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人 新組闔家庭其樂融融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

修大法的美好

我是九九年迫害開始前得法修煉的老弟子了,當初因為身體不好,家庭矛盾重重,為祛病而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不到一個月,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走路一身輕,滿面紅光,脾氣變好了,不罵人了,也不和家人生氣了。鄰居也說:你怎麼每天都樂呵呵的?因為我修了大法了,修大法使我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家庭也和睦了。我因前夫去世,二十八歲那年,帶著孩子跟現在的丈夫組成了新的家庭。丈夫比我大十六歲,我只比他的大兒子年長八歲,他自己有兩個男孩,我的兒子來到這個家,就是老三。

他還有個八十歲的老父親,老父親胃不好,不能吃硬的,飯量又小,我就給他自己做小灶,等丈夫和他的孩子下班回來,我再重新給他們做飯。後來老父親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我給他接屎接尿,倒痰盂,他還經常用手摳自己的大便,扔在地上、牆上,哪兒都是大便,我就給他打掃,給他擦洗身體。有時候給他清理大便的時候,也嫌髒,覺的很苦,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就忍著做好。要不是修大法,肯定做不到這種地步,是師父的大法教我「吃苦當成樂」[1]。

那年,我們把舊房拆了,蓋了兩套樓房,大兒媳生寶寶得了產後風,住進了醫院,兒媳婦的母親有精神病,無法伺候她的月子。炎熱的夏天,我除了帶著剛出生的寶寶,做飯之後,還得去醫院給她餵飯、梳頭,再把她的髒衣服帶回家洗,一個星期後兒媳婦才出院。我心想:自己坐月子的時候沒人管,得了一身月子病,現在兒媳婦自己的母親不能伺候她月子,我不能讓她像我一樣也落下一身月子病,我細心的伺候她,不讓她著涼。她生第二個寶寶的時候是剖腹產,為了讓她能休息好,養好手術的刀口,我讓他們自己睡一個屋子,我單獨陪著寶寶睡了四十宿。是師父的大法教我「先他後我」[2]。

後來三兒子二十三歲結婚,在同一年,二兒子三十五歲也要結婚,平時誰給他說媳婦,他也不看,也不要。可如今和三兒子同一年結婚,丈夫壓力就大了,說是一個孩子給他們三萬元,就甚麼也不管了,這一下我可傻眼了,三萬元夠結婚嗎?他給他親生的二兒子準備了樓房,房子也都裝修好了,就差買點家電和手飾就可以了,甚麼都不缺了,還另給他準備著一部份錢。

可我生的三兒子甚麼都沒有,我跟丈夫商量,好說歹說,他才同意把我們夫妻住的舊樓的二層讓三兒子結婚用。二樓破破爛爛的,還得裝修,三萬塊錢,這根本就不夠呀,我沒辦法了,就去把遠方老家的房子賣掉了,賣了一萬八千元錢。我又把自己平時攢的錢湊了湊,才簡單的把房子裝修了一下,給了兒媳婦一萬一,兒媳婦自己花了七千塊錢給兒子買了台電腦,又給兒子買了個戒指,可她自己連一件新衣服也沒捨得買。兒媳婦為了省錢,就買了一套結婚時用的禮服,跟一雙不合腳的鞋。去婚宴的路上,看著她一個人穿著那雙不合腳的鞋,走路歪歪扭扭的,也沒人陪著她,我心裏一陣酸痛。

就這樣,典禮前,還鬧了一場矛盾:二兒子結婚,典禮在院子裏舉行,三兒子的典禮讓在大門外舉行,這我都沒有計較,因為我是修真、善、忍的,在哪都行。可這事兒啊,它往一塊趕,丈夫的姪女不了解情況,把結婚用的紅地毯抱進院裏了,丈夫一看就火了,他生氣的說:「今天不聽我的,就別想舉行典禮。」這娘家人馬上就要到了,我趕緊解釋:「這不是我讓她抱進來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不信,硬說我是故意的,說甚麼也不行,在外面大鬧。

在那一刻,我覺的很委屈、很苦。我說:「這婚結不成,就別結了。」就想一走了之,那時也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這時過來了個嫂子,對我說:「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嗎?」我一下驚醒了:我怎麼把法給忘了呢,我是個修煉人,怎麼能像他一樣,去計較呢,忍吧。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了,忍住了,沒走,他過了會也不鬧了,三兒子順利的在大門外舉行了婚禮。這要不是修煉了大法,我這一走了之,就鑄成大錯了,我們這個家不就散了嗎?三兒子的婚禮也就辦不成了,他的小家不也就散了嗎?當時,三兒媳婦已經有了寶寶,我這一走,這孩子不就危險了嗎?這可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啊,我一定按照師父的大法做,要寬容,要忍。是大法保住了我的家,保住了三兒子的家,更保住了三兒子的寶寶。感恩師父,在我最迷的時候,叫醒了我,讓我沒有鑄成大錯。

丈夫住院,喊「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丈夫因腦瘤住院了,手術後,別的都恢復好了,就是排不下尿,時間長了,醫生尿管也不給下了,說怕感染。怎麼辦?丈夫肚子憋的老大,真象人們說的一個大活人讓尿憋死,忽然丈夫當著好多人的面喊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這生死關頭,他想起了救命的大法,真是難得!隨後到廁所小便,尿排出來了,他馬上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沒過幾天就出院了。

幾年過去了,他一想起來就說,要不是師父管,我早就讓尿憋死了,是師父救了我。每年的「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和過新年,法輪功學員給師父製作賀卡、寫賀詞,他都讓我給他寫上,感恩師父。現在他每天都煉功、學法,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感恩師父的慈悲和加持。

兒媳婦讀法 痛經消失

三兒媳婦一到經期就肚子痛的厲害,噁心、嘔吐,上不了班,長年都是這樣。那天痛的厲害,她承受不住了,我陪她去醫院,拍了片子,甚麼也沒檢查出來,就是痛的不行。醫生檢查後,根據自己的感覺判斷,說是闌尾炎結石,讓她做手術。兒媳婦早痛的沒主意了,同意做手術。我勸她再考慮考慮,做手術可不是小事,先辦住院手續,這時也中午了,醫生下班了,咱先回家,兒媳婦忍著痛回了家。

正好一個同修過來了,看她痛成那樣,就說:「我們和她學法,我們給她讀師父的《轉法輪》。」她忍著痛也一起讀。到了醫生上班的時間,我又陪她來到醫院,重新做了檢查,可還是查不出來,醫生硬說是結石,趕快做手術。就在這關鍵時刻,兒媳婦突然從體內流出一堆黑東西,肚子也不痛了,好了!

一看這情形,醫生也就走了,化驗單也沒給我們,不知是否是怕我們找麻煩,等到半夜十二點,也沒見著檢查的醫生,我們只好提著行李回家了。

幸虧沒做手術,花錢不說,還遭罪。兒媳婦明白是師父救了她,到現在再也沒痛過。在她懷孕期間就讀過四遍《轉法輪》,還有其他師父的大法經文,小孫女現在也會背好多《洪吟》上的經文。

兒媳婦在關鍵的時候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得到了福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