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一家修煉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我們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我與老伴,女兒與女婿,還有外孫女。除了外孫女是從二零零二年出生就得法外,我們四個大人都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在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特別是十八年的正法修煉中,我們一直堅定走在師尊給我們鋪就的正法修煉的路上。

一路走來,我們感受最深的就是師尊慈悲的呵護。真像師尊講的「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1]儘管一路走來,魔難重重,有慈悲偉大師尊的慈悲看護,有我們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我們跟隨師尊走到今天,無法用語言表達對至高無上恩師的感激。師尊給予我們的太多了!今天我把他用我的語言寫出來,證實大法,證實師尊的無比偉大。

一、弘揚大法

我修煉大法後,被推薦為市裏輔導站做分站長,負責市區西片的學法與洪法。老伴負責分站的資料管理,那時為了新得法的學員能得到大法經書,老伴有時跟女兒用手推車把書運回來,經常自己拿錢給學員請大法書。那時我們除了自己的正常工作外幾乎全部剩餘時間都用在修煉與洪法上了。

我利用學生放寒假時間,組織了鄉鎮的一百多個孩子,在學校的教室裏聽師尊的講法錄音,每天上午聽一講,中午休息我買好午飯送到學校,大家在一起吃午飯。下午教五套功法,九天聽完師尊的講法錄音後我領著這些小學員到市裏洪法煉功,那場面非常壯觀,對世人產生很大的震動。

因為修煉大法的人越來越多,為了滿足世人得法的願望,我們站裏先後在市裏、市郊、郊縣辦了五次大型聽師尊講法錄音學法班。那時,只要我們一下班,就去給學員放師尊講法錄音,每天聽一講,聽完錄音,我們還要教功,每天都到夜裏十一點多才回到家中。聽完九講師尊的講法錄音,學會五套功法後,我們就組織學員在一起交流學法、煉功的體會。有的時候,趕上下雨天,我們就趟著水去給學員放錄像、錄音。

為了讓更多的世人得法,我們在全市組織大型的洪法煉功活動四次。我們還經常在市裏的人群密集的地方,在不影響交通的情況下,組織學員煉功、洪法。為了讓農村的人得法,我們還到農村集市多次洪法,使很多有緣人得法修煉。

學法修煉一段時間後,為了進一步洪揚大法,也為了學員的整體提高,我決定在我負責的西片開一次學員學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我們開始組織學員寫交流體會。為了保證交流會的純正與莊嚴,寫完稿後轉給我,我負責審稿。後來市裏輔導站知道此事後,決定把此次交流會變成全市的學法修煉交流會,還是我負責審交流稿。

充份準備後,在一九九八年秋末的一個神聖、莊嚴的日子,我們全市唯一一次的大型法輪功學員學法修煉交流會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在學員的努力配合下召開了!當時市區所轄的幾個縣來了好多學員,學員在台上分享的交流體會感染在場的每個人,震撼人心。開天目的同修看到,滿天的佛、道、神,還有無數的法輪。學員們參加交流會後更加堅定修煉大法的決心。

二、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小丑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開始打壓法輪功,我被定為市裏的重點人物,市公安局命令我們主管單位必須把我抓到洗腦班迫害。我們主管單位就派人在我家樓下蹲坑,同時預備一輛麵包車,準備在我出門時綁架我。他們白天黑夜倒班看著我,我發現了他們的企圖後,就不出屋。大約二十天後,他們受不住了,開始砸我家的防盜門,先後找來四個開鎖的,我們給開鎖的講真相,告訴他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希望他們分清善惡,不要助紂為虐,為自己著想。開鎖的人明白了,都走了。這時他們又叫來一個開鎖的,這次我們怎麼講真相,這個開鎖的人都不聽,把外面的防盜門砸開了,只剩下第二道門了。看到這種情況,我到後陽台把窗戶打開,指出他們這種砸門撬鎖的行為嚴重違反憲法,違反刑法與刑事訴訟法。並把有關章節讀給他們聽。我當時義正詞嚴的說:如果你們繼續侵犯公民住宅權,我明天就去檢察院起訴你們!老伴也在陽台上給他們與圍觀的人講法輪功真相,講法輪大法好。這時女兒也從單位趕回來,在下面講「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吃喝嫖賭,你們做得到嗎?」因為當時正趕上幼兒園放學,很多家長來接孩子,圍觀的人愈來愈多。這時電視台的人也來了。我叫老伴立刻打「110」。不一會110警車來了,領頭企圖綁架我的領導立刻走過去和110的警察說明情況,沒想到被警察訓斥一頓:「人家犯甚麼法律?還不趕快撤!這麼多人,影響多不好!」這時那夥人才撤走了。在師尊的正念加持下,我們一家正念否定了邪惡的迫害。

三、去農村講真相救人

迫於當時環境的壓力,我決定暫時離家去農村親屬家。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們躲過監視,輾轉來到農村的一個親屬家。因為這個親屬在這個村子是個大家族,他的親朋好友有三十多戶,每天他都帶著我去各家講真相,那時一講就是一晚上。通過講真相,很多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知道了江澤民與中共的邪惡。還有十幾個人先後走入大法修煉。為了他(她)們得法,我們就把帶去的師尊講法錄音放給他(她)們聽,每天下午聽一講,晚上學煉五套功法,九天聽完全部講法錄音後,我們就坐下來交流。他(她)們中有鄉鎮中學書記,有村裏上屆的支部書記和大隊長和一些親屬。

其它的村子,我們當時不能去講真相,我們就叫女兒給我們送來真相資料,利用晚間,去相鄰村子發真相資料。女兒每週一次坐長途客車給我們送來真相資料,每次都是一箱子真相資料。老伴和親屬凌晨就到鄰村發資料,那時幾乎周邊的村都去了。碰到集市,老伴與明真相親屬就到集市發真相資料。

當時,因為迫害,有幾個其它鄉鎮的親屬同修一直走不出來,也無法得到真相資料。聽說我與老伴來了,她們就來親屬家看我們。我們在一起學法,一起交流,大家在法上提高上來了。她們都陸續走出來了,給世人講真相。帶動同修整體提高。

四、神奇的大法小弟子

二零零二年,外孫女出生了。她剛一會說話,我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很快就學會了。這個孩子的智慧一下就打開了。許多字不用我們教,她都認識,有的繁體字她也認識。到三歲時,我就開始與她系統學師尊講法。開始我們背《洪吟》、《洪吟二》。外孫女很快就背下來了。到五歲要上學前班了,我就利用每天中午她的休息時間學《轉法輪》,學了二十三遍後,我們開始背《轉法輪》。她認字很快,一般教一遍就會了。我們背了六遍《轉法輪》,她還背會五十篇《精進要旨》中的經文。假期與雙休日,我們就系統學師尊各地講法。

外孫女學法後,能用大法要求自己。她上小學後,我每天去接她。因為她們學校離看守所較近,她們學校裏還有大魔頭和毛魔的相片。我每次接她都提前去,在學校發正念,清除看守所的邪惡與大魔頭和毛魔相片上的共產邪靈。一天放學之前,外孫女沒有注意,被一個同學給撞倒了,後腦勺正好觸地。當時摔得很重。回到家裏,她身體發燒,不吃不喝,一直昏迷不醒。我們求師尊救她,給她放師尊講法錄音,我們集體給她發正念。六天的時間,在師尊慈悲加持下,她醒過來了。第一句話就說:「你們不要找那個同學,不怨他!他不是故意的。」

因為我的工作原因,接觸的農村人多,我就利用這個有利條件去各家各戶講法輪功真相,救度這些有緣人。近處我就帶著外孫女去,我們祖孫倆走了近一百多戶人家,每次都是我講,她給村民發真相資料,有時她還貼真相粘貼。每到新年和中秋及大法的節日,她都給師尊發去自己寫的詩,與製作的節日賀卡。她的詩寫的非常有格律且有意境內涵,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和寫出來的。這一切都源於大法賦予她的智慧。二零一五年開始「訴江」,師尊點悟她,她堅持以真名起訴江魔頭。

五、一心救人的老同修

老伴從修煉開始到今天,一直非常堅定,從來沒有過絲毫動搖。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與老伴去天津教育學院講明真相,老伴被七、八個警察抬起摔到地上,四二五我們又去北京護法。七二零老伴去北京證實法,以及迫害發生後遇到的各種魔難,她都非常堅定。迫害剛開始,我們市裏那時還沒有多少同修走出來講真相,她就開始給世人發真相資料,有時面對面發。儘管當時環境非常邪惡,坐客車都要檢查。可她經常坐長途車去農村給同修送資料,沒有遇到麻煩。

老伴信師信法,非常堅定。遇到魔難都能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過來。一次我們去農村一個親屬家,要回家時,在親屬家的台階上,老伴把腿扭在一起,只聽「嘎巴」一聲,老伴坐在地上。我們把她抬到車上,回了家。回家後,上廁所都要我架著才行,不能行走。第二天,她想:師父!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今天是中秋節,我們家要吃團圓飯,我必須做飯。這時她拄著拐棍站起來走到客廳。當時正好來了一個同修,說她的兒子說她嘴歪要她做手術。老伴和她交流說:修煉人有師父,沒有病。同修走後,她把拐棍扔掉走到廚房做飯,結果甚麼問題都沒有,一切疼痛都消失了。一天後,就能騎車出去講真相了。沒有師尊的呵護,沒有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七十多歲的人,腿扭傷的那麼重,這麼快就好了?怎麼可能!

因為殘酷的迫害打壓,一些昔日得法的同修放棄了修煉。老伴知道後,就主動去找回這些昔日同修。在市區內,先後找回十幾名昔日同修,找回他(她)們後,幫他(她)們成立學法組,幫他(她)們請大法經書。有時無償給這些昔日同修請大法書。市裏有一個總站的協調人,迫害後,在壓力下「轉化」了。師尊點悟老伴去找回她。老伴去了她家,跟她談了很長時間,她終於明白自己錯了,從新走回大法中來。一直到邪惡把她迫害致死,她都非常堅定。老伴還去農村找那些掉隊的同修,老伴去農村先後找回十幾名昔日同修,並給他(她)們送去大法書。經濟困難的都不要錢。

我們地區的郊縣農村,那裏的同修少,有的迫害很嚴重,不能走出來,為了救度那裏的眾生,我們決定買輛汽車。很快買來一輛老年代步車,增添一個救人的「新伙伴」。在師尊的加持下,電動車都沒騎過的女婿用了兩個半天時間就基本掌握了駕駛技術。從此我們全家就和這個「新伙伴」開始走上了去農村救人正法修煉之路。

我們每週除了學法和一些必要的家務外,至少二至三次開車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我在車裏發正念,老伴和女兒、女婿下車發真相資料與光盤。每次老伴都是拿的最多,背一個大包資料與真相光盤,一般近百張光盤。走到集市的中心,堂堂正正送給世人。世人都非常高興,有的還邀請老伴去家裏吃飯,老伴都婉言謝絕了。

在去農村救人的過程中,邪惡的干擾也很大。高濃度霧霾,車子出現幾次危險,有人打電話威脅誣告,非法錄像等,都在師尊慈悲保護與加持下,在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中闖過來了。為了利用一切有利條件救度世人,我們每次開車去農村講真相,都同時攜帶十部語音電話在路上連續撥打語音真相,到集市時就把電池取下來,返回的路上繼續撥打真相救人,每次撥打時間都在三個多小時。幾年的時間,我們全家幾乎走遍了兩個郊縣的大小集市與一些村莊,給世人送去大法的福音。我們知道沒有師尊慈悲的呵護與加持,我們甚麼都做不了。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表現。一次我們開車去農村救人,老伴天目看到師尊大法身就在我們車外呵護著我們,師尊慈悲看著我們,眼裏流著淚!我們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精進!再精進!

為了能去更遠處救度世人,我們家又買了一輛轎車,我們經常開車走高速去百里以外的農村集市講真相救人。有時還配合整體開車去鄰市發正念去加持被迫害的同修。我們開車幫助運送耗材,只要是證實法與救人的需要,我們都無條件積極配合。

六、風雨中盛開的淨蓮

迫害剛開始,我們都是從同修那拿資料救人。為了支持同修救人與證實法的需要,我們經常拿自己的錢給同修做資料,做大法書,都是幾千、幾萬的拿錢。二零零五年,同修因為某種原因,不再給我們提供真相資料了。我們悟到要自己做資料,走師尊要求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路。女兒開始克服重重困難學習做資料的技術,很快學會做資料的所有技術。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買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開始自己做真相資料。建立了自己的資料點,現在幾乎所有的真相資料我們都能做。

十幾年來,我們這朵小花一直在平穩的開放著,她像一朵淨蓮在塵世中、在布滿邪惡的環境中靜靜的盛開著,把大法的美好和福音送給千家萬戶。女兒精心的呵護著這朵小花,同時還幫助其他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教技術。我們這個資料點都是我們用自己的資金維持,無償給同修提供各種真相資料與光盤。有時同修看到我們花銷太大,就主動捐錢給我們,我們都謝絕了。實在不能謝絕的,我們就收下,然後捐給更需要錢的其它資料點。

「訴江」大潮興起後,我們認識到這是正法進程推到這一步了,我們全家五個大法弟子以真名實姓給兩高發出控告迫害法輪功首惡江魔頭的控告信,很快收到兩高的回執。

女婿因為有一定文化就利用自己的所學幫助同修。二零一五年,「訴江」時,他幫助有困難的同修寫控告書。每年大陸網上法會,他都幫助同修整理交流體會稿發給明慧。營救同修,請律師等,只要是證實法與救度世人的需要,他都無條件默默配合。

因為救人的需要,我們地區引進451大型商務打印機,大大加快打印資料的數量與減少了打印時間。可是時間一長,機器的維護與維修的問題就突出出來了。因為同修都很忙,女婿就在同修的建議下學習維修技術,很快成了半個技術同修。能做一些簡單的維修了。

師尊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無法用有限的語言表達,我們是幸福的修煉人,這種幸福來自師尊的慈悲呵護與救度,來自於大法的鍛造與熔煉。我們深知還有很多不足,與做的好的同修還有差距,我們還有很多人心要去,我們一定按照師尊要求,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兌現誓約,圓滿隨師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