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年同修一起學法中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從這個學校門出來又走入另一個學校門,從學生到老師,一直在黨文化中被薰陶、被洗腦、被毒害。想事情做事情都是黨文化式的,無論在單位,在家裏,在社會上,只要接觸人,就能看到別人不對的地方,於是背後議論別人,甚至憤憤不平;說話高聲,不符合自己觀念的地方,甚至訓斥別人。受黨文化毒害,積存下來養成了習慣,形成了觀念也帶到大法修煉環境來了。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等等執著心時時冒出來。

修煉大法之前,我疾病纏身,整天昏昏沉沉,渾身無力,冒虛汗,打針吃藥住醫院成了家常事。一九九六年我走入大法修煉後,我無病一身輕,身心巨變,脫胎換骨。

修煉初期,我不願意和那些文化知識低的、念的慢的、不會悟法理的同修在一起學法,願意和我們一起工作文化高的同修在一起,學的又多又快。我有時間就學法、抄法、背法,起早貪黑的學,學也學不夠。洪法、煉功也積極,就是不懂如何向內修心,還背後議論同修,向輔導站反映他們的問題。把工作當成了修煉,執著心多的了不得。只顧自己學法提高,不為那些不識字的同修著想,甚至心裏還嫌棄她們。習慣性的指責別人,你的對,他的錯,爭強好勝。現在回想當初的做法,太幼稚可笑了。

一、執著心大曝光

我們這一片區,老年大法弟子多,文化偏低,現都已經七、八十歲了。由於小區改造,陸續來了幾個年輕的大法弟子,她們組建了一個晚間學法小組T,在X同修家學法,不和我們聯繫。我知道後心裏沒有任何想法,我認為都是同一位師父,同修一部法,同做三件事,誰與誰在一起學法都行的。可有一同修A(沒文化),五十多歲,做點小生意,白天沒時間,只能晚間抽時間學法,我想正好去小組T學法,互相幫助,互相促進。

於是,我幫A整理好所有大法書籍,改好字。找小組T一同修說明情況,那位同修說去小組徵求一下意見,我又找T小組負責同修說,她又說徵求一下意見。從他們的言談中看出來是不願意接收A同修,認為A同修沒文化、不精進。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抱怨,妒嫉,暴跳如雷。當時不知道哪裏來的那麼大的火,而且從來沒和別人發過那麼大的火。真是魔性大發,大喊大叫,甚麼話解氣說甚麼,把內心的不滿全發洩出來了,根本沒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師父教導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喊完了就後悔了,沒聽師父的話,沒為T組同修著想,表面看是為A同修學法的事,而是藉此發洩對T小組負責人的怨恨、妒嫉,覺的很沒面子,看不上我們老年同修,師父都不嫌棄我們,你們有甚麼資格看不上我們!其實還是爭常人中的對錯,同時妒嫉別人的好,怨恨別人的不理解,不幫助,所以傷害同修,損害同修,把自己的意見強加給別人,別人不接受就發脾氣,自己高高在上,強烈的執著自我,根本不考慮別人的處境。

這次魔性大曝光,我悟到了今後一定要吸取深刻教訓,時時聽師父的教誨,在遇到魔難時,注重魔煉自己,提高自己。轉變觀念,否定舊勢力為私為我的屬性。指責、埋怨別人改變不了自己,只有在實踐中真正向內找才能改變自己,才能提高上來,才能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二、實修自己

B同修,八十歲,按她的要求成立了學法小組。學了一段時間後,她用各種不同理由把同修一個個支走了,我不走。她有怕心,兒女情重,我知道是邪惡在製造同修間隔,迫害B同修身體,我一直堅持和她學法、交流。我一要出抱怨心,看不上她的心時,就想師父在《洪吟四》中的話:「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2],我的心就平衡下來了,怨沒了,自己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了。可是,邪惡繼續離間我去 B同修家,孤立她。

一天,B同修與其他同修說我集資、花大法的錢。這可是大事,了不得的事情,也很刺激人心靈的事情,但這是無中生有。要是以前,我不找她大吵,狠狠訓斥她一頓,最起碼也得和她理論理論,洗清自己。但想到師父的話「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我就不吵鬧、不辯解,守住心性,同時還要向內找,心想:我和她一起學法,幫她為她好,是大法弟子之間應該做的事,沒有甚麼顯示的,還想讓她理解我,認可我,求得精神上回報的常人心,這是想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啊!改變思想的是法,而不是我,沒有甚麼可辯解的。另外,我還有接受同修贈送的一些吃、用的東西,佔小便宜的心,求助同修幫助解決家庭困難的依賴心,買東西挑挑揀揀的利益心,這些執著心都是應該修去的。

我不怨恨B同修,她猜測也好,懷疑也好(我獨身,無經濟來源,被開除公職),不管她怎麼想都沒關係,因為我沒有花大法錢的心,更沒有這樣的行為,是邪惡作祟,我不上當。我心裏原諒她,讓我找到了執著心,加大了容量,寬容了同修,我仍對她一如既往。

三、守住心性

還有三位老年同修,C同修,D同修均八十多歲,E同修六十八歲,我們組成一學法小組。C同修念幾年書,另兩位沒念過書,可想而知,她們在一起學法有多困難。由於E同修找不到學法小組,急的失聲痛哭。可見,她們渴望學法的心,堅修大法的心多麼令人感動。我們只好另找三位同修輪流與她們學法,她們都是需要幫助的同修。我放下自我,真正的設身處地的為她們著想,也參與其中與她們一起學法。

剛開始學的時候,我多念,她們少念,我念二、三段,她們每人念一段,E同修念的好一些,就讓她多念一段。糾正念錯字時,教幾遍若念不對,我氣的心裏直蹦,就發魔性大聲喊,指責她們這樣做是不敬師不敬法,甚至是改變法!故意刺激她們的心。心想:我自己學法,兩個半小時能學兩講,跟你們在一起學,只能學八頁,還這麼多惱人的事,可氣的事,這麼大歲數怎麼這麼不知道要強,不爭氣呢?多影響我呀?此念頭一出立刻察覺到不對勁,不應該這樣想呀,這是為私的想法,只想改變她們,對她們缺少包容,習慣性的指責她們,不管她們的接受能力,就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她們。

自己心裏生氣就應該努力的克制自己,儘量不動氣,不急不躁,耐心提醒,因為我們都是同門弟子,她們渴望學法,站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基礎上,更應該為同修著想,盡力幫助她們,包容她們,共同提高。歸正念頭之後,氣也沒了,心境轉變了,態度祥和了,學法環境也轉變了。

在師父慈悲保護下,大家都逐漸的提高了,念錯字、丟字、添字的現象逐漸減少了,現在兩個半小時能學二、三十頁《轉法輪》了。我們又增加了一天學法,學師父在各地講法,每天也能學二十多頁。有時還能悟到法理找到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看他們「堅修大法心不動」[3],真的很感慨。

其實,完全為別人著想,為別人好,放下自己,原諒別人過錯的時候,就無怨無恨了。

在修煉的路上,在複雜的環境中,一步一步的提高,一步一步的放下執著心、修煉自己,真的非常感恩師父一步一步的看護,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用盡人類語言也表達不了師父的佛恩浩蕩!弟子一定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與同修們共同提高。一定修去為私為我,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的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解開你的迷絆〉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