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化解十多年恩怨 【明慧網】

修大法化解十多年恩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我今年六十三歲,在大法中修煉也有十多年了。在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下,歷經坎坎坷坷走到了今天。今天我要說的就是: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今天的我!因為大法化解了我與家人十多年的恩怨情仇,使我沒有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使我有了全新的人生。

幫助弟弟反成仇家

十八年前的一個冬天,我回娘家(本村)聽我娘說:「你弟弟因欠糧所六千元錢,如果不能及時還上,就要坐三年牢。你弟弟一旦坐牢,你弟媳就要離婚也會把孩子帶走。我光上火也得火死。」

回到自己家後我和兒子說了此事。我兒子說:「媽,把我乾爸借給我按摩托車鋪的錢先借給我舅吧。我舅在村裏名聲不好,沒人敢借給他錢。」我沒吱聲。因為我丈夫過世多年,我娘倆的日子也不好過。

沒想到第二天我父親和弟弟就一起來我家借錢來了。父親說:「你哥哥、姐姐都不相信你弟弟,沒人管他,現在只有你能救他。」我答應給他借借。又過了一天,我父親和弟弟來我家拿錢來了,我把六千元錢借給了他們 。父親對我說:「我這輩子也忘不了你,要不是你,這家人就完了。」我弟弟說:「姐姐、外甥,你們放心吧,過完年我就還錢,耽誤不了你們用錢。」

過完年後,我等了一個月他們不還錢,再等兩個月、三個月過去了,我兒子等著按鋪要用錢,一等、二等、三等他們還是不還錢。一晃又到了冬天 ,我和兒子去我弟弟家要錢 ,父親聽說了後也去了我弟弟家,他對我兒子說:「你不是問你舅舅要錢嗎?把欠條拿來,不用你舅舅還你錢,我給你。」

我聽到父親的話,心裏像刀割一樣。我說:自己家人還用欠條嗎?要用打欠條我還不借給你們呢!我父親耍賴說:就這樣,反正沒欠條,這錢就不能給你。我和兒子哭著回到家裏。

隨後,我父親也來到我家,我兒子就喊:「姥爺!」我父親說:我不是你姥爺,別叫我姥爺。我兒子說:「你不是我姥爺,你就快走。」於是把他姥爺推出門外。誰知不大一會兒,我父親和我媽一起又來到我家,我媽舉起手裏拿的棍子衝我兒子打過來,說:「我問你,你姥爺這麼大歲數,你為甚麼打你姥爺!」我兒子一聽,就跑開了。

打不著我兒子,我媽就拿棍子打我,在院子裏轉著圈攆著打,直到打夠了才離開。

到第二天晚上,我弟弟就在我家屋後牆根底下放雷管,把我娘倆嚇的一夜沒閤眼。又過了幾天的晚上,我和兒子在家聽到外面有人敲門,我兒子出去問他們是誰?他們說是「一一零」的。我兒子問:「你們來幹甚麼?有甚麼事?」那幾個人說:「你把你姥爺、姥姥打壞了,俺是來抓你的。」我兒子就和他們說明了情況,那幾個人說:「那是你的親舅舅嗎?」我兒子回答是。那幾個人問:「親舅舅能幹出這樣的事嗎?現在甚麼人都有,真是少見啊!你們還真得注意點哪!」我兒子說:「謝謝你們!」他們走了。

一晃這一年又過去了,我和兒子一無所有,度日艱難。沒有辦法,第二年春天,我和兒子再次來到我弟弟家要錢。我父親知道了,立即和我媽及我的大舅都過來了。我媽見著我就打,我大舅掐住我兒子的脖子,憋的我兒子臉都通紅,喘不上氣來。這時正巧我乾兒子路過這裏,趕緊上前把我大舅的手扒開。

回家後我和兒子商量,要托個人幫咱們要錢,否則怕這錢要不回來了。就這樣我又托人到我弟弟家要錢。我父親聽見了後拿著一張醫院開的證明,說我兒子把他小媳婦打了,住了一個月的院,這六千塊錢還不夠呢?就這樣兩清了吧。我弟媳在粉絲廠上班,我托的人到粉絲廠找廠長幫忙查了我弟媳的出勤考核,沒有一整月缺勤的。他和廠長說明了情況,廠長笑著說:人家孤兒寡母心眼這麼好,竟遇到翻臉不認賬的老人。這家人這麼做可損大德了!這世上甚麼樣的老人都有啊!

十幾年來,由於我父母的縱容,我弟弟從我這兒連偷帶騙的錢共計有兩萬多元,到現在為止一分錢也沒還。我心裏那個恨哪,無法表達,下決心多掙錢,等我有了錢,找幾個人把他們都處理掉。

大法熔化我心中的堅冰

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功,是師父的大法熔化了我心中的堅冰。之後我來到縣城打工,結識了市裏的同修,說起我和父母的事,同修說:「你得把怨恨心去掉,你能帶著怨恨走嗎?你這樣子也走不了啊!你得放下。快過八月十五了,你回去看看你父母吧。」我心想:我才不去呢,能做到不恨他們還不行嗎?

到了晚上學法時,看到師父講:「但這只是在這一個問題上對金錢或者是在物質上看的淡一些。對於財的捨棄,當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較主要的一方面。」[1]我心想:我是不能恨他們,如果是前世我對他們也這樣呢,想到這我就不恨了,決定八月十五還是回去看看。

八月十五到了,這怨恨心又返出來了:他倆縱容小兒子偷騙我這麼多錢,叫他小兒子管他們吧,不回去了。每次回去只給婆婆帶吃的、喝的、穿的,就是不給他倆買,還特意囑咐婆婆不要對外人說東西是我帶的。就這樣一直過了多少年。

三年前,又碰到這名同修,她問我回家了沒有,我說沒有。同修說:「咱們天天學法,你一句沒記住嗎?」我知道她是指這件事上我還沒提高上來。我說:「你不用說了,今年的八月十五我一定去看他們。」

到了中秋節那天下午三點多,我拿了奶、月餅等約二百多元的東西回到父母家,坐了有半個小時吧,心裏還抑制不住恨,就離開了。

去年冬天,我去我大哥家提及我父母的事,從我大哥嘴裏得知我大姐不伺候他們,因我姐夫病重,要將父母送敬老院。姐妹三個,我是老三,也送他們去嗎?大哥跟我商量:你姐倆一個人侍候他們兩個月,剩下的俺兄弟三人伺候。

我想:我是修煉人,師父在法中講了:「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這幾年他們都伺候了,也挺累的,我再不管哪,就真不對了,那還是個修煉人嗎?這真是太為私為我了。我這怨恨心必須得去掉,不能光叫他們兄弟和二姐負擔。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原有的很強的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還有報復心、利益心、看不上別人的心等等都沒有完全修去。我跟師父說:「師父,我不要這些人心,求師父幫我。」

慢慢的不那麼恨他們了。於是,我辭掉了工廠裏的工作,在市裏租了三間民房,收拾乾淨利索後,於去年三月十日把我父母接到我家裏來了。雖然我耐心細緻的伺候父母吃喝拉撒,但過去發生的那些傷心事還是會不斷的返出來,那時我就會對父母數落一番:十八年前對我那樣,和你小兒子合伙騙我錢想治死我;我兒子結婚,你們阻止我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到家裏喝喜酒,現在有甚麼臉到我家來讓我伺候你們!事後又想起師父的話:「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知道自己又不符合法的標準了,過後後悔沒聽師父的話。

同修晚上到我家來學法,我和同修說起白天思想裏返出的不好的念頭。同修說:你這怨恨心沒有去乾淨,你真得把它徹底去掉。我說:「一定去掉!」從此那些不好的念頭再也沒往出返,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終於把它去掉了,現在一點都不想了。

在此我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的幫助。今後我一定好好修煉,做好師父讓弟子做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厚望,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尊!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雙手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