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正法路 精進再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們生活在一個縣城的小鎮,我們是個老年學法小組,年齡最大的七十四歲,最小的六十五歲。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堅持晚上學法,發正念。白天穿著整潔得體的衣服,背上各種真相資料,走街串巷見人就講、就發。偶爾心態不好,遇到誣告、被抓,只要心中裝著大法,正念正行,師父都為我們化險為夷。

一、神的使者來了

我們幾位老年同修是我們地區最早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的,影響和帶動著那些有怕心,那些不敢走出來的同修,在我們的帶動下,大家也都陸續的走出來了,整個小鎮基本沒有死角。

師父說:「大法弟子走過了圓滿的那個過程,而歷史今天賦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責任,不是你個人的解脫和圓滿,而是救度更多的眾生,所以才配當大法弟子。」[1]「現在人都得表態,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在救人中,那個生命的表現就定下了他的未來。」[2]

對照師父的要求,沒做好的地方,還要做的更好。我們農村地區大法弟子少,有的鄉一個大法弟子也沒有。針對這種情況,我們幾位老年同修決定到鄉村去,走街串戶的去救人。

一天,我們四位老年同修,來到一個村子,像往常一樣兩人一夥,道南道北的講真相。我們一連走了好幾家,都不聽我們講,還往出攆我們。那兩個同修也說:「不理想,說三道四的都有。」原來是縣裏有指標,要抓120人往上送,包括法輪功。我說:「要不,我們離開這裏吧!」年齡最大的同修說:「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被干擾嚇住。」於是我們坐下來發正念,各自向內找。我說:「我慈悲心不夠,有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讓我們救不成人。」

正說著從東邊來了一個騎自行車的人,同修說:「這不是師父把有緣人送來聽真相了嗎?」她們發正念,我就給他講真相,他聽得很認真,一個勁的點頭,同意退黨。又給他《九評共產黨》和真相小冊子,他滿意的走了。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真為他高興。

這時又過來一個開四輪車的,是夫妻倆下地幹活剛回來。我們走向他們,打過招呼後,給他們講真相。原來他倆都是黨員,幫助他們三退後,又送上《九評共產黨》和其他小冊子,夫妻倆不停的說:「謝謝,謝謝!」我們看到這些都會心的笑了。是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們面前,鼓勵我們繼續救人。

於是我們又回到村子裏去救人,看到道邊有七、八個人在閒談,我們直奔他們走去。這時就聽有人大聲說:「神的使者來了。」我們同時回答:「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來救你們來了。」他們聽過真相後,那七、八個人都用真名實姓做了三退。我又給他們發資料,少發一本都不行。喊「神的使者來了」的那人,才小學四年級文化,這不是師父在用世人的嘴,在激勵弟子嗎?於是我們把剩下的幾戶,很順利的講完了。

二、受干擾 向內找

師父說:「講真相這件事情只能力度越來越大,不能夠放鬆,決不能放鬆。如果人類真的出現了預言所說的那樣的事情,將來後悔也來不及。不能對不起眾生,對不起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願。而且這場邪惡的迫害還沒有結束,我們沒有任何理由鬆懈。」[3]

我與同修商量一致同意,去各個鄉鎮的集市上講真相。在農村鄉鎮的大集市,我們帶上真相光盤、各種真相小冊子,打上出租車,就來到大集上。到了那裏,我們把真相,發給四面八方的趕集人。一次我背兜裏的資料還沒有發完,只見一個同修把光盤給了一個警察。警察一看是法輪功的,就大喊大叫的:「抓你們還抓不到,今天送上門來了。」邊說邊打電話,派出所來了車,把那個同修連拉帶拽推上了車,拉到派出所。

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找另一個同修商量,他們還在找人抓人,不能把沒發完的光盤落在邪惡手裏,我們得離開這裏。回來趕緊通知同修們,有的在家發正念,有的去派出所要人。那個被抓的同修被帶到派出所,甚麼也不說不配合。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下,被抓同修當晚就回來了。

四月十八是我們這裏的廟會,我與同修商量,逛廟會的人多,是我們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於是我們三人帶上真相光盤,各種真相資料,一路上邊走邊發。在基本快發完時,就聽有人大喊:「就是她們三個。」原來我們被惡意舉報了,從車上跳下三個警察,各奔我們三個來了。撲到我身邊的這個警察,一看我拎的兜是空的,就來翻我身上背的兜。我正視著他說:「大白天,你這是攔路搶劫。」他硬把我的兜打開,一看沒啥就走了。其實我兜裏裝著沒換完的真相幣、破網軟件、護身符等東西,心裏默默感恩師尊,眼睛濕潤了。這時我看到有個同修,正給抓她的那個警察講真相呢。回頭一看,這兩個警察都奔另一個同修去了,把那個同修抬上車,拉到派出所。

我們回來,和協調同修說了同修被綁架一事。各學法小組的同修馬上行動起來,有的在一起發正念,有的到派出所去要人,有的到同修家整理東西。縣國保大隊和派出所合謀,要把被綁架的同修送到看守所。我們就發正念,一直堅持到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就聽到被綁架同修在正念下,檢查身體不合格,在師父的加持下回來了。

從城鎮到鄉下,到集市上講真相救人,為甚麼同修被綁架,我們也被干擾,反思一下自己,這裏有自己要修去的東西太多了。如看到同修每次講真相,都把資料用手拿著,我告訴她要理智、智慧的救人。她不但不聽,還說我有怕心……這種幹事心、顯示心,為甚麼我聽了,心裏不得勁呢?說明自己潛意識中,也藏著這種心。再有愛面子心,看到同修不符合法的地方,不指出來,出事了埋怨同修。還有自己做正事不專一,不能背著真相幣去講真相。

我們是個小整體,雖然有漏,有師在有法在,不允許邪惡干擾迫害。現在我們依然每天,都走在鄉間小路上救人。

三、正念走出派出所

一次,我們到一個村子講真相勸三退,我們還是分成兩組。這個村的院子大,所以費時間。沒講上幾戶,迎面開來一輛麵包警車,到我們跟前停住,從車上下來一個警察,大聲的問我們:「你們是幹甚麼的?你們被人舉報了。」我就大聲的給他們講真相,有意讓另兩名同修聽到。

他們讓我們上車,我倆就是不上,就是講真相。過會小警察也不那麼惡了說:「大姨別在這講,上車給我們講吧。」並強行把我倆推上車。車子在村裏轉了兩圈,找到了另兩位同修,把我們一起綁架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讓我們坐下。我就坐在椅子上發正念,她們幾個也不停的發正念和講真相。有個警察叫我們配合一下,讓我們把資料留下,然後簽個名。我說:「看你這個小警察也是一個有素質的人,這些事你就別幹了,你留的東西越多,將來你的罪就越大,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真善忍有甚麼不好,你要簽名就寫大法弟子吧。」

那個警察沉思了一會說:「那你們送幾本給我們看看吧,」於是亞姐從包裏拿出幾本小冊子,一看正好一樣一本,又拿出破網軟件送給他們,警察說:「行了,那你們走吧。」我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四、警察鳴長笛 是告訴我們信號呢

這天,我們四位老年同修,跟往常一樣來到一個村子。這個村子有一百多戶人家,我們挨家講一戶不落。當講到最後一家,一進院,主人就迎了出來,對我們非常客氣,又沏茶、又倒水的。我們謝絕了,就給他們講真相。原來這家男的,是村裏治保主任,是黨員。這家的女主人和他家來的親戚,明白真相後全都做了三退。

我們說話時,那個男的乘機溜到後門。我急忙追了上去說:「孩子,我知道你有壓力,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今天見到我們就是緣份,當治保主任也要平安哪,保護大法弟子可是功德無量的。」他明白了說:「這不,縣裏又來令了,要下指標抓捕你們,你們可要小心啊。」我說:「不要跟邪黨為伍了,我幫你把那個黨退了吧?」他點頭答應了。

這時就聽到外面的警車,拉著長笛在道上鳴叫著,他說:「這是嚇唬你們的。」我說:「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師父保護,不會出任何問題。是警察明白真相,拉著長笛在給大法弟子信號呢!」

五、明白真相的派出所所長

一次同修去某鄉講真相被舉報,被不明真相的派出所所長帶人綁架、抄家,之後送到看守所。這個所長多年來已多次綁架大法弟子。面對這種情況,我們沒有向以往那樣,一味的曝光派出所所長的惡行,而是真正以善心去感化他,從慈悲的角度去救度他。

同修們自己動手做成精美的禮品盒,把勸善信放在禮品盒裏,從不同的角度給所長本人和他的妻子都寫了勸善信。有的同修打電話也是善意的勸他,讓他認清一意孤行的後果,讓他明白真相。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這位所長明白了真相後,把送到看守所的同修,放了回來,把抄家時搜去的電腦、打印機,和一些真相資料都歸還給大法弟子。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幾位同修,沒有被嚇住,而是每天照樣背著真相資料到農村講真相。一天我們講真相時,又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這位派出所所長那裏,這位明白真相的所長,不但沒有叫人抓我們,還打電話告訴我們:又有人舉報你們了,你們這幾天先注意點。這真是善惡一念間,我們真為這位明白真相的所長的善舉高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