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偉大 大法超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八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

一、祛病健身,大法顯神威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十八日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我有多種疾病纏身:額竇炎、鼻炎、咽炎、頸椎三節骨質增生、風濕性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以及大腦供血不足,犯病時頭痛、頭暈、嘔吐。只要天冷我就不敢出門,端午節還戴著帽子。一天我剛出門,碰到兩個熟人對我說,現在有一種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也去學學吧。並給了我一份法輪功簡介。

我拿回家一看才知道: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並有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原則不斷提高道德水準,從而獲得心靈的淨化和身體的健康。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於是我就跟著她們到煉功點上去看師父講法錄像,學煉法輪功。兩天後,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我突然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渾身疼痛,鼻子出膿血,發燒到四十度,胸前還起了一片像水泡一樣的東西,疼痛難忍。家人讓我到醫院去治療。我想這不是師父在講法中講到的消業嗎?我對家人說,這是大法師父給我消去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我有師父管了,不用去醫院。結果第二天一切恢復正常。修煉一個月以後,我全身的病症都不翼而飛了。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我有一個牙快掉下來了,我就跟它說:你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你也是生命,你也得同化大法和我一起圓滿,不要掉了。我就用手把它一按。就這樣,十幾年了,這個牙還好好的,和其它牙一樣吃東西。

大法真是無所不能,太超常太神奇了。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二、危險時,師父救

我沒有病了,身體一身輕了,在家裏也呆不住了,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法,我和同修們從一九九七年春天開始,到處去洪法。有一次我們騎自行車到山區去洪法,由於我走得比較急,到了一個丁字路口,我向左拐彎了,結果被一輛開的比較快的摩托車撞上了。那輛摩托車掛著我的自行車轉了一個圈,不知怎的我就坐在了摩托車的後座上了。當時我也沒有害怕。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救了我的命。

還有一次,那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救度眾生,我天天出去講真相。有一天講完真相回家,騎著自行車走到我住的小區門口時,被一塊西瓜皮滑倒了,當時我的胳膊就折斷了,折斷的骨頭還露在外面。他們趕緊叫了120,把我送到醫院了,醫生給我包紮了一下說,吃點藥好的快。給我開了一大包藥拿回家了。回家後我就想:我有大法師父管著,大法是無所不能的,怎麼還吃點藥好的快呢?於是我把那包藥扔到垃圾箱裏了。一月後,我的胳膊完全恢復了正常,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像這樣的事情我遇到過好幾次,在這裏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三、闖關中,師點化

在修煉過程中,有幾次大的病業闖關,都是在師父的加持和點悟下闖過來的。

第一次是在二零一三年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八點多鐘,我突然感覺頭暈目眩、天旋地轉,來勢兇猛,一頭倒在床上嘔吐不止。老伴已睡下,當時我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也動不了我,我哪裏做錯了在大法中歸正,決不允許邪惡迫害,求師父和正神加持弟子。過了一會,不吐了只是暈。大約晚十點左右,大女婿從北京回來了,老伴叫我快起來,我暈的起不來,他們到屋裏一看,床上地上都是我吐的,嚇壞了,老伴趕緊打電話把孩子們還有我弟弟都叫來了,還叫來了救護車,要送我到醫院。我堅定一念,我有師父管,我沒事。醫生給我一量血壓,190毫米汞柱,兩個女兒嚇哭了,非拖著我去醫院,我堅決不去,他們沒辦法只好讓救護車走了。我就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按時起來煉功發正念了,像沒事一樣,甚麼都沒耽擱,吃了飯我又出去講真相了。就像師父說的:「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1]這又一次體現了大法的超常。

可是修煉是嚴肅的。病業關雖然過去了,但心性關就難過了。那是二零一三年年底,外孫女在國外大學畢業,校方邀請父母參加畢業典禮,女兒女婿一定要讓我們老倆口一起去,一切手續都辦好了,就是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必須查體。一查體病業假相出來了,我的血壓非常高,必須降下來才能去簽證。我說那我就不去了,女兒不同意,非讓我吃藥把血壓降下來。我說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不用吃藥。女兒說那是悟偏了,明天上醫院看看。師父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一夜沒睡好,就想這麼多年沒吃過藥,現在讓我吃藥,心裏太苦了。其實那時我的心性已經掉下來了,這一關已經過不去了。為去醫院我們娘倆鬧得都在哭。

在上醫院的路上,我就求師父:師父別讓我血壓高了。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3]我動了人心了,抱著既能出國又不吃藥這種投機心理去求師父能管用嗎?實質上這時就是去我的人心和兒女情,可我還不悟,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到醫院一量,血壓190,沒辦法,只好吃藥降下來。那時我一點正念都沒有了,就像師父說的:「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2]就這樣我就天天吃藥,她們給我一天量三遍血壓,一不吃藥就頭暈。出國回來,我想停藥,女兒不讓,說過年不能躺在床上。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九回到老家,身體狀況已經很差了,同修來看我,我把情況告訴了同修,同修說:你煉功人應靜下心來學法煉功。我還是不悟,又吃了幾天藥。師父看我實在悟不上去了,就在夢中點化我,我一連做了兩個清晰的夢。

第一個夢:我們很多大法弟子被邪惡綁架了,邪惡押著我們在路上走著,其他人被繩子拴著,沒拴我,走到一個地方,一邊有個門,我就往那個門裏跑,邪惡就追我。我抓住那個門就大聲喊:「那邊是邪惡,都別往那邊去!」門裏邊的人把我拉進去了,邪惡沒敢進來,我得救了。

第二個:我母親掉到老家的豬圈裏了,滿身是大便。我找了一根木棍,叫我的那些姪子們把他們的老奶奶撈上來,可他們都不動。我從外邊轉過來一看,我母親已經上來了,也洗乾淨了。

我醒來後突然悟到那掉下去的不是我母親,是我自己。我已經掉到最骯髒的地方去了。這是師父點化我,是師父把我拉上來了。那一刻我非常激動,不知怎麼感謝師父才好。師父太慈悲了,自己這麼不爭氣,師父還沒放棄我,還千方百計點醒我。弟子對不起師父,從今以後一定要聽師父的話,不再給師父添麻煩了。

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孩子們都在做飯,我站在師父法像前跟師父說:師父,從現在開始我不再吃藥了,我的一切都交給師父安排,信師信法,助師正法。剛說完就感覺到從命門穴發出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感到很舒服,我就躺下睡了。醒來後,一切不好的狀態全部消失。寫到這裏我的眼淚流下來了,師父的慈悲,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只有精進報師恩。

回顧在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每一步都注入了師尊的心血。弟子自知還有很多沒修好的地方,離師父和大法的要求還差很遠。不管怎樣,在正法的最後時間裏,我要抓緊學法、背法,實修自己,講真相救度眾生,謹記師尊的教誨,珍惜分分秒秒,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