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自九九年「七二零」邪黨打壓以來,我因法理不清,放不下名、利、情,怕心重,多次做過不敬師、不敬法的壞事,對大法犯了罪,我愧對慈悲的師父、愧對大法。具體如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到省城證實大法,被公安劫持回本地,《轉法輪》寶書被搜走,我向邪惡妥協簽了字。二、二零零零年初,我在一個所謂「請願書」上簽了名。國保把我叫去,問我「簽名沒有」,我承認簽了。警察再三逼問我誰讓簽的,我沒說出那位同修,卻說了一名當時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同修(想著她已被關了,說她比說在外邊的同修強)。我既說了謊話又出賣了同修。邪惡沒有放過我,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七個月。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個被勞教的同修轉化了,她協助公安到看守所轉化我們。我因對家庭的情太重,聽說丈夫在外面結婚了,急著出去,她一去轉化我就認可了,還幫助她去轉化其她同修,說了一些邪悟的話,警察給我們錄了相,在本縣電視台播放,對大法造成很大損失,在民眾中造成很壞的影響。在出看守所時,我配合邪惡簽了字。從看守所出來後,由於怕心,我把師父的新經文燒了。後來怕丈夫反對,慢慢的功也不煉了,法也不學了。兩年多後,才走回來從新修煉。三、我放棄修煉的時候,我把《轉法輪》放到原單位的同修家,還有一個去外地的同修也把大法書放她那裏,再加上這同修自己的書,一共三本《轉法輪》。同修的兒媳婦害怕,跟同修提出想把書燒了。這個同修事先跟我說了兒媳婦要燒書,我因怕心重,沒有阻止。同修的兒媳婦把書燒了之後不久,突然在單位出意外事故死了。對於她的死,我很痛心後悔。四、在邪黨迫害初期,我們煉功點有較多大法書,有正版的,有大量盜版的。我和本單位一位女同修都有嚴重的怕心,我倆就在單位把不少盜版的書燒了,還燒了一位同修請的師父法像。我多次犯下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罪過。我給大法抹了黑,我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深感愧疚。今天我再次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統統作廢。今後我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信師信法,用心學好法,修好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真正珍惜自己,正念正行,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做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兌現史前誓約,跟隨師父回家。

馮紀梅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我因學法不深,在看守所裏寫了「不煉了」的保證書。後在勞教所「轉化邪悟」了,寫了「五書」,多次寫了和說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話,犯下了天大的罪。為了討好隊長,我還說了同修的壞話,真是對不起同修。我還助紂為虐轉化了2個學員。回來後因為邪悟,在污衊大法的橫幅上簽了字;因為怕心,還燒過師父的經文。有一年我被綁架到派出所被迫寫了「不煉了」的保證書。2004年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寫了「不煉了」的保證書,還出賣了同修。2006年我邪悟了,又說出了同修。當我想起這些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出賣同修的滔天大罪時,我心如刀割,無臉面對師父和同修,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向師父請罪,真誠的向被我傷害過的同修認錯。以前每次被綁架到看守所,我都穿了號服、照相、按手印、簽字,配合了邪惡。我多次把大法書藏在不太衛生的地方,還丟過一本《轉法輪》。這都是我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大罪。還有警察敲門騷擾,給我照相,我沒有拒絕,沒有全盤否定。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違背大法和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及我家人對外說我「不煉了」的話和代替我寫的書面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敬師敬法,用心學好法,精進實修,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

袁德梅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2009年得法。由於學法不深,忙於做事而不實修,在2012年8月被「610」綁架到洗腦班。邪惡用「不放棄法輪功就送勞教所」相威脅,我因怕被勞教,怕失去工作,怕影響上高三的孩子考大學,就違心寫了「三書」,寫了「不煉功」的保證;寫了詆毀大法、詆毀師父的「揭批稿」,還出賣了兩名同修。出來後寫過嚴正聲明,但沒深刻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2015年4月,我因發真相資料被邪黨誣判三年半,在監獄裏我因承受不住迫害,配合了邪惡,違心寫了「五書」。我沒做到反迫害、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還犯下了謗師謗法、助紂為虐的大罪,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學好法,精進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兌現誓約。

李霜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12月我去天安門拉橫幅,被便衣綁架、關押到勞教所。在邪惡瘋狂迫害的高壓恐怖下,我生出了怕心,違心寫了「三書」,還有對師父法像不敬的事。這是我最大的恥辱、污點。出勞教所後(在2001年前)我請同修幫我發過嚴正聲明。以能洗刷污點、彌補過失,不錯過跟師尊回家的機會。現今查無結果,故再次聲明:以前在勞教所中我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通過學法修煉我認識到:大法比我生命珍貴億萬倍,今生能修大法,是我生命最大幸事,是任何邪惡也改變不了的。只要有一息尚存,我都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今後我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正以後的路,記取教訓,痛改前非。堅定在大法中修煉,做大法的一粒子,一修到底。

嚴以富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邪惡對訴江學員大量綁架、抄家,我生了怕心,沒有正念,把大法物品放在朋友家,造成了損失。在2016年3月因訴江我被邪黨綁架到拘留所關押12天,出來時我在「釋放證」上簽了字。2018年7月,邪惡逼我簽「不修煉保證」,不簽就綁架去洗腦班。當時我信師信法正念不足,怕在洗腦班過不了關,產生了以前在監獄被迫害的陰影,我違心的在洗腦班上簽了字、按了手印、照了相。之後我極度痛苦,深感痛悔,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手印、照相全部作廢。今後用心學好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正師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鈄夏蓮 2018年10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到2001年邪黨嚴重迫害期間,我因正念不足,認識不清,向邪惡妥協違心的交了幾本書,寫了「不煉」的保證。今年夏末在講真相中,被邪惡知道,闖入我家,搜走了大法書及有關資料和真相資料,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逼迫我在「筆錄」上簽字、按手印,驗血,出派出所時我又簽了字。現在我悔恨莫及,我太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了。我嚴正聲明:以上所有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抓緊最後有限的時間,學好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誓約,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覃章冬 2018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2016年8月28日我打真相電話被邪惡非法綁架,關押在看守所至2017年12月15日。期間,我有邪黨文化的爭鬥心、有和參與迫害我的人對著幹的怨恨心,有怕心:怕死、怕家人不管、怕給大法抹黑,還懦弱,對精神、身體痛苦很無奈。在結束關押辦取保候審時,要我簽字,本來我一直都不配合邪惡,但在邪惡誘騙下最後還是簽了字,鑄成大錯特錯。通過學法我深刻的認識到以上的問題都是我沒學好法,主意識不強所致。現在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定正念,信師信法,用心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王玉 2018年10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有大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非法綁架時,我順從了邪惡,讓戴手銬就戴,被迫抽血化驗、檢查身體、照相等。最後雖然沒寫「悔過書」,但我在「筆錄」上簽了字,還寫了:「這是我所說的」。現在我痛定思痛,是我信師信法不夠,懷疑自己能否正念闖出,還由於情,因女兒、外孫都在場,孩子一哭,我心煩意亂,沒了正念。還有怕心、安逸心,怕被判刑,承受不住迫害等。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跌倒了就爬起來,今後堅信師父,正視自己的不足,從新修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彌補過失。

白霞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邪黨瘋狂迫害時,我由於學法不精進,法理不清,怕心嚴重,有求安逸生活,領導又找我談話施壓,我怕抄家,怕影響老頭的職位,怕影響單位領導的職位等,我被單位報上去「不煉了」。在邪惡壓力下,我怕心重,沒有正念。把師父的法像燒了。我對大法犯了罪,給大法抹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從零開始一步步走正,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要師父安排,用心學好法,向內找自己,在法上提高,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助師正法,多救眾生。

沈華 2018年10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訴江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騷擾,惡狠狠大聲喊:把書拿出來,不拿出來我們就自己動手翻了。我被這突如奇來的威脅嚇的頭腦一片空白,違心交出了大法書。之後他們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審訊,我沒有正念,謊說從99年後15年間就沒堅持修煉。他們就拿出一張表格強迫我按手印和簽了字。現在我很後悔,因有怕心,我沒做到信師信法,欺騙別人就是欺騙自己,也是欺騙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抓緊多學法,學好法,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康榮英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2017年9月,我們幾個同修因工作上的事在一起,在同修家時被非法抓捕,被關押在看守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各種執著心和怕心下寫了「悔過書」,並在法院寫了「認識」和說了不該說的話。雖然在那種邪惡的地方所說所寫並非真心,但實質上是背叛了師父和背叛了大法,給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深深的污點。我嚴正聲明:在看守所寫的「悔過書」和在法院寫過、說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都作廢。今後我要認真學法,學會向內找,修心性,一切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修煉的路。

王桂清 2018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2015年我在講真相和發資料時,被小區的人誣告非法綁架到拘留所。後來在看守所被關押一年多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關到監獄。在監獄裏遭受邪惡迫害時,由於自己沒做好,怕心重,在邪惡寫的「三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從心裏發出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及對師尊、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和所簽的「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重新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予我這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做好三件事。

唐成碧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10月份開始法輪大法修煉的。1999年7月份,江氏集團非法抓捕修煉人,我們的煉功點被解散了。邪惡非法收《轉法輪》和《教功帶》時,我沒有保護好大法的書,配合了邪惡交出了大法書。後來,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問我還在煉「法輪功」沒有,我說我「沒煉了」。一次政府工作人員來問我,你還煉沒煉功,我說:「沒有煉」,他還做了筆記。在此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煉功」的話和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及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向秋菊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法理不明,怕心重,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辦的「洗腦班」裏,聽信邪黨謊言把大法書燒了,煉功帶也抹掉了。這都是我對大法不堅定,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我今天把它曝光出來,我知道自己對師、對法犯下了罪,我深深痛悔,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現在嚴正聲明:無論在任何場地所說、所做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正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多學法、學好法,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

陳連英 2018年10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0年至2014年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邪黨非法判刑,並被關押在監獄。由於自己承受不住邪黨的各種迫害和壓力,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三書」。現在我痛心不已,懊悔萬分,我愧對慈悲偉大的師尊、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現在我真正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與執著。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所寫的「三書」和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及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學法、精進實修,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彌補過錯,堅修大法,跟隨師尊圓滿回家。

萬瓊 2018年10月19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春天我被非法勞教回家後,當地派出所逼我寫了一份「保證書」。後來又一次派出所又讓我去一趟,我沒有去但家人去了。派出所讓家人替我寫了一份「保證書」之類的東西。2001至2004年我多次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看守所。看守所強行給我照相、取指紋。在此我嚴正聲明:本人及家人寫的所有「保證書」之類的東西及所有對我迫害我的「簽名」和所寫、所說、所做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喬瑞榮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初我被邪惡關押迫害。由於我沒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在怕遭罪、怕吃苦和執著自我的人心帶動下,我違心寫了「悔過書」,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我愧對師尊的慈悲救度,非常痛心。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悔過書」作廢。我向內找深挖自己,是因我沒學好法,沒有實修自己。我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加倍彌補對大法犯下的罪,做好三件事,走好師父安排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路,跟隨師父回家。

楊騏驥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8年被邪惡非法綁架進洗腦班,在邪惡的迫害下,放不下親情,幾乎放棄了修煉。在今年的「敲門」行動中,邪惡又讓我按手印,由於怕心我又配合了邪惡,違心地按了手印。我知道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對師尊、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和按手印全部作廢。我以後一定要堅信大法,徹底清除邪惡對我的迫害,堅修大法到底。

岳寶華 2018年10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春喜得大法。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鄉鎮幹部、大隊幹部找到我,問我還煉不煉,我當時因為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惡,說了「不煉功」的話,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對不起大法的事。今天,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不煉功」的話和以前所說所做對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劉木會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上週五放學前,在沒看清老師發的「給家長的一封信」和另一張不知道是甚麼內容的紙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和爸爸的名字。我上小學二年級,由於有些字不認識,簽完後突然發現有「法輪功」三個字,自己非常後悔,可是老師催促不交不叫回家,無奈交了。現在我嚴正聲明:自己所簽的自己的名字和爸爸的名字全部作廢。以後我一定多發正念,解體邪惡。

吳炫瑜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實名「訴江」後,派出所警察曾兩次找到我,第一次警察自己寫完後讓我簽字,我說你願意寫啥與我沒關係,沒簽。第二次到家,雖然也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將「筆錄」讓我簽字,我一看也沒寫啥就簽了。通過學法後知道自己的做法是錯誤的,不符合修煉人的要求。現嚴正聲明:自己在「筆錄」上的簽名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盛香梅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遷移戶口的時候,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派出所警察來我家,告訴我兒子說:「你媽已轉化」並且給我兒子拍照,又要了我的電話說要見本人問問我到底「轉化」沒有。我從來就沒有被「轉化」過,就是在監獄裏也沒有。現在我嚴正聲明:派出所所有關於我「轉化「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郭玉蘭 2018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0月12日中午,邪黨縣政法委書記與主任,威逼我丈夫及家人(我媽拿菜刀要自殺),在此情況下,我被迫寫「保證書」(沒寫完),後丈夫抄寫他人的「轉化書」強逼我簽了字。我無言面對師父、面對大法、面對同修,我一直痛悔不已。現嚴正聲明:在壓力和脅迫下我寫的「三書」與簽名全部作廢。

朱紅豔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黑窩裏,因自己學法不深,沒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只煉動作不修心性,沒做到真修實修,在怕心下寫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四書」,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我在黑窩裏寫的「四書」和所寫、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零做起,加倍彌補所做的一切錯事。

孫淑蘭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真正的從理性上認識到法,再加上親人的壓力,自己放不下情、怕心重,被邪惡鑽了空子,給邪惡簽了字、按手印。 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字和按手印及過去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自己決心重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翟玉環 2018年10月24日


嚴正聲明

十月十五日下午五點,樓長到我家說:寫個「不煉法輪功」的證明,上頭就沒有你的名字了,我說:「煉法輪功沒做壞事,不殺人、不放火,煉功身體好」。樓長又叫我丈夫寫,丈夫寫了還簽了我的名字。在此我嚴正聲明:丈夫替我寫的「保證書」和簽的名字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鄒德華 2018年10月23日


嚴正聲明

市醫院紀委書記,人事科長來我家說黨員不信宗教,信馬列。後來在單位與家人的強迫下讓我「簽名」,自己由於法理不清,在不該簽的東西上「簽了名」。我現在知道自己做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名全部作廢。今後堅定不移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范開香 2018年10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對大法法理認識不清,沒有做到以法為師,學人沒學法,在壓力下曾說了「不煉了」的話。現在非常後悔。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說「不煉了」的話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朱繼禹 2018年10月25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說過對不起師父和對不起法輪大法的話。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的違背大法、對師尊、對大法不敬的言論全部作廢。信師信法,堅修到底。

高天花 2018年10月25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