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10月28日早晨被派出所非法綁架,當晚被送進拘留所,被拘留15天,勒索2千元錢。到15天回家後,他們又讓家人把我弄到派出所,在警察的威逼下,我違心的寫了「不煉法輪功」的字據才放我回家。這些人又來我家抄家,我怕他們把書都抄走,本想把手抄的書給他們,可是卻帶出來一本《轉法輪法解》,被他們搶去,裏面還有一張師父的小法像,都被拿走了。我的心都碎了,我這不是把師父給出賣了嗎,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七年曾有6次被邪惡綁架,其中一次是因為我參加了一次當地大型法會,被綁架到公安局。我的原話被邪惡記錄下來,念給我聽,讓我簽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做好人沒有錯,我就簽了。二零零一年年末,我進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到公安局,被邪惡捏住手脖子按了手印,那上面內容是甚麼我都不知道。在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七年,我有兩次被綁架。一次是發神韻碟,第二次是晚上出去發救人的資料,最後被邪惡欺騙簽了字。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很後悔。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好好修心性,按師父說的做,走好修煉的路,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雪芹 2018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被非法關押迫害時,被區國保非法刑訊逼供、坐鐵椅子,被邪惡誘騙,說了不該說的話,給大法造成損失。在監獄被非法洗腦時,邪惡不讓睡覺,我在迷迷糊糊中被人拽著手,寫了「三書」之類的東西,還連續幾次在迷糊中寫了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材料。由於法理不清,我跟隨了邪悟者,後來還被她們控制著給派出所、看守所、單位書記、廠長、610、市局書記、重工業局書記、獄警等寫了道歉信。在監獄,我讓給我洗腦的人代寫了對師父、對法不敬的話,還做了一段時間「幫教」,站到邪惡一邊毀學員。2005年,在省監獄申請減刑時,我也寫了謗師謗法的壞東西。被關押期間,由於被邪惡操控,我寫過一篇歌頌邪黨的文章。被「轉化」後,我還向獄警打過三次小報告,說出同修給我經文,使大法弟子挨罵挨打。出獄後,因申請低保,我又寫過誹謗大法的壞東西。我悔恨自己不爭氣,沒有學好法,給師父、給大法抹了黑。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徹底清除自身空間場的邪惡及共產邪靈,跟上正法進程,多救人,隨師還。

王雲曼 2018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單位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把大法書都交了。我由於有怕心,沒了正念,違心的交了兩本書,過後很後悔。在邪惡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有熟人問我還煉不煉了,由於怕心太重,我隨口說「不煉了」,沒有嚴肅的對待修煉,沒能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2005年,我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問我認不認識某某同修,我說「認識」,出賣了同修。我還把另一同修的電話告訴了警察,出賣了兩名同修。有一位同修突然離世,她丈夫給我打電話,問我大法書怎麼處理,他讓我拿回去。當時我由於對大法認識不深,也沒多想,隨口說了一句非常不負責任的話:「這些書是她生前最喜歡的,就給她燒了吧。」過後我非常後悔,我對師對法犯了大罪,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不敬,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救度之恩。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多學法,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高秋梅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我被綁架到看守所,15天後又被綁架到洗腦班,然後邪惡用我兒子脅迫我「轉化」。在親情的帶動下,我違心地按照邪惡的要求,做了所謂的「轉化」。當時邪惡讓我出賣同修,提供我認識的同修的名字,我堅決拒絕。大隊長就說:「你不說別人,你的姐姐、弟弟和妹妹是這次和你一起在你家被抓的,這事誰都知道。你就把他們三人的名字寫上就行」,我就按照她說的寫了。昨天看同修在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我才認識到自己在洗腦班寫出自己姐姐、妹妹、弟弟的名字也是出賣了同修,也是犯了出賣同修的大罪。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以及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從新修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真修實修,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馬藝洪(馬豔霞)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2015年9月,我被保外就醫,交給當地司法所監管。邪惡對我實行好幾項規定,每月簽字、寫「思想彙報」、照相、錄像。他們逼我兒子當擔保人,兒子在我面前掉淚,由於沒放下親情,動了人心,我大約簽過二、三次字。2016年1月12日,我去監獄看望丈夫,他說犯人和管教逼他在「四書」上按了手印,讓我替他發聲明。當時我沒答應,說別人代寫不合適,寫聲明是嚴肅的事。我回家後的第二天,同修問我丈夫怎麼樣,我不想說他按手印的事,就隨口說他挺好的。這件事我不但做錯,說了謊,還把邪惡迫害我丈夫的事隱瞞了,我應該把真相揭露出來,聽師父的話,救眾生。嚴正聲明:我以上不在法上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精進實修。

高秀蘭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出生在大法弟子家庭,從小在師父的呵護下健康成長,現在已經21週歲了。高中畢業後,我參加了工作,掉在可怕的大染缸中,沾染了很多社會不良氣息,並於2016年10月份放棄了修煉。2018年8月8日,因他人舉報,我家被非法抄家,父母被綁架。在邪惡的威逼利誘下,我在「筆錄」上簽了字、按了手印,並讓13歲的妹妹也跟著簽上字、按了手印。我和妹妹非常愧疚,感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後我們倆一定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嚴正聲明:我們給邪惡簽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多學法,彌補損失,珍惜這萬古機緣,做好三件事。

杜曉宇、杜曉晴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一天,我和女兒乘火車去看兒子,在火車站檢票口被派出所警察非法搜身,搜出4個護身符、1個小廣播和120多元的真相幣。他們當時就把我強行扣留,關押在火車站審訊室,兩個人看著我,並強行帶我女兒到我家非法抄家,把家中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等全部抄走,並拘留我15天。在這期間,我正念不足,默認了舊勢力的迫害,配合他們照相、按手印等。現在我認識到配合他們是錯的,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正念正行,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何麗君 2018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2003年我被判刑八年,在監獄裏寫了「五書」,被迫轉化。2012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也寫了「三書」,被轉化。2014年底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在監獄裏承受不了監獄裏酷刑,被無故體罰、被打耳光,體罰站24小時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手抓飯吃等等酷刑,就違心的寫了「五書」,還罵了師父和大法。回家後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犯下了大錯,追悔莫及。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違背大法、不敬師父的言行和寫下的文字全部作廢。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多學法,修去人心執著,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彌補過錯,緊跟師父。

秦麗 2018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因訴江,邪惡610、當地派出所和村委來抄家,當時把一些資料、筆記本電腦一台、收錄機一併抄走,邪惡把我非法關押扣留十幾個小時,對我恐嚇、威脅,逼迫我在他們印好的「三書」上簽名字、按了手印。在邪惡威脅逼迫下,又寫了「保證書」,還簽上名字、按手印。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嚴正聲明:以前簽的字、寫的「三書」以及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汪麗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和兒子是一九九七年底修大法的。邪惡數次闖到我家的櫥櫃撬鎖找大法書,並沒有找到大法書。十九大前派出所和維穩人員又多次找我們去派出所,我們沒有配合;後來又闖到我們家給我和家人強制拍照並且拿著他們已經做好的表格,那表格上是他們寫好了「不煉了」三個字,並強制我和兒子簽名。在1999年和2000年邪惡也拿著他們已經做好的表格,在警察的高壓下,我也簽過字。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在邪惡「保證書」上的簽名全部作廢。以後修煉更加精進,彌補損失。

姚光紅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喜得大法一年多。由於學法不精進,在網上講真相被邪教組織610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裏寫了「以後不在QQ和微信上發法輪功的資料和信息」,還要配合它們工作。在它們的威逼之下寫了「不參與法輪功」的東西,因為自己的怕心,人情放不下,怕父母難過,違心的寫下「保證書」。這是我人生最無恥的污點,愧對於大慈大悲的師尊和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用心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跟師父回家。

周躍 2018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2015年皇曆7月23日下午,我被610非法綁架、抄家,搶走了所有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第二天早上又強行讓我上車簽字,把我拉到拘留所,拘留15天。在人的觀念和執著的帶動下,我簽了字。出來以後,通過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不應該給他簽字,簽字等於順從了邪惡,給大法抹了黑,我對不起慈悲的師尊。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賀戰清 2018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片警讓我去了派出所。在怕心和家人情的壓力下,我沒有了正念,違心的順從了邪惡,簽了字、按了手印。當我明白過來的時候,真是懊悔不已,非常難受,在關鍵時刻我沒有了正念,不但沒有讓片警明白真相,反而讓其造了業。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心裏有一種罪惡感。嚴正聲明:我在派出所的錄像、片警讓我簽的字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王秀文 2018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因以手機講真相沒注意安全遭綁架。在派出所裏坐了兩天一晚上的老虎凳,之後被送往看守所關押了十個多月,後被非法判刑兩年,送往監獄。期間,我被管教和幫教利用親情和偽善所迷惑,在無奈的情況下,違心的寫了謗師謗法的材料,犯下了大錯。我虔誠的向師尊悔過,並嚴正聲明:以前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以後的修煉中,把這些不好的心去掉,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跟師父回家。

郭運先 2018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今年9月底的一天,我去公園講真相被人構陷,被綁架到了當地派出所。我一直和警察講真相,可是後來卻配合警察在他們的「記錄本」上按手印、簽字。當天回家後,我越想越難過,明知道配合邪惡就是犯罪,可當時就是那麼糊塗,給大法抹了黑。向內找還是怕心在作怪,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特此嚴正聲明:我在派出所裏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朱秀華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在一次發放資料時,被人舉報,遭公安綁架,被冤判兩年半,投入監獄。在獄中,我受到高壓酷刑,後來在邪悟者的勸導下,寫下了「悔過書」。出獄後,同修們給了我很多師父在後期講法,看後我才知道自己錯了,悔恨自己犯下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大錯。嚴正聲明:在獄中我所說、所寫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多學法,精進實修,多救眾生。

王永珍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2015年,因別處同修在我村掛了「法輪大法好」橫幅,我被邪惡抄家,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被邪惡所迫,我叫兒媳和她媽媽把《明慧週刊》燒掉了,這都是我的過錯。在派出所邪惡問我為甚麼學大法,我給他講了真相,邪惡讓我簽字,我被逼迫簽了。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賀青桃 2018年10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派出所找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時,我由於怕心嚴重,說「不煉了」,也讓邪惡錄了像,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過後心裏很難過,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在此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作廢。今後一切按大法要求去做,加強學法,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

徐愛軍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十九大前當地派出所多次打電話騷擾我和家裏人,當地派出所警察和居委會搞維穩的二個人手裏拿了一份表,上面有一句說「我已經不煉功了」,逼迫我簽字,說不簽字不給我家小孩上學。我鄭重聲明:邪惡所寫的東西我被迫簽的字作廢。我永遠是師父的弟子,我一定會堅修大法到底。

王剛 2018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2006年,我曾被邪黨人員威脅,寫過「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說過背叛師父和大法的話。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三書」、所說的背叛師父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損失。

王中濤 2018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今年8月27日,我被傳到公安局,在精神壓力下,說了「我現在沒煉」,並簽了字、摁了手印。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給大法抹了黑。我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杜桂霞 2018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3年前,我被綁架到監獄集訓隊。在邪惡的迫害下,警察利用犯人寫的所謂「三書」,我迫於壓力簽了字。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被迫說過、寫過、做過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過失。

張慶生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3日,派出所片警到我家把我帶到派出所,帶到一個小屋,問我煉不煉了,我由於怕心,違心說「不煉功」,給大法抹了黑。現在我本人在此嚴正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跟師父回家。

趙桂榮 2018年10月28日


嚴正聲明

今年夏天我講真相時被人舉報遭綁架。由於有怕心,我在邪惡的「三書」上簽了字,我懊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實修,儘量多救人,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

於秀菊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因上北京上訪,回到當地被邪惡迫害70天。在高壓下,我給邪惡寫過「不煉功」的「三書」,聲明作廢。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後從新走入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彭玉琴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高壓下,因怕心,我燒過大法書,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聲明:過去做過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戴淑清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被迫害期間,我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陳素英、李淑俠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從被邪惡抓捕到拘留所和看守所時,一切配合邪惡的行為以及所有簽的名我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郭建花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從被邪惡抓捕到拘留所期間,一切配合邪惡的行為和所有簽的名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郭建榮 2018年10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監獄集訓隊期間,在高壓逼迫下抄寫了所謂「四書」,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朱千功 2018年10月27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