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初衷 從好人到修煉人(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時光飛逝如白駒過隙,在高速發展的時代裏,人們忙碌追尋的腳步從未停歇。回首走過的足跡,你還記得年輕時發生了甚麼樣的事情,或者找到了怎樣的自己?那就讓我們來看看侯德儀、這位年輕人的故事,看是否從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人生的轉折點

二零零九年,是侯德儀人生中的轉折點,那一年她十八歲,正考完學力測驗,順利推薦到中興大學應用數學系,未來的路已在前方展開,但她心底卻帶著不安與猶疑。

為何不安?又為何猶疑呢?侯德儀說出了許多年輕人都有的隱憂:「馬上要離開父母在外求學生活,雖然自由,卻有一種不知未來會如何的憂慮,尤其看到一堆社會新聞覺的好可怕,他們都曾是善良的人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會在不知不覺中沉淪?」

五月份,德儀母親在好友推薦下接觸了法輪功,「聽到法輪功,我覺的好酷,好像武功喔。於是要求媽媽帶我去上九天班。那九天,師父的法理如雷貫耳,我才知道原來做人是有鐵律依循的,這是從小到大從未聽過的宇宙真理!聽完後原本的不安消失了,心裏踏實了,我告訴自己,對,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要做好人,我就是要照師父所說的去做。」

傳播真相的天使

月落日升,黎明初曉,悠揚的煉功音樂在中興大學悠悠響起,當天際渾雲漸漸散去,法輪功舒緩祥和的五套功法成為校園裏最美麗祥和的風景。

'圖1:德儀(上排中)和青年同修們打坐煉功。'
圖1:德儀(上排中)和青年同修們打坐煉功。

「剛進大學我就找到了法輪功社團,每天早上會騎腳踏車去行政大樓前和同修一起煉功。這段時光是我最幸福的回憶,那時我常騎著車迎著風,和一排大樹說:『今天我又來了,你們在這邊一定也很開心吧!』世間萬物皆有靈,他們彷彿都在開心地打招呼。」

「還記得有一次早上在趕去煉功的途中,雨傘卡進前輪,腳踏車由後往前翻,我整個人就像飛鼠一樣飛起來,重重趴在地上。當時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沒事沒事,煉功要來不及了!於是趕快爬起來、牽起腳踏車,繼續往前騎。當時我穿著長袖,抱輪時感覺手臂有血在流,但當我煉完功把外套脫下後,卻發現甚麼傷口都沒有!」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1]我當時真真切切感受到師父的呵護與大法的神奇。」

年輕而純淨,德儀沒有顧慮的真心,讓許多同學對法輪功留下美好的印象。「大一時,我在一次偶然機遇下走進『真善忍國際美展』,當時導覽員帶著我從第一幅講到最後一幅,每一幅畫背後的故事讓我無比震撼,導覽員講的每一句話也深深印在腦海裏。我心中湧出難以言喻的感動,只想趕快把這種體驗告訴身邊的同學,並帶他們去看。令人驚訝的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導覽員講過的話就自然從我嘴裏說了出來!同學專注地聽我說,善的力量形成一股強大的迴響,於是之後又帶了好多同學去,一批又一批。」

從那之後,德儀積極參與法輪功社團,擔任社長、舉辦攝影展、籌劃法輪大法週、辦理講座與真相電影,並利用社團博覽會與迎新活動講述真相。許多同學都知道她是法輪功裏的善良小天使。然而,越飛越高的她卻在大四時遇到了挫折,挫傷了翅膀。

德儀說:「那次我和往昔一樣向陸生講真相,但平常打招呼都好好的,一聽到我是法輪功社團,就變了個人似的,一邊謾罵一邊趕我出去。這次的經歷讓我退縮起來,害怕下回再被如此對待,害怕自己的心受傷。後來考上研究所後,雖然也參加法輪功社團,但已不像過去一樣站在前方號召大家,我甚至以學業忙碌為藉口,不再和身邊同學講真相,早上也很少出去晨煉了。」

向內找走進修煉的大門

二零一五年,德儀成功取得成功大學統計學研究所碩士學位,並於二零一七年順利至國泰證券擔任數據分析師。許多人欽羨德儀天遂人願,但只有她知道自己遺失了通往返本歸真之路的金鑰匙。

「今年初,我遇到一位擅長據理力爭的同事,當時心中很不服氣,甚至在心裏盤算十個他做不好的理由,想讓對方難以反駁。可這時突然有個強烈的念頭如當頭棒喝般打進腦海:『你這顆心不就是很強的爭鬥心嗎?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樣和人鬥,說不定爭鬥心比他還強呢!』」

「時間是珍貴而緊迫的,也許是師父看我不悟,著急給予弟子最後做好的機會,所以在巧妙安排下,讓我意識到向內修的重要性。也在這時我才驚覺,從十八歲走進大法修煉到現在,自己竟不懂得甚麼是真正的修煉?我像是一個熱心的常人、傳播真相的種子,可是對修煉的認識卻很淺,沒有真正在法上思考人為甚麼要修煉,要怎麼樣用法來衡量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真正的改變自己、修去執著。」

「師父說:『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2]」「以前我讀法就是讀過去而已,但現在才看到其中深厚的內涵。如果我沒有在修心上下功夫,沒有把生活中的苦難當作提高心性、往前行進的舟,又怎麼能真正提高呢?」

德儀坦誠地說:「其實作為一個常人,就這樣活著也沒有關係,畢竟別人眼中還是一個完好的我。但對修煉來說就是個嚴肅的大問題,欺騙自己也辜負師父。我正視到如果沒有真的在小事上、人心上去突破的話,那就不能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也無法實質提高上來。」

多年來,怕心像塊大石重壓心口,但在她懂得向內找、實修後,沉甸甸的物質豁然消失,金燦燦的陽光傾瀉下來,德儀感到光風霽月、雨過天晴,「我終於有種現在才是一個修煉人的感受了。這種感受就像放下包袱般一身輕的美妙。因為我知道每一次的關難都是修煉路上的墊腳石,正視矗立在眼前的每一個執著,一次不行就再一次,再不行就再一次,魔煉出大法弟子的韌勁,才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稱號。」

包裹在德儀身上的層層偽裝,在人神一念下嘩啦啦的剝離,德儀表示:「我總是活在別人的期望中,想做個討人喜歡的孩子,所以學會善解人意、學會善良隨和,卻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活著,當遇到責難和異樣眼光時,就開始用逃避的方式面對挫敗。現在,我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是如此不真不善不忍,這是一種隱藏在心底深處的偽善,表面做的是好事,實際上是想證實自己是一個好人,是為名而做,想求得常人的幸福生活,求得大家的肯定和回報。」

用慈悲啟發善念 救度眾生

當德儀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與向內找的重要後,在正法修煉中,各方面也飛快提升。從寫稿編譯到嘗試配音、從培訓播報到成為大千世界節目的主播,德儀走了一段連自己都沒想過的旅程。

'圖2:德儀參與新唐人工作,體悟到只有在修煉上不斷提高,才能救更多的人。'
圖2:德儀參與新唐人工作,體悟到只有在修煉上不斷提高,才能救更多的人。

「去年在培訓播報的過程中,其實內心非常排斥。我認為自己的形像不夠專業,甚至想到每週要聽取建議都覺的口乾舌燥、壓力很大。但今年在修煉上去掉怕心、有所提升之後,我也去掉過於看重自我的私心。當初參與新唐人的初衷是要讓眾生更大範圍地聽聞真相,那就不該糾結在自己身上,一切的梳妝、播報、笑容,全都是為了眾生。所以每當我下班後疲憊萬分、缺乏正念時,我會告訴自己,只有在修煉上不斷提高,才能救更多的人。」

站在甚麼角度上思考問題,是一個生命真實境界的體現,當所思所想都是為他的時候,講出來的話就有純正動人的力量。德儀說:「現在我更能理解,不管世人有甚麼樣的想法或成見,只有用修煉人的慈悲才能啟發他們的善念,才能更好的講清真相,而這一切都是溶於法中才能有的智慧與力量。」

事實上,一個好人是在行為上不違背法,而一個修煉人卻是要從內心深處放下執著,把看世界的眼光和看他人不順眼的地方,無條件的拿回來找自己,進而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境界的標準要求!從普通人到好人,從好人到修煉人;是宇宙真、善、忍的法理,將德儀與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洗滌成滾滾紅塵中一朵朵出世的淨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法輪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