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絕處逢生的故事(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各種體育鍛煉運動方式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人們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痛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這裏列舉幾位百歲老人的故事,他們曾罹患頑疾和絕症,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

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做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一)台灣百歲老軍醫馬濟宇先生延年益壽

馬濟宇,一九一二年出生於廣東梅縣,自小在南京長大、求學,就讀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畢業後,他曾任職公、私立醫院,後自行開業。

一九四七年,馬濟宇自願從軍,任職軍醫;一九四八年隨國軍到台灣,之後駐防金門,參加古寧頭戰役時,他擔任陸軍內科主任,後來就任司法醫師,直至一九七七年退休。

退休後,因為整天清閒,又有不錯的經濟基礎,生活非常安逸。當時他住在眷村,左鄰右舍盡是從大陸到台灣的退伍老兵,他閒著沒事,就和他們玩麻將打發時間。由於玩麻將時經常熬夜丶抽煙、喝高梁烈酒,不但沒感到開心娛樂,卻把自己身心搞得疲憊不堪。

後來孩子在美國完成學業,並在當地找到工作,定居下來,退休後的馬濟宇也想到美國享清福,於是攜著老伴赴美北卡(羅萊納)與兒子同住,享受晚年的快樂。

但是,世事難料,晚年的馬先生卻百病叢生,受盡病痛折磨。有一次他得了感冒,住院三天花費了美金八千多元,因為吃穿都得兒子幫忙,經濟上壓力也很大;加上妻子也是三、五天就得看一次醫生,於是生活越來越不悠閒。

馬濟宇老人回憶說:「那時才驚覺,雖擁有綠卡,住在高級、進步、幽雅的環境,卻沒有健康的身體來享受人生的幸福美滿。」那時的馬濟宇已經體會到,多病的老人並不適合定居在美國,否則昂貴的醫療費用,很快就會把兒女們拖垮,於是他們決定返回台灣。

一九九一年,老伴先他而去,馬濟宇一人度日,由於年紀大了,加上生活作息恣意隨興,致使百病叢生,心臟病、前列腺(攝護腺)肥大、尿失禁,甚麼病都上來了。馬先生一年裏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醫院裏度過。他深感生不如死,數度萌生自殺的念頭,但子女的一片孝心讓馬先生保住一點活下去的勇氣。即使如此,他感覺自己未來的人生也只剩下無奈地承受病苦了。

當時還有一件事讓他感到恐懼與絕望,就是一直照顧他的看護,突然向他請辭。馬濟宇先生當時想,「我這個快九十歲的老病人,病到連看護都不想照顧我了,我活著還有甚麼意思?」

雖然那位新婚的看護一再解釋,是因為懷有身孕才不便繼續照顧他,然而對於自認已是風燭殘年的馬濟宇而言,失去這份照顧,彷彿失去最後的依靠。

就在他生命到了最低潮時,卻出現了轉機,經由朋友輾轉介紹,馬濟宇先生認識了專門照顧獨居老人的社會義工林鳳菊。

看到馬伯伯年歲老邁又百病纏身,林鳳菊毫不猶豫接下了看護他的工作。

林鳳菊是法輪功修煉者,馬濟宇看她一大早出門煉功,煉功回來,總是帶著愉悅和祥的心情照顧他,馬濟宇自然而然地也想嘗試學煉。林鳳菊說:「當時他身體非常虛弱,別說站,要坐地上都很難,所以一開始我都幫他準備一張椅子,我和同修煉功,他坐在旁邊看,偶爾手就抬起來動一動。」

法輪功功法動作「緩、慢、圓」,所以馬濟宇覺得以他的情況很適合煉,而且連續煉了幾天,他都感到全身舒暢,因此就這麼煉下來了。

當時年近九十歲的馬濟宇開始盤腿打坐時,也是吃足了苦頭。他回憶說:「我年紀那麼大了,一輩子也沒盤過腿,別說雙盤,單盤我都沒辦法。但慢慢的,幾個月後,可以單盤了,再經過幾個月能夠雙盤了,然後從五分鐘、十五分鐘,到後來雙盤打坐一個小時都不成問題。」

馬濟宇每天清晨煉功、打坐
馬濟宇每天清晨煉功、打坐

馬濟宇以堅強的毅力與決心持續煉下來,奇蹟出現了:

修煉前每個月有三週要固定看門診,固定服用三種病症的藥──心臟病、前列腺肥大、失眠症。修煉三個月後,馬濟宇已經不需要心臟藥物與拐杖;五個月之後,前列腺肥大症狀消失;修煉七個月後,馬濟宇完全戒除了依賴安眠藥的習慣。

還有一件事至今仍令馬濟宇用一般人的道理都想不通,那就是他煉法輪功後這些年摔了好幾次跤,人卻都安好無事。

一次,他參加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從階梯上摔下來,「那時我還差三階就到頂了,從那麼高跌了下來,我卻馬上就爬起來了,頭上流了一些血,我就用手按住,繼續當地的活動,活動結束,血幹了,我甚麼事也沒有,冥冥之中好像有神保護我。」

馬先生回憶,學法輪功之前,有一次他坐在不到一尺高的小板凳上看報,伸手想拿手邊的報紙,一不小心摔下來,就住院了。「這是我這一生的奇蹟。」雖然事隔多年,馬濟宇提起這件事仍難掩內心的激動。

馬濟宇八十八歲開始學煉法輪功之後,以往案頭瓶瓶罐罐的各類藥品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本的法輪大法書籍。馬濟宇每天凌晨四點起床,前往附近公園煉功、學法,並自己料理一切生活起居、日常瑣事。

由於自己學煉法輪功後受益匪淺,這幾年,百歲高齡的馬濟宇三次前往美國,還到過澳洲、韓國、新加坡,還去了八、九次香港參加法輪功活動。馬濟宇說:「雖然我年紀大了,走路很慢,但是我還是要走出去,告訴世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罪行,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住在美國的兒女對於父親煉了法輪功後有這麼巨大的轉變,都感到欣慰。

俗話說:千年樹難遇,百歲人難尋。百歲以上的台灣老軍醫馬濟宇先生,皮膚細膩,精神矍鑠。他的秘訣是甚麼?

馬先生說:「修煉法輪大法近二十年,這是我這一生最感幸福、美好的日子,而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所賜予的。」

黃昏暮年,否極泰來,夕陽無限,並無唏噓惆悵。這樣的晚年,誰說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二)北京百歲奶奶紅光滿面

北京大法弟子玉涵的奶奶,二零一七年一百歲了,可是奶奶滿面紅光,面色白裏透紅,像個七十幾歲模樣的人。親鄰,朋友,鄉親,知道的人都羨慕奶奶長壽且健康,都知道奶奶還是個老大法弟子,她修煉法輪大法已將近二十個年頭了。

玉涵奶奶出生在窮苦人家,從小缺吃少喝的。跟爺爺結婚後,孩子生的多,病也生的多,五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七十多歲。

玉涵奶奶曾經對玉涵講,在奶奶十九歲時,得了眩暈病,不知啥時就犯病,暈病一來,不管何地,一頭摔倒,不省人事。倘若沒人發現就會有生命危險。在暈倒之前甚麼徵兆都沒有。奶奶結婚後,家人都擔心,怕她不知甚麼時候突然暈倒沒人知道人就沒有了。兒女們都非常擔心她的安危。為了治病,藥吃了很多,便宜的藥不管事了,就得吃貴的、吃有名藥店的藥,如大活絡丹,都得是同仁堂的,別的地方產的都無效。

一九九八年正月,奶奶又病了,病得很厲害。那時,雖然家裏兒子、兒媳剛剛學煉法輪大法,奶奶卻也跟著一起煉起來了,當時老人已是八十一歲高齡,也不識字。兒子、兒媳就教她煉五套功法,給她讀大法書。老人家認真聽法,天天認真煉功,還說師父書中講得真好,她也要按大法書中的要求去做,改變自己。

就這樣,沒多久老人甚麼病都沒有了,腿不彎,背不駝,上下樓不用攙扶。就是那個多年誰都治不好的暈病也好了,直到現在從來沒犯過。

得福的人知道報恩。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自那以後奶奶的心情就很沉重。她老人家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正的,是救人於苦難中的大法。知道師父和大法是冤枉的。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奶奶和兒子、兒媳一起走上天安門。八十二歲的大法弟子奶奶站在天安門前,告訴善良的百姓,告訴被欺騙的世人「法輪大法好」,別聽信謊言,她就是大法受益者,活生生的例子。

結果是母子三個一起被非法抓捕,遣回當地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奶奶成了當地看守所有史以來關押的人中年齡最大者之一,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鐵證。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連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都不放過!可見他們專橫跋扈、破壞法律已經達到甚麼程度了。老人只為有一個好身體,做一個好人,堅持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純屬個人信仰,卻遭到如此的迫害,天理不容呀!

奶奶和兒子、兒媳一樣,沒有被迫害嚇倒,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他們堅信大法至今。所以奶奶得了大福報,百歲的高齡,生活自理不麻煩人,健康的身體不受病痛之苦。一個窮苦出身,受了大半輩子罪的老太太,在大法修煉中綻放出絢麗的生命之花。

(三)百歲老人得大法護佑延年益壽

一九九八年,月英老人八十一歲。有一天,大女兒從外地回來探親,告訴月英老人說:她修煉法輪功了,法輪功是非常好的中國古老的佛家修煉功法,不光能使自己做好人,還能修煉到佛的世界。

月英老人從小就敬仰神佛,她還清楚的記得她的外婆每年要出外燒香一個月。長大後,月英老人雖然沒能像外婆一樣燒香拜佛,可她知道自己要做個好人,要善良。所以聽女兒一說,她馬上表示也要學。於是,女兒給月英老人請來了《轉法輪》、師父的講法錄音。月英老人開始修煉了。

修煉法輪功以來,在月英老人身上發生了許許多多的神奇事。

月英老人雖然沒有多少文化,識字也不多,但有師父的幫助她很快就能通讀《轉法輪》了。

修煉中月英老人也經過了好幾次大關,有身體上的,也有心性上的。有的時候月英老人真的感到很難很難,好像生命到了盡頭,也許就是因為難,才使月英老人切切實實感到師父在看護她;也使她真真切切體悟到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偉大。說起這些事,月英老人總有點激動,月英老人只會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

月英老人四十多歲時曾患子宮癌,治療後留下了後遺症,每次身體不適發燒時,整個腹部就紅腫脹痛。

修煉後,二零零四年,又出現這種狀況。有一天,月英老人坐在陽台看書,突然感到她的肚子好像被針扎的很痛,一針又一針,月英老人當時甚麼也沒想,也沒告訴家人。晚上卻發現肚子消腫了,也不痛了,神奇的是肚子上還有針扎的痕跡,現在還能看到。

二零一一年,月英老人的雙腿腫得粗粗的硬硬的,腳也腫得不能穿鞋。兒子送她去醫院看。看了幾次,吃藥也沒好轉。月英老人在心裏求師父救她。一天晚飯後,她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一遍一遍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念著念著,迷迷糊糊的,像睡著了。猛然間不知為甚麼,她睜開眼睛,看到床前站著一個人,是照片上看到的,啊,是師父。很驚喜,但月英老人又不知道為甚麼不自覺地趕緊閉上了眼。這時月英老人清楚地聽到電插座「啪」的一聲響,緊接著月英老人的床就開始跳動起來。床上下震動,足有十分鐘。月英老人沒有一點害怕,感到美妙極了,舒服地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醒來,月英老人發現紅腫的雙腿開始消腫了。

這幾年,月英老人好幾次摔跤,很嚴重,但都平安的過來了,而且一次比一次神奇。

有一天,月英老人洗澡,從浴缸裏出來,一不小心滑倒了,撞到牆上,再倒地,不會動了。聽到那麼大的響聲,兒媳趕緊開門進來,把月英老人扶起來。兩天,月英老人就能下地了。

幾年前的一天,月英老人的兒媳和月英老人的小女兒發生口角,衝撞起來,月英老人趕緊去拉架。好像一股力推了月英老人一下,月英老人倒下,頭碰到茶几後,又重重地撞在鐵門上。整個臉立即腫的連眼睛都看不見了。大家都嚇壞了,趕緊送月英老人到醫院看急診、拍片。月英老人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救我!」 結果片子拍出來,沒傷到眼睛,大腦也沒受傷。一段時間後,一切恢復正常,沒留任何後遺症。

二零一五年底,一天,月英老人由於拉微波爐的門,用力太大,後仰倒地,整個身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立即不會動了。當時家裏沒人,月英老人只能靜靜地躺著,心裏念叨「我沒事。我有師父。師父救我!」 兒子兒媳回來後,把月英老人抬到床上。躺在床上,全身骨頭痛,一點都不能動,碰哪都鑽心的痛。兒子不放心,一定要拍片。片子拍出來,居然顯示啥事也沒有。一個星期後,月英老人能翻身了,一個月後,月英老人能走路了。驚喜之餘,大家感受到了,修煉法輪功就是不一樣。

心性上月英老人也過了很難過的關。月英老人的脾氣大,遇上不順心的人,不順意的事,月英老人就不高興,還不依不饒的。月英老人的兒媳善良、能幹、勤勞。但是以前月英老人總看她不順眼,婆媳關係一度弄的很緊張。修煉後,在矛盾中月英老人一次一次向內找,終於找到是自己爭鬥心太強了,事事要講究個對與錯,所以不能體諒她的忙碌和辛苦,沒能慈悲的像對待女兒一樣善待她。之後月英老人一點一點的去掉了爭鬥心,記恨的心,小事不再計較了,過去的事都過去吧,不再抱怨記仇了,這樣她們之間的隔閡煙消雲散了。遇到矛盾,月英老人都想到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讓就要讓。月英老人努力解開以往的一切結,哪怕再小的也要解開。兒媳和月英老人的兒子一樣無怨無恨地細心照料她,為她付出了很多。現在她們大家相互體諒,和睦相處,特別是二零一六年還添了小重孫,四世同堂,全家其樂融融。

月英老人修煉後,雖然多次消業,但是無論多麼嚴重,都能平安過去,所以月英老人的身體一直很好,一百零一歲了,生活自理,還能做針線活,還總想幫助做點家務。月英老人心裏十分清楚,她的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的。有人看到月英老人這麼大的年紀還這麼精神、健康,說「這老太太真了不起。」月英老人就會說:「不是我老太太了不起,是我的師父了不起,是法輪大法了不起。」「感謝師父慈悲救度,感謝師父帶領我走上修煉的路。我一定跟著師父走,永不改變。」

(四)河北一百零六歲老人深明大義得福報

河北有一位一百零六歲老人,一生善良、樸實、勤勞,身體健康,耳不聾眼不花,臉上沒有皺紋,臉色白裏透紅。九十歲那年到醫院體檢,醫生說她是「四十歲的心臟」,血壓正常。

老人沒有修煉大法,但她相信大法好,支持女兒修煉,還常念「法輪大法好」。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那幾年,老人省吃儉用,把兒女給的錢攢下來,給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用。

二零零九年,老人的女兒被中共綁架到勞教所迫害一年多。九十七歲的老人去看女兒時,當著兩個警察的面對女兒說:「閨女,娘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咱走到哪兒都不丟人!就是現在的世道變了!」

因為老人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並常念「法輪大法好」,在以後遇到危險時,多次得福報。

老人百歲時,一次去廁所滑倒了,髖骨摔裂,不能走路。之後找人按摩,不僅沒好轉,疼痛還加劇了。後來到大醫院診治,醫生說骨頭裂了,經按摩又錯了位。當場做了對接治療,對位後裂痕還是很大。醫生說,骨頭裂開了,沒有力量了,何況百歲老人,回家躺著養著去吧,起不來了。

回家後,老人、女兒與女兒的大嫂(也是大法弟子)三個人一起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到三個月,老人就能下地走路了!後來一切都恢復正常,還經常小跑著穿行馬路。

一百零一歲的一天,老人下床彎腰拿鞋,栽倒在地上,腦袋上碰出了一個大包。眼眉上邊一片青紫。第二天半邊身子不能動,身體還抽筋,像是大腦被撞出問題。送醫院檢查,確診為腦出血壓迫神經導致運動障礙。醫生說得做手術,把腦子裏的淤血抽出。這得給百歲老人作全麻手術,醫生說他們個個都害怕,因危險性極大,得家屬簽字,出現問題他們不負責。按醫生的說法,老人的問題很嚴重。老人三個兒子,他們都沒有修煉,誰都不敢簽字。這時候,女兒想到: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母親,再說,我修大法母親也受益,即使做手術一定沒事,女兒簽了字。

手術如期進行,女兒一直陪護在母親身邊,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與她一起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並求師父救母親。

手術順利完成。老人身體恢復得極快,半邊身體恢復了正常,在醫院住了二十天就康復出院。

二零一六年快要過年了,老人得了肺炎,發高燒,整個肺都感染了,病情嚴重。痰咳不出來,憋得難受,喘氣時氣短,不能吃、不能喝,以插胃管用針管注入食物維持生命。醫院發了「病危通知書」,最後不給治了,讓轉院。

幾次住醫院白天都是女兒陪床。在女兒腦海裏沒有任何不好的念頭,一直求師父加持母親,師父與大法就是女兒的最大精神支柱。女兒堅信師父,堅信母親肯定沒有問題。

老人慢慢退燒了,人開始精神起來,咳嗽也少了。女兒一沒注意,老人把胃管給拔掉了,自己能吃飯了也就不需要插胃管。一個月康復出院。

現在老人已一百零六歲,身體健康,耳不聾眼不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五)山東百歲老人返老還童 全家祖孫三代受益

山東有一位老人,二零一七年一百零六歲,慈眉善目,紅光滿面,皮膚細膩,生活自理,返老還童。

二十年前這位老人曾病危瀕死,修了一輩子淨土法門的她那一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疾病痊癒,闔家幸福。

「我今年一百零四歲了,五世同堂,身心健康,白髮變黑髮,頭腦很清醒,記憶力一點不比年輕時差。見到我的人都說我像個八十歲左右的人。這全托師父和大法的福啊!

如果我不修大法,沒有大法師父的保護,二十年前可能就離開這個世界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命,還給我延長壽命,讓我能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修大法。對師父的大恩大德,我沒法報答。今天趕上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大好日子,我表達一下對師父感恩的心。」這是老人在二零一五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時,通過他人表達了她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感恩之言。

二十年前,即一九九五年,老人八十五歲,嚴重的肺氣腫、冠心病、肺心症、老年婦科病、痛風等多種疾病,把老人送到了死亡的邊緣,連續十一天不吃不喝,村裏的醫生給打吊針已無法從胳膊上打了,只能從頭上和腳上打,最後哪也打不進去了。醫生表示已經無能為力了,大醫院也不收了,家人把後事都安排好了,只等著老人咽下最後那口氣。

就在這時,老人家裏五十九歲的兒子突然得了嚴重的頸椎病,壓迫得脖子不能轉動,頭和手都抬不起來。家裏的活不能幹了,多方治療也不見效果。修法輪大法不久的孫女,想叫修了多年淨土法門的父親修大法。

那時,老人雖然快不行了,但頭腦還挺清醒,一聽孫女要叫兒子學大法就不讓了,拼上全身的力氣不讓兒子學,因為老人覺得自己修淨土法門,好像自己懂得挺多,不用再學其它的法門。孫女看到老人生氣的樣子,就用商量的口氣跟她說:奶奶,先不叫我父親學,光叫他和我母親一起看看講法錄像吧。為了兒子,老人只好勉強地答應了。

那天,錄音帶剛開始播放,躺在炕上等死的老人突然感到內心一震:這是誰在說話啊!怎麼說的這麼好啊!句句都說到心裏去了,活了這麼大歲數了,還從來沒有聽到這樣的話呢!老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老人當初修淨土時,那一門的師父曾講過:說將來在末世時,有一個姓李的高人下世傳真道。老人在心裏激動地想:這回真的是高人來了!老人趕忙問孫女:這講話的人姓甚麼?孫女告訴老人姓李。此刻,老人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病重快要離世的人,激動地大聲和家裏人說:這才是真正來救人的真法大道啊!說著老人竟然坐了起來。家裏人見此都感到很驚奇。

老人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的用心靜靜地聽了一下午師父的講法,不但沒有累的感覺,反而覺得身心輕鬆,好像年輕了不少。就在當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老人連續不斷地吐了很多的髒東西,又硬又粘,紙都擦不動。誰也想不到,只一夜的功夫,折磨老人要送命的多種重病都好了。老人激動地止不住地流淚,發自內心地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這神話般的事情,要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這位剛愎自用的老人是決不會相信的。

老人非常珍惜這珍貴的大法,發願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給偉大的師父,師父怎麼安排怎麼辦,不去考慮自己的歲數。老人不識字,每天用心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能背誦多篇師父的短篇經文。

修煉後,老人身體健康,再沒吃一粒藥和打一支針。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從老人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兒子的病也很快的好了。全家人都很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

這時候,老人想到:這麼好的法不能光自己家得,應該叫更多的人都得到。於是,她就叫家人把左鄰右舍很多的人都叫到家來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很快來了四十多人。家裏裝不下,兒子就把一個空房子修理好叫人都去那裏看。看完了錄像,就成立了學法小組,他們天天學法煉功,受益很大,不少人學前身體都有病,學法不長時間都好了。有一個五十多歲的鄰居,得了乳腺癌絕症,因家中貧窮無錢治療,只能聽天由命吧。可學法不長時間,她就完全康復了,她一家人高興的不知說甚麼好,打心眼裏感激師父,相信大法。

老人的一個外孫女,結婚後,她的丈夫不務正業,在外面找女人鬼混,回家後拿老人外孫女不當人對待,不是打就是罵。外孫女快要氣瘋了,幾次要尋短見。老人知道後想,人世間沒有甚麼好辦法幫外孫女解脫,唯有大法能幫她。就把外孫女叫到家裏學大法,不長時間,外孫女就從氣憤和痛苦中解脫出來了,對生活有了信心,她很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至今她一直是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

老人的兒子從九五年得法後,身體健康,生活的很快樂。迫害發生後,兒子被鎮派出所當作重點偷偷抓走,在派出所裏,警察逼他交代村裏煉功人的名字,兒子拒絕,警察喪失人性地折磨她兒子,把她兒子打倒後,再用皮鞋朝全身狠命的亂踢,兒子的整個胸膛被打的紫黑一片,看人快不行了,才捎信讓家人用車拉回了家。第二天又逼兒子去派出所幹活,警察們還寫好了「不煉功」的甚麼書,逼著兒子當眾念。就這樣,兒子被折磨得不敢煉法輪功了,但他心裏知道大法好。

兒子在七十四歲那年得了腰椎骨結核病,站不起來了,治了五個多月也不見好。從醫院回家時,是被四五個人抬上樓的,孫女對他爸說:「讓你一百多歲的媽媽伺候你吧。」待孫子、孫女早晨上班後,老人就對兒子說:「你甚麼都別想,就再煉法輪功吧。」兒子沒有猶豫,點頭說好。就這堅定的一念,結果下午他就能下地挪動了,病了大半年的他半天時間就會走了。晚上,孫子、孫女回家,見證了這一奇蹟,都覺得真神了。過了十多天,兒子就又回老家種地去了,現在,他種著六、七十畝地,忙不過來還雇了幾個幫工。今年他七十八歲了,看起來像四、五十歲的人,紅光滿面,身體健康,滿身是勁。

當時全村的人沒有人相信兒子的病能好的,都覺得大法真神奇。

修煉法輪大法後,很多熟人,都說老人面相變了,變的慈眉善目了。

大法把老人變成了一個慈祥善良的、受人歡迎和尊敬的老人。

得法修煉前,老人雖然從小就在淨土法門中修煉,一修就是七、八十年。但修來修去,暴躁的脾氣沒改,說一不二的強勢性格多年也沒變,一遇到不順心意的事情,照樣說打就打,說罵就罵,一輩子特別愛乾淨,很愛管閒事,甚麼事都要她決定。家裏所有的人對她只能服從,和兒媳婦關係相處的也不太好。家裏的人只知道她是一個眼裏揉不得沙子的厲害老太婆,那時她不是一個受人喜歡的人。

學大法後,老人聽師父的教導,努力改變自己不好的性格,用善心對所有的人,不挑別人的毛病,光看人的長處,當孫女和孫子說兒媳不好時,老人都制止他們,說出他們母親的許多優點,養育他們的不容易,使得他們的關係能相處的好。

老人做事也能為別人著想了,自己能做的事儘量不麻煩都有工作的小輩們。子孫們花錢給老人買甚麼營養品時,老人都不叫他們花錢買。告訴他們:你們的孝心我領了。我現在身體健康,能吃能喝,不需要甚麼營養。我不斷的學法煉功,有更好的東西補充身體,不要浪費這些錢,掙個錢不容易,要用在需要的地方去。

二零一七年,在農村老家過年時,初一的早晨,幾乎全村的人都去給老人拜年,誰去都和老人緊緊地握手,把老人的手都握痛了。但老人心裏很高興。知道是自己修了大法,大法把自己變成了好人,他們才喜歡的。老人也不斷地找機會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希望他們都能得救。

年後,老人從農村老家回城裏子女家住,不用孩子們攙扶,自己從一樓走上了四樓,不覺得累,小輩們誇她越活越年輕了。

現在老人全家祖孫三代都修煉法輪功,全家人身體健康,生活美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