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是與非好與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一個偶然的機會,遇到一位在海外十多年的老鄉,我和他講大法真相,他面帶難色的說:「這個政治的東西吧……」

我平和的打斷他,微笑著說:「這可不是政治的問題啊,我也是後來才明白的,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其實,共產主義是外來的東西,如果不把中國的傳統破壞了,它在中國社會是立不住腳的。您想,中國的傳統文化講敬天知命,共產黨講無神論;傳統文化講天地人和,共產黨講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傳統文化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但中共要黨性戰勝人性,叫你和親人劃清界限。它和我們中國的東西完全是反的,而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才是中華傳統的精髓啊,我們才是中華正道。」

話音一落,他震驚的睜大雙眼,也許是從沒從這個角度想過,也許是沒料到一個受迫害的對像,能堂堂正正說出這番話。後來,我們成為朋友,他主動發信息給我,說想聽法輪功真相。

實際上,能這樣來講真相,我經過了很長的一個過程。自小生長在中國大陸,被灌輸了很多黨文化的我,雖然從小厭惡政治,不喜歡共產黨,但是仍然被灌輸了「說共產黨不好是搞政治」的觀念。儘管理性上知道並非如此,但卻解釋不清楚。

後來,偶然看到一位台灣學者的訪談,終於使我分清了是非。

那位學者在接受採訪時,正說到中共的暴政,記者就打斷他說,那你不是在說共產黨不好嗎?他堂堂正正的看著記者說:對啊,我就是要說共產黨不好,因為它本來就不好。為甚麼不能說呢?

這句話在我腦中如同一記洪鐘,震的即有觀念徹底崩塌。對啊!垃圾可以說它髒,強盜可以說他壞,因為他們本來就那樣。那麼,說出中共本來的樣子,為甚麼不可以呢?連常人都能這麼平靜的去說清這一點,而我在顧慮甚麼?

此後,由於工作的關係,我需要大量查閱有關共產黨歷史和理論的資料。反覆閱讀這些資料,不久我就發現,這是我修煉中珍貴的機緣,由此讓我分清了真正的好與壞,能夠更好的講清真相。

通過不斷查閱,我逐漸看清了共產主義理論的荒謬。例如,它聲稱要消滅「私有制」,但實際上,罪惡的不是黃金,而是對黃金貪婪的心。而共產黨煽動的正是對別人財物的貪婪,美其名曰為「革命」,實質上是縱容人性中惡的一面,肆無忌憚去搶奪、殺戮。

而馬克思所謂「工人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不可調和,也是錯誤的。所謂的「無產階級革命」,並沒有像他預言的,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發生,反而是發生在相對落後的農業大國俄國。我意識到,那是因為共產主義充滿了恨,它無視人性中的善,不願承認人和人之間的矛盾可以通過協商和讓步來解決。而是把恨灌輸給不同的人群,欺騙他們說利益受損,為了奪取利益,就可以消滅其他人群。

我終於分清了,共產黨所謂的「好」,根本就不是好,而是仇恨、貪婪和罪惡,是人性中最黑暗的部份。這些內容都成為我講真相中很好的例子,我儘量用簡單樸實的語言,加上實例,來讓人容易明白,容易記憶。

正當我滿心認為,已經看清共產黨,共產主義已經徹底失敗的時候,今年底《九評》編輯部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出版,每一篇都震撼人心。原來,共產主義是一個邪靈,已經蔓延全世界,姓「社」還是姓「資」對它來說根本無所謂,只要能達到它的終極目地──毀滅人類。

我又進一步分清了好與壞,明白了共產邪靈有多麼的邪惡,將璀璨的神傳文化毀壞到這般地步。而當下向人們講清共產黨真相,有多麼的緊急和重要。

新書《中國篇》的結語中說:「神要救人,共產邪靈要毀人。歷史的這一刻無比凝重 ,因為它關係到文明的存續和人類的命運;這一刻,危機與希望同在,處於「迷」中 的人,卻難以一眼看清。」

因此,不再被黨文化的觀念干擾迷惑,不再有怕心,抓緊時間,理智的向世人講清真相,那才是修煉人真正的善,真正的好,真正的是在救他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