不講。

我丈夫的性格和我截然不同,他喜形於色,脾氣急,愛說話,愛發脾氣,一不順心就大喊大叫,經常惡言相向。我的性格和教養又沒法跟他吵,也吵不過,常常就生氣。我又從不跟父母,姊妹講這些事,都默默的埋在心裏。久了,就把身體氣壞了。年紀輕輕就得了很多病,子宮肌瘤、胰腺炎、風濕病、腸胃病、失眠等等。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藥,身體也不見起色。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走進大法修煉,全身的病都好了,人也年輕了。我同學說,我修煉之前,看上去我比她大十歲,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看上去她比我大十歲。師父講:「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1]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不再像以前那樣,丈夫亂發脾氣的時候,就知道哭,而是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要求自己。

但是也有過不去的時候。有一次,我陪丈夫散步,遇到一家商店,廣告牌上寫著:全場三十元起,「起」字寫得很小,丈夫說:「都是騙人的鬼話。」我接著:「共產黨以謊話給人洗腦,撒謊不是現在才開始的,而是五八年浮誇風就開始了,甚麼畝產萬斤糧,甚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丈夫一下就翻臉了,大聲呵斥說:「你反對共產黨,共產黨三個月不給你發工資,我看你吃甚麼!」

我很想給他講道理,我知道是他背後的邪靈在作怪,可是他根本就不給我說話的機會,上來就打我。我一氣之下,就到女兒那裏去了。

到了之後,我打開電子書一看,書裏正好寫著:「別人說你不好聽的,你為甚麼就不高興了呢?那你不高興的時候,心裏不就是在排斥修煉與提高的機會嗎?」[2]是呀,這不就是在說我嗎?我這不是失去了修煉提高的機會了嗎?

「許多學員,當你碰到矛盾的時候,心裏頭忿忿不平的時候,你想沒想過你的氣是在和常人生。大家想一想,佛、神,那偉大的覺者,他會和人生氣嗎?絕不會的。」[2]讀到這兒,我徹底醒悟了,痛恨自己悟性太差,把提高的機會錯過了。我跟師父說,我要回家從新過這一關。結果丈夫就來接我回家,並說他錯了,不該出手打我。

2.向內找,修好自己,家人也變了

有兩週,發正念、學法都不靜,溜號、雜念叢生,找不到是甚麼原因,是甚麼執著心使我空間場不乾淨呢?

這幾天,丈夫咳嗽得厲害,吃過晚飯,我陪他出去散步,回來的路上,去超市買了幾個梨子。回家後,他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去給他削梨,切成小塊撒上白糖,端到他面前讓他吃。隨後,又去給他燉了冰糖雪梨湯,還用高壓鍋做了銀耳湯,都是止咳的。想到昨天晚上,他出了很多汗,我就去給他換床單被套。為了方便他半夜吐痰,又把垃圾桶放到他床頭邊。這時,我丈夫說了句,讓我做夢都沒想到的話,他說:「你這是在給我準備後事哇?」我心裏馬上就「咯登」一下,我心想為你忙了一晚上,你還這麼說,心裏怨恨,就隨口還他一句:「你咋這麼變異呢?」然後,我沖到衛生間,委屈的直想哭。

沉思片刻,我想我甚麼地方做錯了呢?他這麼說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就在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打進我的腦子:「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師父這段法使我想明白了今天的事情,心裏平靜了許多。再向內找,發現我在內心深處有種對丈夫的怨恨。做事的時候,有種不情願的心,再往深找,還有夫妻情沒放下,才會產生怨恨心。不是抱著慈悲心,完全為別人好的心在做事。

師父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3]

是我對丈夫慈悲心不夠,有怨恨心,對應他空間場也是不善的物質,所以他才會那樣對待我。想到這兒,我對師父說:我要修出善心,修出慈悲心來,慈悲是一種巨大的能量,情和怨恨不是我,是後天觀念形成的假我,我發正念清除這不好的執著心。

當我認識到這些執著不是我的時候,師父就幫弟子把這些敗物拿掉了,再學法,煉功,發正念就感覺我空間場很清涼、乾淨。同時,丈夫的態度也好多了。

3.我修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訴江以後,我們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時間救人。因為現在已到了正法的最後時刻,就因為我做得不好,修得不好,我丈夫和女兒還沒完全明白法輪功的真相。

我心裏時常都在盤算著怎麼叫他們明白真相,生命得救。我利用訴江這件事情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可是我剛一提法輪功,他們父女就炸開了,丈夫和女兒把我罵了一頓。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訴江?是江澤民對全世界的民眾撒了彌天大謊,毒害了全世界的民眾,犯下了滔天大罪,可是他們根本就不聽。

於是我就不說話了,仔細想想自己的做法是否對他們有所傷害,只想急於救人,沒有站在他們的角度上考慮問題。他們是常人,有怕的心,怕自己的家人受到迫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因為共產邪黨整人是不講法律、不擇手段的。

另外,我只想著他們是我的親人,是帶著情給他們講真相,出發點不對,應該把他們當作眾生,用慈悲心去給他們講真相。

於是,我改變了做法,不再給他們講真相,而是多學法,背法,隨時遇到矛盾都向內找,修好自己,修出慈悲心來。

現在已經背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洪吟四》已背了一百一十首,《轉法輪》已經背完第一講,現在正在背第二講,通過學法、背法,感覺提高很快,因為我是鎖著修的,另外空間甚麼也看不見。但是現在煉功能靜下來了。以前煉功真是像師父說的「那真是翻江倒海,甚麼都上來,你根本都靜不了。」[1]

法裝進腦子多了,執著也少了,思想昇華了,功力也增加了。很多同修都已經快到了終點,我才在起步,我要努力做好我該做的事,多救人。現在我的親戚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明白了大法真相了,只有個別沒明白。我修好了自己,再給我女兒、丈夫講法輪功真相,他們也願意聽了。現在女兒也退出了邪黨團隊,丈夫又寫了第二次嚴正聲明,表示以前所說,所做對大法不利的全部作廢。他說他以前聽信了電視對法輪功的污衊,誹謗造謠的宣傳,做了說了對大法不利,對師父不敬的話。今後,要加倍彌補對大法和師父犯下的大錯。就在丈夫咳嗽非常厲害的時候,寫了嚴正聲明的第二天,就完全好了,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保祐了丈夫。

現在丈夫和女兒都非常支持我修大法,每天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除惡,有時我忙忘了,他都會叫我,每天我出去講真相救人,夏天丈夫總會提醒我太陽大,早點出去早點回來,現在我們全家在佛光普照下,家庭也和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