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13年正月初九,我因向世人講真相被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我的哥姐為了使我不被判刑,被縣法院勒索了很多錢,最後法院要求我必須寫「不學不煉」的保證才放我出去。我記得當時被帶進法院的一個空屋子,我的娘家人和婆家人都來了,包括我年邁的母親,她正忍受著剛剛失去丈夫的痛苦,一看到我,強忍著淚水讓我寫「保證」。當時我的心在顫抖,面對滿屋子的親人,不想讓他們為我痛苦,拿起來筆,可是無論如何也寫不下去那些背叛師父和大法的話,後來記得是我二哥代寫的「保證書」。我因為學法不深,還以為是常人寫的沒有關係,現在明白了,哥哥為我這麼做,也增加了他的罪業。現在回想起來這件事,我知道了當時自己心裏不純淨。嚴正聲明:二哥代寫的「保證書」及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認真做好三件事,去掉所有人心執著,跟隨師父圓滿回歸。

王雅玲 2018年10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4年2月7日,我在街上講真相時被人構陷,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關押在監獄。在監獄期間,警察利用心狠手辣的刑事犯以暴力手段強迫我「轉化」,強制我做奴工。2016年7月21日,由於環境的邪惡,在強大的壓力下,我突然出現「腦出血」的病業假相。當時邪惡誘騙我,假稱讓我「保外就醫」,讓我寫「轉化」材料,我不寫,她們又誘騙我的家人寫,然後又逼迫我簽字。家人以為能放我回家,急迫的讓我簽字,當時我也認為能以這種形式回家,就違心的在「不學不煉」的材料上簽了名字。雖然這樣,我也沒能保外就醫,之後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騙局。我在關鍵時刻一念之差給自己的修煉抹了黑,給大法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感到很痛心。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素珍 2018年10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0月23日,轄區派出所打電話叫我去一下,去後才知道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說可以把我的名字去掉,我沒寫。第三天,他們又來了電話說讓我過去簽個名就行了。我去後一看,他們已寫好了「認清了法輪功是×教,以後與法輪功決裂」。我一看不能簽,他們說:「這是為你好,你這人很善良,才給你辦的,這又不是你寫的,你簽個名就行。如不這樣,你家人、孩子有甚麼事,找工作,如政審都不給開證明,如誰誰就是這樣沒寫,不給開,找人也不行。」我一想,孩子會受影響的,這又不是我寫的,我就簽了名字。事後我知道犯了大錯誤,由於自己沒有認真學好法,怕心、常人的情太重,沒有識破警察的欺騙手段。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名作廢。今後要認真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付三平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零五年我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公安非法綁架,刑拘後送到洗腦班迫害。結束後只剩下我一人,他們對我說只要你說一句「不煉了」就行,否則就送走判刑,下期辦理還抓誰(幾個同修的名字)。我心想自己不被送走早回去,又能把有關信息帶回去,就說了隨和不堅定的話,給大法抹黑。零九年與同修一起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邪黨書記舉報被抓,要錢判緩,強制摁了手腳印。「敲門行動」時,為了向協警講真相,給他們開了門,可是他們暗自錄像,我又無意中上當受騙,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都是錯的。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決做好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到三件事,多救人,證實好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玉昌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在邪惡迫害中做錯了一些事,配合了邪惡,沒有修口。2008年,一位同修受迫害時向公安說出了我,老家公安局人帶著省市縣社區各一人到我家,說是向我核實同修交代的一些情況,我都一一承認了,事後心裏還埋怨同修出賣了我。後來通過學法向內找,我認識到自己是配合了邪惡迫害同修。7.20迫害發生後,我離開家鄉,搬家到孩子所在城市,脫離了整體,變的帶修不修了。有時遇到領導或親朋問我現在還煉嗎,由於有怕心,我就回答「不煉了」,用常人心對待修煉。現在看來我這是黨文化糊弄人那一套,糊弄大法,糊弄師父,也是在糊弄自己,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良榮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5年4月24日,我被迫害到派出所。取保候審回來後,也沒靜下心來找自己,還我行我素的,結果同年10月14日又被派出所綁架,當天就被送進看守所,大法資金一萬元、設備、大法書全部被搶走。2016年9月11日,我被送進監獄。邪惡叫寫「五書」,不寫就從早6點站到晚上10點,一動不許動,冬天也不給被褥蓋,睡在木板上,不許洗漱,不許跟別人說話,還被打罵。就這樣白天黑夜被殘酷折魔,我的身心承受不住,無奈下寫下「五書」,給自己修煉的路上抹了污點。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我寫的「五書」、簽的名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實修自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白洪香 2018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2009年夏季的一天,我因法理不清,學法少,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兒媳入邪黨時,大隊書記讓我寫「不煉了」的保證,我當時不想寫,兒媳就哭了,說:「你寫了再煉不就得了嗎?」我到大隊後,有人拿出已經寫好的紙條讓我照著寫,我就寫了,簽上了名字。現在通過多學法,我才明白自己的行為給大法抹了黑,造成了不好的影響。我現在真正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若芹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時,單位經理找來我的丈夫及我的兩個姐姐,強迫我在「不煉功」的保證上簽字。當時場面有些亂,我現在怎麼也想不起來是在「不煉功」的下面簽了字了,還是按了手印了。後來,我在學法上不精進,逐漸的帶修不修的,現在想起來很難過,非常後悔。我現在清楚認識到了這是由於對法理解的不好,學法不深,沒修好自己所造成的。嚴正聲明:我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一定要抓緊實修,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宏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2016年12月12日,我因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被抓到派出所。被非法審訊期間,由於有怕心、私心,怕回不了家,我向邪惡妥協了,答應「不再出去發資料」。我感到非常痛悔,大法弟子本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我卻違背了誓約,向舊勢力妥協了,給自己修煉的路上造成了抹不下去的污點。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的安排與迫害,堅定的跟師父修煉到最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蘭英 2018年10月18日


嚴正聲明

2017年1月5日,我與同修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被人構陷,遭非法綁架。由於法理不清,在怕和情的帶動下,我以黨文化的狡猾心理寫了「保證書」,後又在公安局打印好的材料上簽了字、按了手印。我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痛心疾首。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最後的有限時間內,我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張亞傑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0月16日,我因去一居民樓裏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看守所。後來市局的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一本《轉法輪》、三本《各地講法》,還有幾個書籤。他們叫我在非法抄家的清單上簽字,我就簽了字。在看守所裏,他們叫我在一個單子上簽字,我也簽了。我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金榮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2000年,我因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我老家當地看守所和洗腦班兩次,我雖然沒寫「三書」,但是邪惡逼迫我丈夫、兩個女兒、兒子寫了「保證書」,這些都不是自願的。第二次,我因在大學校園裏貼起訴江澤民的不乾膠,被派出所綁架,他們把我按在板上強行拽手按手印,還逼我兒子寫「保證書」,交五千元,這些都是逼迫的。我現在嚴正聲明兒女替我寫的「保證書」及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張淑梅 2018年10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初期,邪黨人員逼迫修大法的人交書,我也交了一本。通過學法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了這樣做是錯的。再有,就是我在講真相時被警察非法綁架,我給他們講真相,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在走出派出所時,他們讓我簽名、按手印,我也照做了。我現在想來,這也做錯了。因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薛麗花 2018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長期偏離大法弟子應該具備的修煉狀態,不做三件事,人的觀念太重,於本月23日下午在單位的威逼利誘恐嚇及自己怕心的作用下,寫下了「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給自己的修煉抹下了恥辱。我心裏萬分痛苦,後悔自己平日裏沒有紮紮實實修煉自己。嚴正聲明:我這次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要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儲志林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2年、2013年之間,由於對法理認識不清,燒毀了很多《明慧週刊》、手抄經文和大法資料。那時由於我搬家,這些大法資料不能寄送別人,在這樣情況下,我就把這些珍貴的資料給燒了。現在我明白了毀掉這些珍貴的資料是完全錯誤的。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姜紅傑 2018年10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7年11月20日被邪惡非法綁架,非法判刑一年。邪惡讓我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名,由於我學法不深、法理不清,就把自己的名字簽上了。後來得知,邪惡在我簽名的紙上填寫了「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的、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鄭重聲明從新修煉,彌補過失,在法中修煉,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秦霞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學校舉行「反對邪教徵簽」活動,那時我已經脫離大法,還簽了字。過後我非常後悔,特此聲明簽字作廢。2006年,我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迫於壓力,違心的寫了「三書」、「五書」。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現在真心悔過,特此聲明我以前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一定要加大力度救人。

朱克維 2018年10月14日


嚴正聲明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被人向610舉報。第三天,來了八、九個人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當時我怕找我的麻煩,就說:「我以前煉過,現在沒有煉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我一定要把這個怕心去掉,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唐在英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入黑窩時,由於承受不了壓力,違心的寫了「幾書」,相信了邪惡的謊言,犯下謗師謗法的大罪,背叛了師父和大法。我非常後悔,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我在黑窩裏所寫、所說、所做的對大法、對師父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精進,信師信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郭雲嬌 2018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家有4人修煉法輪功。2006年,邪惡一次綁架了3個修煉人,我沒有被帶走,但是派出所逼我寫「不煉功」保證。因學法不深,我被迫在他們寫好的「不煉功保證」上按了手印,還被他們取了整個手印證據。嚴正聲明:我的「不煉功保證」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廢。以後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彌補損失。

何桂蘭 2018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單位要求工作人員都要培訓的「國家工作人員學法考試系統」中,有一道選擇題是中共邪黨對大法的污衊和誹謗,我拒絕做試題並告知單位,但單位人事部門用我的名字登錄該系統並且按照中共邪黨的答案做了該試題。我嚴正聲明單位用我的名字做的對大法不利的試題作廢。我要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損失。

林雄峰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之前有過對師父不敬的言行以及對大法書籍不敬的行為,還有由於自己修煉的不好,使我對像燒毀了《大圓滿法》的光盤。以上種種惡行,都是因為我這人修的不好造成的,給師父和大法抹黑了。所以,我在此鄭重聲明我以後不會再做對大法和師父不好的行為。我要嚴格要求自己的方方面面都符合大法的標準。

李豔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4年和2005年兩次被非法綁架期間,寫過所謂的「保證書」。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重新修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馬豔萍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訴江時,因我媽媽不配合邪惡、不簽字,被當地派出所伙同國保大隊非法綁架到拘留所。我由於平時學法不認真,在這種情況下,有了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入心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做一個真修弟子。

王湘傑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今年年初,我在去監獄看望同修時,不自覺地配合了邪惡,要同修假意接受邪惡的要求,先從黑窩走出來,說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清除邪惡,用實際行動挽回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九平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末和2007年末,我被非法綁架。由於自己不在法上,我沒有做好,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為親情違心寫了「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鄭重聲明從新修煉,彌補過失,在法中歸正自己,請師父放心,做好三件事,跟師尊回家。

李相蓮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沒有文化,當時受了騙,大隊書記以我的名義寫了「三書」,讓我同意,我就同意了。後來,我想不對,我不能這樣寫,我知道這樣做不對。我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俊銳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起訴江澤民之後,社區來我家騷擾,讓我寫「不煉功保證」,由於怕心,我配合了邪惡並照了相。我很痛心,並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以後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不再讓師父為我操心,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范桂花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修煉鬆懈、學法跟不上,我在2018年10月被逼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走了彎路。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修煉,多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淑敏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法理不清,因怕心,我做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事情(寫過「悔過書」、說過「不煉」),甚至還犯了許多錯誤。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同化大法。

閆鳳梅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迫害時,由於怕心,我被迫把大法書交了。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最大不敬。現在我明白過來了,很後悔。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顏淑芳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迫害初期,我在邪惡的威逼下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我嚴正聲明以前在壓力下給邪惡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堅定的走好以後修煉的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景如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5年我「訴江」後,老家的派出所警察逼迫我按手印,逼迫我小兒子寫「保證書」,這些都是強制的。我現在聲明我所寫、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張月梅 2018年10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被迫寫的「決裂書」和他們強行抓住我的手所按的手印及我在洗腦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緊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鄒明利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強迫下所說、所寫謗師謗法的一切邪惡言論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彌補過錯,全力以赴。

孫淨 2018年10月30日


嚴正聲明

本人1999年向邪黨610交的「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鄭重聲明作廢。

王戊己 2018年10月2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