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家人沐浴在佛光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二零一二年三月在單位裏出了點意外,我的胸前肋骨被車擠斷了兩根,右肩胛脫臼。我在家裏養傷,每天不能咳嗽,不能笑,不能大聲說話,稍不注意,斷骨處就疼的像刀剜一樣喘不上氣來。每天躺下起來翻身都得用人扶著,右臂也根本動不了;動一下就疼的要昏過去,每天痛苦不堪。

表姐是修大法的,她來看我,向我講了大法的真相,並給了我煉功光盤。我很接受,當晚就把光盤放上,按照光盤上的教功動作比劃了幾下,只能說是比劃幾下,因右臂不能動,只能左臂動。

但是就那麼比劃幾下,神奇就出現了:我兩隻手開始發熱,想睡覺,躺下便睡了,此前根本躺不下的,這一覺睡的可真香,自受傷以來我從來沒睡過一天安穩覺。

第二天醒來,我坐了起來,丈夫驚奇的問:「你怎麼自己起來了?」「是啊,我怎麼自己能起來了?噢!我昨晚學了法輪功了。是法輪功師父在管我了。」我興奮不已,丈夫也高興的說:「這法輪功也太神奇了。」

從此,我開始真正的走進大法修煉。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的身體也變的無病一身輕,以前的風濕病、眩暈症、失眠、神經衰弱等都不翼而飛。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的思想境界也在不斷昇華,觀念也發生了轉變,心胸也變的豁達,暴躁的脾氣沒了,人變的越來越祥和,不再為了人世間的名利去爭去鬥,一切隨其自然,活的輕鬆灑脫。我明白了以前思想中所有想不明白的事,我明白了當人的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

我慶幸自己能在正法的最後時候成為師父的弟子,感到無比榮耀和幸福。

下面我談一下修煉後發生在我身邊的幾件小事。我和丈夫是重組家庭,各有兒女,他們都已各自成家,有了孩子。在丈夫的心中,孫子是自己的心頭肉,經常背著我給孫子錢。我知道後會很不高興,因為我最討厭別人欺騙我。一次,丈夫單位發了幾百元獎金,他回家後沒有告訴我,自己偷偷藏了起來,幾天後我無意中發現這筆錢,當時火就上來了:又在欺騙我!我拿起錢想當面質問他,忽然師父的法打到我的腦子裏:「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馬上冷靜下來:我現在是修煉人了,不是一個常人,要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告訴我們向內找,那我就找找自己吧,為甚麼會有這種事出現哪?一定是自己沒做好。

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轉法輪》)我為甚麼生氣?還不是利益之心在作怪嗎?這不就是執著心嗎?那麼是執著心就不能要,就得去掉。想到這,我的心豁然開朗,身上像卸下了一副沉重的擔子,感覺非常輕鬆,身體周圍被一種能量包圍著,很舒服,心裏升起了一種喜悅的感覺,那種感覺非常美妙,無法用語言形容,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我拿著錢走到丈夫面前,平和的說:「是我以前沒做好,才使你這樣,今後我會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不斷的修正自己,做個真正的修煉人。」丈夫驚詫的望著我,半天也沒有說出話來。若是在以前,家裏因為這件事會發生不小的地震,他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從此以後,逢年過節,我會主動給孫子錢;平時到換季的時候,給孩子買換季的衣服。每次到家裏來,我總是想方設法給孩子做好吃的,現在孩子已經念初中了,每次見到我都親切喊奶奶。

我的婆婆前兩年辦養老保險,要交一萬元錢,婆婆打電話跟我商量說:「我自己有五千,剩下五千你替我掏吧。」我痛快的答應了。第二天婆婆又打電話說:「我的錢借給別人了,這一萬元錢你都給我掏了吧。」我當時心想:「這人怎麼這樣?」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了,師父告訴過我們,修煉人的一生是師父從新安排的,沒有偶然的事發生,一定有我要修煉的因素在裏邊。想到這我又痛快的答應了。婆婆高興的說:「修大法的人就是好。」

一天,我和丈夫去看婆婆,大姑姐也去了,一家人在屋裏嘮嗑,我到外邊去準備做飯,走到門外發現地上有一沓錢,我撿起錢進到屋裏問:「看看你們誰丟錢了?」大姑姐連忙掏兜:「哎呀,我的錢沒了,我兜裏的九百元錢沒了。」我把錢遞給她:「數一數,看看夠不夠。」她連忙接過錢一數,正好是九百元。她高興的說:「幸虧是你撿到了,若是讓別人撿去了,這錢就沒影嘍。」

婆婆也高興的說:「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貪財。」丈夫接著說:「修煉人就是不一樣。」我藉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都很認同大法,並且高興的作了三退。

丈夫的妹夫得了胃癌,做了手術,整個胃切去了四分之三,只能吃流食,每天要吃六、七頓飯。我和丈夫去看望他,告訴他法輪功是佛家高德修煉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會有變化,他很接受。接著講三退,他們全家都愉快的作了三退。現在,妹夫的身體恢復的像正常人一樣,每頓可以吃兩大碗飯,一點事沒有,而且開著出租車可以出去賺錢了。一次,妹夫到家裏來對我說了這麼一件事:一天晚上,他的牙忽然疼了起來,疼的很難受,翻來覆去睡不著。妹妹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兩個人就念了起來,念著念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牙好了,一點也不疼了。妹夫說:「這法輪功可真神了。」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修煉,遇到矛盾我就找自己,家庭氣氛越來越和睦。丈夫目睹了我的變化,感嘆道:「這法輪功太好了,居然能讓你變化這麼大,簡直是脫胎換骨了,你好好修吧,我支持你。」

我的母親今年已經八十七歲了,我以前脾氣暴躁,受不得一點委屈,家裏經常矛盾不斷,這也是母親的一塊心病,一直為我擔心。修煉大法後,我的性格發生了大的轉變,學會了忍耐,不再發火,做事先考慮別人,人也變的平和了。母親看到我的變化,高興的說:「這大法師父真有本事,能把你變的這麼好,現在我對你可放心了。」母親從心裏認同大法,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困擾她多年的便秘消失了,母親感慨的說:「我吃了各種藥都沒有治好,大法師父給我治好了。」家人也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全部作了三退。

還有一件事。我的女兒想買一輛大貨車,向我們借一萬元錢,我對丈夫說了這事,丈夫繃著臉說:「不借。」我當時心想:「這也太不近人情了。」轉念又一想,也許是師父讓我過親情關吧。我沒有任何埋怨,這事就過去了。

一天,丈夫的兒子給他打電話說,要和別人合伙做買賣,需要錢,問我們能不能給拿點。丈夫問我怎麼辦,我毫不猶豫說:「孩子有困難,我們當然得幫。」我馬上去銀行取出五萬元錢遞給丈夫說:「給孩子送去吧,告訴他安心做生意,這錢不用還了,給他了。」丈夫懷疑的望著我:「五萬元?給他?」我平靜而肯定的說:「對!給他。」要知道,我們的生活並不富裕,每月只有兩千多元錢固定收入,要攢下這筆錢也是不容易的。丈夫接過錢激動的說:「我替我兒子謝謝你。」我笑著說;「你還是謝謝我師父吧,沒有師父和大法,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丈夫由衷的說:「謝謝師父,這大法可太好了。」

從此以後,丈夫從心裏認同大法,支持我修煉。有時我出去講真相回來晚了,他就自己做飯,毫無怨言。他家的親戚幾乎都作了三退,有不退的,他就幫著我勸。有時,我到離家遠的村屯去發真相資料,他會主動騎著電動車帶著我去。

在我修煉以後,丈夫也在不知不覺發生著變化,戒掉了麻將癮,人也變的樂觀向上,身體也發生了變化,以前經常腰疼腿疼,現在這些症狀都消失了。一次,丈夫在單位不小心從五米高空摔了下來,腿上只擦破了一點皮,甚麼事都沒有。他回家對我說:「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不然的話,肯定是筋斷骨折。多虧我每天都帶著真相護身符。」我聽了很高興,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這樣的事情很多,我就不多說了。我的體悟是;只有修大法才能讓我脫胎換骨,使家人都沐浴在佛光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