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歲學會開車去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我過去講真相是騎著摩托帶一個同修講真相,現在我開著轎車拉著一車人講真相。用常人的話是鳥槍換炮了。我講真相的能力和效率都在不斷的增強。

兩年來,我跑了四萬四千多公里。雖然七十多歲,我卻耳不聾眼不花,幾年前正碰到一個六十多歲的同修要買老花鏡,我就順手把我的老花鏡給了他,自那以後,我就不戴老花鏡了。我現在開車越開越順手,越開越成熟。

當我給路人講真相的時候,他們都向我投來羨慕與敬佩的目光,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智慧和能力。

一、突破年齡界線證實法

一次我開車回老家探親,我家鄉的父老兄弟們和親朋好友,看著我開著小汽車在道上自由自在的奔跑,向我投來讚佩的目光。七十歲的人開車,也沒被年輕小伙開車給落下過。我大哥的大兒媳和我姪女都要跟我學煉法輪功,我三哥的大兒媳,二兒媳也要學法輪功。

我家的鄰居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每天開車自由出入,他們沒有不佩服的。我樓下的一位大哥,原來就是個司機,退休後他從不開車。我樓下的另一位老弟退休前在車隊開車,退休後還不到七十歲,也從不敢開車。而我過去不會開車,怎麼現在反倒就能開呢?因為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在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每天都能堅持煉功,學法兩、三個小時,從不放鬆,天天講真相那是風雨不誤,雷打不動的。

幾乎每年重大的日子,我都參與整體配合掛條幅,每次凌晨三點回家,我也要把動功煉完才睡覺。「付出多少得到多少。」[1]是師尊告訴的真理。因此身體始終是健康狀態。四萬多公里的開車的奔跑,使我的知識增加了許多,視野開闊了許多,駕駛經驗上也成熟了許多。

一次開車從大慶到佳木斯,一千多里的距離,沒走高速,大部份走的是便道,同修說:「大哥呀,休息一會吧,你開了這麼遠的車多累呀!」我說:「我又不是扛著車走,開著車走累甚麼呢?別忘了,我是大法弟子!」沒走高速走便道是省了過路費,便道車速慢,走了十來個小時,我輕鬆的把車開到了地方,我真的一點也沒覺的累。

我也常常為同修們服務,拉貨送貨,接站送站,對我來說都不算事。一個同修有病業,出現糖尿病並發尿毒症的假相,住進了醫院透析。同修向我說了這個情況,我開車拉著幾個同修,及時趕到醫院和過關中的同修交流,鼓勵同修要有正念,信師信法,要有戰勝病魔的信心和勇氣。後來不長時間他就出院了,眼睛也能看到東西了。

一次,同修在外地的姐姐,也是同修,她做了白內障手術,把眼睛做失明了,狀態不好。這個同修很掛念和我說了情況,我二話沒說,開車帶著幾個同修就去了,五、六百里地的路程。那天,正是正月十五,天還下著鵝毛大雪,路很不好走,路滑車不能開快,天黑後我們才趕到。我們的行動使同修的姐姐、姐夫和外甥女很感動。第二天來了好幾個同修,我們一起交流,不想修煉了的姐夫又有了修煉的信心了,姐夫和女兒的僵化關係在向內找中也改善了,同修認為我們沒有白來!大家都得到了提高。她的姐夫六十多歲,看到我七十歲能開車,羨慕不已,他也要辦駕駛證開車。我講述我開車講真相的事例,把她姐夫也給帶動了。

一次同修的姑娘打來電話說:「叔,下午有時間給出一趟車唄。」我痛快的答應了。下午我開著車,拉著同修就去了闖不過病業關的老同修家裏。老同修八十來歲,法理不清,把裝老衣服都做好了。我們告訴他:「否定舊勢力,別把自己當病號,自己能做的絕不讓別人伺候,這就是從思想上到行為上否定舊勢力。買了裝老衣服,你就在思想上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就削弱信師信法的正念了。你就好好學法,堅持煉功,你就會達到最佳的精神狀態,會變被動為主動。」

開車其實也有修煉的因素,碰到窄路我從不去搶行,我停車等著,車行到跟前時大部份鳴笛致謝意,我對寫有「讓」字的路標牌,上寬下窄的理解是:讓!就是越走路越寬,不讓,就越走路越窄!最後就無法走了。讓,是一個司機的境界,也是大法弟子的風貌。它有修煉的哲理容在裏邊。我在左轉彎時也是一讓再讓,直行的車走完然後我再左轉彎。

我能在這麼大年紀開車也很神奇,是法輪大法給我的智慧和最佳的精神狀態,沒有大法就沒有我的一切。法輪大法無所不能,真修者就是每個神跡的創造者。

二、不依賴同修,走出自己講真相的路

前段時間,有一個很會講真相同修坐我車上配合,一起出去打電話講真相,那個語氣非常親切,加上道理,用詞恰當,一個多小時能退二十多人。還不用我多費口舌,慢慢我就有了一種依賴心了,可是沒過多久,這位同修因有事就不與我們配合了,我的心裏立即有一種沒有依靠的失落感。

師尊在法中講:「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2]學法後使我明白,講真相救眾生是修煉的一部份,你提高的快救人就多,同時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要做的三件事之一。講真相不好意思開口必須突破,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你不能夠講真相救眾生,還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嗎?我在學法中,思想在不斷的昇華著。我和同修上午學法,下午組成講真相小組去講真相。工地、路邊賣菜的、散步的退休人員、路上的清潔工等,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對像。過去講真相我是騎著摩托車,帶著一個人去講,現在我是開著小轎車拉一車人去講真相。

一次暴雨過後,有一個工人在橋下清理水溝,我們給他講真相,他不相信世上有神、佛存在,也不相信善惡有報的理。我們雖然沒有給他講退,我們一點也不灰心,也不退縮,繼續信心十足的去講。我在開車往前走,突然看見三十年前,單位的朱師傅和老伴在路上艱難行走,我熱情的讓他們上了我的車,我邊開車邊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聽明白後都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這回他們的未來有希望了。他們的得救,不只是我們的努力,是有師父的法身和另外空間正神的幫助。

我開車來到濕地公園的一條路上,驕陽似火的天,熱得夠嗆。一個工人在掃馬路,我開車來到他身邊,我說:「小兄弟,歇一會喝口水涼快涼快吧,大熱天熱壞了吧?」隨後我遞過去一瓶冰鎮礦泉水,他連忙道謝,我接下來就給他講真相,他入過少先隊。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他痛快的答應了退出少先隊,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我開著車在大道上繼續前行,碰到一個清潔工在道邊休息。我下車去跟他講真相。我說:「小弟,在大道上幹活要注意安全呀!來去車輛這麼多,幹活時看著點車輛再幹。你念幾年書?」他告訴我念六年書,入過少先隊。我把三退保平安的事講給他,他同意退出。我又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江澤民一夥導演的誣蔑法輪大法的謊言,法輪大法是偉大的佛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反對他就沒有好的未來。

就這樣,我每天都堅持出去講真相救人,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去掉了依賴心,走出自己修煉的路,只要學好法,講真相的效率就高,而且越講越順。

三、不錯過一切機會講真相

一次,我碰到一個八十三歲老鄰居,他是個機關幹部,我就開車到他跟前,我說:「大哥呀!鍛練啊,身體挺好啊!三退保平安啊!?」他說:「我考慮考慮!」我說:「保平安是好事不用考慮。」「那你給我退了吧!」我說:「中共說的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言!相信有神佛存在,相信善惡有報才能生存!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對這個有緣人,我稍微放鬆一點就會擦肩而過!珍貴的機會瞬間就會失去的。所以大法弟子要珍惜每一次瞬間即逝的機會!必須高度重視才能救下更多的世人。

一次,我去修車,修理工他一邊修車,我一邊給他講真相,他修完了,我也講完了,他很高興的做了「三退」,修理部的老闆給我一張修理聯繫卡。我不失時機給他講了真相,我祝賀他買賣興隆,「三退」後買賣更興旺,他高興的做了「三退」。

一次我開車路過公園的停車場,碰到十五年沒見著的同事,我們親切友好的交談了許多。在最後我告訴他真相;我說:「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言,世上是有神佛存在的,是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將來世上是不允許中共存在,因為天要滅中共。你加入的共產黨員退出來,一退就保平安。你要怎麼選擇?當然是要選平安了。」他高興的做了三退。我告訴他:你就為了這句話都等千百年了,這句話非常的珍貴。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是我修煉提高的過程。是大法給我的智慧,是師父的加持。

我和人們說話的表情,語氣都是非常親切的,師父把有緣人推到我身邊,我就決不叫師父失望,有百分之百的勁絕不拿出百分之九十九來。我能講真相把眾生救了,其實都是師父安排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以後我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繼續做好講真相的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的使命!

層次有限,如有不足,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