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頑疾的精英們絕處逢生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運動方式方法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也可能有人會說,人各有命, 在現實社會中,常人也有長命百歲、絕處逢生的;在名山大川中,修煉人也有幾百歲,甚至幾千歲的。這的確是事實。但是,這畢竟為數甚少,屈指可數。

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不是專門治病的一般氣功。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到法國傳功講法,開始了法輪大法在海外的傳播。如今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著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明慧網等媒體報導中,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 而且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內外億萬修煉者群體中可以說是比比皆是。這其中就有無數各界精英罹患頑疾和絕症,可是,他們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因篇幅有限,這裏僅選集部份這類典型故事,予以見證法輪大法好。

籃壇宿將王金菊絕處逢生

王金菊曾是籃壇宿將, 先後在中國八一籃球隊、總後勤部籃球隊當過球員及教練。

一九四八年的秋天,王金菊出生在山東一個貧寒農家,八個孩子中,排行第七。看著院子裏大片凌風傲霜的菊花,愛好書法的父親給她起名金菊,希望她在苦寒中保持高潔、堅韌的品性。

金菊童年時,趕上全國大飢荒,大飢荒波及了金菊的家鄉。村裏每天要餓死十幾人,為了活命,姐姐帶金菊去東北逃荒打工,她成了廠裏最小的童工……

十九歲那年, 因體育特長, 金菊被部隊體工隊選中,進入八一籃球隊、軍區隊和總後勤部籃球隊。

金菊在籃球場上揮汗拼搏了十幾年,從球員到教練,獲獎無數,贏得了很高的讚譽。但是,強烈運動後留下的創傷,給金菊的身體健康埋下了隱患,給她日後的人生帶來了極大痛苦。

上世紀八十年代,金菊轉業到北京一家影視公司任副總裁。每天忙碌著拍行業專題片,拍廣告、電影和電視,做電視台的媒體代理,生意非常好。隨著公司生意的紅火,金菊個人經濟狀況也發生了巨變:有了大房子、好車子,還有專職司機開車,讓母親和家鄉的親人們都過上了富裕的生活。金菊覺的她在人生路上又一次揚起了風帆。

就在金菊躊躇滿志,為事業拼搏之際,厄運卻降臨了。一九九五年的一天,金菊突然癱瘓了!親友們抬著她四處尋醫,找遍名醫,卻始終得不到治癒。金菊孤獨無助地躺在床上,年邁的姐姐照顧著她。回想人生,金菊真是欲哭無淚,四十多年過去了,由貧窮到富有,人生得意。但此時她卻深深地體會到:人一旦失去了健康,真是一無所有啊。

一九九六年,金菊的朋友送她一本《轉法輪》,並告訴她, 周圍很多患嚴重疾病、絕症的人,修煉法輪功後都康復了。這消息給金菊帶來重生的希望。金菊一口氣讀完《轉法輪》,她感到書中講的句句是真理,把她所有人生的疑惑全解開了,她決定修煉法輪功。

一個月後,奇蹟出現了,金菊站起來了,身體非常輕快,有種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了,金菊大家族中的親人們, 親眼目睹了金菊身體的神奇變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大家圍坐在一起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親人們的身體健康了,家庭也更加和睦了。

那時,每天清晨,家鄉的公園裏、大街旁,都有一群群的人在煉法輪功。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整齊的煉功動作,常吸引很多人駐足觀看。金菊說:「以前我想的是多賺錢,給親人們錢, 幫他們脫貧致富。現在我覺的給他們一座金山,也不如帶給他們法輪大法的福音,那是給生命的最好禮物!」金菊還專程回部隊,向戰友和領導洪揚法輪大法。

金菊修煉法輪大法得以絕處逢生,她親身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現在金菊那挺拔敏捷的身姿讓人很難相信她已年過花甲, 更難想像她當年曾癱臥在床。她非常感慨地說:「法輪大法不僅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還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活得從未有過的踏實與怡然。」金菊正如她的名字,不畏中共殘暴,在凌風傲霜中堅守著高潔。

金菊堅持信仰 真善忍」,被中共數次抓捕,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金菊來到自由的加拿大,她全身心投入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用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美好,眾多遊客都靜靜地聆聽她講真相。加拿大的冬天天寒地凍,金菊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們每天都去景點,給中國遊客講法輪功真相,讓可貴的中國人不受中共謊言欺騙。

高級工程師王忠明斷「乙肝」獲重生

王忠明先生,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重慶中冶賽迪工程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受聘「中青年專家」。

一九六五年八月,王忠明出生於合川一個普通的教師家庭。他在家排行老小,兩個哥哥都比他大十多歲。王忠明出生後不久文革爆發,父母被關進牛棚,哥哥們相繼失學。因無人照料,襁褓中的他不得不跟著當知青的大哥下鄉,寄養在當地一農民家中。幼年時,他每到週末都會跟著高度近視的父親走上二十多里路,為了能見到被關牛棚的母親。他十歲那年,父親憂鬱成疾去世了,直到「文化大革命」結束,他們家才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艱苦的環境,淳樸的家風,造就了王忠明善良樸實的性格。他從小聰明好學,成績優秀。後來考入重慶大學,因成績優異被學校保送讀研;一九八九年研究生畢業後,他來到了以從事科研與工程技術為主的重慶鋼鐵設計研究院(中冶賽迪的前身)工作。

正當意氣風發的人生小船準備揚帆起航,不料天有不測風雲,才做工一個月的他被查出得了乙肝,並被告知:醫學上還沒找到治療乙肝的特效藥。這一悶擊,讓這個年輕人所有的人生理想、遠大抱負瞬間灰飛煙滅。乙肝,這個推不開、扔不掉的怪病,從此纏上了他。

肝臟不好,脾胃也不好,吃不下東西,身體消瘦、頭暈、噁心、黃疸、牙齦出血等。因為身體虛弱得太厲害,連雞都不敢吃;因為體力不支,每晚八點就睡覺。最糟糕的是每隔一年就要住一次院,七年間先後住了三次醫院。為了治病,他尋遍了西醫、中醫、偏方、氣功,甚麼都試過,結果一無所獲。尤其令他心酸的是,因為這個病,他結婚多年也不敢要孩子。

這種無望的日子一直持續了近八年,直到一九九六年初,王忠明出差上海有緣學了法輪功。沒學多長時間,他的身體就有了很明顯的變化:乙肝症狀不知不覺中沒了,精力也漸漸充沛起來了。幾個月後回到重慶,家人發現他整個人就像換了一個似的,那個精、氣、神,用脫胎換骨來形容都不誇張。「法輪功太神奇了!」「法輪功師父太偉大了!」在親朋好友的驚呼和祝賀聲中,全家終於結束了那段困苦的日子。

病好了,王忠明的生活從此翻開了新的一頁:一九九七年,孩子出生了,聰明又健康。王忠明也因工作成績突出,心性很高,心態很正,得到單位領導和同事們的高度讚譽,連續四年被評為院級先進個人、雙文明個人等。那時介紹他先進事蹟的大照片海報就貼在院大門口的宣傳欄中。

法輪功不僅能健康人的身體,還讓人道德提高、思想昇華。王忠明是中冶賽迪的「中青年專家」,部門技術骨幹。工作中他不負眾望,在寶鋼、湛江鋼鐵、越南河靜、巴西、馬來關丹等一系列國內外重大工程項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他從不居功。有時廠家為推銷產品找到他,給紅包,送禮物等,他都按照真、善、忍的心性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拒收或退回。對方不理解,擔心是否被另眼相看了,王忠明就告訴他:「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情我們不能做。」

一九九八年十月,妻子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夫妻同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是否有錯,夫妻和睦、婆媳融洽,一家人其樂融融。

近八旬老教授看似六十多歲

西安石油大學教授謝錕,曾經是學校教務處處長、圖書館館長。

他曾因患腎病多次住醫院治療,還出現過因高燒三十九度昏倒在講台上。一九八五年因冠心病突發差一點要了命,經常心動過速,低血壓。還患有嚴重的胃病,膽囊炎,肝囊腫,神經衰弱,痔瘡等多種疾病,在兩千多人的單位身體瘦弱排前十幾名;退休前每年兩次住院輸液,辦公室放有七、八種藥,每天必須按時吃藥。一九九七年七月晨練時,他有幸遇到煉法輪功群體。當天晚上就去煉功點看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像,心中覺的這功法教人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做個更好的人,與人為善,做事為別人著想,事事處處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做個道德高尚的人,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後,他變的更善良,更寬容,更加真誠。修煉前在家在單位別人都說他脾氣暴躁,爭強好勝,要求別人嚴。修煉法輪功後,與家人同事,朋友和諧相處,遇事為別人著想,在名利面前先人後己,主動幫助別人。買東西時多找的錢主動退回。生活工作中髒活累活搶著幹。

除了心境的提升,謝錕的健康狀況也發生了大的變化,首先他的胃病好了。一九八六年查出胃竇炎,原來不能吃生冷食物,經常胃痛,返酸水,燒心,現在這些都正常了。過去經常失眠,一夜睡不了幾個小時,同屋的人甚麼時候去廁所都清楚知道。修煉後他的失眠症消失了,精力充沛,更有力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一樣,上十四層樓一口氣爬上去不覺的累,感到無病一身輕。一九九八年單位檢查身體,他的身體健康指標都正常,至今沒吃過一粒藥,為國家節省了醫療費。

現在已近八旬,滿面紅光,精力充沛,別人見了都說像六十多歲的人。二零一零年謝錕還自己開荒地種田,種了花生、地瓜、黃豆、玉米和多種蔬菜,獲得豐收,自家吃不了還送給別人吃。

通過修煉法輪功不僅謝錕本人身心受益,他患肝癌晚期的姐姐,也通過修煉法輪功,癌症痊癒。

台灣詩人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王麗華,曾任教於台灣靜宜大學中文系,她熱愛文學創作──寫長詩,是著名詩人。王麗華曾患有不治之症,但是,她修煉法輪大法後卻不藥而癒。

一九九零年發病後,她經常性的昏倒,血壓飆升到190、200都是平常的事,看過無數的醫生,有的說她是高血壓,也有的診斷結果是中風、間歇性腦缺血、過敏、氣喘,還有許多醫生則是說不出她到底患了甚麼病。為了治病,各種心臟疾病方面的藥,她幾乎都吃過了。王麗華說:「我吃藥吃到內出血,只要稍微一碰,全身就到處淤青積血,然而病情就是無法改善。」有一次,有個醫生很有把握的說要替她換一種最新的藥,病情可能會改善。結果吃完藥二個小時,她漸漸全身無力,無法呼吸,立刻又送醫院急診。

王麗華擁有著高學歷,在大學任教,生活本該是人人稱羨的,然而面對久治不癒的病情,她也只能憂傷、哀淒、無助的問蒼天。不堪莫名沉痾的長期折磨,病情也越來越嚴重,甚至無法拿筷子、吞咽食物,也無法寫字。有時候早上醒來,脊椎無力起床,得打電話叫學生來把她從床上抱起來。最後她患了憂鬱症,對未來也不抱任何希望。王麗華說:「當時我把遺書都寫好了。」

二零零四年,王麗華偶然遇到一位心臟科的名醫,經過詳細檢驗之後,這位醫師斷定她的病因不在心臟,於是又建議她去找另一位神經科的專家。就這樣,她接受了幾次完整的全身檢查,最後確定是患了罕見疾病「多發性硬化症」。因為這個病目前無藥可醫,怕她承受不了,開始不敢跟她明說,醫生卻在一個月之後才告訴她這個事實。

聽到自己得了絕症的噩耗,王麗華只好聽天由命,卻又難以扼制心中的不甘,因為她還有很多創作計劃未完成,心中忍不住有點埋怨:「你怎麼不早說,早說我也輕鬆些,不用再辛辛苦苦來看病,又浪費醫療資源了。」

幸運的是,在這之前,王麗華認識一位台大經濟學教授張清溪,學煉法輪功很多年了,偶爾還會寄送給她煉法輪功的資訊,但是王麗華始終只有關心沒有接觸。就在王麗華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的那段日子,她的一位姪子得知,告訴她,何不去煉法輪功呢?原來姪子的研究所教授正是這位張清溪。

人世間不就是充滿各種因緣巧合嗎?姪子說他常常從張教授口中聽聞許多重症病人學煉法輪功後痊癒的例子。在姪子的鼓勵下,王麗華向張教授表明要煉法輪功。張教授立即寄給她一本法輪功的書《轉法輪》和相關的煉功書籍資料。

王麗華說:「我拿起《轉法輪》的那一剎那,整個人全身發熱,陣陣暖流通透全身,有說不出的舒服。」

三天之後,王麗華正好回醫院複診。一週後報告出來,醫生不解的告訴她,她的病情好轉了。她喜出望外,當時就想,才學法就有這樣的效果,如果煉功效果一定更明顯。

然而第一天的煉功經歷,幾乎讓王麗華卻步。因為已經病入膏肓的她,打坐也沒有坐相,站又站不久,兩腳發酸,手臂常痛的舉不起來,回去後她簡直累垮了,隔天連床都爬不起來,心想就此放棄吧。「我很沮喪,打電話給張教授,張教授卻跟我說,『恭喜你』,我很納悶,後來他以過來人的經驗跟我交流,說那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裏的壞東西,並鼓勵我一定要堅持。」

那是很難熬的一個月,常常一天打魚三天曬網。那位教授朋友好像知道她的腦筋在想甚麼,馬上來電鼓勵她。王麗華在學法輪功之始,也經歷過好幾次重大的難關, 比如她曾出現了流行性感冒的症狀,持續了很久,咳嗽到出血,全身乏力癱軟在床上,但是她很清楚這是一個考驗,每天無論如何一定要煉功,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都堅持精進不輟,即使只是打坐而已。就這樣熬過一個月之後,她的身體逐漸康復,體能也好起來了,她再回頭去看《轉法輪》,才恍然大悟甚麼叫修煉。

這種毅力和堅忍,終於讓她得到了甜蜜的回饋,有一天,亦即她煉法輪功之後的第三個月又十七天,她終於可以雙盤了。她說:「只記的那一刻,全身好像發生大地震,身體的每一個毛細孔都張開了,全身發汗,頭頂好像有甚麼東西打開了,一時悲喜交集!越坐越舒服……」隔天,感冒症狀就不藥而癒了。從那之後,王麗華不曾間斷的修煉直到今天。

王麗華曾經因病無法從事她最熱愛的文學創作──寫長詩。腦神經像失去聯結功能一般,時常無法叫出文字、語句,更難找到深切的意象來表達,整個腦袋好似打了很多的結。但是,隨著煉功,思考力又逐漸恢復了,王麗華又可以遨遊在她的筆耕世界,從事長詩創作了。而這對於身為詩人的她來說,如獲新生一般欣喜,是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美國博士生廖佩茹的新生

廖佩茹,台灣桃園人。二零零四年的新年剛過,她的手指和手腕開始疼痛,並且手指脫皮。那時她才二十五歲,正在美國普度大學博士班讀書。接下來,僅兩個月的時間,疼痛就先後擴散到肘、肩膀、上背與膝蓋,每天夜間兩三點她都會被痛醒。校醫束手無策,把她送到當地一家大醫院。在那裏,醫生給她做了血液檢查,卻無法確定是甚麼病,只告訴她,如果症狀持續三個月以上,就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廖佩茹的病一直未能確診,而病情卻每況愈下。在生病的日子裏,她瘋了似的在網上尋找類似症狀的資料,以至於所有的關節炎症狀,她都了然於胸。一切症狀都指向她可能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儘管那時筷子都拿不穩了,但她不放棄,她還是寫了好多封電子郵件給台灣各大醫院的風濕免疫科醫師們,向他們請教。醫師們的回答也多是「可能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但是要回台灣才能確診」。 那時,廖佩茹心中相當沮喪。由於病情越來越重,雙腳漸漸不能行走,廖佩茹也愈來愈害怕。網絡搜尋中,有關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選項,她不知點了多少次。她知道:類風濕性關節炎最先侵襲關節,各關節都會嚴重變形,接下來會攻擊心臟及其它內臟,拖上幾十年後,最終痛苦而死。

更讓廖佩茹痛苦的是:父母都已經接近六十歲了,弟弟妹妹都還小,父母微薄的退休金除了要維持他們和弟弟妹妹的生活,還要負擔她這個重症病人接踵而來的龐大醫藥費。自己痛苦也就罷了,心中實在捨不得家人也承受這樣的苦痛。

廖佩茹想到了死。她知道如果回台灣,要自殺一定難上加難,於是決定買機票飛往大峽谷,一躍而下,一死了之。

她在著手寫遺書的同時,開始上網訂去大峽谷的機票。可想而知,那時候,她有多麼痛苦,有多麼絕望:自己才二十五歲啊,美麗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卻陷入了絕境!

寫好了遺書,廖佩茹決定最後再上一次網,最後再瀏覽一次這個讓她痛不欲生的類風濕性關節炎的資料,然後飛往大峽谷。突然,網頁最下方有一行字躍入她的眼簾:「類風濕性關節炎奇蹟似的痊癒」。點進去看,居然是煉法輪功煉好了。進一步搜索,她發現很多疑難雜病都有煉法輪功痊癒的。這時她萌生了一絲希望:這個法輪功那麼神,我得趕快找人教我。

廖佩茹在搜索引擎上鍵入法輪功三個字,然後,她在香港的網站上看到有世界連線字樣,繼續尋找,她發現美國各大學都有人免費教授法輪功,普度大學的聯繫人還是個美國人哩!她立刻打電話給他。可是他已經畢業了,沒有聯繫上。

廖佩茹有點兒失望,繼續在網絡上尋找。在香港網站上的音象資料裏,她看到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的教學錄像,趕緊下載觀看。她又把明慧網上登載的 《轉法輪》一書也下載下來,並打印了出來。

廖佩茹通讀了一遍《轉法輪》,她發現這本書不但勸人為善,更解答了她的許多疑問,而這些疑問她在其它宗教裏始終沒有找到答案。廖佩茹說:「看錄像時,李洪志老師的微笑與勸人為善的用心給我印象深刻。」最使她驚奇的是,開始煉功的第二天晚上,她全身發熱,熱得連被子都踢掉了。隔天,她生病時的嚴重口臭就消失了,不僅睡得著,有食慾,也打消了赴死的念頭。她決定回台灣,因為她知道自己有希望了,台灣那裏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可以幫助她。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晚,廖佩茹坐著輪椅回到台灣,這時她已經無法行走,上下飛機都得別人抱著。

四月十四日早上,父母帶她到台灣長庚醫院看病。經過超聲波檢查,並根據之前的血液檢查報告,兩位醫學教授確定她的病是關節鬆弛症。這個病是所謂的公主病,要痛一輩子,此生不僅不能提重物、幹粗活,還要吃一輩子的止痛藥,戴一輩子的護腕、護肘、護膝、護腰,還得持續做物理治療。

從診療室出來,廖佩茹跟她的父母說:「我要煉法輪功!」當天,父親就幫她買來了一本《轉法輪》。從這一天起,她開始認認真真修煉法輪功。從長庚醫院拿回來的藥,廖佩茹碰都沒碰。四月十七日清晨,她四點半起床,先上網,看看明慧網「祛病健身網頁」上登載的那些法輪功學員通過修煉法輪功而絕症痊癒的真實神奇的事例,然後她就一小步一小步自己走到了家附近的煉功點。到四月二十八日,僅僅半個月的時間,廖佩茹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邁開大步走路了。

從此,她就很快的徹底告別了遍尋中西醫的藥罐子生活,還成為台灣樹林高中的英文教師,直到成家立業,做賢妻良母,她的很多親朋好友都因為見證了這個奇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不死癌症」患者的人生轉機

黎揚﹒雷蒙是位美國人,擁有雙學位。他在一家石油巨頭公司工作了二十三年,曾擔任公司總會計師助理和業務金融系統運營協調人。當年事業蒸蒸日上的他,卻因時時作痛的左股骨而愁眉不展。

十一歲時,黎揚因運動意外摔致髖骨骨折,醫生為他兩側髖骨做了金屬杯髖關節成形術,並在髖骨植入支撐鋼釘;從此黎揚無法坐著正常交叉雙腿,行走極為不便。長年的股骨頭摩擦導致磨損,股骨越發疼痛難忍,運動時感受更加明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因右股骨頭已壞死,神經外露,他不得不接受了右股骨頭更換手術。醫生說更換左股骨也是數月的事。黎揚時時都被病痛折磨著。事業的順暢,家庭的和睦,都無法讓黎揚快樂起來,他倍感人生的無奈。

妻子朱莉愛好氣功,練過多種氣功,二零零二年一月,在休斯頓有幸遇到法輪功,朱莉內心充滿愉悅與祥和。她希望黎揚也能試一試法輪大法的修煉。

有著其它信仰的黎揚開始有些猶豫,後來決定試一試。開始的時候,黎揚並沒有煉法輪功功法,他只是靜心閱讀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一遍遍地讀,六週之後,黎揚對法輪大法修煉的「真、善、忍」理念有了初步的認識:法輪大法教導修煉者,在任何社會環境中都要做一個好人,重德修心,找自己的不足,從內心本質上改變自己,昇華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黎揚覺的內心很充實,從此他在工作生活中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凡事為別人著想。隨著每天讀《轉法輪》,煉功,不知不覺中,黎揚的整個臀部的骨頭與肌肉逐漸加強,可以舒適地簡單盤坐。他從等待更換另一側股骨手術的陰影中徹底解脫。困擾黎揚五年的高血壓也不藥而癒,他深切感受到修煉法輪大法的超常是真實不虛的。

體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黎揚首先想到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好,從中受益。有一次,黎揚與幾位法輪功學員去墨西哥邊境的城市,向當地民眾介紹法輪功。黎揚說:「在公園與市區廣場,我們在烈日下行走、煉功和發傳單,還背著沉重的背包,內有手提電腦和各種資料。那裏的人們對法輪功表示出極大的興趣,我們足足忙了十個小時,沒有閒暇坐下休息,直至夕陽西下。」「不可思議的是,站了一天,臀部卻安然無恙、也不疼。第二天早晨起床,我感覺好極了。」

這與他修煉前相比有天壤之別,那時候,出門坐車,走一小段路都會疲憊不堪。真的很奇妙,實踐中黎揚更深刻地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當他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心裏想著別人,他的身體也隨之而變好。一心想著讓更多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而連續勞累十個小時的他,身體不但沒有任何疲勞狀態,反而完全恢復正常了,而且感覺非常舒適美妙。

黎揚更從法輪大法修煉中明白了人生病痛、魔難的真正原因,洞悉了生命的意義在於不斷昇華自己,返本歸真,重德修心是根本。他說:「能修煉法輪大法,我感到莫大的榮幸!」「我無法表達自己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

澳洲公司女經理的神奇變化

剋麗斯緹出生於英國,二零零三年嫁到澳洲後,擔任一公司經理。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剋麗斯緹是個性格十分內向、缺乏自信、自我壓抑,鬱鬱寡歡的悲情女子。再加上她被病魔折磨,經常借助酒精的力量,試圖尋找自信,隱藏內心真實的痛楚。

剋麗斯緹曾經因為無法適應生活上的種種問題,時常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裏和公司的廁所裏不願面對世界。她也曾因認為自己太醜而不停甩打自己的耳光,直至必須服用抗抑鬱藥和接受心理輔導。後來,她被診斷出患有強迫症(OCD),腦中無法排除的焦慮感使她經常處在極大的精神壓力之中。

此外,剋麗斯緹還患有罕見的多囊性卵巢症(PCOS),總是好幾個月才有一次生理期,最久長達將近一年都沒有月經。荷爾蒙失調的她,每天都需服用藥物控制和調理生理。 醫生告訴剋麗斯緹,想要以自然受孕的方式擁有孩子,機會渺茫。

也許是冥冥中的安排,一向不愛冒險的剋麗斯緹,一天突然決定獨自來到澳洲旅行。她被這片陽光燦爛的自然大地所深深吸引,在這裏她結識了法輪功學員史帝夫(Steve)。在他們交往的過程中,她開始對法輪功一點一滴地了解,不久後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剋麗斯緹和史帝夫結為夫妻。二零零四年初,在停止服用藥物的情況下,她久違的月經突然出現,同年二月她便懷有了身孕。對這意外的驚喜和奇蹟,他們夫婦倆心存感激。剋麗斯緹回憶道:「當時我並沒發覺自己懷孕了,因為我的生理期一向不正常。直到我的肚子一天天變大,我才感到有點不對勁。當醫生宣布我懷孕時,我真的感到非常驚喜。」

通過修煉,剋麗斯緹明白了人為何而生,苦難為何而存,她的人生觀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她的焦慮症、強迫症、沒自信等等,也在宇宙大法的沐浴之中,漸漸地消失。她說:「法輪大法使我在遇到問題時能退一步思考,面對苦難我現在會想:『這是上天對我的眷顧,給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在修煉前,我是一個極其負面和悲觀的人,我總是不停地擔心和埋怨,現在我明白了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