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身份證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我二零零六年辦的身份證被警察扣下,讓我到派出所去取,我親戚找的認識人,準備和我一起去派出所要身份證。我頭一天做好了救警察講真相的準備,一夜沒怎麼睡,特興奮。

那天早上我去的特別早,天下著冒煙雪,到了之後,托的人還沒來,我等的過程發現了警民聯繫電話,全所的警察都有,姓名電話,好機會呀!我全都抄下來了。一會托的人和警察全到齊了,我們三個坐在一起,警察問我問題我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警察不停的在紙上記,最後讓我簽字,我說簽甚麼字?我是來取身份證的。他說你這個態度不行,不簽就不簽,你先回去吧。警察根本沒有給我身份證的意思,回來後托的人不停的埋怨我。

幾天後,又一位朋友說認識分局的人,看能不能幫個忙,我說太好了。朋友回來後馬上給我打電話,說大事不好了,派出所給你報到分局了,分局正研究怎麼處理你這事呢,你快躲躲吧。我說啥事呀就給我報分局去了,我說啥了?

對錯我用法來衡量,是大法在指引我返本歸真,舊勢力沒有權利干擾、迫害。不過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讓我知道這事也不是偶然的,我趕緊向內找:我是帶著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和依賴常人的心去做救人的事,人沒救了,反而還有麻煩了。心裏也有怕,但轉念一想,我千萬年的等待不是為了等迫害來了,這個分局和派出所迫害死多少個大法弟子,我一直想把這個黑窩清理了,一直沒做,這回不能再拖了。

我從晚上八、九點鐘開始發正念一直發到後半夜兩點左右,看到分局和派出所空間場的敗物被我清理的黑水滾滾的流,我發正念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黑水。之後感覺心裏踏實了,我知道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被解體了,後來這事不了了之了。

有一年的年末,有同修被綁架了,大家都以為是這個派出所綁架的。國內國外的大法弟子,用我收集來的電話都往這個派出所打,上上下下的警察都給打,有同修用自動撥打聽到,當所長正聽電話時,有警察進來時問,你又怎麼惹著他們了?所長說他們的人被抓了以為是我們抓的,聽唄,反正咱們不花錢。可是沒過多久,真有同修在飯店發光盤時,發到這個派出所的警察手裏,當場被綁架。一會兒他們的頭也到飯店了,他們的頭坐下來想了一會兒,然後把兜子和光盤全還給同修說:走吧,走吧,快走吧!警察聽明白真相了,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聽說後感動的要哭,謝謝師父!

幾年後,我又想第二次去要身份證,上次依賴常人了,這回我自己去,反正身份證我得要回來,我是公民,你給我製造的麻煩,我不能坐視不管,我不能讓它成立,無論時日長短。到所長辦公室我說明情況,所長態度還是不好,我一下坐到沙發上,大有反正你不給我身份證我就不走的架勢,旁邊的警察過來打圓場說:你過後來,過後來,我們正忙著要開早會呢。我發覺自己的心態也不對了,就回來了。

後來跟同修說起此事,同修說你幹嘛走它安排的路啊,這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你就當身份證丟了,再辦一個。我恍然大悟。

我和同修配合,我又第三次到派出所辦身份證,我當時就想請師父加持,我要辦身份證,結果戶籍沒說甚麼就開了單子,讓我到樓上找外勤簽字,我心裏很緊張不停的求師父幫我,結果外勤不在,別的警察幫簽字的,身份證不經警察直接郵寄到我手裏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