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細胞轉移到肺上的我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命運的無常,我被推向了絕境,結腸癌中晚期做了手術,癌細胞又轉移到了肺上。二零一三年在死亡的恐懼中、欠債的恐懼中、貧困的恐懼中,我獲得了新生。

我是大山裏的人,那裏只有幾十戶人家。我從小就體弱多病,面黃肌瘦,肚子里長滿了蟲子,常常吃著飯就倒在地上昏死過去。爸爸媽媽去找一些小門小道給我治療都不管用;上學後,頭上又長了很多大膿瘡,老師就不讓我上學了。十五六歲,我來到縣城裏打工,由於沒文化,沒有老闆雇用我,後來被人介紹去專幹殺魚、殺鴨子的工作。這一殺就是二十多年,現在想起來都後悔不已。我的病從未好過,舊病去了,又來新病,便秘、頭暈,大小便帶血、腸胃細菌感染等。

後來查出患結腸癌,已到中晚期,轉院去省裏做手術。四處借錢,能借的朋友全借遍了,一次一次的去醫院,做了手術,接著就是一次一次的化療;在第三次化療的時候,查出肛管上長了息肉,又做了肛管息肉手術;手術後又接著化療,做完六次化療後,又檢查出直腸上又長了息肉,就又做了直腸息肉手術。化療期間頭昏腦脹,心煩噁心,頭髮掉了很多,變成了白髮,才四十多歲的我看上去像個老人,只有四十多公斤。

身體上劇烈的疼痛和經濟上的壓力,使我多次想放棄治療。結果還是厄運連連。二零一三年底,我胸口疼痛,長了硬塊,檢查結果是癌細胞轉移到了肺上。之前的治療已經讓我傾家蕩產,債台高築,實在沒有能力再去治療了。多次想輕生一了百了,又捨不下孩子。

這人活著到底是為了甚麼?生活怎麼會對我這麼殘酷?疾病為甚麼老是伴隨著我?沒有病會是甚麼樣?多少的問題一直纏繞著我。

可能是上蒼可憐我,聽到了我絕望的呻吟,我幸運的遇到了一位大姐,她得了乳腺癌,也做了手術,但她紅光滿面,根本不像一個得了癌症的病人。我出於好奇心,便問她去醫院檢查過嗎?她微笑著說:我現在不去醫院了,也不吃藥了,身體沒有病了,我一切都好得很。

我驚奇地問:你是怎麼好的?她說是修煉法輪功,還給我講了她經歷的許多神奇的事。她送給我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告訴我要常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過了幾天,又給我請來了寶書《轉法輪》

我學了《轉法輪》之後,懂得了自己為甚麼這麼苦難。我辭去了宰殺鴨子的工作。我不斷的看《轉法輪》,不斷的提高,對人生有了正確的認識,我從迷茫中解脫出來,身體上就開始發生很大的改變:我的白髮慢慢變黃了、黑了,皮膚也比以前白了,肚子不脹了,一切順暢。

三個月後,我胸部的硬塊也不翼而飛了,所有的症狀全部消失了。我再也不吃藥了,渾身有了力氣,體重增加了,吃飯也香了。我真的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沒有病的幸福和快樂!這是我做夢都不敢想像的。

我一家人感激大法,感激李洪志師父對我一家的救命之恩!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我換了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從不偷奸耍滑,一樣的工資待遇,我都要比別人多幹一些,我從不遲到早退,我儘量多幫助別人,處處事事都努力按「真、善、忍」來要求自己,領導和同事都說我是個好人。

我通過自身的變化來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有一部份同事也明白了真相。我在生活、工作、外出辦事時,遇到機會就對人講真相,給小冊子、粘貼真相不乾膠,多用真相幣。有一次,中午下班回家,看到在我家胡同口停了兩輛警車,想到自己的命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我沒有了怕心,如果警察問我控訴江澤民的事,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我堂堂正正從兩輛警車跟前走過,一看我家門前站了三個警察,我走過去問鄰居:這是怎麼了?鄰居說:隔壁老太太,喝農藥自殺了。

過了一段時間,派出所的警察真的到我家來了,問我實名訴江的事,我說:是的,我起訴他了。接著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真相,和我修煉後的巨大變化。他們走的時候說:這麼好,那就在家好好煉吧。我是因為生命走入了絕境,死都不怕了,還怕甚麼打壓、甚麼迫害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禍國殃民!這個邪惡之徒剝奪了人們幸福的機緣,真該清算他了。

我覺的自己很幸運,不只我得了大法的福報,我全家都得到了福報。我身體好了,兢兢業業幹活,有了收入,不用吃藥看病了,慢慢的我還清了所有欠下的債務,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還買了車,現在準備要搬新房了。

我姪子是做收廢紙生意的,我給他看了《天賜洪福》,他很喜歡。我又送給他一個護身符,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真相後,記著念念「法輪大法好」,很神奇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一天要收六七噸廢紙,經濟條件好了。

大法給了我生命,讓我從死亡的恐懼中、欠債的恐懼中、貧困的恐懼中擺脫出來了,我真是絕處逢生!我只有珍惜大法,珍惜來之不易的機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