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友們支持我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以前是農村的婦幼保健員,管幾個村的產前檢查和接生,但自己做過絕育手術後得了後遺症,還有很多其它的病,身體面黃肌瘦的,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藥罐子。

自從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不長時間,我的身體就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是無病一身輕,面色白裏透紅。下鄉講真相時,認識我的人都驚訝的問我吃了甚麼靈丹妙藥,怎麼返老還童了?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功身體才好的,中共媒體的電視、廣播、報紙都在說謊,沒有一句是真的,都是在誣陷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我就是活見證。」

鄉親們知道我說的話沒有騙他們,也都願意聽我講,我就邊講邊給每個人發一份真相期刊,我說:「我講的不全,期刊裏講的明白,你們拿回家去好好看看,明白真相是福。」鄉親們都樂意接受。我就順勢講「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保平安,鄉親們一般都很樂意退,有的還開玩笑的問:「你老伴是黨員,你給他退黨了沒有?」我會告訴他說:「早就退了!退了保平安,誰不樂意退!」

老伴早已退休在家多年,我每次無論甚麼時間出去講真相,他都從未有過怨言,他在家裏做飯、做家務。有時也會有人告訴他:「你老伴到處宣傳法輪功、發資料,還要別人退黨,你怎麼不管管她?」老伴是個話語不多的人,但他這時都會理直氣壯地說:「法輪功又不壞,我管她幹甚麼!」

我兒子是搞裝潢的,方圓幾十里的建築工頭他都有往來,每個工地我都去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樂意接受。我每年給他們送真相台曆,有的時候我去發時,有工人不在場沒有得到,他就直接騎車到我家裏來拿。也有的建築工人對我兒子說:「你媽媽在外面發傳單,你怎麼不說說你媽媽?」兒子說:「我媽媽娘家人都是煉法輪功的!我媽媽以前一身病煉法輪功後都好了。傳單裏講的都是真相,你們只管看吧,誰看誰明白,明白真相得大福。」兒子這樣一說,他的同行們都很相信。

我家是一個大家族,我母親兄妹七個,還有父親那邊的和婆家的親戚,哪家有紅白喜事我都去,目地是去救人。

我娘家在外省一個市裏,去年四月娘家的一個堂哥去世,我們一家人開車前去悼念。我帶了兩大包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到老家去發,沒發完的我又到附近的村莊裏去發。鄉親們都很純樸,待我很親切。我對鄉親們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做的事慘無人道,他貪的錢黑洞無底。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你們都是我的親人,今天來這裏一來是悼念我堂哥;二來也想看看鄉親們,想讓你們了解法輪功,了解中共是甚麼,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你們就擁有好的未來!我祝所有的鄉親平平安安!侄媳婦把兒女們都拉到我的面前說:「奶奶來一趟不容易,她老人家講的都是對我們好,你們要相信!」孩子也都說:「么奶奶的話我們都相信。」那一次共退了四十多人,帶去的所有真相資料都送到了有緣人的手中。

去年,表妹的女兒生了小孩,我到她家去吃喜酒。表妹怕我破費(路途很遠),不讓我去,但我想到的是要救人,就和弟妹同修商量一起到那裏去救人。親戚包了車,我們帶了一大包真相資料直達目地地。我們去的人不多,司機就在半路上收了兩個客人,一個是某市戒毒所的警察,另一個是位女士。警察正好坐在我的後邊,他們一上來就開始聊天,我想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我一定要救了他們。我就不斷的發正念,然後就跟他們答話。

我說:「我是去吃喜酒的,遇到你們是一個緣份,你們了不了解法輪功?」那警察說:「不了解,只聽說過。」我就告訴他:「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是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現政權領導人不迫害法輪功。你看周永康迫害法輪功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現在打的那些老虎、蒼蠅,明的是貪腐、權利的爭鬥,其實這些被抓的都是迫害法輪功的罪人。我又講自從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現在每天都有八萬到十萬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你和我兒子年齡差不多,大姨就幫你把曾加入中共的一切組織都退了,保平安,有個美好的未來,好嗎?」警察聽明白了真相,高興的說:「我用真名退黨!」那女士也用真名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組織。我又送給了他們一人幾本真相資料,叫他們拿回去給同事們看,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並答應回去好好看。

到了姪女家的第二天,姪女的婆家就來了很多親戚,我就和弟妹一起講真相,因為很多人都不認識,我就自我介紹說:我們都是親戚,都是來喝喜酒的,也都是一家人,我們今天給你們送平安來了。因為姪女那裏方言很重,語言不通,我就連說帶比劃,好不容易才勸退了二十多人,也發了不少真相資料。

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中,我一直在外面講真相救人,真的很感謝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謝謝師父一路慈悲呵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