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糊弄事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自己在學法、煉功、發正念上一直存在著問題:學法時犯睏,走神,有兩次大組學法時犯睏,書都掉地上了。法學完了,師父講的是甚麼都不清楚。煉功迷糊,同修看我煉功都睡著了,用手機給我拍了照,拍下來的照片簡直沒法看。發正念倒掌,自己錄下來看時都感覺羞愧的不行。

自己也想做好,用了許多辦法,收效甚微,感到無可奈何。看到一些同修還不如我呢,內心略覺安慰。從來沒想過自己有甚麼問題,總認為是另外空間的干擾太大。那還不是自己沒做好招來的嗎?還勾起許多執著心。

我每天夜裏發完零點正念睡覺,早上三點半起床煉功,別人聽了讚歎道:太精進了!聽到表揚,自己心裏美滋滋的,十分受用。

我一生養成的一個習慣就是愛睡午覺。來到海外環境,發生很大變化,特別還得打工維持生活。打工時沒有睡午覺的機會,這對我來說太難過了。語言不通,還要找時間學英語。還要抓緊時間上平台打電話。捨不得時間睡覺,睏極了就定上鬧鐘,睡十分鐘左右。吃飯湊合,為節省時間,我經常是把飯從冰箱掏出來就吃。前段時間,晚上要去上英文課,一天時間安排的滿滿的。晚上打電話時,睏的心裏發癢,坐都坐不住。那種困頓狀態下,沖澡、去外面陽台站著、吃點甚麼東西……常人的法兒都想遍了也無濟於事,就是睏,人變的疲憊不堪。我也覺的自己的狀態不對勁。同修關心的問我,勸我還是要注意休息,畢竟是人身。

師父說:「我們講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不要因為我們修煉了,把常人社會的一切形式都給改變了,這不行。」[1]我這種超出常人社會狀態的做法,不也是沒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嗎,這已經是在走極端了,是不符合法的要求了,麻煩是自己招來的。

正在這時,外地來了一位同修(下面簡稱同修A)暫住我家,她第一次看我煉功,率直的告訴我:你煉功動作不對!聽她這話,我當時頭就大了,心想,怎麼都落到這份上了呢,怎麼甚麼都不行了,我還是個修煉人嗎?我心沉到了最低谷。

同修A並沒有責怪我修的不好,而是在我空閒下來的時候,和我一起對著師父的教功錄像一個細節一個細節幫助我糾正動作。她滿意的時候,我覺的煉功時的能量流在我全身流轉,整個身體酥酥的,非常舒服。

我以前不相信師父說的:「修煉是最好的休息。」[2]煉第五套功法時,師父要求我們盤坐時要:「腰直頸正,下頦微收,舌抵上顎,牙齒微微離縫,嘴唇閉上。全身放鬆,鬆而不懈,雙眼微閉,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3]正確的煉功姿勢使我在清醒狀態下的煉功和發正念達到了最佳效果。如果我睏,就去睡覺,絕不在迷糊狀態下煉功。現在我煉功動作舒展大方,自己看著都覺著好,尤其靜功,腰直頸正,感覺十分殊勝。也真切的感到煉功就是最好的休息。

平時總把以法為師掛在嘴頭上,說師父讓怎麼做就怎麼做,當我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的時候,困惑多年的問題一下子化解了。

同修A做事非常認真,做甚麼就把它做好,她刷的碗都和別人不一樣,鍋處理的锃亮,廚房經她手都變的倍加寬敞明亮。我從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糊弄事:學法不入心──糊弄事;煉功不到位,迷迷糊糊──糊弄事;發正念倒掌,起不到除惡的作用──糊弄事;打電話犯睏,那種狀態下能救的了人嗎──糊弄事。表面看人還挺精進,二十四小時絕大部份時間都在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實際哪樣也沒做好,都是在糊弄。唉,這叫甚麼修煉人哪,還在享受宇宙第一稱號──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令人汗顏!

糊弄事是邪黨文化的東西,看上去事情不大,卻使自己的修煉大打折扣,使講真相達不到救人的目地。師父在講法時也提到了糊弄事的問題,師父說:「有時候媒體用你們,有的時候項目用你們,你們的想法,那種黨文化的極端做法、說謊、糊弄事的工作作風,真的使他們受不了。」[4]我們真得應該重視起來了。

修煉已經到最後了,甚麼人心都得去。師父說:「大志者學正法,得正果,提高心性,去掉執著方為圓滿。」[5]讓我們拿出修煉如初的勁頭兒,真修、實修,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眾生。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悟,不足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