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糾葛 在同學聚會上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一九八六年,我高中畢業於某市一中,接近高考的前夕,我父母因病相繼去世,我也生病住了醫院。這段時間裏,班級裏的一名男同學總是默默的關心我,讓我從悲傷中振作起來,並上醫院去看望我。

因為那位同學學習優秀,校長都指望他考重點院校,認為我們在早戀,多次命班主任找他談話,不要為我分散精力,可他不顧這些,照顧我到出院。這一年,他考上了省一所稅務學校,而我卻落榜。他家和我姐家同在另一城市,畢業那天,我們一同來到這座城市。他開始大學生活,我在姐姐家居住,開始重讀。

一次他放假回來,拿著高考複習資料來看我,姐姐突然嚴重警告他:你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妹妹了,干擾她學習,你考上大學了,我妹妹還沒考上呢,等等。他聽後轉身就走了,我當時甚麼也沒敢說,畢竟父母不在了,我又住在姐姐家。後來我去他家找過他二次,但都沒見著,沒機會去解釋,從此分別,這一別就是三十一年。

今年八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加了老同學的微信號,才得知班長正準備在八月十九日組織八六屆高三文科班同學聚會,很多同學都在給我打電話,讓我參加,並說我是同學們中的亮點,我若不去,四十多名同學都會很遺憾。起初,我思想波動的很厲害,不想去,不願想起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不願面對那位男同學,誰知班長得知我和他還在同一城市後,讓他開車來接我,硬要把我拉去。這下不去也得去了。

人心返上來時覺的很自卑,認為同學們都各有發展,有當廳長的,有在檢察院工作的,有當教師的,而我被迫害的工作也失去了。

但畢竟是修煉人,我明白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而我有更大的責任和使命在身,擺正基點後,心想這是一次多麼難得的講清真相的機會呀,而個人的恩怨和救眾生的責任相比又算得了甚麼呢!放下它,坦然去面對。

在途中,我真誠的向那位同學說了聲:謝謝,謝謝你在我悲傷痛苦生病時對我的照顧。又說了聲對不起,我對姐姐當時的嚴厲指責表示歉意。他聽後也釋懷了,心情也放鬆了。

在中午宴席上,遠道而來的班主任老師作了開場白,接下來每位同學都得發言,同學們講著各自的仕途和祝酒的話,到我講話時,我站了起來,認真的說道:老師好!同學們好!我今天能參加這次同學聚會真是太不容易了,可以說是歷經坎坷和魔難,九死一生見到你們的。我被綁架兩次,拘留兩次,勞教兩年,只因要做好人,受盡各種酷刑折磨。接著我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開始洪傳講到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造謠誣陷法輪功進行殘酷鎮壓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從法輪功的祛病健身,使人道德回升,講到目前洪揚世界五大洲,從文化大革命十年平反昭雪,講到法輪功真相會大白於天下……

同學們聽著都震驚了,期間有一女同學問我:你經歷了那麼多波折苦難,還不放棄修煉嗎?我說:真理總得有人堅持,正義更須要伸張,我內心依然堅守,終生無悔。

我看到有的同學在擦眼淚,有的走到我身邊來和我握手,你不早說,我們要知道你在那裏受苦,非得去看你不可。有的說,看你身體這麼消瘦,遭了那麼多罪,快多吃點好吃的,給我夾菜。三十年不見,你經歷了非人的待遇。

到晚上吃飯時,我和班主任老師換坐,我向他和身邊的幾位同學講了「三退」的事,其中有一位同學患心臟病,班主任老師說你快教他煉法輪功吧。因為當晚要返回,我建議他找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去學。班長叫我住下,並說幫我聯繫同修可以切磋。我謝過了,坐上了那位男同學開的車返程,同學們出來相送,久久不願離去。

至此,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苦心安排好的,為我修煉提高做鋪墊的,過程中,三十年的過程都是為了今天,當初我與那位男同學一起來到這座城市,是因為我有緣在這裏得到法,三十年後,大法善解了怨緣,我們共赴同學聚會,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了此大願。

我知道,自己人心還很多,但我堅信在師尊的教誨下,通過學法,我會修去它,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請師尊放心。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