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香港同修 【明慧網】

想起了香港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同修去香港旅遊回來,我急切地問:「香港環境咋樣?」同修說:路的一邊是香港同修,靜靜站在那兒,行人到跟前時,有講真相的,有發資料的,很平和,很善良。也有靜靜發正念的。對面是邪惡一夥的,舉著醜化師父像的牌子,放著大喇叭,「文革」陣勢,亂哄哄的,有點鬧心。我說:「香港同修就那麼老實?想辦法呀?鏟除邪惡,高密度發正念呀?讓惡人遭報!把這個點撤掉,怎麼多少年了香港還是這個狀態?」

和同修交流時,我認識到自己錯了,自己黨文化因素太多了,想事還是「以惡治惡」的邪黨套路,沒有善和慈悲,心性和境界與香港同修差距太大了。

以前我想:師父講法總是肯定香港同修做的好,我怎麼沒看到好在哪呢?那裏不是大陸,沒有惡警和監獄,就幾個地痞混混,怎麼擺不平呢?若是我去,早搞定了。和同修交流中,我看到了自己爭鬥、不服、強勢、好戰、自以為是等人心一大堆,香港同修有嗎?最起碼,他們整體狀態是讓人敬佩的,在那樣環境中,能平和慈悲的救人,身上沒有大陸人惡黨邪靈的現象表現,那是境界呀。

魔不怕惡,魔怕善,越善,魔越怕。師父說:「佛是善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1]香港的邪惡表現只是我們看到的這點,另外空間的表現不知複雜多少倍?和大陸一樣,都有同修要面對和突破的東西,那是成就香港同修威德的環境,能夠在邪惡張牙舞爪面前,用善心去講真相,用慈悲去救人,用純淨心態去發正念,沒有一定修煉境界功夫是做不到的,也是站不久的,在那種環境中錘煉自己提升自己,人心衝撞和觀念改變與方方面面的突破和大陸也是一樣的。「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2]師父告訴了我們正法的結局,那我們就要走穩每一步,做好每件事,達到大法標準,特別要修出強大的慈悲心,不要有鬥和怨恨的心,就像《九評》一樣,在平和中就把邪黨解體了。

香港,是被大陸人高看一眼的地方,去香港也是選擇未來的機會。有人到了香港,導遊一嚇唬就怕了:「別拿法輪功資料,海關扣下你我們不管。」有人不敢聽,有人就敢聽,有人不敢拿,有人就敢拿。同修也有不一樣的,有的同修去香港旅遊,不敢跟香港同修接觸,怕攤事,有的甚麼都敢,跟香港同修交流,說的很熱乎,遇上大遊行,有的還在前面打橫幅。不管在哪裏,考驗都是一樣的。我的最大差距是(包括身邊不少同修):缺少香港同修那種大善和慈悲,香港同修在默默的、不張揚、平和的講真相與發正念中,就在把另外空間的邪惡排山倒海般的解體。

邪惡怕啥?怕善,一個同修給我講一件事:有個同修被警察叫到派出所,開始同修不服,想給警察講真相,剛說幾句,警察吼道:「別說這個,我說拘留你就拘留你,還敢講這個?」同修馬上意識到,自己爭鬥心、不服心太強了。他平靜一會兒,又給警察講真相,說自己煉功後病好了,脾氣改了,單位人沒有不服氣大法的。同修在說時,警察也不發火了,最後也沒讓他寫所謂「三書」,說:「你回去吧。」送到門口時,警察說了一句:「你們這些人是值得敬佩的。」同修感慨的說:「強硬救不了人,大善才能讓眾生得救。」

本地還有個同修,去公安局給警察講真相,警察翻臉說:「你好大膽子,敢到這來講,我馬上把你拘留進去,你信不信?」同修說:「我信,但我想你不會的。」警察說:「為甚麼不會?」同修說:「你不是惡人,是個有善心好人,所以我才敢來。」警察態度馬上就變了。

我們的善心越大,越符合大法的要求,解體邪惡的力量越大,當人背後沒有邪惡操縱時,救度也就容易了,就是說修煉境界提升越快,救人就越容易。

一點感受與同修交流,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