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景點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從小得法的弟子,如今在修煉的路上已經走過了十八個年頭。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幸得師尊慈悲看護才能在證實法中走到今天。現將在景點講真相的體會交流如下:

一、在新加坡魚尾獅景點講真相

二零零九年初,我意識到景點講真相急需人手且十分重要,便利用課餘時間到魚尾獅擺展板勸三退。我那段時間早上四點便起來學法,六點發完正念裝好資料出門,利用在車上一個小時的時間背《轉法輪》, 走路的過程中也儘量背法,讓自己溶於法中。

開始這樣做的第一天,一個旅遊團講下來就勸退了十多個人,而且遊客退了以後都是發自內心的感謝我,還有的遊客三退以後邊走邊喊「法輪大法好」。這使我意識到了學法的重要性。學好了法,感覺自己講出的話都帶著能量,感到自己做的事真的很神聖很偉大。

因為新加坡導遊在景點下車後只和遊客簡單說幾句話就解散了,所以我會主動和遊客搭話,為他們介紹周圍的環境或為他們指路,幫他們拍集體照等等,爭取快速和遊客互動、拉近距離,消除他們的戒備心理,使他們敢於聽我講真相,然後再抓住重點,在短時間內把真相講到位。一般我講真相都是一氣呵成,不給眾生背後的邪靈任何喘息之機,一般能搭上話的都能退。

但也有很多人表現冷漠,沒有反應,有些遊客還會對我破口大罵、恐嚇我、動手推我、或要衝上來打我,還有些不明真相的導遊要報警抓我。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不驚不怕,因為我相信師尊時刻都在身邊,誰也動不了我。我告訴自己:他們是不明真相的可憐人,他們也是對大法滿懷信心而冒著天膽下來得救的,被舊勢力所毒害,我們不去救他們,他們就沒有了未來,他們的不能得救會導致無數龐大天體和無量眾生的毀滅。想到這些,我一點兒不恨、不怨他們對我的態度,只是為他們今生的迷失感到難過。

那時我每天都堅持去景點擺展板講真相,到了學校給同學講,平時生活中只要能接觸到的中國人,都儘量不落下。同時,在景點我也遇到了很多考驗,記得二零零九年初我開始在景點講真相時,護照蹊蹺的被人偷走。然後第二天就接到中央警署的電話,問我是不是叫某某?讓我當天下午三點到某某地點去見面(不是警察局),而且強調只能我一個人去,不准帶人。我當時想是不是他們警察偷了我的護照要秘密送我回國?當時我知道新加坡政府那時和中共走的很近,所以有點緊張。後來我把心一放,一想,既然找到我,就是來聽真相的,你不讓我帶人,那我就給你來個「單刀赴會」,我沒甚麼好怕的,於是我一路背著師父的法來到了他指定的地點。

見面後他說他是新加坡內政部的,想找我了解一下情況。我說怎麼找到我的?是不是撿到了我的護照?他說沒有,他說他們內政部只是不明白為甚麼新加坡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被起訴這麼多次還是要在景點擺展板,所以他們想找個年輕有文化的了解一下。於是我就開始給他講真相,從法輪功是甚麼,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開始講,和他講了近兩個小時,他一直認真的聽,不時眼圈泛紅。聽到最後他說,我明白了你們為甚麼要這樣做了,你們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將來你在新加坡有事情我一定幫你。並祝我早日畢業找到好工作,順利拿到綠卡。

後來我去補辦護照,同修說你在景點天天被拍照,中領館能給你護照嗎?我說:「給不給護照它們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因為當時我的學生簽證紙馬上就過期了,如果還拿不到護照就作廢了,我就得回國。正常程序護照在新加坡補辦要三個月才能下來,結果在我學生簽證還有一、二天就到期的時候,我的護照神奇的發下來了,及時辦理了學生簽證。

一次在地鐵附近講真相,一個新加坡老華僑對同修們大喊大叫,像瘋了一樣不讓同修講,還攔在地鐵口不讓我們走。我當時沒想甚麼,就過去指著他說:「你坐下別動!」然後他就馬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動不動的坐在台階上看著我們走。

在新加坡面對面講真相中每天都能遇到各種考驗,這些考驗也磨掉了我很多怕心,並促使我能穩定的在景點擺展板勸三退。遇到警察來抄准證、收展板,我就是堅持和他們講真相,後來很多警察都明白了,有的接到報警電話就下來轉一圈說,「你先收起來一會兒,等我們走了再擺上。」有一次我一個人掛很大的「法輪大法好」橫幅很費勁,附近的保安就主動走過來幫我掛上。

不久以後,優曇婆羅花在魚尾獅景點大面積開放,這對我們每一個在景點救度眾生的同修都是一個莫大的鼓舞。然而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因為胡錦濤要到新加坡參加APEC峰會,新加坡政府為了取悅中共,第九次非法抓捕起訴大法弟子,並扣押了我們的護照一年多之久。當時我們被抓的時候,那些平時接觸過我們的警察都沒有參與,新加坡政府找的是從來沒聽過真相的負責經濟犯罪小組的警察。那個經濟組的警官接觸了我們一段時間以後,知道自己幹了壞事。他說他為了贖罪,有給慈善機構捐錢。

二、在印尼巴釐島與當地同修配合開闢真相景點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來到印尼巴釐島,在師父的安排下與這裏的同修配合建立真相點,同時勸三退。開始來到Tanah Lot景點時心裏還有點打鼓,因為之前在這裏講真相的大陸同修曾被當地保安和警察抓到移民廳,後來我想自己應該堂堂正正,怕甚麼呢?於是我主動找到保安,告訴他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告訴他我要在這裏講法輪功真相了,希望他能真正起到保安的作用,保護我的安全,並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非常高興的點頭同意,並對我豎起大拇指。

巴釐島的很多華人導遊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很多人不聽真相,有的還非常兇,見到我和中國遊客說話就拿出手機要報警抓我,說要告我騷擾他的客人。我就理直氣壯的說:「我和我自己的大陸老鄉聊天犯法嗎?你是導遊,你和他們說話是收錢的,我和他們說話是不收錢的,你要告我?我還要告你威脅恐嚇、騷擾我和我同胞聊天呢!你報警吧,現在就報,讓警察來評評理。」那個導遊聽後馬上把手機收起來走了。

後來我想我不應該和他們爭鬥,我得和導遊交朋友,以後我看到他們來了就很禮貌的主動打招呼,祝他們生意興隆,一切順利,帶的團越來越多等等,總之專挑他們愛聽的說,他們聽後都高興的連說「謝謝」。之後我會很尊重的徵求他們的同意,讓他們允許我和中國遊客說幾句話,一般他們都不拒絕,就說:「你說吧。」然後他們就走開了。

有時我會聽到導遊對遊客們說我們都是花錢雇來的。我就告訴導遊,我們都是在用自己的業餘時間無償的付出,沒有拿過一分錢。我說:「我們之所以風雨無阻的堅持在這裏講真相,是因為現在中國大陸已經有眾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殘酷迫害致死,甚至被中共活體強摘器官販賣。」我說,「法輪功學員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中共在屠殺我們的同胞,在隱瞞真相,在欺騙可貴的中國人,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同時我也告訴導遊一定要給遊客了解真相的機會,這樣也是在幫助制止這場迫害,是在挽救生命,做的是最大的好事,做好事一定會有福報,帶的團會越來越多。

導遊們聽後紛紛點頭,很多明真相的導遊此後見到我都會熱情的打招呼。記得有一個曾經罵過我的導遊,明真相後再見到我就高興的說:「我今天又給你帶來中國人了。」有些導遊還會主動要求我給他們團的大陸遊客講真相,有一次我講不過來,有個華人導遊還很不高興,責怪我沒告訴他們團的人真相。有時我講真相漏掉了些遊客沒講,有的導遊還會提醒我說:「那邊的幾個人講了嗎?」遇到不聽真相的遊客時,一些導遊還會主動幫我講,有的導遊甚至拿真相資料上旅遊車去幫忙分發。

一次,一位導遊允許我到旅遊巴士上去分發真相資料,還提供麥克風讓我給全車遊客講真相。我講了法輪功弘傳全世界的盛況;又講了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全世界正義的聲音都在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還講了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們紛紛被起訴、被追查,以及當前正在發生的「三退」大潮……我講完話音剛落,車上頓時響起一片掌聲,我抓緊時間給車上的大陸遊客都辦理了「三退」。

回首在景點的日子,深感搶人救人的急迫。記得一次在夢中,我夢見海裏有好多人向我伸出手求救,我和當地的一位協調同修在一條大船上,她在前面把握船的航向,朝著人多的地方行駛,我則在船上奮力搶救海裏的人。一次半夜醒來,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富」字,我當時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多救人。

來到加拿大後我有幸參與媒體項目,並利用空餘時間給大陸打電話解體黑窩。如今正法已經接近尾聲,我深知自己很多的人心都沒有修去,懶惰貪睡、在矛盾面前不能無條件找自己等等,一再讓師父操心,與那些精進的同修差得很遠。在最後的時間裏,我一定要努力實修自己,救度眾生,助師正法,不辱使命!

以上個人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