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一九九六年得大法。在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時,我由於沒有實修,在壓力面前為了自保,曾多次寫過「不煉功」的保證,還交了書。在二零零零年我地有好多同修被綁架關押,大嫂、二嫂也被非法關押。後來婆婆說,有信傳出要到家裏來抄書,翻出書來迫害更嚴重,要不把書、法像毀了,等讓煉時就又有書了。於是我把所有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都燒了,連煉功光盤也燒了,並連累兩個幼小的女兒跟我一起撕燒,丈夫把教功光盤也燒了,也不敢煉功了,後來還把同修家的師父法像告訴他家人,也給燒了。過了兩年,寬鬆一點了,身體出現狀況,師父沒有放棄我,在同修幫助下我又走回修煉。可是我沒認識到嚴重性,沒有真正實修,也沒有寫嚴正聲明,一路走的跟頭把式的,並沒有真認識到大法的莊嚴神聖,沒有真正得法,只是從感性上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現在很長時間出現病業假相,這才深挖自己,向內心去找,才認識到修煉的嚴肅,認識到曾做的對師父、對大法犯罪的事,還連累家人對大法犯罪,真是無地自容。感恩師父再給我悔過的機會,現在嚴正聲明:我以上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從新修煉,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助師正法,多救度眾生,堅修大法到底。

吳素珺 2018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有幸得法。99年7月邪黨發動瘋狂迫害時,村支書到家來說,你不要煉法輪功了,要我寫「保證書」。當時我學法不深,只知道大法好,就想寫個「保證」應付他們,以後在家偷偷煉。現在才知道是犯了大罪,背叛了師父。第二次是2000年7月在廣場和同修交流,被警察綁架,被警察強行按著胳膊按手背印和手心印。第三次是2001年底,我被邪黨無故綁架,關在市拘留所,後又關在鄉政府20多天,每天逼寫「三書」,我們都沒有寫。他們說:沒有要你們不煉功,只是你們不要去北京聚會。我想北京我去過了,只是不聚會我就簽了字。最近看了週刊上同修切磋說病業問題,我對照自己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錯。現在嚴正聲明:我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以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黃葉秀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4年發真相資料被人誣告,遭到一幫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等,並把我綁架到勞教所關押1年3個月。在勞教所我沒有正念,聽信了邪惡的洗腦謊言,我寫了「不修煉了」的悔過書以及「思想彙報」,背叛了大法和師父,還自以為認識的高。這樣邪悟了很多年,後在同修幫助下,我學了師父的講法,才迷途知返。我迷失了這麼多年,師父沒有放棄我,還時時給我點化,我愧對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我過去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悔過書,思想彙報」等全部作廢。我要聽師父的話,要多學法,以法為師,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過去邪悟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

劉海紅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得法的。2001年我進京上訪,返回原籍前,戶籍地駐京辦的一個警察問我:還煉不煉了?我由於怕心,說「在家偷偷煉」。2015年因訴江被邪惡非法綁架時,警察讓我在非法的訊問筆錄上簽字,我拒絕,警察說你看看筆錄上有甚麼不對的你就修改,我就改了那份筆錄,可是這時邪惡誘騙我說:修改了需要按手印,我當時沒多想就按了手印。現在回想是中了邪惡的圈套,我後悔不已。現在此嚴正聲明:以上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對不起師父言行及內容、按的手印等全部作廢。我下決心學好法,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助師正法,多救眾生,跟師父回家。

邢良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8月31日下午5點多,我與異地多名大法弟子被警察綁架到當地公安局地下室迫害,於次日清晨送該市看守所關押。9月下旬市、縣公安局的國保警察等多次接連非法審訊,在恐怖高壓下,我精神近崩潰,在同修供出我和其他參與同修的情況後,我承受不住說出和我聯繫的同修,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三書」並同意不上訴。我給大法和救眾生造成很大損失,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教訓是深刻的,我犯了大罪。我被迫說了不負責的話和做了不該做的事,還連累了孩子。在此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一律作廢。這都是我想回家,不想承受迫害,有自私心、想自保、怕心等各種執著心所致。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施鳳蘭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惡首江澤民發動瘋狂迫害,「七二零」當天我被非法綁架關押。從那之後,公安610不分白天黑夜對我騷擾恐嚇,我多次被非法綁架關押在拘留所與看守所和洗腦班迫害。我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下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在洗腦班寫過「三書」,毀過一本大法書。警察從我家搶走大法書一本、大法宣傳圖二十張、法輪圖形三張。我訴江後,在被關押在拘留所期間,我配合邪惡簽了字。這一切都是我的恥辱。今天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李振俠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12月開始學大法。2008年8月邪黨奧運邪火在本地傳遞,市國保大隊警察聯合派出所警察在我家蹲坑,伺機想要非法抓捕我家人同修。當時家人同修去了外地親戚家。警察經常上門騷擾看家人是否回來。一天我在地裏收拾莊稼,街道主任領著幾名便衣警察到地裏找我,其中一人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因家人同修多次被迫害而產生怕心,而且他們不知道我學大法,當時就搖頭表示自己沒煉法輪功。現在我認識到,大法修煉是嚴肅的,我知道當時搖頭表示不煉功是錯的。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聽師父的話,堅修大法到底,永遠跟師父走。

張亞茹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75歲。在2018年4月17日我與同修在菜市講真相,被便衣綁架到派出所,次日早晨3點多鐘才放我們回家。在黑窩裏,我與同修被分開審問,我們被要求簽名、蓋手印。我一直沒簽,專管法輪功的警察說我如果不簽就會連累同修,他還說她們都簽了,不簽字就不放人。時間長了我就犯糊塗了,我想我們是整體,要走一起走,不能連累她們,就這樣在警察誘騙下蓋了手印,配合了邪惡,承認了「轉化書」。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蓋的手印全都作廢。在今後我一定要堅信師父,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回家。

曾綠芝 2018年10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5月5日我被邪黨非法關到監獄,一到監獄邪惡就逼迫我寫「三書」,當時我沒有動心,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不寫「三書」。邪惡不死心,又指使包夾在凌晨2點叫醒我,繼續轉化我,四名罪犯看我不寫,就強制拿著我的手寫,才讓我回監室,回到監室繼續叫寫,萬般無奈之下,我寫了「三書」。從監獄出來後,我通過學法,認識到在監獄我所說、所寫的言論都背叛了師父,現在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堅定跟著師父走,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孟麗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我被邪黨關押到看守所迫害期間,在邪惡的逼迫下,我違心寫了「三書」、「五書」,在出看守所時我還給邪惡簽過字。我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還有一次,為了給老伴辦「低保」,被問到還煉不煉法輪功時,我跟警察說「不煉了」。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我一切誹謗大法、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舒明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我曾被邪黨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年,期間,我被迫寫了「五書」。不到半年的時間我開始警醒,聲明繼續修煉。一年期滿我回家了。回家後,街道辦事處的人天天來找我去,因丈夫害怕,我就去了。去了之後讓我按手印我就按了。現在我知道了修煉的嚴肅性,從新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嚴格用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的言行,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跟隨師父回家。

佟維平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九六年得法,修煉後感受到大法太神奇、超常、偉大。九九年邪黨瘋狂迫害時,我沒有放棄修煉。但之後在家裏受到很大的挫折和魔難,我由於用人心對待,沒有過去心性關,放棄了修煉。現在我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回想那幾年脫離大法,我很痛心,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期盼。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說過「不煉大法」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學好法,精進實修,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田桂芬 2018年10月18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七年,我在火車站被邪惡攔截,問是否煉甚麼教?我當時給糾正說:煉法輪功的。問我包裏都是甚麼?說是書,之後書被收走。我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是自己沒做好,人心太多,怕心、私心、顯示心才招來了邪惡詢問,最後告訴他們真相,保護好書有個好未來,最後走了。我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走正修煉的路。

姜淑梅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警察把我劫持到派出所,詢問我:哪年煉的,為啥煉啊,老頭叫啥名,姑娘叫啥名,家住哪啊,我都如實回答了。我兒子聽說後就去派出所找我,下午四點多就讓我回家了。隔一天派出所打電話讓我去按手印,到那後我就按了手印,也沒問紙上寫的啥。回來和同修交流,認識到我做的不符合大法,不管紙上寫的甚麼我都不應該配合按手印。在此嚴正聲明:我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

孫學娥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7年萬幸接觸到大法,從此抱著有求之心走進了大法,到後來懂得了怎樣去修煉,那時我真的感到無比的幸福,覺的活著都有意義了。後來由於邪惡多次上門騷擾,我有怕心和各種人心,和家人的擔憂,我放棄了修煉。更在邪惡上門時,當著家人說「從未修煉過大法」。現在我認識到錯了,我要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並在此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煥玲 2018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2016年10月我被邪黨迫害一年回到家後,由於邪惡的迫害,學法少,沒了正念,思想業力佔了上風,自己主意識時有不清,動搖了修煉的信心,對法產生了懷疑,說過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現在我清醒了,在此嚴正聲明:自己所做、所說不符合大法、不敬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指使,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今後無論有多艱難困苦,無論出現任何情況都堅修大法到底,直至圓滿。

閆萬銀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少,很多根本執著心沒去,正念不足,在被非法迫害期間,出現怕心,加上法理不清,以為別人都能背很多法,悟的比我好,我被邪悟者迷惑「轉化」。回來後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錯誤的根源,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學法煉功,堅定正念,走正師父安排的路,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特此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所寫的「五書」以及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齊曉友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二哥二嫂是大法弟子。江氏集團瘋狂迫害大法期間,二嫂進京護法,被邪惡綁架。我由於害怕邪黨,不了解大法,說了一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修煉後深刻體會到師父是救度世人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我對以前說過的話深感後悔,請求師父原諒。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到底。

趙洗珍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得法。2002年4月之前,我多次被邪黨非法拘留。2002年4月至2003年7月份被非法勞教。在邪惡高壓下我被迫「轉化」,寫了「五書」,做了其它配合邪惡的事情,包括穿號服、滾手印、照相、做奴工等。因我那時法理不清,人心太重,違心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周桂英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10月25日,當地「610」因我訴江之事來我村找到我,逼我轉化,我不會寫,邪惡就逼我說對法輪功不利的話,我還說了「不煉功了」。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非常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在村裏所說、所寫的一切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此後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竇吉芳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份我講真相時被綁架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由於怕心,又對法理不清,在洗腦班寫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出來後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明白了。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海豔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被迫害的初期,我在公安局被警察打罵承受不住的情況下,說出了一些同修做資料救人的事,致使同修們被拘留,我也不敢再修煉了。現在我認識到自己以前做錯了,又想回到大法中來。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明軍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一九九九年一月得法,由於學法不入心,不能主動自覺的維護大法,「4.25」進京護法回來後,被邪惡迫害時產生了怕心,沒有理直氣壯的拒絕「今後不煉了」的問話,實際也等於默認一樣。在此嚴正聲明那種默認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洪芬 2018年10月23日


嚴正聲明

2018年9月,派出所人上門騷擾,我因怕心和親情心,違心的在警察的「不修煉」等書上簽了字,給大法抹了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二娃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2月7日,我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到2016年5月非法轉到另一看守所迫害,直至2017年6月才回家。被迫害期間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魏允榕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學法不深,法理不清,執著心太重,正念不足,做了很多對不起師父的壞事。特此嚴正聲明:我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彌補過錯,叩報師恩,不給自己生命留下遺憾,堅修大法到底。

孟憲芝 2018年10月18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我在拘留所出來時,家人給簽了字。二零一七年邪惡敲門行動,當時本人正念不足,沒有認清邪惡的陰謀,讓警察照了像,這也是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在此嚴正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走正修煉的路,做好三件事。

王麗新 2018年10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綁架到監獄期間,在迫害中動了人心,怕自己影響他人改造,抄寫了背叛大法的「四書」。後來在監獄中我向邪惡聲明了我所抄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現我追悔莫及。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康麗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大法受迫害以來多次被勞教、判刑。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使自己做出許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往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學法,實修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堅修大法到底。

李金玉 2018年10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不精進造成很大的漏洞,給大法和同修造成極大的損失和傷害。在此嚴正聲明:我所有說過、寫過的對師父和大法污衊的言論、「保證書」等全部作廢。今後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走正修煉的路。

於華 2018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2009年,我在路上講真相時被邪惡綁架。被邪惡逼供迫害時,把同修去過我家的事向邪惡承認了。自己內心一直愧疚不安,覺的很對不起同修。現在嚴正聲明我向邪惡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

王淑蘭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當年不精進,在壓力下我曾經寫過「不再煉功」的保證書。今天特此聲明我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從新修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萍 2018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因為在修煉路上邪悟,我罵大法、撕書的行為造成不好影響,深深悔悟。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走正修煉的道路,敬師敬法,修正自己。

孫宇鋒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做的不好,心性不到位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邪惡叫我簽字,我做了違背大法的事。現在我聲明簽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柳秀蓮 2018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去年在派出所我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今年四月在派出所寫的「保證書」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楊志江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監獄被迫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不是大法的東西我不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陳昌德 2018年10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做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學好大法,永遠聽師父話,做師父的好弟子。

王淑雲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被迫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特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圓滿回家。

曾慶玲 2018年10月26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