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法上歸正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

(一)站在正法的基點 歸正自己和上司

剛來單位時,科室沒有主任,辦公室的工作由我一人負責,包括報賬。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貪佔一分錢的便宜,賬目清楚,並在工作之餘學法、發正念,工作做得有條不紊。

之後不久,單位設了辦公室主任一職,因為我修大法被迫害過,領導就把別的科室主任派來當辦公室主任。他初來乍到,卻喜歡發號施令。以前我們的創收費都是一分不剩的交給單位財務,財務再撥給我們使用,他來之後,因急於用錢,創收費也不上交了,甚麼都是他說了算,我雖然表面上沒說甚麼,工作卻不再主動積極。向內找,當時找到了妒嫉心,顯示心、瞧不起人、證實自己的心,卻沒有把自己當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消極、無賴。

一年之後,這個主任調走了,由我們單位的一位年輕女孩當了主任。這個主任不像上一個主任,肯吃苦,有能力,在領導面前很會來事兒,很多事情她都包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也就沒再操心,她讓幹甚麼我就幹甚麼。結果每到年終報賬的時候,我都頭痛,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後來發現,她是根據領導的意思開了假髮票讓我報。(單位領導為了評獎,拉關係走後門,花了不少錢,然而由於現在「三公」經費管理很嚴,很多開銷卻報不了,就開一些假髮票報銷,現在大陸都是這樣,不拉關係辦不成事,拉關係又報銷不了,只好開假髮票,老百姓怨聲載道。)雖然發現問題後,我沒有在發票上簽字,可是覺的很憋屈,為甚麼老是出現這些問題?

師父說:「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1]

通過學習師父講話,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明白了我是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看問題,我努力的修自己,看淡名利之心,不和常人爭高低。但現在是正法修煉,我們想問題、做事情都應該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用正念看問題,舊勢力就是利用常人要把我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那麼被動的承受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我理解的正念看問題,就是從全盤否定舊勢力,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角度看問題。

舊勢力就是要把人搞的都這麼壞,說是給大法弟子創造修煉的環境,可實質上是為了毀滅世人,毀掉大法弟子。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承認舊勢力的這些毀人的安排和造成的現狀。否定人的一切不正的思想,不良的品行,不好的表現,變異的觀念。正念對待,正念清除,這也是在救人。

明白了這些,我除了加大力度發正念,同時智慧的抵制領導的一些不正的要求,並根據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對資金管理的要求,把這些年來我經手的經費做了清點,把沒上交的創收費自己貼錢補交了,把賬目整理的清清楚楚,然後向領導彙報了此事。

領導很受震動,一再表示不用我自己貼,是單位用的,單位貼。在我的一再提醒、督促下,當然,還有現在的形勢逼迫下,領導把以前沒走正的,沒做好的,都歸正了。

(二)由丈夫的出軌 歸正自己和家庭

先生把他的其中一個蘋果手機淘汰給了我,而這部手機和他的另一部蘋果手機是通的,他自己並不知道。

昨天我打開手機,發現了一條新信息,是一個名叫小李的發來的一段打情罵俏的短信。我心裏一驚,難道先生有外遇了?我沒有像常人一樣把它當作證據保留下來,而是立即就刪除了。雖然表面上沒甚麼影響,但這兩天背法打不起精神,煉功不想起床,比較消沉,心裏有點放不下。

時隔一週,又來短信,兩人約好要見面。我當時很不舒服,妒嫉、怨恨、報復的心直往外冒,我強迫自己忍住,發正念排除。

這個週五,又接到短信,而且還發現他不止和一個女人有染。

在我的心目中,先生是一個正直、有能力、負責任的人,怎麼會幹出這種醜事?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和憤怒,並悄悄把他自己用的手機裏這些女人的微信全刪除了。

可是我是修煉的人,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和他大吵大鬧,我強忍著內心的痛苦,大量的學法,師父說:「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講,大法弟子看問題一定要反過來看,因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們要走正。常人認為不好的,作為修煉人──想離開這裏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認為是和常人一樣的想法,你就永遠是個常人,你就永遠離不開這裏。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為甚麼不這樣看呢?碰到魔難就往外推。」[2]

「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痛苦是償還業債,不順心的事會使心性提高,作為常人來講其實也是這個理。都是在消業,消去業了有一個好下一生,只是人不明白。作為修煉人,消去業力,修煉中心性提高上來了,最後圓滿。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修煉了多少年啦?還不能這樣看問題,還不能正面看問題。」[2]

自己也曾努力的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嚴格的要求自己,清除自己一思一念中冒出的色慾之心,但為甚麼不能歸正先生的不正確的行為?通過這段時間的實修,我認識到:

一方面,是自己斷色慾做得不夠。雖然修煉後已經斷慾多年,也發正念清除色慾之心,但對於修煉前看的那些小說中的色情片段,色情電影在思想中形成的觀念、思想業力,沒有發正念清除,在這次魔難當中它們就來干擾,浮想聯翩。

這種色心還表現為精神上對他的一種依戀、依賴,經濟上渴望得到他的關心、支持,想維護那種所謂的和諧。當它得不到時,就或者消沉、無賴,或者憤怒、妒嫉,甚至報復。雖然行為上能約束自己,但思想上已經翻江倒海,無法控制,這是由色魔構成的假我,並不是真正的自己。

這個色心還表現在對漂亮服飾的喜愛產生的歡喜心、對自己容貌的執著等等。

另一方面,放下情做的不好。剛成家時,先生對我百般呵護,無微不至的照顧使我這個以前缺少家庭溫暖的人把家庭當成了避風港,把先生當成了我的依靠。先生的關愛、同事的羨慕不知不覺的助長了我的名利心、虛榮心。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孩子的出生,我的身體每況愈下,而先生卻忙於他的工作和應酬,無暇顧及我,我虛榮心受到了深深地傷害,為了求得身體和心靈上的解脫,我走入了修煉。

剛得法的興奮讓我產生了歡喜心,一門心思就想煉,而先生卻百般阻攔,我不知道向內找,卻對他產生了深深的怨恨。由於自己的怨恨心沒有放下,為了一口氣而活著,雖然沒有爆發出來,卻用冷戰的方式對待他,對他的存在不聞不問,只顧做自己的事情,走了極端,才導致邪惡鑽了空子。

更重要的是,沒用正念看問題,沒有認清背後舊勢力的安排。在舊勢力的系統安排下,今天的兩性關係不再只是以繁衍後代為目地了,已經變異成了人的主要生活意義了。整個社會中,人都是把情慾、色慾當作精神追求、生活享受、生活目地。舊勢力通過這種方式使人快速墮落,從而毀掉人類,包括大法弟子。

先生的背後有舊勢力的安排、操縱,這是舊勢力利用自己在法理上的認識不足,從名譽上、色情上對自己進行迫害,而我卻把它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這就無意中承認了舊勢力對他的這種安排,也就是承認了他可以以現在被舊勢力安排的狀態來干擾修煉人。你承認了,那你的功就不會去歸正這樣人的思想了。

通過學法向內找,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知道了我必須放下自我,否定舊勢力通過毀滅他達到干擾我修煉,干擾我救度眾生的目地。我除了加大力度清除迫害他的背後的色魔、共產邪靈外,並處處關心他,嚴格要求他,因為沒有徵得他的同意擅自動了他的手機,我還給他寫了封道歉信,並感謝這些年來他對這個家的付出,對我的不離不棄,理解他這些年來承受的壓力和痛苦,並願意與他一起分擔,但不能用這種方式釋放壓力。通過我的努力,先生的表現比以前好多了。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包括否定當前的這種被舊勢力安排的不是人應有的這個社會狀態,這種嚴重偏離了神給人設定的道德規範的人類狀態。認清舊勢力的安排,在法上提高,不給邪惡可乘之機,那我們修成的一面就隨時都在正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