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修煉 坦坦蕩蕩證實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我原來是一名警察,二零零七年走進大法,已經修煉十年多了,其間所經歷的考驗,剜心透骨的去執著,和舊勢力的瘋狂迫害,以及我在複雜的環境中,通過信師信法,提高心性,努力做好三件事,過程中充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尊的偉大和修煉的殊勝幸福。

一、在單位證實法

單位知道我學大法的事後,我被調到了政府部門工作。到新的單位後,我就公開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在單位公開學法、煉功,有機會總是千方百計和同事們講真相

原來在公安部門工作的時候,那個黨費是直接從工資中扣除的,到新單位後,變成了每半年交一次黨費。我剛調到那裏就碰到了這個事,當時由於沒有紮實的修煉基礎,在人情面前放不下,在領導和同事們的反覆勸說下,我極不情願的交了一次邪黨黨費,過後那個懊惱呀,真是恨自己太沒有正念了。

向內找,知道是自己有怕心和面子心,沒有把自己真正當成大法弟子,我想這個錯以後絕對不能再重犯了,所以在後來的幾年中,領導和同事們再做讓交邪黨黨費時,我就公開給他們講真相,並要求退黨,開除出黨也行,退出也行,反正這個黨費我是無論如何不會交了。後來幾個同事看到我不交他們也不交了。

二零一五年,單位將我分派到食堂工作,讓我負責食堂的衛生和食物質量的監管。雖然接觸的人員少了,但這是個清閒的工作,幾乎沒有甚麼具體事,因此我有了大量的時間學法和發正念。我只要沒工作上的事要做,就在宿舍學法。

過了一段時間後覺的不太對勁,自己應該按照師父要求的把工作和修煉結合起來,以此來展現大法弟子高尚的品質,讓同事們對大法有一個正面的認識,何況食堂的人員少,工作量卻很大,她們確實非常辛苦。於是我經常主動在食堂幫忙打掃衛生,或做一些其它具體事,忙一段時間再去看書。有時開大會或接待外客時,我乾脆在後台主動和她們一起清洗和整理菜餚,為她們減輕一些工作壓力。因為單位食堂是被承包的,請的都是臨時工,總共才四、五個人,卻要負責一百多人的一日三餐,又累又髒。

我這一主動加入,她們非常的感動。可是時間長了,她們慢慢的把我當成了她們中的一員,好像那些事是我的份內之事,是我應該做的似的。有時直接就對我分派任務。出現這種情況往往心裏就會產生反感,不過我馬上就會向內找,哦,這是自大心,這是面子心,一定要放下,這不是我,很快心裏就平靜下來了。從此我把食堂當成了修煉提高的好場所。

師父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有一天,因為某些原因耽誤了開飯時間,職工都已經在餐廳等著開飯了,可食堂飯菜還沒有端出去。為了趕時間,一臨時工就直接對我大喊:「某某,快過來端菜,你負責那一邊,我們負責這兩邊。」這一下我真有點受不了了,我心想:我大小也是個幹部,我是來負責監管食堂的,我是看你們確實辛苦才來幫你們的,你們倒好,乾脆把我當成了臨時工,還像我的領導一樣,當著這麼多人對我大呼小叫指手畫腳的,我一個大男人,你讓我幹這端盤子的事?何況這麼多同事看著,讓我這臉往哪擱呀!

以往我雖然幫忙做事,但都只限於後台,而且也只是做些無關緊要自認為不失男人和幹部身份的事。這一下來得很突然,內心真是翻江倒海。我也知道這是過關,但就是邁不開那一步。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放下這顆人心,我就不聽這執著心的,我偏偏要去端盤子。

我硬著頭皮,低著頭默默的把菜一樣樣端出去,心裏才喘出了一口大氣。

從這次以後,我不光是端盤子,而且收碗,倒垃圾,甚麼事都敢幹了,也沒有了內心的不平。有時同事看到我做這些事就和我開玩笑:你是監管食堂的,又不是叫你去打工的,你這麼賣力的幹,老闆給了你多少錢呀?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師父叫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再說他們確實太辛苦了,我幫幫忙也是應該的。

在幾年的年終總結材料裏,我都寫上:「我把食堂當成修煉提高的好場所,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真正做到了以苦為樂。」

由於我放下了人心,展現了大法弟子無私善良的一面,從而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讚賞,也為我講真相打下了基礎。

二、給新領導講真相

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單位領導全部換成了新人,我知道,這些人和我有極大的緣份,他們就是為了聽真相來的。我和他們還不熟悉,不知如何給他們講真相,後來我想乾脆給他們送真相U盤吧,讓他們自己去看,他們不就明白了嗎?於是我用U盤下載了「天安門自焚偽火」,《九評共產黨》等等基本真相,拿著它找到一個新領導,先進行了自我介紹,講了大法的真相,也講了我受迫害的經歷,最後,我送給他真相U盤讓他好好了解一下,並要求他轉交給其他領導。他當時收下了。

誰知第二天,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幾個警察找上門來了,問我送U盤的事,說我單位當天就將U盤送到了縣國保大隊。我真沒想到會出現這個結果。我就和國保大隊的人講真相,因為國保大隊這些人,我們同修多次和他們打過交道,講過真相,我也曾直接送過U盤給他們,他們基本明白了真相,所以他們也沒多說甚麼,只是要我以後不要再這樣公開去做,畢竟是政府機關,他們又不相信真相等等。

我向內找,看到其實自己還有很大怕心,不敢一個一個當面去給那些新來的上級送真相U盤,而只讓一個人去轉交,有完成任務的心,心性根本不到位,而且當時也沒有發正念,真相也沒有充份講清,同時,還隱藏著一顆愛面子的心,心裏還是把他們當成了「領導」,沒有把他們當成要救度的可憐的眾生。

我調整了心態,對他們多發正念。過了幾天,我又將多個U盤以及自己控告江澤民的材料和寫給各級領導的信分別送到幾個領導的手中,找不到人的就讓他們代為轉交。我堂堂正正的跟他們說,我是修大法的,我們既然有緣在一個單位工作,我希望你們對大法有個了解,真心希望你們有個美好的未來。我送給你們U盤的事你們已經報告過公安了,你也不用再有甚麼顧慮了,我還是想再送給你們每人一個U盤。你們看完裏面的內容會恍然大悟的。我已經公開向北京兩高控告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給各級領導公開寫過信,我也想把我的控告信送給你們看看。這回他們愉快的收下了。

後來事實證明他們也確實都看過了。在一次大會上,新來的書記還在會上感慨的說:「想不到我們單位臥虎藏龍呀!」我知道他這話是衝我說的,同時也是蘊涵著他發自內心的對大法的稱讚和對能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的肯定。

這幾年我有機會就和同事及外來人員講真相,勸「三退」,使很多人真正明白了真相後作了「三退」。

我去年五十四歲,年初單位有關人員就讓我上自由班,說沒有極特殊的事就不用去單位。本來在政府部門一般上自由班至少要五十五歲以上,我成了個例外。這讓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全力去做好三件事。我知道,其實是師父看我入門遲,而救人的心比較強烈,就為弟子開創了這件條件。

三、給國保和「610」人員講真相

我在公安部門工作多年,被迫害後調離了那裏,我想這絕不是偶然的,我有救度他們的使命。但這些部門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同時受邪黨的毒害最深。雖然我地同修普遍比較精進,歷年來也一直在向這些人講真相,但不同人效果不同。

我也曾對這些部門的很多領導、具體人員寫過真相信,也和許多人面對面講過真相,很多人能接受,但也有不少人根本不接受。特別是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只要邪黨上面一有風吹草動,這些部門的人還是緊跟邪黨,有的甚至還在主動迫害大法弟子。

我曾多次在夢中看到過我地大淘汰到來時的慘景,看到那些政府部門的人員,特別是公、檢、法、司系統的人員淘汰的最為慘烈,因為他們被邪黨洗腦最徹底,真正明白真相的人很少,以至很多人真是善惡不分、正邪顛倒,有的甚至還在主動賣力的反對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

每每看到這個群體的人,我內心真是對他們非常的同情,我覺的他們真是最可憐的眾生,在無知的走向毀滅卻毫不自知,如何不讓這個群體對大法犯罪,從而得救度,我想首先要讓政法委、610和國保大隊的人先明白真相才有可能達到這個目地。

為了讓他們對大法有個全面的、理性的了解,我多次直接到公安局、國保大隊、政法委、610,除和他們面對面講真相外,還將真相U盤直接送到他們手中,這個辦法效果確實非常好,由於這些人全面了解了真相,人性中良知和正義的一面在復甦,後來對大法弟子進行干擾和迫害的現象確實極少了。尤其是公安兩個副局長,送過U盤後,都是在接手分管國保這個崗位不久就主動調離開了。

去年年初國保大隊長也調離了這個崗位,離開前他主動打電話告訴我,說他調離了這個崗位,我說我代表全縣大法弟子向他表示感謝。確實,他在完全明白真相後,在很多方面力所能及的主動保護大法弟子。他告訴我,有一次我們一位同修大白天公開在縣城多處懸掛真相條輻,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了國保大隊,他帶人一直跟蹤了這位同修很遠,親眼看著他一邊掛,一邊和路人講真相。但他們沒有動他。

還有一次,同修在一小區有電子監控的高層樓房從上往下發資料,被一住在此處的縣領導發現了,直接舉報到了國保大隊,他得知這一情況後,馬上先打電話給那裏的保安,要他們先秘密將資料收了,等他帶人去現場已完全沒有了資料,最後就不了了之了。還有好幾次同修講真相遭到不明真相的人員舉報,他們只是應付了一下都沒有作其它方面的處理就讓她們回家了。

我縣分管610的政法委副書記在不明真相前也是極其邪惡的,我就曾遭到過他的直接迫害和多次的企圖迫害,後來我也主動找他講真相,也送了他真相U盤,他也基本明白了真相。他也調離了這個工作,後我打電話向他問好,我把他當成朋友一樣和他無話不談,沒有距離,最後和他談起了法輪功。我說我的情況你全都了解,我有三次直接被抓,已面臨將非法判刑、勞教和送洗腦班的狀況,另外流離失所一年多後再去上班時,面對強制要我寫不學不煉的所謂保證,以及我訴江和向各級領導寫信後所面對的種種非難和壓力,在這些大關大難面前,我都堂堂正正的輕而易舉的闖了過來,為甚麼能做到呢?其實當我放下生死,堅信師父,堅定正念的時候,任何的關難都動搖不了我,更阻擋不了我。你都看到了,確實是這樣吧?我學大法前其實膽子也比較小,更談不上為真理、為正義無怨無悔無私付出。這說明不是我們有甚麼本事,而是我們師父太偉大,大法太神奇了!是大法徹底改變了我。他感慨的說:「是呀,確實,你甚麼時候也告訴我打坐吧!」

在所謂「敲門行動」中,國保打電話給我,說新國保大隊長和新610頭目要上我家來看看,和我見一見面。這一段時間他們四處找同修上門執行上面邪惡的所謂「敲門行動」,我正愁不熟悉他們,不知如何和他們講真相,他們能送上門來,我正求之不得,便滿口答應。

第二天,一行多人早早地就來到了我家,我為了營造一個和諧寬鬆講真相的氛圍,準備了水果,還特地每人發了一包香煙款待,他們寒暄幾句後便進入正題,講了他們來的目地,說十九大臨近,上面要求和所有大法弟子見一見面,沒別的意思。我就對他們發正念,我耐心聽他們講完後,我就講了我是如何走上大法修煉之路的,講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講了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講真相,還講了政府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殘酷和根本不依法律,同時也講了形勢的變化和善惡必報的天理。我說你們既然搞了這項工作,一定要對法輪功有個基本的了解,不然那真是既害人又害己,其它的工作,你可以積極,唯獨對待法輪功的事不能積極,絕不能迎合上面。因為法輪功是佛法,是純粹被冤枉誣陷的,大法弟子是一群最好的人,中國歷史上有過三武一宗的法難,國外有過迫害基督徒的法難,但最終都得到了上天的懲罰。最後,我給國保大隊長和610頭目都送了一個真相U盤和我訴江的材料以及我寫給各級領導的信。他們都收下了。這過程雙方都很愉快,他們也沒有提所謂的「敲門行動」中的其它非法要求,好似就是來聽真相的,自此後,我地同修被所謂的「敲門行動」騷擾的情況就比較少了。而且基本上都只是走一下過程。

由此我們想到,要想把環境正過來,首先必須讓公安部門、派出所、政府部門、社區、村委會、檢察院、法院的人員明白真相,他們不進行干擾和迫害,環境才能正過來。而他們又是中邪黨毒害最深的,那些人真正明白真相得救的人太少了。救度他們確實也很不容易。

既然真相U盤的效果這麼好。於是我和同修們採取這樣一種方式,寫一封介紹真相U盤的信,用七號袋子將真相U盤和信一起封好,然後到各派出所、政府部門,公、檢、法部門,教育部門,居委會,社區等去直接發放。有的直接塞進辦公室或插到停放在院內的車輛車門把手上。為了不造成浪費,我們每次在每個單位只發三、四個左右U盤,人多的單位就多次發放。我們每次進去都是多發正念,同時心性到位。我們在本地和外地的上述部門發放了幾千個真相U盤,從我縣得到的反饋,僅有一個鄉政府報告了國保大隊,可見這些人明白的一面也在急盼得救。真正心性到位,正念正行,就能救了他們。

四、走自己的路,圓容師父所要的

這些年為了講真相,救眾生,我參與過很多的項目,做資料、發資料、打電話、發信息、面對面講真相、寫寄真相信等等。但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為了充份的發揮我的特長,走正大法路,圓容師父所要的,最後我選定發放資料為主。因為我在這方面具備很多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不具備的特長。

這些年中,我和同修配合,將全縣鄉村幾乎所有角落都全部普發了一遍至多遍真相資料,甚至與我地交界的地域也基本普發了一遍至幾遍,我和同修配合發放的資料就有好幾十萬份。在這過程中我們不帶觀念,就是抱著救度眾生,完成這個使命的神聖感、責任感用心去做,一般都是隔幾天就出去發放一次,沒有路途遠近難易的取捨;沒有敏感日子和敏感之地的分別;沒有嚴寒酷暑的選擇;常常整晚都在奔跑、發放。

大量發放資料其實是一項非常辛苦而又必須具有強大正念的項目,在這過程中,我們被警車追堵過;被蹲坑的攔截過;被不明真相的群眾圍攻過;也被邪惡之人多次糾纏過。而且我們也多次摔過跤,有時表面上看被摔的還非常重,但所有這一切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有驚無險地闖了過來。

更可喜的是:師父讓我們看到和感受到了所做的這些事的意義。發放資料時,我們經常看到另外空間盛開的鮮花,無數的生命明白真相後得救的歡欣和喜悅。特別有一次,我們到鄰縣一個村鎮白天去發資料,我們懷著虔誠救度眾生的心,儘量不落下一個地方,一戶人家,放下人心和觀念,正念正行。發完出來不遠,在經過通往那個地方的一個隘口時,不知從何處飛來漫天的毛絨絨的白色小花,遮天蔽日,從天而降,真好似天女散花一般,而且似乎無窮無盡,無休無止。我倆當時真是無比的震撼,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得好。

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讓我放下了許多的人心,如怕心,名利心。如有一次晚上外出發資料,由於生出了歡喜心被舊勢力鑽空子摔了一跤,當時將我的臉擦破了,那天是星期五,我想過兩天應該就沒事了,不然讓領導和同事們看到多難堪呀,由於有這個怕心和面子心,誰知兩天後破損處竟發炎了,還結了一圈大黑疤,我看一下也恢復不了,只好硬著頭皮去上班,很多同事看到後偏偏過來問長問短,有的還打趣地說肯定是發資料摔的。我既不能承認也不好否認,只好用開玩笑的話和他們搪塞過去。

剛修大法不久,我被舊勢力迫害遭受了很大的經濟損失,經濟上變的很拮据,後來這些年我卻主動將自己工資大部份都用在了正法救人上了,所以到現在我不但沒有存款,也沒有買車或添置貴重東西,而和我年齡相仿的同事、同學、朋友都有車有存款的。所以很多同事,朋友、親人、同學都對我不太理解,我有時也產生一絲失落感,認為自己在這方面至少不能證實大法的美好,甚至感到自己給大法抹了黑似的。通過反覆學法我終於明白了,其實還是由於自己的名利心沒有完全放下,才會有這麼一個狀況出現,才會那麼在乎常人的看法和感受。再說常人也不可能真正完全理解修煉的人,但大法弟子的無私付出,眾生以後終究會明白的,一時的不理解又有甚麼關係呢?何況我們的修煉之路是要留給後人的,後來人將要照學的。我坦然放下名利心以後,那是真正感到一身輕鬆。

回首這些年的修煉過程,我能感受師尊的慈悲保護和巨大承受,我無法報答師尊,唯有實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真正讓師父感到欣慰。儘管我仍有很多執著還沒有徹底放下, 在最後的修煉路上,我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有師在有法在,我相信自己一定會做得更好,一定能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弟子叩謝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