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 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同修G是「七二零」以後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一天晚上學法結束後,G說過幾天要去外地參加一個同學孩子的婚禮,大學時他們是同室好友,同修也想借此機會給同學帶些真相資料。

第二天晚上,在一位同修家又見到G。他給我看他準備帶的資料,是一個TF卡,就是平時裝在自己手機裏的小卡,用讀卡器在電腦上打開後,我看到裏面裝了完整的一套明慧數據盤,翻牆軟件已經更新,各種書刊也替換成近期的,此外還從明慧上選取了一些經典的視頻資料,有《九評》、《我們告訴未來》、《明慧十方》、《紐約大遊行》,還有《解體黨文化》等音頻資料,我一看同修挺用心,準備的挺充份的。

與G往回走時,我問他:「去外地參加婚禮,怎麼去呀?」他說:「打算坐火車去,抽空先從網上訂好票,到時拿身份證直接到車站取票上車就行。」我對同修說:「手機上帶了真相資料卡,打開就能看到這些敏感資料,還要過安檢通道,是否考慮加密攜帶比較安全些?」同修聽後有些不耐煩,冷言冷語的說:「我也沒帶別的資料,別管這些事了。」說完,同修便不再理我,一路上兩人誰也不再說甚麼。

回家後,想起同修的話,心裏感到有些不快,像堵了一塊東西,心想:為他好,為他的安全考慮,時時注意手機安全,同修都交流過多少次了,這不是甚麼怕心問題,沒想到同修不在意,不當回事,硬生生的不理會這些,於是心裏不免泛起一絲不好的念頭:不管了,隨你吧,反正跟你說了,我也盡到同修的責任了,別到時埋怨沒提醒這些事。

剛冒出這個念頭,心中想起了師父的話「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一顆不好的心,不純淨的心,對法、對同修不夠負責任,沒真正設身處地的為同修著想。

心慢慢靜下來後,突然想起了不久前G與我交流的一件事:G平時坐公交車上班,一次帶身份證去市政服務大廳辦理公交卡,回來的路上,看到一個大型商品交易會正在本市召開,廣場四週停了很多車輛,人來人往的,同修想,路過這裏還是進去看看吧。來到商貿會進口處,安檢門很窄,兩側各放置了兩個監視器。同修往裏走時,剛過安檢門,身後便傳來「滴滴」的響聲,安檢人員看了看同修,同修也沒在意,就徑直往會場中心去了,會場很大,兩層樓都擺滿了參展的商品,同修選看物品時,正與商家聊著,回頭一看,一名安保人員不知甚麼時候已悄然站在身後,是隨機巡邏,還是跟蹤同修?於是同修邊走邊特地留意觀察了一下,結果同修幾乎走到哪,那人跟到哪,很明顯的對同修緊隨其身,緊跟其後。

G回來後,與我談起此事,覺的很蹊蹺,說自己的身份證可能被中共做了手腳,聯想到以往還有一次在銀行辦理一項普通的業務,查驗身份證時,也是遇到一些異樣的徵兆,兩名工作人員指點私語了一大會功夫,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出來看後,說了幾句,才給同修遞出身份證,耽誤了很長時間。我知道同修G二零一五年的時候參與過實名訴江,據此,同修分析說,是不是因為訴江上了中共的黑名單,中共在身份證上做了手腳。

想到這裏,我有點坐不住了,拿定主意一定要跟同修再交流一下,不看同修態度,只為此事負責,便騎車來到了同修家,我交流了我的看法,又提到那次他去商貿會的經歷,我非常誠懇的說,正念正行與注意安全並不對立,同修都有體會及認同,必要的安全措施到位了,表面空間沒有紕漏,邪惡就無空子可鑽。再說,我們也不願看到車站相關人員因此而為自己行惡造業,這不是慈悲眾生的體現嗎?咱們在法上做好了,整個過程沒被干擾,行程沒耽誤,又帶著完整的資料救了其他人,往返順利,正事順暢,這不是師父所希望的嗎?我們決不能怕這怕那,但在依然迫害的環境中也切不可粗枝大葉,以往在這方面我也做的不好,遇事大咧咧,不在乎,馬大哈,這是黨文化的表現,修煉無小事,咱們可別做師父說的那個拿著大法書不怕汽車撞的人啊,說個簡單的比方,就像人們在霧霾天氣裏最好帶個口罩,在污濁的環境中需要穿個防護服,這都是基本和必要的安全防護,不為過吧,可不能用「怕」字一言以蔽之啊。

同修聽完我說的話,臉上也放晴了,笑著說:「看你這麼誠心的提醒,謝謝啦!我也想過,確實有我要修的地方,我知道怎麼做好了。」心透亮了,相通了,隨後我幫同修在手機上把資料做了必要的安全措施。

我悟到,交流需要真心,需要一顆無私的心,放下自我,心念純淨,真正的從法上為同修好,沒有自己的私利,說出的話才會有微觀的親和力和穿透力,才能有好的效果。看似幫助同修,其實是在實修自己,修去埋怨心、冷漠心、推脫心,修出修煉人應有的誠心、耐心、慈悲心。

同修正點到達目地地後,把所有的真相資料完好的送給了同學,同學相見,福音相傳,同修幫其做了三退,盛情款待中,一再感謝同修送給他這樣真正貴重的禮物。

兩天後,同修回來了,交流說,在檢票查驗身份證時,的確被攔截,並單獨叫出來安檢,手機、背包及其它隨身物品,都被要求打開詳細查看,連錢包、記事本、明信片都仔細察看,尤其手機更是反覆的查看了一番,最後沒發現甚麼,安檢人員說了聲「對不起」,沒再問甚麼,就叫同修上車了,同修後悔當時因匆忙趕車,沒來得及給他們講真相,但從反饋的情況看,同修確信身份證是被中共做了手腳,是有法輪功學員標識的。

說到同修身份證被中共非法標注一事,這裏也與同修交流一點自己的看法,每次看到同修坐車安檢,因身份證信息原因被強行察看手機,查到有大法書及其他真相資料、真相幣等,就被非法扣留,甚至被非法抄家及財產劫掠,或遭受其它各種迫害及損失,真是非常痛心。我們首先應該明確,這是中共人員的一種違法犯罪行為,既違憲又違法,公民擁有大法書籍合法,個人信仰合法,因此誰也無權剝奪公民的信仰和非法扣留同修個人物品,同修應主動向其講清真相。

再從自身修煉的角度來看,有的是同修不知自己已被列入中共的黑名單,身份證已被非法標注,致使隨身物品遭到盤查,大法書及資料被非法查扣;有的是自己已知曉此事,但對邪惡的惡行沒有足夠的認清,覺的環境寬鬆了,安全意識不必那麼強了,被邪惡鑽了空子,其實師父早在法中開示:「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2]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還有一部份同修,老年同修居多,缺乏基本的手機安全操作,現在手機大部份是安卓系統,明慧上也提供了相應的使用方法(《用安卓手機或安卓平板電腦組建資料點探討(第一部份)(含圖文、視頻教程)》),但不少老年同修不會用,希望身邊年輕懂技術的同修多上上心,尤其經常乘車外出的同修,對隨身攜帶的手機要做好安全維護,不要嫌麻煩,不要有畏難情緒,對此曾有協調同修說,哪怕簡單的用安卓壓縮軟件(ZArchiver.apk)做一下加密防護也比沒有好,當然這只是個人的一點建議。

正念堅定的否定邪惡的迫害是根本前提,反迫害、正法修煉中,風風雨雨走過來的大法弟子,相信有足夠的正念和法中的智慧,破除邪惡這種形式的迫害。

本地有一位農村同修,自己知道早在中共的黑名單上,有次曾帶了四十六本大法書和音象資料,還有一些真相資料,堂堂正正的坐火車送給外地一位剛得法的新學員,乘車過程中,只是讓人幫了把手,手機臨時換用了家人倒下來的手機,一路背著法,發著正念,坦坦蕩蕩,安全到達,那位新同修接過大法書後,非常感激,表示一定好好修,精進不停,決不辜負師父的期望和保護。

師父在法中明示:「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3]師尊對我們證實法的諄諄教誨,理應成為我們全身心做好三件事的遵循,心中有法,時刻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能走正我們修煉的路,就能在法上少受或不受損失,就能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兌現我們助師正法的久遠的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