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獲新生 講真相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多年的修煉,師尊為我操盡了心,替我承受了無數的苦難。我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能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來報答師恩。

下面我把二十多年來,修煉大法後的修煉體會,對我心靈觸動大的故事寫出來。

一、坎坷的前半生

我出生在一個被中共嚴厲鎮壓的家庭裏,從小學習成績很好,可甚麼好事也輪不到我身上。上高中班裏最後只有兩個女同學不是團員,其中一個就是我。不是我不行,都是因為我出身不好。在那個年代裏,從小看到的是數不清的白眼,遭到了數不清的心靈蹂躪。好不容易高中畢業,找到了一個我很喜歡的工作,我當上了初中英語老師。

我加倍的努力工作,後來打倒四人幫後,中共對成份的劃分不太看重了,我才覺得自己終於能抬起頭來做人了。可我自己光顧工作,對自己個人的婚姻大事忽略了,到我將近三十歲的時候,經人介紹和一個同事,急急忙忙、草草了事的結了婚。婚後我發現丈夫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可已經晚了。我只有將就著過上了,整天提心吊膽、惶惶不安的過日子。

當我生下了女兒後,丈夫的病更嚴重了,經常拿著刀要殺我們娘倆,日子真的沒法過下去了。我辭掉了心愛的教師工作,與丈夫離了婚。帶著不滿五歲的女兒,遠走他鄉改嫁到離老家一百多里地的一個城市,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他有一個大我女兒兩歲的兒子。我既要照顧女兒,又要照顧丈夫的兒子,整天累極了。這還不說,丈夫只是一個建築工地上打小工的人,他掙的錢根本養活不了我們娘三個。我只有靠做點小買賣艱難度日。我賣過雞蛋。記得:第一次,我騎自行車帶著三十幾斤雞蛋,路上打碎了很多,雞蛋賣完了,回家一算賬,不但沒掙到錢,反而賠了五塊錢。我很傷心。再後來,我又賣過饅頭,饅頭賣不了壞了,我又沒掙到錢。這樣的日子,真的是難極了。

我揚起頭對天喊:上天啊!這日子甚麼時候才是個頭啊!由於種種原因,我的身體也出現了問題,丈夫為了給我治病,沒白沒黑的幹活掙錢。就是這樣也是無能為力!

二、巧遇大法獲得新生

在我感到生命到了盡頭的時候,我巧遇大法,走上了這條幸福的修煉路!

那是九七年的初冬的一天,我回娘家遇到一個同修。她看我身體不好,對我說:你學大法吧!這大法可好了,可神奇了,你只要真學,甚麼病都會好的。我說:只要能治病,我就跟你學。

當天,我就跟同修學會了五套功法,同修還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我回家後,天天學法、煉功。很短的時間裏,我身上的幾種大病都好了。我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快樂之人。我丈夫很感激大法,很支持我學大法。

大法還給了我很大的福報!在一個朋友的幫助下,我辦起了一個課外輔導班,師父幫我,自己找上門來的學生特別多。我認真輔導他們,成績都提高的很快,家長高興,學生高興。經常學生家長送禮物感謝我,可我都以我是學大法的,做這些事都是我應該做好的,你們不用多想甚麼,我會對你們的孩子負責任的。家長和學生都很相信大法,也很認可大法。

我輔導的學生,年年都在增加,兩年後,由開始的一個班增加到了三個班。我又聘了一個輔導數學的老師。這樣,我的年收入已經比我幹教師還掙得多。我非常感謝師父!謝謝師父把我從苦海裏撈起,又給了我這麼大的人間福份!

三、在迫害的日子裏走正路

可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和小丑打壓法輪功,我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就在家裏,自己學、自己煉,反正我不能不學了!儘管我沒放棄修煉,可畢竟失去了學法的大環境,不自覺的就不那麼精進了。講真相救人的事情,只是挑著熟人講。我不止一次的問自己:就這樣繼續下去嗎?我對得起救我的師父嗎?我對得起這偉大的大法嗎?不行!

我就走出去找尋同修,師父的慈悲,讓我找到了過去聽說過的一位同修,她還在家裏學、煉。我們倆就組成了一個學法小組。每個星期拿出一個半天的時間,一起學法、交流。後來又一個同修也參加了我們的學法小組。我們一起學法交流,一起做救人的事。一直很精進!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自己來世得法的使命,那就是救度世人!我調整好自己,先從我輔導的學生開始講,在個別輔導時,我先給學生講真相,主要講大法的美好,相信大法對自己的學習有很大好處,學習成績會提高很快的,告訴他們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然後再給他們三退。一段時間,同學們的學習成績提高的很快,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通過面對面與學生講真相,我修去了很多的人心:怕心、嫉妒心、私心。現在,只要學生到我的輔導班來上課,第一時間先給他們講真相辦三退!救人的效果特別好!

除了給學生講真相,我還利用其它形式救人。有時我讓會開車的女婿,拉著我到老家村裏,發真相材料、護身符、貼真相粘貼。有一次,我回老家貼訴江大看板,我一個人很難貼上,我就讓我女婿幫我一起貼。有時,我一個人經常到一些居民小區,發真相小冊子,粘貼真相不乾膠。

有一次,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帶著真相不乾膠,在市區的大超市的幾棟大樓周圍的牆壁上,都貼上了「真善忍好 法輪大法好 全國起訴江澤民 」的大粘貼。第二天,我有意的到那裏一看,那大粘貼真顯眼啊!有很多人在那裏看呢!

二零一四年深秋的一天,我身體出現了不舒服的感覺,但我沒有理睬它,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照樣輔導學生,照樣學法、煉功,加長了發正念時間。可幾天後,我發現我的腰部出了很多小水泡。我不敢讓家人知道,在學法小組,同修看了後說:這是常人說的「蛇盤瘡」。同修們幫我發正念。可就是無甚麼效果。這東西越長越多,在我的腰部,纏繞著對著往一塊延伸,到延伸到腰圍的三分之二多了的時候,我真的有點承受不了了!怎麼辦?常人說:這瘡長到接起來時,就會有生命危險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要正念闖關。在我承受不住疼痛時,我就帶上真相粘貼,口裏念著發正念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記得那一夜,我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不知貼了多少粘貼。我把這巨大的疼痛滅掉了!到天明的時候,我回家了!我發現這「蛇盤瘡」蔫了。隨之,身體的劇痛也消失了!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四、全家都受益

我修大法二十多年來,儘管自己做的離師尊要求還差很遠,但師尊給予弟子的是太多太多。同事們、同學們,誰見了我都會說:你變了,你越活越年輕了!是啊!我是學大法的人了!我能和常人一樣嗎!每當此時,我都會告訴他們真相,幫他們三退。

孩子們都相信大法,也都受益於大法。女兒和女婿都有了自己理想的工作,收入很可觀,已經有了自己的汽車、樓房。兒子和兒媳也都如此。

丈夫因為支持我學大法,身體也很好,現在每天都跟著我盤腿煉功。

師父為我和家人,操盡了心!給了我們全家莫大的福份!我和家人們:從心裏感謝師尊!謝謝師尊!

路走到今天,我深知如果沒有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為弟子化解一個個的巨關巨難,弟子是絕對不會走到今天的。我對師父的感恩之心無以言表,唯有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來回報恩師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