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山深處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

一、在大山深處救人

二零一七年三月初的一天,我和姪子到大嫂新建的家去玩,他們家地處兩縣最邊緣的交界處。從我縣到她家,經過十五、六公里的柏油路,然後就是一個半小時的泥石路,石子隨時都擦著轎車底盤「唰唰」的響。一路上,我仔細觀察地形和村莊,並有了一個願望,要到這些邊遠山區來發真相資料救度這一方眾生。

到了她家吃過晚飯,天色已晚。大嫂說三月八日,她們那裏有鬥牛和摔跤比賽,很熱鬧的,邀請我們到她家來玩。

三月八日這天,我和同修A帶上真相資料騎著摩托車前往,一路上我們一邊發正念,一邊記住地形和路標,艱難的行駛。經過難走的路時,我們坐在車上就像篩磨一樣,東歪一下,西倒一下,前俯後仰。一不小心,摩托車摔倒了,連車帶人一起摔倒在地上。我和A同修立刻喊道:師父救我!師父救我!結果我倆啥事也沒有,都好好的,只是摩托車摔掉了一顆螺絲。我們扶起摩托車繼續前行。一顆感恩的心,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謝謝師父對弟子的呵護!謝謝!謝謝!弟子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回報師恩。

快要到三岔路口時,我要A同修往這邊拐時,一陣急剎車,人車分離,我們倆被重重的摔在一邊,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我倆都說:沒事,沒事,請師父救我們,摩托車又摔掉一顆螺絲。我倆感到手、腳、腰都是疼痛,已經沒有力量扶起摩托車了,就請了在旁邊修高速路的小伙子們,幫我們把車扶起,但摩托車已打不著火了。

我想一定是師父要我們救此處這一群眾生吧。我趕緊把資料拿出來,放在他們各自的車筐裏。然後A同修讓我先走,待她修好車後來追我一起去發,我一邊走一邊發資料,沒過多時,我想起大部份資料在摩托車後備箱裏,就請師父加持讓摩托車快啟動,我們還要去救人的。

一會兒,就聽到同修喊我上車,坐上車後,心裏有一些後怕,但立即否定這個怕心,請師父加持,救人要緊。

漸漸的聽到大山深處傳來人群的歡呼聲,再往前行,看到了人群和車輛。我們把所有的資料放入停放在大山裏的車箱(筐)裏,求師父救這一方眾生,加持眾生看明白真相內容,選擇正義,同化大法,退出共產邪黨。

回到家看看自己的樣子,從頭到腳都是灰塵,連牙齒上都被灰塵包著,但身體各處毫髮無損,心裏樂呵呵的,為眾生得救而高興,一顆對師父感恩的心無以言表,無數遍在心裏默念謝謝您師父!謝謝您師父!

二、集市上救人

由於本縣客運站買車票要身份證實名記錄,為了減少修煉人信息的透露,我和同修B經常打摩的到鄉下集市上去救眾生。每次摩的費用都比客車票費高一些,有時我們坐公交車到郊外等過路客運車,返回的時候,也坐過路客運車,也不要身份證。

二零一七年的七、八月份,當地的雨水特別多,我和B同修坐摩的到集市的路途中,幾乎是晴空萬里,資料都是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後,當面發,每次都能發出去一百多份。等我們發完資料坐上回家的客車,大雨小雨下個不停。我們經常去鄉下集市,基本上都是這樣,對我們救人一點影響都沒有。

八月的一天,我和開摩的約好,第二天送我們到離縣城較遠的鄉下集市,此路途道路曲折、坡度陡峭,氣溫偏低。約好,如下雨就不去了。第二天,一點以前,火紅的太陽高照大地,一點整時,突然傾盆大雨下個不停,看遠處山上全被雨霧籠罩著。我打著傘去告訴摩的司機,結果摩的沒來。我又去與B同修約好的地方,商量今天該怎麼辦。同修順便問了一下停在旁邊的一輛麵包車(私家車),結果此車主正好是要去我們準備去的集市,正等著他的姪女來,同意順便帶上我和同修,而且要價與客運的一樣。這是師父為我們救人精心的安排。

一路上大雨小雨下個不停,翻山越嶺到了目地地,天晴了,太陽露出了笑臉。集市很熱鬧,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在各個人群中,我和B同修把一個個真相光盤和一本本真相期刊送到有緣人手中。當發到一個中年女子時,她看了一下是法輪功的,就不要,還說一些很負面的話,我給她講真相,她根本不聽,有的人一看此情景,也把資料退還我們。我們看著眾生可憐的樣子,沒有怨言,繼續往下一個攤點去發。還是有人不要,只聽到一個賣日用品的小伙子說:「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要?而且又不要錢,我要!」師父用這個眾生話語打開了局面,人們就又開始接真相資料了。當乗坐在回家的客車上,又是颳風下雨,一直回到家,雨還在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