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緣 【明慧網】

結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二零零四年,在報箱中看到大法真相《結緣》的碟子,看完後,我淚流滿面,感覺到我就在其中,從天上與師父簽約來的。我就想找到法輪功學員,當同修讀法給我聽時,我激動的淚流不止,當時因婦科病做手術,我就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丈夫的一個朋友聽說我煉功,就對丈夫說:煉這功對小孩的前途有影響。丈夫就搬來了我們家叔爺、姑父進行阻止,當時雖然法理不清,但還是捨不得放棄,當著他們的面大哭,當時我父親對我母親說:「她長這麼大還沒見她這樣傷心的哭過。」從此以後,雖然也經常看《轉法輪》,給師父敬香一直堅持著,但不精進。

直到二零零九年,我找同修買香,見到同修後,再也不想走了,就像被吸鐵石吸住一樣,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切磋、交流,談修煉體會,後來我們又背《論語》、背法,同修們互相鼓勵,那時感覺自己真是突飛猛進。在夢中感覺師父的手把我帶到很高很高,突破了很多層次。

不到一個星期,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明顯感覺到師父把我全身拆開,再從新組裝,夜裏做夢我大出血,三個白衣天使幫助清理,還安慰我說:這不是病,這不是病。醒來後,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淨化身體。經過這兩次清理身體,我的身體越來越好,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和同修經常在一起講真相,救眾生,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願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善念使社區人員徹底改變態度

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到比較遠的鄉下講真相勸三退,四點多鐘接到鄰居打來電話,告訴我別回家,說有一個警察在我家門口找我,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跟同修切磋,同修當時正念很強,鼓勵我說:別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信師父堅信法,可能是訴江引起的。

我們到弟媳家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利用各種方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回家後我又繼續發晚上七到十二點的整點正念,並求師父加持,第二天上午,發六點到十二點的整點正念,過程中明顯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加持與看護。

大約一個星期之後的一天上午,我和同修準備到菜市場去講真相,中途突然又接到鄰居打來電話說丈夫讓我別回家,到娘家避一避,說是居委會有兩個人上家找我。我跟同修說:這次我一定要回家去面對騷擾我的人。回到家,我平靜的問丈夫,他急忙說:你趕快走吧!走吧!我告訴他:我為甚麼要走,家是我的,誰有甚麼權力敢一次又一次的騷擾我,你告訴我,我找他們評理去。

我出門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在十字路口,我看見居委會的一個主任神色慌張的朝我這邊走來,我鎮定的問她:請問主任,剛才是不是你到我家?如果是你,請你們以後別騷擾我。告訴你,江澤民迫害我,我告了他,現在有四萬多人(當時是二零一五年)在控告他迫害法輪功,不要跟江澤民一條道走到黑,要為自己留條後路,要看清現在的形勢……沒等我說完,她臉通紅,慌張的說:我很忙,我有事。

一次到居委會辦事,居委會的一把手叫我辦完事別走,有事要找我,等我辦完後,他怒氣沖沖的吼我:以後別老往外跑,你再有甚麼事,我們是保不了你的,別人都在家煉,就你特別,老往外跑,看來你還是個頭!我當時心也被帶動了,語氣有點不平和:我為甚麼不能到外面去?上街買菜我出不出去?我在家裏煉功,你不仍然伙同公安、國保大隊的人去綁架我?他說我到外面發傳單。我正告他,發傳單我是在救人,法輪功沒有錯,希望你了解法輪功真相為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

還有一次居委會有兩個主任從我家門前路過,我熱情的和她們打招呼,請她們進家坐。我告訴她們我煉法輪功前後的變化,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教人在日常生活當中按真善忍提升我們的道德,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別聽信共產黨的謊言,江澤民利用國家的宣傳機器栽贓、陷害法輪功,叫人仇視法輪功,仇恨信佛修佛的人,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犯下了滔天大罪,天要滅這邪靈,你們不要當它的陪葬品,趕快退出你們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同時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她們其中有一個主任早就退了,這次又點點頭,另一主任說:本想來勸你的這倒好,我還被你說服了。

終於能堂堂正正學法煉功了

我丈夫是個生意人,性格憨厚,待人誠實,曾在邪黨部門工作過,深知邪黨的腐敗狠毒,我修大法後,他百般阻撓,對師父對大法不敬,摔師父的法像,毀書,撕真相資料,還不斷罵罵咧咧的,甚至在社區伙同公安國保警察來抓我時,他將我哄騙回家,親自開車將我送至洗腦班非法關押,氣得我終日以淚洗面,我怎麼遇到這麼不明道理的人呢?從洗腦班回家後,我委屈難過,一直不理他,實在不想和這種人在一塊過了。

當我靜心學法時,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1]我看到這裏,心頭一震,我和丈夫是有大緣份的,他本性善良,有男人的擔當,他因為懼怕邪黨的凶殘才做出這些錯事,他是我的親人,絕不是敵人,修煉人沒有敵人,我不理他,這都是在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他,甚至不想和他過了,那麼他必將對我和大法產生更大的誤解,那將徹底毀了這個生命及眾多親朋好友,會在社會上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作為師父的弟子,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從此我一如既往,每日三餐精心烹制送到他手上,衣服洗得乾乾淨淨,摺疊整齊放在他的衣櫃裏。

「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2]所以我不能不理他,除了在生活上關心他,還用道理規勸他:古往今來,男人是女人的天,我為你生兒育女,操持家務,理應得到你的尊重,別人家的女人公安局也想抓走,人家的男人都以命相搏,公安局從此不敢騷擾。我煉功後身心受益,別人不曉得,你心裏最明白,為你節省醫藥費,也不讓你擔心著急了,而且對你和孩子們及親朋好友更加和善了。法輪功被無端鎮壓是江氏集團妒嫉所致,我們本著善念讓人不要聽信中共的虛假謊言,知道大法真相後,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出黨團隊抹掉獸記,就會獲得神的護佑。

我觀察他的心情,他高興時我就多說一點,他不高興時我就少說一點。我還請人安上了新唐人電視接收器,隨著他不斷的收看,如「百姓話壇」、「世事關心」等節目,他的態度慢慢發生改變,現在我的大法書,真相資料放在家裏,他不敢亂動了,我煉功、發正念,他也不干擾了,前次社區人員上門騷擾,他也能正面抵制了,並讓我迴避一下,他終於知道保護大法書籍,保護大法弟子了。

姐姐明真相福報連連

我的姐姐是個脾氣暴躁、心地善良的人,姐夫忠厚,老實本份,姐姐生活在農村,靠種田為生,生活窘迫,有三個孩子,都成家了,我多次給他們一家人講法輪功真相,他們都認同,全家也做了三退,就是對換毛魔頭的中堂不理解,也一直不換。我告訴她:毛澤東竊取政權以來,殺人無數,叫人不信神佛,中國自古以來把神台作為供奉神的。毛澤東的口號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文化大革命砸廟砸佛像,鬥地主、鬥富農、鬥知識分子,大飢荒還餓死那麼多人,你說把他掛在神台上怎能給你們帶來福份和平安呢?給她講了這麼多,可她就是不換。

一次姐姐給我打電話說,她大女兒在外地打工把手弄斷了,叫我把她家裏的中堂換掉。

姐姐自從換了中堂之後,姐夫換了一個工資比原來高而且又輕鬆的工作,兒子也換了一個工資比原來高出幾倍的工作,而且娶了個賢惠善良的好媳婦,第一胎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兒。換中堂時,我姐姐說:如果再生一個稱心的兒子那我就真信了。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她真的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孫子,還在省城買了套大房子,家電購置齊全,一家人生活在裏面開心極了。姐姐說:謝謝你。我說:要謝我們師父慈悲保護,你才能福報連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